十國春秋/卷004

太祖太妃史氏 夫人朱氏 太后王氏 睿帝讓皇后王氏编辑

太紀史氏,家世齊魯,或云雁門史建瑭族姑也。唐僖宗時,太祖納之,生烈祖、高祖,己而封武昌郡君。烈祖嗣王位,尊爲太夫人。及紀祥之變,嚴可求假太夫人教,令諸將宜無負楊氏,高祖遂得立。未幾,徐溫暴張顥弒君罪,詣西官白其事,太夫人恐懼泣曰:「吾兒幼沖,禍難如此,願保百口歸廬州,公之惠也。」温曰:「顥弒逆,不可不誅,太夫人宜自安。」武義元年,尊爲太妃;無何,薨。按九國志:渥母史氏封武昌郡君,渥嗣位後尊爲太夫人。通鑑又云:隆演尊母爲太妃。一云讓皇尊爲皇太后者,非也。

夫人朱氏,本國節度使延壽姊。少以黠慧侍太祖,會延壽被誅,并夫人出之。朱氏,唐封燕國夫人,制曰:全燕列壤,大國疏封,式示寵榮,以旌賢淑。

太后王氏,睿帝其所出也。武義二年六月,睿帝卽王位,尊爲太妃;未幾稱帝,尊爲皇太后。乾貞二年八月殂。

讓皇后王氏,初事睿帝爲德妃,太和五年九月册立爲后。及南唐受禪,睿帝殂於丹楊官,后不知所終。

太祖子臨川王濛 新安公潯 德化王澈编辑

臨川王濛,太祖第三子。五國故事云第十六。九國志曰:濛字志龍,常持節册徐温大丞相,温見曰:「此子瞻顧特異,恐難其下。」武義元年,封廬江郡公。時徐溫秉政,濛內不能平,居恒撫膺歎曰:「我國家竟爲它人所有乎!」温聞而惡之。是冬,出爲楚州團練使;明年,徙舒州。及高祖卽世,濛以次當立,而温不欲長君,且忌濛,乃奉睿帝嗣吳王位。未幾,睿帝稱尊號,進濛席山王。明年,改封臨川,累加陽武軍節度使,兼中書令。

已而齊王知誥將謀受禪,遣人告濛藏匿亡命,擅造兵器,以搆其罪,降爲歷陽鄘曆,令守衛軍使王宏帥兵二百,幽之和洲。居二年,濛知國將亡,遂破壁殺宏,温子勒兵攻濛,濛射殺之,引二騎詣廬州隱勝節度使周章畫策,爲沐子弘祚所執,已見殺於采石,追廢爲悖逆庶人。濛妻子在和州,悉爲侍衛軍使郭悰所殺。南唐昇元元年,追封臨開王,諡曰靈,以禮改葬。

新安公潯,太祖第五子也。高祖開吳國,封郡公,尋卒。

德化王澈,太祖第六子也。武義元年,封鄱陽郡公。睿帝卽皇帝位,封平原王,已又徙封德化。 不知所終。又按實賓録云:楊行密有一子,病瘠,鄉里號爲「不語楊家」。未知爲太祖第幾子,附記于此。

論曰:語云「芳蘭當户,不得不鉏」,其濛之謂乎,一奮而死,邦家淪喪,所由過於江夏諸王貪生者遠矣。

高祖子南陽王玢 睿帝子太子漣 江夏王璘 宜春王璆 從子建安王珙 宜陽王璪编辑

席陽生盼,廣阻子也。初名繼明,武義時封廬陵郡公,已而改今名。乾貞元年,封南陽王。南唐禪代,降爲公。

太子漣,睿帝長子也。乾貞二年,封江都王。太和初,立爲皇太子。天祚中,納齊王知誥女爲妃。及南唐受禪,降封弘農郡公,領平盧章節度使,兼中書令。已又改康化軍節度使。昇元四年,漣謁平陵還,至竹篠口,維舟大醉,一夕暴薨。或曰左右承唐主指,實置之死也。追封弘農王,諡曰靖。

江夏王璘,睿帝第二子也。乾貞初,與宜春、南陽諸王同封,累加太尉。禪代時,奉璽綬於齊,南唐主遷官增邑,降封爲郡公。

宜春王璆,睿帝第三子。乾貞初,封王宜春。不知所終。

建安王珙,睿帝兄子也。初封南昌郡公,乾貞元年,進封爲王。南唐受禪,降珙等十二人爲公,或作「十一人」。珙領康化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居無何,稱疾罷官,歸永寧吉終焉。

宜陽王璪,亦睿帝從子。天祚元年,璪資册寶册徐知誥爲齊王,及南唐禪代,降封郡公。

太子妃李氏编辑

太子妃李氏,齊王知誥第四女也。賢明溫淑,容儀絕世。天祚中,册立爲皇太子漣妃。及南唐受禪,宋齊丘請離其昏,唐先主不許,封永興公主。妃自以爲吳家冢婦,而國亡,中懷憤絕,聞人呼公主,輒悲傷流涕,左右爲之慘戚。諸兄多惡之。唐先主曰:「內夫家而外父家,婦人之德也,何罪之有!」已而從太子漣至池州。漣既薨,妃還居金陵官,終身鎬素,斥去容飾,不茹葷血。自稱未亡人,焚香對佛誓曰:「願兒生生世世莫作有情之物!」年二十四歲,無疾坐亡,有光如剪,長丈餘,自口而出,凡五夕始滅。至斂,溫軟如生。唐先主悼痛,詔李建勳勒碑宮中,紀其異云。

論曰:婦人內夫家,義之正也。史言妃聞呼公主,必流涕而辭,其志操亦何異黃皇室主邪,良可哀矣!

睿帝女上饒公主

土饒公臣者,睿帝愛女也。太和末,下嫁左僕射徐景遷,會景遷死,公主亦繼亡。南唐禪代,追封景遷爲高平郡王,公主爲燕國君,諡曰貞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