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009

王稔 骨言 陳祐 陳紹 方從訓 蔣延徽 王壇编辑

  王稔,廬州人也。中和三年,太祖爲廬州刺史,聞州人王勗賢,召欲用之,固辭;問其子弟,曰:「子僭好學慎密,可任以事;弟子稔,有氣節,可爲將。」太祖因召僭置門下,而以稔爲騎將,後積功累官滁州刺史。

  順廉三年,有言鍾泰章在壽州侵市官馬者,睿帝命稔巡霍匠,代泰章爲壽州團練使,俄遷節度使。未幾,自壽州罷歸揚都,爲統軍。一日,坐聽事,與客語,忽有小赤蛇自屋墜地,向稔而蟠。稔令以器覆之,良久發視,惟一蝙蝠飛去。是年稔加同平章事,咸以爲其應也。

  骨言,唐骨儀之後也。高祖用兵江西,以言爲行營都虞候。言驍勇果毅,雅善治兵。時危仔昌舉信州請降,高祖以張景思代之,命言率兵五十人送景思入境。仔昌聞言兵至,棄州奔吳越。言偕景思入信州,從容經畫,人服其有定亂才。

  陳祐,少有勇力,高祖署爲黑雲部將。天祐十年,錢傳瓘等帥吳越兵入寇常州,徐温將兵拒之,至無鍚,祐白于温曰:「彼謂我遠來罷倦,未能決戰。今乘其無備,請以部下兵擊之,傳瓘可禽也。」乃引兵繞它道出吳越兵之後,温由是以大軍薄其前,內外夾攻,吳越兵大敗,斬獲無筭。已而擢爲大將,鎮潤州。會牙將周郊作亂,祐帥衆討平之,有功,累官□□□□卒。

  陳紹,宛丘人。驍果善戰,勇而多謀。歷官至左驍衛大將軍。梁將王景仁入犯,紹從徐温將兵禦之。温遇景仁于趙步,戰小却,景仁擁師乘之,將及于隘,諸吏士皆失色,紹忽援槍大呼曰:「誘敵太深,可以進矣!」躍馬還鬬,左右衝突,衆兵隨之,摧鋒陷陳,當者辟易,梁兵乃退。温拊其背曰:「非子之智勇,吾幾困矣。」賜金帛加等,紹悉以分麾下。又戰霍丘,梁兵大敗,遂聚梁尸爲京觀,是役爲高祖時戰功第一。未幾,叛走吳越。武義元年,陳璋敗吳越兵于香灣,徐溫愛其勇,募生獲紹者賞錢百萬。指揮使崔彥章應募鹵歸,温復使之典兵。

  方從訓,父虔爲太祖守將,總兵戍寧國以備兩浙,已而爲吳越所禽,從訓遂代虔守寧國,頗以杆禦著功。子孫世爲寧國人。

  蔣延徽者,太祖婿也,與臨川王濛素相善,中書令徐知誥頗畏忌之。太和時官信州刺史。會建州土豪吳光爲閩臣薛文傑所逼,帥衆萬人來奔,且請兵。延徽幸其功,不俟朝命,轍引兵會攻建州,已而敗閩兵于浦城,遂圍建州。城垂克矣,知誥恐得城後延徽奉濛以圖興復,遣使趣之歸。閩人乘勢追之,師敗,延徽左遷右威衛大將軍。

  王壇,故孫儒隊將也。儒敗,率其黨三千人奔睦州陳晟,晟頗疑之,處於外城。未幾,壇同三河鎮將陳嚴攻婺州,婺州刺史蔣環奔會稽,壇遂有其地。已而與東陽鎮將王永相攻,吳越武肅王時爲鎮海鎮東節度使,諭其罷兵,不從,興師討之。光化三年,師敗,奔宜州,田頵用爲親將。頵敗,壇降于太祖,除淮南節度副使。天祐九年,出爲宣州制置使,數李遇不朝之罪。居數年,卒。

張崇 張宣 崔太初 曹筠编辑

  張崇,慎廳人也。官至廬州觀察使。天祐十三年,光州將王言作亂,崇不俟命引兵討定,高祖獎賚有加。久之,擢德勝軍節度使;武羲改元,加安西大將軍。崇居官好爲不法,士庶苦之。常入覲廣隆,廬人意其改任,皆相幸曰:「渠伊不復來矣!」崇歸聞之,計口徵「渠伊錢」。明年,再入覲,人多鉗口不敢言,惟捋髭相慶。歸,又徵「持髭錢」。其貪縱多此類。會廬江民訟縣令受賕,侍御史知雜事楊廷式欲并崇按之,徐知誥謝之而止。未幾,領武寧軍節度使,已又仍鎮廬洲。太和三年,賜爵清河王。崇在廬州,厚以貨結權要,由是常得還鎮,爲民患者二十餘年。

  張宣字阪陶。少從太祖爲軍校,隸大將柴斐。斐愛人戢下,諸將化焉,惟宣頗肆暴戾,部下苦之。劉信圍虔州,虔人乞師於楚,信遣宣及高審思分兵禦之,大敗楚師。累遷諸軍都虞候,徙左街使,皆以嚴酷爲理。最後領武昌軍節度使,置地室以鞠罪人,罪無問大小,入之則無全活。久之境內大治,道不拾遺。會雪中炭肆有鬬者,録問之,言市炭一秤,而輕不及數。宣使秤之,信然,乃斬幫炭者,梟首鬻炭于市,由是炭率以十五斤爲秤,而售者無敢輕重。南唐昇元中卒。

  崔太初,雄西人。事太祖父子,官至壽州團練使,在官頗以誅求苛刻爲事。順義元年,罷爲右雄武大將軍。先是,徐温聞太初失民心,欲徵至廬陸,徐知誥曰:「壽州邊隅大鎮,恐爲變。」温怒曰:「崔太初不能制,如它人何!」卒徵之。

  曹筠,仕高祖爲馬軍指揮使。衣錦軍之役,筠叛奔吳越,徐温厚遇其妻子,且招之曰:「吾使汝不得志而去,汝無以妻子爲念。」武義元年,吳越兵敗于香灣,筠防乘勢復歸,温自數昔日不用筠防言者三,而不問筠去來之罪,歸其田宅,復其軍職。未幾,筠內媿卒。

李戴 盧擇 楊迢 徐善 盧蘋 楊彥伯 賈潭编辑

  李戴,唐平章事蔚從孫也。唐末,舉進士第。爲人簡畧,無威儀。唐亡來奔,授起居郎,因家于廣陵。子貽業,見《南唐春秋》。

  盧擇,醴泉人。仕烈祖爲中書舍人。高祖時,進吏部尚書。是時政在徐氏,擇充位而已,無所短長。後以病卒。

  楊迢,唐茂孝敬之之孫也。仕烈祖、高祖,至駕部員外郎。武義元年,遷給事中,終于其職。

  徐善,洪州人也。秦裴拔洪州,善有女弟檀殊色,爲軍校所得,強納幣焉,已竟挾之去。善詣廣陵,白其事。是時烈祖府庭甚嚴,布衣遊士經歲不得一見,而善始至白沙,烈祖夜夢神告曰:「江西秀才徐善見公,今在白沙逆旅矣。其人良士也,且有情事未申,宜厚遇之。」烈祖旦卽遣騎迎善,既至,禮遇優渥,因具述女弟被掠狀,烈祖命購贖歸善。歙州刺史陶雅聞而異之,辟善爲從事。高祖時,官中書舍人。

  盧蘋,洛陽人。博學,善應對。歷官至司農卿。順義三年,唐以滅梁來告,睿帝命蘋使于唐。嚴可求預度唐朝所問,密書數事,授之以行,最後復增黑雲都長劍多少及五十指揮使在都下諸條。蘋平唐,悉依可求疏記次第以應。唐莊宗大喜,餽賚加等,遣蘋歸。蘋還,言唐主荒于遊畋,嗇財拒諫,內外皆怨,不數年亡矣。已而果如蘋所說。

  楊彥伯,新淦人也。唐時童子科及第。已而從昭宗至鳳翔,走還鄉里。吉洲刺史彭𤣳厚遇之,累攝縣邑。天祐中,江西平,彥柏仕于高祖,累官户部侍郎。睿帝時,臨軒策命齊王知誥,詔彥伯攝門下侍郎行事。

  初,彥伯謁選長安,一夕,抵華陰旅舍,有店嫗能知方來休咎。彥伯將行,忽失所著履,詰責童僕甚喧。嫗曰:「將行而失鞵,事不諧矣。京國有亂,爾當備歷百艱。君爵禄皆在江淮,官至門下侍郎。」彥伯未之信也。至是思其言,忽忽不樂,數月卒。

  賈潭爲人有器度,不與物競。高祖時歷官至兵部尚書。潭常見嶺南節度使獲一橘,大如升,破之得小赤蛇,長數寸,亦異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