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國春秋/卷039

王宗佶 王宗侃子承肇 王宗滌 王宗翰 王宗弼 王宗黯 王宗弁编辑

王宗佶,本姓甘氏,洪州人也。高祖爲忠武軍卒時,掠得之,養以爲子。已而以軍功,累遷武信軍節度使。天復初,充扈駕指揮使,將兵五萬聲言迎駕,進襲山南諸州。久之,進太師,封晉國公。

及皇子元懿等稍長,宗佶以養子,心不自安,與鄭騫等謀求爲大司馬,總六軍,開元帥府,凡軍事便宜行而後聞。高祖以宗佶創業功多,優容之。唐道襲者,本以舞童見幸,宗佶尤易之,後爲樞密使,猶名呼道襲;道襲不堪其辱,雖内恨而外奉宗佶愈謹。高祖聞之,怒曰:“宗佶名呼我樞密使,是將反邪!”會宗佶求大司馬,章三上,高祖以問道襲,道襲因激怒高祖曰:“宗佶功臣,其威望可以服人心,陛下宜卽與之。”高祖心益疑。宗佶入奏事,自請不已,高祖叱衛士撲殺之,并賜騫死。

王宗侃,本姓田,雅州人,高祖假子也。高祖入西川時,宗侃從與俱西,先登畧陳。已而救梓州,破楊守厚七砦,表遷雅州刺史。從攻彭州,用軍士王先成言,白行七事。居數年,攻拔利州,執斬刺史李繼顒。未幾,充決雲都知兵馬使,俄領應援關陝都指揮使。進取渝州,降其刺史牟崇厚。已又轉龍臺鎮使,會兵討杜從法,有功。天復七年,進秩太保,兼侍中。武成初,拜兼中書令。

永平元年,高祖與岐交惡,宗侃請效力行間,卽命爲北路行營都統。是役也,步騎十二萬人,旌旗綿亘數百里。及青泥嶺之戰,侃兵大敗,退保安遠軍。高祖召責之曰:“汝今又狂率,豈不畏赫雷乎?”“赫雷”,高祖刀名也。宗侃懼,遂無功而還。後主嗣立,封樂安王,加尚父,已又進封魏王,卒。

承肇,宗侃第三子也。生於雅州,小字獦獠兒。初,宗侃妻崔氏疑當作張,或宗侃前妻。夢一人峩冠褒袖,自稱周公山神,牽五色獸,逼其衣,遂孕承肇。居數年,有異人崔和尚者,見承肇,撫其背曰:“老僧所居周公山,佳氣減半,乃孕靈於此耶!此子麒麟之精也,必爲王者之瑞。”承肇頗通兵法,後累官武定節度使,加太尉。國亡,降唐爲行軍司馬。

王宗滌,本姓華,名洪,潁川人也。從高祖爲威信都指揮使。與李簡等拒楊守厚於梓州,功居多。又攻彭州,破楊晟軍,擊楊守亮於閬州,先登陷陳。已又敗顧彦暉楸林,遷卭州刺史,復將兵攻東川。高祖嘉其功,更姓名曰王宗滌,與諸子齒。未幾,命爲東川留後。明年,宗滌言東川封疆五千里,文移往還,動淹時日,請分遂、合、瀘、渝、昌五州别爲一鎮。高祖表其説於朝,後卒置武信軍於遂州,宗滌之力也。居數月,唐授宗滌爲東川節度使。久之,加同平章事。未幾,破李繼密於興元,唐卽詔爲山南東道節度使。

宗滌有勇畧,得將士心,高祖頗内忌之。會成都作府門,繪以朱丹,國人謂之畫紅樓。高祖以宗滌姓名應之,而王宗佶等疾其功,復爲搆飛語,高祖召宗滌詰責之,宗滌曰:“三蜀畧平,大王聽讒殺功臣,可矣。”高祖令親隨指揮使唐道襲飲以酒,縊殺之;成都爲之罷市,涕泣如喪親戚。

武成元年,高祖卽位,赦境内詔曰:“故山南節度使王宗滌,早膺寵任,累著勳勤,征行不憚於風塵,陳敵常先於士卒。論其實效,可謂勞臣。無何以富貴生驕,災殃自掇,不守初終之節,遽萌悖慢之心。驗人情而共憤滿盈,定國法而難私斷割,遂行典憲,深用矜傷。當景運之初興,在故臣之可念,宜加洗雪,用慰幽冥。”於是宗滌在身官爵,並敕還如故。

王宗翰,本姓孟氏,高祖之姊子也。高祖畜爲子,賜姓名。武成三年,封集王,俄加同平章事。永平五年,充東北面招討副使,攻岐、鳳州,已而引兵出青泥嶺,克固鎮,與秦州將郭守謙戰於泥陽川,敗績,退保鹿臺山。明年,復爲第一招討使,將兵伐岐,無何卒。

王宗弼,本姓魏,名宏夫,高祖録爲假子,更今姓名。楊守厚之攻梓州也,高祖遣華洪等救顧彦暉,謀因犒師執之,宗弼乃以密語泄之彦暉,高祖殊不爲意,待之如初。已而從高祖攻東川,爲東川兵所擒,彦暉念舊恩,畜爲子。及彦暉敗,復自歸於高祖。積功至兼中書令,充北面行營招討使。高祖病且劇,以宗弼沉静多謀,召爲馬步都指揮使,同諸臣受遺詔。後主繼立,命宗弼守太師兼中書令、判六軍,輔政。已又封鉅鹿王,進封齊王。

是時後主不親政事,内外遷除皆自宗弼出,納賄行私,上下咨怨。唐兵入境,會王宗勳等師至三泉,望風退走,後主詔宗弼守綿谷,且令誅宗勳等,宗弼反與宗勳等合謀送款。歸至成都,登太元門,嚴兵自衛;後主及太后自往勞之,宗弼驕慢,無復人臣禮。已而刦遷太后、後宫諸王於西宫,收璽綬,又使親吏於義興門邀取内庫金帛。子承涓遽仗劍入宫,取後主寵姬數人以去。宗弼乃殺宋光嗣、景潤澄、韓昭輩,函首送唐,凡素所不快者皆借端誅之,而潘在迎諸人多竭家財以賂宗弼得免。宗弼益自恣,稱權西川兵馬留後,遣使奉牋於魏王繼岌,求爲西川節度使。繼岌曰:“此我家物也,何用獻爲?”居數日,宋光葆自梓州來訴宗弼誣殺光嗣等,又郭崇韜徵犒軍錢數萬於宗弼,宗弼靳不與,士卒怨怒,夜縱火諠譟。崇韜欲殺宗弼以自明,白繼岌,收宗弼及宗勳、宗渥,數其不忠之罪,族誅焉,籍没其家,國人争食宗弼之肉。

先是乾德中,童謡云:“我有一帖藥,其名爲阿魏,賣與十八子。”蓋魏氏賣國與李之兆也,宗弼實應之。

王宗黯,本姓吉,名諫,隸高祖帳下爲牙將,景福元年破楊守厚有功,賜姓名曰王宗黯。天復初,杜法從反於昌、普、合三州,高祖命宗黯充行營兵馬使,會東川、武信兵討平之。未幾,進秩兼侍中。太子元膺之亂,宗黯自大安門逾城入,與徐瑶等戰於會同殿前,瑶竟敗死。是役也,事起倉卒,微宗黯,變幾不可測。後主卽位,論功封琅琊郡王。

王宗弁,本姓鹿,名弁,高祖賜今姓名以爲子。初從高祖與宗瑶、宗弼、宗侃同入西川,積功至蜀州刺史。一日稱疾請罷歸成都,高祖疑其矜功觖望,加檢校太保,固辭不受。宗弁常謂人曰:“亷者足而不憂,貪者憂而不足。吾小人,致位至此,足矣,豈可求進不已乎!”高祖嘉其志而許之,竟獲善終。

王宗本 王宗阮 王宗播 王宗儔 王宗謹 王宗綰 王宗儒 王宗浩 王宗朗 王宗渥 王宗範 王宗瑶 王宗訓 王宗勉 王宗鍔 王宗夔 王宗裔 王宗矩 王宗祐 王宗汾 王宗信 王宗賀 王宗紹 王宗宏 王宗鐸 王宗魯 王宗昱 王宗勳 王宗晏 王宗汭 王宗偉 王宗憲 王宗儼 王宗威 王承檢编辑

王宗本,本姓謝,名從本,事陳敬瑄爲資、簡都制置應援使。高祖攻成都,從本殺雅州刺史張承簡,舉城來降,高祖録其功。及敬瑄平,養以爲子,改姓名曰王宗本。久之,擢渝州刺史,無何罷官,歸成都。天復三年,宗本請出兵取荆南,高祖署宗本開道都指揮使,將兵下峽,降夔州刺史侯矩,遂定夔、忠、萬、施四州。已而遷武泰留後。武泰軍舊治黔州,宗本以其地多瘴癘,請徙治涪州,高祖因許焉。

王宗阮,本僰道土豪文武堅也。善舞劍器,時號爲文大劍。高祖攻陳敬瑄,時武堅執戎州刺史謝承恩來降。及成都平,更其姓名曰王宗阮,遂領決勝都知兵馬使。未幾,充開江防送進奉使,將兵七千趣瀘州。頃之,破瀘州,殺刺史馬敬儒。峽路故東川門户,至是始通,宗阮之力也。高祖卽命宗阮知渝州。天復四年,趙匡凝攻夔州,宗阮帥師擊之,匡凝敗走。宗阮後以病卒。

宗阮常經瀘州,賽神方山廟,會夜分,牲腸爲犬子所食,俄聞雷震聲,有白衣冠人升堂涖事,獠鬼十數輩奔走堦下,執一黄衫者責之曰:“若非竊祭牲者乎?”命抶之十五。明旦,見犬子臋潰,宛轉血肉中,莫不驚以爲異。

王宗播,本姓許,名存,故荆南節度使成汭將也。汭與存泝江畧地,盡取濱江州縣,因以存爲萬州刺史。存不得志,乾寧中降於高祖。高祖忌存勇畧,頗欲殺之,掌書記高燭曰:“公方總攬英雄,以圖霸業,彼窮來歸我,奈何殺之?”高祖因遣存戍蜀州,陰使知蜀州王宗綰察焉。宗綰密言存忠勇謙謹,有良將才,高祖信之,乃更其姓名曰王宗播,與諸子齒。久之,爲前鋒將,攻李繼密於三泉。孔目官柳修業謂宗播曰:“公舉族歸人,不爲之死戰,何以自保?”宗播因令兵衆曰:“吾與汝曹決戰取功名,不爾死於此!”遂破金牛等四寨,繼密敗還漢中。修業又數勸宗播慎静以免禍。後宗播遇彊敵,輙以身先之;卽有功,稱病不伐,由是得以功名終。

子承傑本黔使君實之子,從母嫁宗播,遂爲子。驕貴僭越,鮮有倫比。每修書題印章,微有浸漬,輒命改换,書佐苦之。歷任茂州刺史,爲蕃人所害。

王宗儔,高祖養子也。累有戰功,起家爲排陳使。武成時授秦州留後,已而授天雄軍節度使,兼侍中。乾德三年,擢山南節度使,充西北面都招討行營安撫使;將兵伐岐,進攻隴州,復屯上邽,師久無功。未幾,唐遣客省使李嚴來聘,嚴盛稱唐威德,有混一天下之志,且言朱氏篡竊,諸侯曾無興勤王師者。宗儔以其語涉譏刺,請斬之,後主不從。已而後主荒淫日甚,宗儔憂宗社不祀,密與王宗弼約爲伊、霍之舉,謀廢立,宗弼猶豫未決,宗儔憂憤卒。宗弼謂樞密使宋光嗣、景潤澄等曰:“宗儔屬我除爾曹,今無患矣。”光嗣等伏泣謝。宗弼子承班聞之,謂人曰:“吾家難其免乎?”

宗儔伐岐時,常還至白石鎮,副招討王宗信宿普安禪院,方擁伎女十餘人,各據牀而寢。忽見一姬躍入火爐中,宛轉熾炭之上,宗信遽起救之,履服間畧不焦灼。已又一姬飛入如前,復救之。諸伎或出或入,皆迷懣失音。有親吏驚告宗儔,宗儔至,則提臂而出之,衣裾都無所損。隨訊其故,皆驚寤云“被番僧提入火中爲戲”。宗信大怒,悉索諸僧立於前,令伎識之。有周和尚者,身長面髯,羣指曰:“此是也。”宗信疑有幻術,笞之百,殊爲不解。宗儔廉知其枉,命釋去,訖不知何怪云。

王宗謹,本名釗。乾寧元年攻彭州,有功,高祖卽軍中録爲子,更其名曰宗謹,與諸兒列,遂授戎州刺史。已而領鳳翔四面行營使,敗鳳翔將李繼徽於元武。

王宗綰,本姓李,名綰,乾寧元年與王釗等同爲高祖義兒,更今姓名。累官知蜀州。高祖破東川,命宗綰分兵狥昌、普等州,頃之領武定軍節度使。會司馬卿來告唐昭宗之喪,高祖命宗綰責以大義,詰問弑逆之由,辭氣激烈,卿竟不敢入境。事具高祖紀中。

永平時,高祖與岐搆兵,宗綰充馬步都指揮使,豫城西縣,爲安遠軍,利州一面多恃此以爲捍蔽。未幾,詔兼中書令,復充北路行營都制置使,以攻秦州。已而敗岐兵於金沙谷,擒岐將李彦巢;再克成州,鹵刺史李彦德;隨陷秦州,拔鳳州。高祖因遂有秦、鳳、階、成之地,宗綰實爲首庸焉。通正元年,又領東北面都招討,將兵伐岐。師出大散關,大破岐兵,進取寶雞,圍鳳翔,岐人爲之震恐。光天時,與王宗瑶等同受顧命輔政。後主嗣位,封臨洮王。

宗綰爲人寬厚謹慎,功高不矜,常密言許存忠勇無他志,存得不死,而竟不使存知其免已。其生平行事,多此類也。

王宗儒,本姓楊,名儒,彭城人也。初事陳敬瑄爲大將,高祖攻卭州,敬瑄遣儒將兵三千助刺史毛湘守之。湘出戰屢敗,儒登城見高祖兵强甚,歎曰:“唐祚盡矣。王公治衆,嚴而不殘,殆可以庇民乎!”遂帥所部出降,高祖録爲假子,更其姓名曰王宗儒。

王宗浩,高祖義子也。有拳勇,善騎射。從高祖入西川,爲軍使。天復二年,高祖克興州,擢宗浩爲刺史。青泥嶺之戰,宗浩時充馬步使,兵敗,奔興州,溺江死焉。

王宗朗,本姓全,名師朗,金州人也。唐昭信節度使馮行襲據金州,師朗居戲下爲親校。及王宗賀攻行襲,行襲奔均州,師朗遂以其城降。高祖嘉其功,賜姓王氏,名宗朗,與諸子輩連文。補金州觀察使,割渠、巴、開三州以隸之。居三月,金州復爲行襲所取,宗朗不能守,奔成都;已而蜀兵又克金州,仍以宗朗爲刺史。

武成三年,宗朗奏洵陽縣洵水畔有青煙廟,數日廟上煙雲昏晦,晝夜奏樂,忽水波騰躍,有羣龍出於水上,行入漢江,大者數丈,小者丈餘,或黄、或黑、或赤、或白、或青,有如牛馬驢羊之形,大小五十,纍纍相次行入漢江,却回廟所,往復數里,或隱或見,三日乃止。

俄改金州爲雄武軍,宗朗領本軍節度使兼中書令。後主時以罪削奪官職,復其姓名,命桑宏志將兵往討,已而執歸成都,釋其罪。久之,病卒。

王宗渥,本姓鄭,名渥,京兆人也。初事高祖爲牙校,高祖攻成都,令渥詐降以覘城中虚實。陳敬瑄爲人戇而愚,遽納其降,署渥大將,且使守陴以拒我師。已而乘間復以詐脱歸,悉得成都聲息。高祖嘉賞之,列爲義子,賜姓王氏,名宗渥。咸康元年,爲魏王繼岌所殺。

王宗範,不知何地人。母張氏,故高祖之後宫也。一作周氏,封貴妃。通鑑又云宗範本姓張,母周氏爲蜀主妾。宗範初隨母歸高祖,冒母姓爲張,高祖畜爲子,賜今姓名。從高祖討陳敬瑄,累立戰功。已而封夔王。長和蠻入寇黎州,宗範帥衆往討,敗其兵於潘倉嶂,又敗於山口城,已又破其武侯嶺十三寨,復敗之於大渡河,西南震恐,無不人人懾服。後數年卒。

王宗瑶,高祖義子也。高祖圍成都,時宗瑶與王宗弼等俱西上,破鹿頭關,拔漢州,陷德陽,宗瑶之功爲多。已高祖軍屯新都,土豪安仁、費思懃、何義陽等所在擁兵不服,高祖使宗瑶説以利害,仁等皆率衆來附,且餽以貲糧,一軍爲之大振。景福初官茂州刺史,將兵攻彭州,敗楊晟於城下。未幾,徙簡州。乾寧二年,三鎮犯闕,宗瑶帥師赴難,屯兵於綿州,軍容甚盛,國人莫不嘖嘖稱之。高祖卽皇帝位,詔宗瑶兼中書令。永平五年,充東北面招討使,攻鳳州,遂克其地。已而受遺詔輔政。後主嗣立,論功封臨淄王。

王宗訓,本名茂權。初爲刁子都虞候,高祖攻彭州,茂權斬楊晟於陳前,論功受上賞,賜名宗訓,與諸子比。永平中,累官武泰軍節度使,鎮黔州。宗訓恃恩貪暴,驕縱逾制,不奉詔,輒回成都,多所邀求。高祖見宗訓,大怒,命衛士撲殺之。

王宗勉,本姓趙,名章,從楊晟爲内外都指揮使。彭州之圍,章率衆出降,高祖與李綰等同録爲子,更其姓名曰王宗勉。

王宗鍔,少饒技勇,從高祖入西川,録爲假子。後主嗣位,歷官定遠軍使。乾德末,充招討馬步使,帥二十一軍屯洋州以備唐師,後不知所終。

王宗夔,故高祖養子也。初隸高祖戲下爲親校,進拔龍州,殺刺史田昉,有功,累官至兼中書令。高祖彌留之際,與王宗弼、宗瑶、宗綰等同受遺詔輔政。後主卽位,封琅琊郡王。

王宗裔,亦高祖養子,歷官兼中書令。後主初立,封琅琊郡王。

王宗矩,易州人也。本姓侯,名矩。天復時官夔州刺史,從荆南節度使成汭將兵救鄂州,汭死奔還。會王宗本統軍下三峽,矩舉城以降。高祖嘉其功,復命爲夔州刺史,改其姓名曰王宗矩,得齒諸子之列。

王宗祐,事高祖爲假子。從入西川,授彭州刺史,已而將兵攻東川有功,改卭州刺史。唐昭宗之東遷也,高祖命宗祐爲北路行營指揮使,將兵迎車駕。累官兼侍中。永平元年,興師伐岐,宗祐與王宗賀、唐道襲爲三招討使。青泥嶺之役,蜀兵敗績,宗祐竟無功而歸。無何卒。

王宗汾,亦高祖義子。永平時充行營都指揮使以伐岐,進拔文州,岐將李繼夔敗走。

王宗信,高祖假子也。積功至左神勇軍使。高祖時無顯績。後主嗣位,命宗信與王宗昱、宗晏爲三招討,副王宗儔以伐岐,進屯威武城,厲兵秣馬,竟無所成功而還。宗信性殘毒,酷喜殺人。常鎮鳳州,有角觝人蘇鐸者,委之巡警,與麾下孫延膺素不相能。一日,鐸被錦袍束帶,若有遠行狀,宗信登樓見之,顧延膺問:“鐸何往?”鐸本岐人也,延膺因譖曰:“鐸受公畜養,包藏禍心,久欲逃歸敵境耳。”宗信大怒,令執鐸至,斷其舌,臠斬焉,將士無不冤之。明年延膺謀叛,亦被殺。

王宗賀,不知其所自起,事高祖,賜姓名以爲子,官指揮使。天復二年,山南西道節度使王宗滌以罪死,高祖命宗賀權興元留後。居數年,將兵擊馮行襲於金州,所向克捷。永平元年,與王宗祐等充招討使伐岐,青泥嶺之戰,師盡殲焉。俄加中書令。會太子元膺之變,宗賀與有定亂功。久之,卒。

王宗紹,高祖養子也。歷官至左金吾大將軍。高祖與岐王茂貞交惡,命王宗祐等爲三招討使以伐之,而以宗紹爲之副,帥步騎兵十二萬人,軍容甚盛。已而青泥嶺之役,大軍敗績,竟無成功。後數年,復會劉知俊圍鳳翔,隨召還。未詳其所終。

王宗宏,史失其爵里,亦高祖之養子。天漢元年爲東北面第二招討以伐岐,後事闕。

王宗鐸,少從高祖爲假子,起家興州刺史。永平四年,兼北路制置指揮使,攻岐、階州及固鎮,連破細砂等十一寨,鹵獲無筭。明年,拔階州,降其刺史李彦安。是時高祖始得秦、鳳、階州之地,宗鐸實與有功。

王宗魯,□□人也。高祖養以爲子,從入成都,已而攻拔龍州,殺刺史田昉;久之,授利州團練使。太子元膺之變,宗魯發兵陳西毬場門,頗有平亂功。永平末,置武興軍於鳳州,宗魯遂領節度使。

王宗昱,不知其世系所出,高祖録爲假子,賜姓名,與諸子等。歷官天雄軍節度使、同平章事。光天時,充西面招討副使。是歲進攻隴州,不克。明年,同王宗儔等伐岐,屯兵泰州。俄進秩兼侍中。後主東遊,會唐師入寇,以宗昱領招討使,逆戰於三泉,爲唐將康延孝所敗,後降唐。

王宗勳,事高祖爲義子,賜姓名。乾德中,後主東巡,命宗勳爲清道指揮使。已而唐師入境,與王宗儼、宗昱爲三招討以拒之。三泉之戰,兵既大敗,後主令王宗弼卽軍中誅宗勳等以作士氣,會宗弼遁歸,宗勳追及於白艻,宗弼探詔書示之,遂降於唐。未幾,爲魏王繼岌所殺。

王宗晏,高祖時賜姓名爲子,官永寧軍使。乾德二年,同王宗儔伐岐,師次威武城,無功。後事不具見。

王宗汭,高祖假子也。後主時充招討副使,屯秦州。唐師入境,成都路絶,宗汭與王承休由文、扶而南,經越不毛之地,且戰且行。比至茂州,餘衆裁二千而已。未幾,歸成都,爲魏王繼岌所殺。

王宗偉,少隸高祖帳下爲養子。天復初,官劍州刺史,已而遷利州制置使。

王宗憲,本姓許,高祖賜姓名,録爲子。天復初,官鎮江軍節度使。又按九國志:王宗銖謫授司户參軍,曰:“若要頭,便斬去,何能作措大官邪!”宗銖疑亦高祖養子,存以竢攷。

王宗儼,未詳何郡縣人,高祖畜以爲子,起家指揮使。永平中,破岐、長城等關四寨,有功。乾德中,後主幸秦州,署宗儼隨駕清道指揮使。及唐師入寇,與王宗勳、宗昱爲三招討使,已而降唐,見殺。

王宗威,爲高祖義子,累官至山南節度使、兼侍中。唐兵入境,宗威以梁開通渠臨五州迎降。

王承檢,事高祖,賜姓名,與諸孫齒。乾德時,官秦州節度使,築防蕃城。至上邽山下獲瓦棺,内無尸,惟存舌一片,肉色紅潤,堅如鐵石。復有髑髏一,中藏古錢一枚,有二蠅振然飛去。下得石刻篆字,曰:“大隋開皇二年渭州刺史張崇妻夫人王氏,年二十五嫁於崇,三年而娠,惡其妊娠,遂卒。”銘曰:“車道之北,邽山之陽,深深送玉,鬱鬱埋香。刻斯貞石,焕乎遺芳。地變陵谷,嶮列城隍。乾德丙年,壞者合郎。”是歲爲乾德六年丙子歲,合郎故承檢小子也。

論曰:唐末,中官典兵,常養壯士爲子以自衛,諸將往往多效之。沙陀氏至設義兒一軍,盛矣。史言高祖假子凡百二十人,皆功臣,雖冒姓連名,而不禁婚姻。今録其顯名者宗佶以下四十有一人著於篇,餘固不可得而概見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