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十四 南史
卷六十五 列傳第五十五

陳宗室諸王

卷六十六 

永修侯擬 遂興侯詳 宜黃侯慧紀 衡陽獻王昌 南康湣王曇朗  文帝諸子 宣帝諸子 後主諸子

目录

宗室编辑

永修定侯编辑

永修侯擬字公正,陳武帝之疏屬也。少孤貧,質直強記。武帝南征交址,擬從焉。梁紹泰二年,除員外散騎常侍、明威將軍,以雍州刺史資,監南徐州事。

武帝踐阼,廣封宗室,詔從子監南徐州擬封永修縣侯,北徐州刺史褒封鍾陵縣侯,晃封建城縣侯,炅封上饒縣侯。從孫明威將軍訬封虔化縣侯,吉陽縣侯喧仍前封,信威將軍祏封豫甯縣侯,青州刺史詳封遂興縣侯,貞威將軍慧紀封宜黃縣侯,敬雅封甯都縣侯,敬泰封平固縣侯。

文帝嗣位,擬除丹陽尹,坐事以白衣知郡,尋復本職。卒,諡曰定。天嘉二年,配享武帝廟庭。子黨嗣。

遂興侯编辑

遂興侯詳字文幾,少出家為沙門。善書記,談論清雅。武帝討侯景,召令還俗,配以兵馬,從定建鄴。永定二年,封遂興縣侯。天嘉三年,累遷吳州刺史。五年,討周迪,戰敗,死之。以所統失律,無贈諡。子正理嗣。

宜黃侯编辑

宜黃侯慧紀字元方,武帝之從孫也。涉獵書史,負材任氣。從武帝平侯景。及帝踐阼,封宜黃縣侯,除黃門侍郎。

太建十年,吳明徹北侵敗績,以慧紀為緣江都督、兗州刺史。至德二年,為都督、荊州刺史。及梁安平王蕭岩、晉熙王蕭瓛等詣慧紀請降,慧紀以兵迎之。以應接功,位開府儀同三司。

禎明三年,隋師濟江,慧紀率將士三萬人,船艦千餘乘,沿江而下,欲趣台城。遣南康太守呂肅將兵據巫峽,以五條鐵鎖橫江,肅竭其私財以充軍用。隋將楊素奮兵擊之,四十餘戰,爭馬鞍山及磨刀澗守險。隋軍死者五千餘人,陳人盡取其鼻,以求功賞。既而隋軍屢捷,獲陳之士,三縱之。肅乃遁保延洲。別帥廖世寵領大舫詐降,欲燒隋艦,更決一死戰。於是有五黃龍備眾色,各長十餘丈,驤首連接,順流而東,風浪大起,雲霧晦冥,陳人震駭,不覺火自焚。隋軍乘高艦,張大弩以射之,陳軍大敗,風浪應時頓息。肅收餘眾東走。

慧紀時至漢口,為隋秦王俊拒,不得進。聞肅敗,盡燒公安之儲,偽引兵東下,因推湘州刺史晉熙王叔文為盟主。水軍都督周羅睺與郢州刺史荀法尚守江夏。及建鄴平,隋晉王廣遣一使以慧紀子正業來喻,又使樊毅喻羅睺,其上流城戍悉解甲。於是慧紀及巴州刺史畢寶並慟哭俱降。慧紀入隋,依例授儀同三司,卒。子正平,頗有文學。

衡陽獻王编辑

衡陽獻王昌字敬業,武帝第六子也。梁太清末,武帝南征李賁,命昌與宣後隨沈恪還吳興。及武帝東討侯景,昌與宣後、文帝並為景囚。景平,拜長城國世子,吳興太守,時年十六。

昌容貌偉麗,神情秀朗,雅性聰辯,明習政事。武帝遣陳郡謝哲、濟陽蔡景曆輔昌臨郡,又遣吳郡杜之偉授昌以經。昌讀書一覽便誦,明于義理,剖析如流。尋與宣帝俱往荊州。魏克荊州,又與宣帝俱遷長安。

武帝即位,頻遣使請宣帝及昌,周人許而未遣。及武帝崩,乃遣之。時王琳作梗中流,昌不得還,居於安陸。王琳平後,天嘉元年二月,昌發自安陸,由魯山濟江。而巴陵王蕭沇等率百僚上表,請以昌為湘州牧,封衡陽郡王。詔曰:「可」。三月甲戌入境,詔令主書舍人緣道迎接。丙子濟江,于中流殞之,使以溺告。四月庚寅,喪柩至都,上親臨哭。乃下詔贈假黃鉞、都督中外諸軍事、太宰、揚州牧,葬送之儀,一依漢東平憲王、齊豫章文獻王故事,諡曰獻。無子,文帝以第七皇子伯信嗣。

伯信字孚之,位西衡州刺史。及隋師濟江,與臨汝侯方慶並為東衡州刺史王勇所害。

南康湣王编辑

南康湣王曇朗,武帝母弟忠壯王休先之子也。休先少倜儻有大志,梁簡文之在東宮,深被知遇,為文德主帥,頃之卒。敬帝即位,追贈南徐州刺史,封武康縣公。武帝受禪,贈司徒,封南康郡王,諡曰忠壯。

曇朗少孤,尤為武帝所愛。有膽力,善綏禦。侯景平後,起家著作郎。武帝誅王僧辯,留曇朗鎮京口,知留府事。

紹泰元年,除中書侍郎,監南徐州。二年,齊兵攻逼建鄴,因請和,求武帝子侄為質。時四方州郡,並多未賓,本根虛弱,糧運不繼,在朝文武,咸願與齊和親。武帝難之,而重違眾議,乃決遣曇朗。恐曇朗憚行,或當奔竄,乃自率步騎往京口迎之,使質于齊。齊背約,遣蕭軌等隨徐嗣徽度江。武帝大破之,虜蕭軌、東方老等誅之,齊人亦害曇朗于晉陽。時陳與齊絕,弗之知。武帝踐阼,猶以曇朗襲封南康郡王,奉忠壯王祀,禮秩一同皇子。天嘉二年,齊人結好,始知其亡,文帝詔贈開府儀同三司、南徐州刺史,諡曰湣。乃遣兼郎中令隨聘使江德藻迎曇朗喪柩,三年春至都。

初,曇朗未質于齊,生子方泰、方慶;及將適齊,以二妾自隨,在北又生二子方華、方曠,亦同得還。

方泰少粗獷,與諸惡少年群聚,遊逸無度,文帝以南康王故,特寬宥之。天嘉二年,以為南康王世子。及聞曇朗薨,於是襲爵南康王。太建四年,為都督、廣州刺史。為政殘暴,為有司奏免。六年,授豫章內史,在郡不修政事。秩滿之際,屢放部曲為劫,又縱火延燒邑居,因行暴掠,驅錄富人,徵求財賄。代至,又淹留不還。至都,以為宗正卿。未拜,為御史中丞宗元饒所劾,免官,以王還第。十一年,起為甯遠將軍,直殿省。尋加散騎常侍。其年八月,宣帝幸大壯觀,因大閱武。命都督任忠領步騎十萬,陣於玄武湖,都督陳景領樓艦五百出于瓜步江。上登玄武門觀,宴群臣以觀之。因幸樂游苑,設絲竹會。仍重幸大壯觀,集眾軍,振旅而還。時方泰當從,啟稱所生母疾,不行。因與亡命楊鍾期等二十人微行往人間,淫淳于岑妻,為州長流所錄。又率人仗抗拒,傷損禁司,為有司所奏。上大怒,下方泰獄。方泰初承行淫,不承拒格禁司。上曰:「不承則上測。」方泰乃投列承引。於是兼御史中丞徐君整奏請解方泰所居官,下宗正削爵土,上可其奏。

禎明初,為侍中。陳亡,與後主俱入長安。隋大業中,為掖縣令。

方慶少清警,涉獵書傳。及長有幹略。天嘉中,封臨汝縣侯。至德二年,累遷智武將軍、武州刺史。

初,廣州刺史馬靖久居嶺表,大得人心,士馬強盛,朝廷疑之,以方慶為廣州刺史,以兵襲靖。靖誅,進號宣毅將軍。方慶性清謹,甚得人和。

禎明三年,隋師濟江,都督、東衡州刺史王勇徵兵于方慶,欲與赴援台城。時隋行軍總管韋洸帥兵度嶺,宣隋文帝敕云:「若嶺南平定,留勇與豐州刺史鄭萬頃且依舊職。」方慶聞之,恐勇賣己,且欲觀變,乃不從。勇使高州刺史戴智烈斬方慶于廣州,而收其兵。

鄭萬頃,滎陽人,梁司州刺史紹叔之始族子也。父旻,梁末入魏。萬頃通達有材幹,周武帝時,為司城大夫,出為溫州刺史。至德中,與司馬消難奔陳,拜散騎常侍、昭武將軍、豐州刺史。在州甚有惠政,吏人表請立碑,詔許焉。初,萬頃在周,甚被隋文帝知遇,及隋文帝踐阼,常思還北。及王勇殺方慶,萬頃乃率州兵拒勇降隋,隋授上儀同,尋卒。

文帝子编辑

文帝十三男:沈皇后生廢帝、始興王伯茂。嚴淑媛生鄱陽王伯山、晉安王伯恭。潘容華生新安王伯固。劉昭華生衡陽王伯信。王充華生廬陵王伯仁。張修容生江夏王伯義。韓修華生武陵王伯禮。江貴妃生永陽王伯智。孔貴妃生桂陽王伯謀。二男早卒,無名;伯信出繼衡陽王昌。

始興王伯茂字郁之,文帝第二子也。初,武帝兄始興昭烈王道談仕梁為東宮直合將軍。侯景之亂,援台中流矢卒。太平二年,贈南兗州刺史,封長城縣公,諡曰昭烈。武帝受禪,重贈太傅,改封始興郡王。道談生文帝及宣帝。宣帝以梁承聖末遷于長安,至是武帝遙以宣帝襲封始興嗣王,以奉昭烈王祀。武帝崩,文帝入纂帝位。時宣帝在周未還,文帝以本宗乏饗,徙封宣帝為安成王,封伯茂為始興王,以奉昭烈王祀。賜天下為父後者爵一級。舊制,諸王受封未加戎號者,不置佐史。於是尚書八坐奏加伯茂甯遠將軍,置佐史,除揚州刺史。

伯茂性聰敏,好學,謙恭下士,又以太子母弟,文帝深愛重之。時軍人于丹徒盜發晉郗曇墓,大獲晉右軍將軍王羲之書及諸名賢遺跡。事覺,其書並沒縣官,藏于秘府。文帝以伯茂好古,多以賜之。由是伯茂大工草隸書,甚得右軍法。

遷東揚州刺史、鎮東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廢帝時,伯茂在都,劉師知等矯詔出宣帝,伯茂勸成之。師知等誅後,宣帝恐伯茂扇動朝廷,乃進號中衛將軍,令入居禁中,專與廢帝遊處。時四海之望,咸歸宣帝,伯茂深不平,數肆惡言。宣帝以其無能,不以為意。及建安人蔣裕與韓子高等謀反,伯茂並陰豫其事。光大二年,皇太后令黜廢帝為臨海王,其日又下令降伯茂為溫麻侯。時六門之外有別館,以為諸王冠昏之所,名為昏第,至是命伯茂出居之,宣帝遣盜殞之于車中,年十八。

鄱陽王伯山字靜之,文帝第三子也。偉容儀,舉止閒雅,喜慍不形於色。武帝時,天下草創,諸王受封,儀注多闕。及伯山受封,文帝欲重其事,天嘉元年七月丙辰,尚書八坐奏封鄱陽郡王,乃遣度支尚書蕭睿持節兼太宰告於太廟,又遣五兵尚書王質持節兼太宰告於太社。其年十月,上臨軒策命,策訖,令王公以下,並宴于王第。六年,為緣江都督、平北將軍、南徐州刺史。宣帝輔政,不欲令伯山處邊,光大元年,徙為東揚州刺史。累遷征南將軍,護軍將軍,加開府儀同三司,給鼓吹並扶。

伯山性寬厚,美風儀,又于諸王最長,後主深敬重之。每朝庭有冠昏饗宴,恒使為主。及遭所生憂,居喪以孝聞。後主嘗幸吏部尚書蔡征宅,因往吊之,伯山號慟殆絕,因起為鎮衛將軍,乃謂群臣曰:「鄱陽王至性可嘉,又是西第之長,豫章已兼司空,其亦須遷太尉。」未及發詔,禎明三年薨。尋屬陳亡,遂無贈諡。

長子君范,未襲爵而隋師至。時宗室王侯在都者百餘人,後主恐其為變,乃並召入,屯朝堂,使豫章王叔英總督之,又陰為之備。六軍敗績,相率出降,因從後主入長安。隋文帝並配隴右及河西諸州,各給田業以處之。大業二年,隋煬帝以後主第六女婤為貴人,絕愛幸,因召陳氏子弟盡還京師,隨才敘用,由是並為守宰,遍於天下。君范位溫縣令。

新安王伯固字牢之,文帝第五子也。生而龜胸,目通睛揚白,形狀眇小,而俊辯善言論。天嘉六年,立為新安郡王。太建七年,累遷都督、南徐州刺史。伯固性嗜酒,不好積聚,所得祿奉,用度無節。酣醉以後,多所乞丐,于諸王中最為貧窶。宣帝每矜之,特加賞賜。性輕率,好行鞭捶。在州不知政事,日出田獵。或乘眠輿至於草間,輒呼人從遊,動至旬日。所捕獐鹿,多使生致。宣帝頗知之,遣使責讓者數矣。

十年,為國子祭酒。頗知玄理,而墯業無所通;至於擿句問難,往往有奇意。為政嚴苛,國學有墯游不修習者,重加檟楚,生徒懼焉,由是學業頗進。

十三年,為都督、揚州刺史。後主初在東宮,與伯固甚親狎。伯固又善嘲謔,宣帝每宴集,多引之。叔陵在江州,心害其寵,陰求瑕疵,將中以法。及叔陵入朝,伯固懼罪,諂求其意,乃共訕毀朝賢,曆詆文武,雖耆年高位,皆面折無所畏忌。伯固性好射雉,叔陵又好開發塚墓,出遊田野,必與偕行,於是情好大協,遂謀不軌。伯固侍禁中,每有密語,必報叔陵。及叔陵奔東府,遣使告之,伯固單馬馳赴,助叔陵指麾。知事不捷,便欲走。會四門已閉,不得出,因趣白楊道。台馬容至,為亂兵所殺,屍於東昌館門,時年二十八。詔特許以庶人禮葬。子及所生王氏,並特宥為庶人,國除。

晉安王伯恭字肅之,文帝第六子。天嘉六年封。尋為吳郡太守。時年十餘歲,便留心政事,官曹緝理。歷位尚書左僕射,後為中衛將軍、右光祿大夫。陳亡入長安。大業初,為成州刺史、太常少卿。

廬陵王伯仁字壽之,文帝第八子。天嘉六年立。為侍中、國子祭酒,領太子中庶子。陳亡,卒于長安。

江夏王伯義字堅之,文帝第九子。天嘉六年封。位金紫光祿大夫。陳亡入長安。遷於瓜州,道卒。

武陵王伯禮字用之,文帝第十子。天嘉六年立。太建初,為吳興太守。在郡恣行暴掠,後為有司所劾。十一年,被代征還,遂遷延不發,為御史中丞徐君整所劾,免。陳亡入長安。大業中,為臨洮太守。

永陽王伯智字策之,文帝第十二子。少敦厚,有器局,博涉經史。太建中立。累遷尚書左僕射,後為特進。陳亡入長安。大業中,為國子司業。

桂陽王伯謀字深之,文帝第十三子。太建中立。位散騎常侍,薨。子酆,大業中,為番禾令。

宣帝子编辑

宣帝四十二男:柳皇后生後主。彭貴人生始興王叔陵。曹淑華生豫章王叔英。何淑儀生長沙王叔堅、宜都王叔明。魏昭華生建安王叔卿。錢貴妃生河東王叔獻。劉昭儀生新蔡王叔齊。袁昭容生晉熙王叔文、義陽王叔達、新會王叔坦。王姬生淮南王叔彪、巴山王叔雄。吳姬生始興王叔重。徐姬生尋陽王叔儼。淳于姬生岳陽王叔慎。王修華生武昌王叔虞。韋修容生湘東王叔平。施姬生臨賀王叔敖,沅陵王叔興。曾姬生陽山王叔宣。楊姬生西陽王叔穆。申婕妤生南安王叔儉、南郡王叔澄、岳山王叔韶、太原王叔匡。袁姬生新興王叔純。吳姬生巴東王叔謨。劉姬生臨海王叔顯。秦姬生新甯王叔隆、新昌王叔榮。其皇子叔叡、叔忠、叔泓、叔毅、叔訓、叔武、叔處、叔封八人,並未及封。三子早卒,無名。

始興王叔陵字子嵩,宣帝之第二子也。梁承聖中,生於江陵。魏克江陵,宣帝遷關右,叔陵留穰城。宣帝之還,以後主及叔陵為質。天嘉三年,隨後主還朝,封康樂縣侯。叔陵少機辯,狥聲名,強梁無所推屈。太建元年,封始興王,奉昭烈王祀。位都督、江州刺史,時年十六,政自己出,僚佐莫預焉。性嚴刻,部下懾憚。諸公子侄及罷縣令長,皆逼令事己。豫章內史錢法成詣府進謁,即配其子季卿將領馬仗。季卿慚恥不時至,叔陵大怒,侵辱法成,法成憤怨,自縊而死。州縣非其部內,亦征攝案之。朝貴及下吏有乖忤者,輒誣奏其罪,陷以重辟。

四年,遷都督、湘州刺史。諸州鎮聞其至,皆震恐股栗。叔陵日益橫,征伐夷、獠,所得皆入己,絲毫不以賞賜。徵求役使,無有紀極。夜常不臥,執燭達曉,呼召賓客,說人間細事,戲謔無所不為。性不飲酒,唯多置肴胾,晝夜食噉而已。自旦至中,方始寢寐。曹局文案,非呼不得輒白。笞罪者皆繫獄,動數年不省視。瀟、湘以南,皆逼為左右,廛裏殆無遺者。其中脫有逃竄,輒殺其妻子。州縣無敢上言,宣帝弗之知。

九年,除都督、揚州刺史。十年,至都,加扶,給油幢車。叔陵居東府,事務多關涉省閣,執事之司,承意順旨,即諷上進用之。微致違忤,必抵大罪,重者至殊死。道路藉藉,皆言其有非常志。叔陵修飾虛名,每入朝,常于車中馬上,執卷讀書,高聲長誦,陽陽自若。歸坐齋中,或自執斧斤,為沐猴百戲。又好遊塚墓間,遇有塋表主名可知者,輒命左右發掘,取其石志、古器並骸骨肘脛,持為翫弄,藏之府庫。人間少妻處女,微有色貌者,並即逼納。

十一年,丁所生母彭氏憂,去職。頃之,起為本職。晉世王公貴人,多葬梅嶺,及彭氏卒,叔陵啟求梅嶺葬之,乃發故太傅謝安舊墓,棄去安柩,以葬其母。初喪日,偽為哀毀,自稱刺血寫涅盤經。未及十旬,乃日進甘膳。又私召左右妻女,與之奸合,所作尤不軌,侵淫上聞。宣帝責御史中丞王政以不舉奏,免政官。又黜其典簽、親事,仍加鞭捶。宣帝素愛叔陵,不繩以法,但責讓而已。服闋,又為侍中、中軍大將軍。

及宣帝不豫,後主諸王併入侍疾。叔陵陰有異志,命典藥吏礪切藥刀。及倉卒之際,又命左右取劍,左右不悟,乃取朝服所佩木劍以進,叔陵怒。及翌日小斂,後主哀頓俯伏,叔陵以銼藥刀斫後主中項。太后馳來救焉,叔陵又斫太后數下。後主乳媼樂安君吳氏時在太后側,自後掣肘,後主因得起。叔陵仍持後主衣,後主自奮得免。長沙王叔堅以手搤叔陵,奪去其刀,仍牽就柱,以其褶袖縛之,棄池水中,將殺之,問後主曰:「即盡之,為待也?」時吳媼已扶後主避賊,叔堅求後主所在,將受命。叔陵多力,因奮袖得脫,突出雲龍門,馳車還東府,呼其甲士斷青溪橋道。放東城囚,以充戰士。又遣人往新林追所部兵馬。仍自被甲,著白帽,登城西門,招募百姓,散金銀以賞賜。外召諸王將帥,無有應者,唯新安王伯固聞而赴之。叔陵聚兵僅得千人,欲據城保守。

時眾軍並緣江防守,台內空虛,叔堅白太后,使太子舍人司馬申急召右衛將軍蕭摩訶,將兵至府西門。叔陵事急,遣記室韋諒送鼓吹與摩訶,謂曰:「事捷以公為台鼎。」摩訶紿報曰:「須王心膂節將自來,方敢從命。」叔陵即遣戴洫、譚騏驎二人詣摩訶。摩訶執以送台,斬於閣道下,持其首徇東城,仍懸於朱雀門。叔陵自知不濟,遂入沈其妃張氏及寵妾七人于井中。叔陵有部下兵先在新林,於是率人馬數百,自小航度,欲趣新林,以舟艦入北。行至白楊路,為台軍所邀。伯固見兵至,旋避入巷,叔陵拔刀追之,伯固復還。叔陵部下多棄甲潰散,摩訶馬容陳智深迎刺叔陵,閹豎王飛禽斫之數十下,馬容陳仲華就斬首送台。自寅至巳乃定。尚書八坐奏:「請依宋世故事,流屍江中,汙瀦其室;並毀其所生彭氏墳廟,還謝氏之塋。」後主從所奏。叔陵諸子,即日並賜死。

豫章王叔英字子烈,宣帝第三子也。寬厚仁愛。太建元年封。後位司空。隋大業中,位涪陵太守,卒。

長沙王叔堅字子成,宣帝第四子也。母本吳中酒家婢,相者言當生貴子。宣帝微時,因飲通焉,生叔堅。及貴,召拜淑儀。

叔堅少而嚴整,又頗使酒,兄弟憚之。好數術,卜筮、風角、鎔金、琢玉,並究其妙。初封豐城侯。太建元年封。累遷丹陽尹。

初,叔堅與始興王叔陵並招聚賓客,各爭權寵,甚不平。每朝會鹵簿,不肯為先後,必分道而趨,左右或爭道而鬥,至有死者。及宣帝不豫,叔堅與叔陵等並從後主侍疾。叔陵陰有異志,叔堅疑之,微伺其所為。及行逆,賴叔堅以免。以功進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揚州刺史。尋遷司空,將軍、刺史如故。

時後主患創,不能視事,政無大小,悉決于叔堅,權傾朝廷,後主由是疏忌之。孔范、管斌、施文慶等,並東宮舊臣,日夕陰持其短。至德元年,乃詔令即本號用三司之儀,出為江州刺史。未發,尋以為司空,實欲奪其權。又陰令人造其厭魅,刻木為偶人,衣以道士服,施機關,能拜跪,晝夜於星月下醮之,祝詛於上。又令人上書告其事,案驗令實。後主召叔堅囚于西省,將黜之,令近侍宣敕數之。叔堅自陳為佞人所構,死日慚見叔陵。後主感其前功,乃赦之,免所居官,以王還第。後位中軍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荊州刺史。秩滿還都。

陳亡入隋,遷於瓜州。叔堅素貴,不知家人生產,至是與妃沈氏酣酒,不以耕種為事。大業中,為遂寧郡守,卒。

建安王叔卿字子弼,宣帝第五子也。性質直,有材器,容貌甚偉。太建四年立。位中書監。陳亡入隋。大業中,為都官郎,上黨通守。

宜都王叔明字子昭,宣帝第六子也。儀容美麗,舉止和柔,狀似婦人。太建五年立。位侍中。陳亡入隋。大業中,為鴻臚少卿。

河東王叔獻字子恭,宣帝第九子也。性恭謹,聰敏好學。太建五年立。位南徐州刺史。薨,贈司空,諡康簡。子孝寬嗣,隋大業中,為汶城令。

新蔡王叔齊字子肅,宣帝第十一子也。風采明贍,博涉經史,善屬文。太建七年立。位侍中。陳亡入隋。大業中,為尚書主客郎。

晉熙王叔文字子才,宣帝第十二子也。性輕險,好虛譽,頗涉書史。太建七年立。位都督、湘州刺史。徵為侍中,未還而隋軍濟江,隋秦王至漢口。時叔文自湘州還朝,至巴州,乃率巴州刺史畢寶等請降,致書于秦王。王遣使往巴州迎勞叔文。叔文與畢寶、荊州刺史陳慧紀及文武將吏赴漢口,秦王並厚待之。及至京,隋文帝坐于廣陽門觀,叔文從後主至朝堂。文帝使內史令李德林宣旨,責其君臣不能相弼,以致喪亡。後主與其群臣並愧懼拜伏,莫能仰視,叔文獨欣然有自得志。後上表陳在巴州先送款,望異常例。文帝嫌其不忠,而方懷柔江表,遂授開府、宜州刺史。

淮南王叔彪字子華,宣帝第十三子也。少聰慧,善屬文。太建八年立。位侍中。入隋,卒于長安。

始興王叔重字子厚,宣帝第十四子也。性質樸,無伎藝。宣帝崩,始興王叔陵為逆,誅,其年立叔重為始興王,以奉昭烈王后。位江州刺史。隋大業中,為太府少卿。

尋陽王叔儼字子思,宣帝第十五子也。性凝重,舉止方正。後主即位立。位侍中。入隋卒。

岳陽王叔慎字子敬,宣帝第十六子也。少聰敏,十歲能屬文。太建十四年立。至德中,為丹陽尹。時後主尤愛文章,叔慎與衡陽王伯信、新蔡王叔齊等,日夕陪侍賦詩,恒被嗟賞。

禎明元年,出為湘州刺史,加都督。及隋師濟江,清河公楊素兵下荊門,遣將龐暉略地至湘州,州內將士,克日請降。叔慎置酒會文武,酒酣,歎曰:「君臣之義,盡於此乎?」長史謝基伏而流涕。湘州助防遂興侯正理在坐,起曰:「主辱臣死,諸君獨非陳國臣乎?縱其無成,猶見臣節,青門之外,有死不能。今日後應者斬。」眾咸許諾,乃刑牲結盟。遣人詐奉降書于龐暉,叔慎伏甲待之。暉入,伏兵發,縛暉等以徇,皆斬之。叔慎招士眾,數日中,兵至五千人。隋遣內陽公薛胄為湘州刺史,聞龐暉死,乃益請兵。隋又遣行軍總管劉仁恩救之。未至,薛胄禽叔慎,秦王斬之漢口。

義陽王叔達字子聰,宣帝第十七子也。太建十四年立。位丹陽尹。入隋,大業中,為內史舍人,絳郡通守。武德中,位侍中,封江國公,曆禮部尚書,卒。

巴山王叔雄字子猛,宣帝第十八子也。太建十四年立。入隋,卒于長安。

武昌王叔虞字子安,宣帝第十九子也。太建十四年立。入隋,大業中,為高苑令。

湘東王叔平字子康,宣帝第二十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大業中,為胡蘇令。

臨賀王叔敖字子仁,宣帝第二十一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大業中,位儀同三司。

陽山王叔宣字子通,宣帝第二十二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大業中,為涇城令。

西陽王叔穆字子和,宣帝第二十三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卒于長安。

南安王叔儉字子約,宣帝第二十四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卒于長安。

南郡王叔澄字子泉,宣帝第二十五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大業中,為靈武令。

沅陵王叔興字子推,宣帝第二十六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大業中,為給事郎。

岳山王叔韶字子欽,宣帝第二十七子也。至德元年立。位丹陽尹。入隋,卒于長安。

新興王叔純字子洪,宣帝第二十八子也。至德元年立。入隋,大業中為河北令。

巴東王叔謨字子軌,宣帝第二十九子也。至德四年立。入隋,大業中,為汧陽令。

臨海王叔顯字子亮,宣帝第三十子也。至德四年立。入隋,大業中,為鶉觚令。

新會王叔坦字子開,宣帝第三十一子也。至德四年立。入隋,大業中,為涉縣令。

新甯王叔隆字子遠,宣帝第三十二子也。至德四年立。入隋,卒于長安。

新昌王叔榮字子徹,宣帝第三十三子也。禎明二年立。入隋,大業中,為內黃令。

太原王叔匡字子佐,宣帝第三十四子也。禎明二年立。入隋,大業中,為壽光令。

後主子编辑

後主二十二男:張貴妃生太子深、會稽王莊。孫姬生吳興王胤。高昭儀生南平王嶷。呂淑媛生永嘉王彥、邵陵王兢。龔貴嬪生南海王虔、錢唐王恬。張淑華生信義王祗。徐淑儀生東陽王恮。孔貴人生吳郡王藩。其皇子總、觀、明、綱、統、沖、洽、絛、綽、威、辯十一人,並未及封。

太子深字承源,後主第四子也。少聰慧,有志操,容止儼然,左右近侍,未嘗見其喜慍。以母張貴妃故,特為後主所愛。至德元年,封始安王。位揚州刺史。禎明二年,皇太子胤廢,後主乃立深為皇太子。隋師濟江,隋將韓擒自南掖門入,百僚奔散,深時年十餘歲,閉合而坐,舍人孔伯魚侍。隋軍排合入,深使宣令勞之曰:「軍旅在道,不乃勞也!」軍人咸致敬焉。隋大業中,為枹罕太守。武德初,為秘書丞,卒官。

吳興王胤字承業,後主長子也。太建五年二月乙丑,生於東宮。母孫姬,因產卒,沈皇后哀而養之,以為己子。後主年長未有嗣,宣帝命以為嫡孫,詔為父後者賜爵一級。十年,封永康公。後主即位,為皇太子。

胤性聰敏好學,執經肄業,終日不倦,博通大義,兼善屬文。時張貴妃、孔貴嬪並愛幸,沈皇后無寵,日夜構成後及太子之短。孔范之徒,又于外合成其事。禎明二年,廢為吳興王,加侍中、中衛將軍。入隋,卒于長安。

南平王嶷字承嶽,後主第二子也。方正有器局,年數歲,風采舉動,有若成人。至德元年立。位揚州刺史。遷都督、郢州刺史。入隋,卒于長安。

永嘉王彥字承懿,後主第三子也。至德元年立。位都督、江州刺史。入隋,大業中,為襄武令。

南海王虔字承恪,後主第五子也。至德元年立。位南徐州刺史。入隋,大業中,為涿令。

信義王祗字承敬,後主第六子也。至德元年立。位琅邪、彭城二郡太守。入隋,大業中,為通議郎。邵陵王兢字承檢,後主第七子也。禎明元年立。入隋,大業中,為國子監丞。

會稽王莊字承肅,後主第八子也。容貌蕞陋。性嚴酷,數歲時,左右有不如意,輒剟刺其面,或加燒爇。性嗜酒,愛博。以母張貴妃寵,後主甚愛之。至德四年立。位揚州刺史。入隋,大業中,為昌隆令。

東陽王恮字承厚,後主第九子也。禎明二年立。入隋,大業中,為通議郎。

吳郡王藩字承廣,後主第十子也。禎明二年封。隋大業中,為任城令。

錢唐王恬字承惔,後主第十一子也。禎明二年封。入隋,卒于長安。

江左承西晉,諸王開國,並以戶數相差為大小三品。大國置上、中、下三將軍,又置司馬一人。次國置中、下二將軍。小國置將軍一人。餘官亦准此為差。武帝受命,自永定訖於禎明,唯衡陽王昌特加禮命,至五千戶,自餘大國不過二千,小國則千戶云。

【論】编辑

論曰:有陳受命,雖疆土日蹙,然封建之典,無革先王。永修等並以疏屬列居蕃屏,慧紀始終之跡,其殆優乎。衡陽、南康,地皆懿戚,提攜以殞,惟命也夫!文、宣二帝,諸子不一,鄱陽、岳陽風跡可紀,古所謂維城磐石,叔慎其近之乎。

 卷六十四 ↑返回頂部 卷六十六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