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六十六 南史
卷六十七
卷六十八 

列傳第五十七

胡穎徐度杜棱周鐵武程靈洗沈恪陸子隆錢道戢駱文牙孫瑒徐世譜周敷荀朗周炅魯悉達蕭摩訶任忠樊毅

胡穎字方秀,吳興人也。偉姿容,性寬厚。梁末,陳武帝在廣州,穎深自結託。從克元景仲,平蔡路養、李遷仕皆有功。武帝進軍頓西昌,以穎為巴丘令,鎮大皋,督糧運。下至豫章,以穎監豫章郡。武帝率眾與王僧辯會白茅灣,同討侯景,以穎知留府事。

梁承聖初,元帝授穎羅州刺史,封漢陽縣侯。尋除豫章內史,隨武帝鎮京口。齊遣郭元建出東關,武帝令穎率府內驍勇隨侯瑱,于東關大破之。後從武帝襲王僧辯,又隨周文育于吳興討杜龕。武帝受禪,兼左衛將軍。

天嘉元年,除散騎常侍,吳興太守。卒官,諡曰壯。二年,配享武帝廟庭。子六同嗣。

徐度字孝節,安陸人也。少倜儻,不拘小節。及長,姿貌瑰偉,嗜酒好博,恒使僮僕屠酤為事。

初從梁始興內史蕭介征諸山洞,以驍勇聞。陳武帝征交址,乃委質焉。侯景之亂,武帝克廣州,平蔡路養,破李遷仕,計畫多出於度。侯景平後,追錄前後戰功,封廣德縣侯。

武帝鎮朱方,除蘭陵太守。武帝遣衡陽獻王往荊州,度率所領從焉。江陵覆亡,間行東歸。

武帝東討杜龕,奉敬帝幸京口,以度領宿衛,並知留府事。徐嗣徽、任約等來寇,武帝與敬帝還都,時賊已據石頭,使度頓軍於冶城寺。明年,嗣徽等又引齊寇濟江,度隨眾軍破之於北郊壇。以功除郢州刺史,兼領吳興太守。

文帝即位,累遷侍中、中撫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進爵為公。天嘉元年,以平王琳功,改封湘東郡公。及太尉侯瑱薨於湘州,以度代瑱為都督、湘州刺史。秩滿,復為侍中、中軍大將軍。文帝崩,度預顧命,許以甲仗五十人入殿省。廢帝即位,進位司空。薨,贈太尉,諡曰忠肅。太建四年,配享武帝廟庭。子敬成嗣。

敬成幼聰慧,好讀書。起家著作佐郎。永定元年,領度所部士卒,隨周文育、侯安都征王琳,於沌口敗績,為琳所縶。二年,隨文育、安都得歸。父度為吳郡太守,以敬成監郡。

光大元年,為巴州刺史。尋為水軍,隨吳明徹平華皎。二年,以父憂去職。尋起為南豫州刺史,襲爵湘東郡公。

太建五年,除吳興太守。隨都督吳明徹北討,出秦郡,別遣敬成為都督,乘金翅自歐陽引埭泝江,由廣陵,齊人皆城守,弗敢出。自繁梁湖下淮,克淮陰、山陽、鹽城三郡,仍進克鬱洲。進號壯武將軍,鎮朐山。坐於軍中輒科訂,並誅新附者,免官。尋除安州刺史,鎮宿預。卒,諡曰思。子敞嗣。

杜棱字雄盛,吳郡錢唐人也。少落泊,不為時知。頗涉書傳。游嶺南,事梁廣州刺史新渝侯蕭映。映卒,從陳武帝,平蔡路養、李遷仕皆有功。梁元帝承制,授石州刺史、上陌縣侯。

侯景平後,武帝鎮朱方,以棱監義興、琅邪二郡。武帝謀誅王僧辯,引棱與侯安都等共議,棱難之。武帝懼其泄己,乃以手巾絞棱,棱悶絕於地,因閉於別室。軍發,召與同行。及僧辯平後,武帝東征杜龕等,留棱與安都居守。徐嗣徽、任約引齊師濟江,攻台城,安都與棱隨方抗拒,未嘗解帶。賊平,以功除右衛將軍、丹陽尹。

永定元年,位侍中、中領軍。武帝崩,文帝在南皖。時內無嫡嗣,外有強敵,侯瑱、侯安都、徐度等並在軍中,朝廷宿將,唯棱在都,獨典禁兵,乃與蔡景曆等秘不發喪,奉迎文帝。文帝即位,遷領軍將軍,以預建立功,改封永城縣侯,位丹陽尹。廢帝即位,加特進、侍中。光大元年,解尹,量置佐史,給扶。太建元年,出為吳興太守。二年,徵為侍中。尋加特進、護軍將軍。三年,以公事免侍中、護軍。四年,復為侍中、右光祿大夫,將軍、佐史、扶並如故。

棱曆事三帝,並見恩寵。末年不預征役,優遊都下。頃之,卒於官。贈開府儀同三司,諡曰成,配享武帝廟庭。子安世嗣。

周鐵武,不知何許人也。語音傖重,膂力過人,便馬槊。事梁河東王蕭譽,以勇敢聞。譽為湘州,以為臨蒸令。侯景之亂,梁元帝遣世子方等伐譽,譽拒戰,大捷,方等死,鐵武功最。及王僧辯討譽,於陣獲之,將烹焉,鐵武呼曰:「侯景未滅,奈何殺壯士!」僧辯奇其言,宥之,還其麾下。及侯景西上,鐵武從僧辯克任約,獲宋子仙,每戰有功。元帝承制,授潼州刺史,封沌陽縣子。又從僧辯定建鄴,降謝答仁,平陸納於湘州,錄前後功,進爵為侯。

陳武帝誅僧辯,鐵武率所部降,因復其本職。徐嗣徽引齊寇度江,鐵武破其水軍。嗣徽平,遷太子左衛率。尋隨周文育拒蕭勃,文育命鐵武偏軍襲勃,禽勃前軍歐陽頠。又隨文育西征王琳於沌口,敗績,與文育、侯安都並為琳所禽。琳見諸將與語,唯鐵武辭氣不屈,故琳盡宥文育之徒,獨鐵武見害。贈侍中、護軍。天嘉五年,文帝又詔配食武帝廟庭。子瑜嗣。程靈洗字玄滌,新安海寧人也。少以勇力聞,步行日二百里,便騎善遊,素為鄉里畏伏。侯景之亂,據黟、歙聚徒以拒景。景軍據有新安,新安太守湘西鄉侯蕭隱奔依靈洗,靈洗奉以主盟。梁元帝授靈洗譙州刺史資,領新安太守,封巴丘縣侯。後助王僧辯鎮防。

及武帝誅僧辯,靈洗率所領來援,其夜力戰於石頭西門,武帝軍不利,遣使招喻,久之乃降,帝深義之。授蘭陵太守,仍助防京口。及平徐嗣徽,靈洗有功,除南丹陽太守,封遂安縣侯。後隨周文育西討王琳,軍敗,為琳所拘。尋與侯安都等逃歸。累遷太子左衛率。

武帝崩,王琳前軍東下,靈洗于南陵破之,虜其兵士,並獲青龍十餘乘。以功授都督、南豫州刺史。侯瑱等敗王琳於柵口,靈洗逐北,據有魯山。徵為左衛將軍。天嘉四年,周迪重寇臨川,以靈洗為都督,自鄱陽別道擊之,迪又走山谷間。遷中護軍,出為都督、郢州刺史。

廢帝即位,進號雲麾將軍。華皎之反,遣使招靈洗,靈洗斬皎使以聞。朝廷深嘉其忠,因推心待之,使其子文季領水軍助防。時周將元定率步騎二萬助皎,圍靈洗,靈洗嬰城固守。及皎敗,乃出軍躡定,定不獲濟江,以其眾降。因進攻,克周沔州,禽其刺史裴寬。以功改封重安縣公。

靈洗性嚴急,禦下甚苛刻,士卒有小罪,必以軍法誅之。號令分明,與士卒同甘苦,眾亦以此德之。性好播植,躬勤耕稼,至於水陸所宜,刈獲早晚,雖老農不能及也。妓妾無遊手,並督之紡績。至於散用貲財,亦弗儉吝。卒,贈鎮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諡曰忠壯。太建四年,配享武帝廟庭。子文季嗣。文季字少卿,幼習騎射,多幹略,果決有父風。靈洗與周文育、侯安都等敗於沌口,為王琳所執,武帝召陷賊諸將子弟厚遇之,文季最有禮容,深見賞。

文帝嗣位,除宣惠始興王府限內中直兵參軍。累遷臨海太守。後乘金翅助父鎮郢城。華皎平,靈洗及文季並有扞禦之功。及靈洗卒,文季盡領其眾。起為超武將軍,仍助防郢州。

文季性至孝,雖軍旅奪禮,而毀瘠甚至。服闋,襲封重安縣公。隨都督章昭達率軍往荊州征梁。梁人與周軍多造舟艦,置於青泥水中,昭達遣文季共錢道戢盡焚其舟艦。既而周兵大出,文季僅以身免。以功加通直散騎常侍。

太建五年,都督吳明徹北討,至秦郡。秦郡前江浦通塗水,齊人並下大柱為杙,柵水中。文季乃前領驍勇,拔開其柵,明徹率大軍自後而至,攻克秦郡。又別遣文季攻涇州,屠其城。進拔盱眙。仍隨明徹圍壽陽。文季臨事謹飭,禦下嚴整,前後所克城壘,率皆迮水為堰,土木之功,動踰數萬。置陣役人,文季必先于諸將,夜則早起,迄暮不休,軍中莫不服其勤幹。每戰為前鋒,齊軍深憚之,謂為程彪。以功除散騎常侍,帶新安內史。累遷北徐州刺史,加都督。

後隨明徹北侵,軍敗,為周所囚,仍授開府儀同三司。十一年,自周逃歸,至渦陽,為邊吏執送長安,死於獄。是時既與周絕,不之知。至德元年,後主知之,贈散騎常侍。又詔傷其廢絕,降封重安縣侯,以子響襲封。

沈恪字子恭,吳興武康人也。深沈有幹局。梁新渝侯蕭映之為廣州,兼映府中兵參軍。陳武帝與恪同郡,情好甚昵。蕭映卒後,武帝南討李賁,仍遣妻子附恪還鄉。尋補東宮直後。以嶺南勳,除員外散騎侍郎。仍令總集宗從子弟。

侯景圍台城,起東西二土山以逼城,城內亦作土山應之,恪為東土山主,晝夜拒戰。以功封東興侯。及城陷,間行歸鄉。武帝討景,遣使報恪,恪於東起兵相應。賊平後,授都軍副。

及武帝謀討王僧辯,恪預其事。武帝使文帝還長城立柵備杜龕,使恪還武康招集兵眾。及僧辯誅,龕果遣副將杜泰襲文帝于長城,恪時已出縣,誅龕黨與。武帝尋遣周文育來援長城,文育至,泰乃走。及龕平,文帝襲東揚州刺史張彪,以恪監吳興郡。

武帝受禪,時恪自吳興入朝,武帝使中書舍人劉師知引恪,令勒兵入,因衛敬帝如別宮。恪排闥入見武帝,叩頭謝曰:「恪身經事蕭家來,今日不忍見此事,分受死耳,決不奉命。」武帝嘉其意,不復逼,更以蕩主王僧志代之。

帝踐阼,除吳興太守。永定三年,除散騎常侍、會稽太守。曆事文帝及廢帝,累遷護軍將軍。至宣帝即位,除平越中郎將、都督、廣州刺史。恪未至嶺,前刺史歐陽紇舉兵拒嶮,不得進。朝廷遣司空章昭達討平紇,乃得入州。兵荒之後,所在殘毀,恪綏懷安輯,被以恩惠,嶺表賴之。後主即位,為特進、金紫光祿大夫。卒,諡曰光。子法興嗣。

陸子隆字興世,吳郡人也。祖敞之,梁嘉興令。父悛,封氏令。

子隆少慷慨,有志功名。侯景之亂,於鄉里聚徒。時張彪為吳郡太守,引為將帥,仍隨彪徙鎮會稽。及文帝討彪,彪將沈泰、吳寶真、申縉等皆降,而子隆力戰敗績。文帝義之,復使領其部曲。

文帝嗣位,子隆領甲仗宿衛。封益陽縣子,累遷廬陵太守。周迪據臨川反,子隆隨章昭達討迪,迪退走,因隨昭達討陳寶應。晉安平,子隆功最,遷武州刺史,改封朝陽縣伯。

華皎據湘州反,以子隆居其心腹,皎深患之,頻遣使招,子隆不從,攻又不克。及皎敗於郢州,子隆出兵襲其後,因與大軍相會。進爵為侯。尋遷都督、荊州刺史。荊州新置,居公安,城池未固,子隆修立城郭,綏集夷夏,甚得人和,號為稱職。吏人詣闕求立碑頌美功績,詔許之。卒,諡威。子之武嗣。

之武年十六,領其舊軍。後為弘農太守,乃隸吳明徹,于呂梁軍敗逃歸,為人所害。

子隆弟子才,亦有幹略。從子隆征討有功,除始平太守,封始康縣子。卒于信州刺史。

錢道戢字子韜,吳興長城人也。父景深,梁漢壽令。道戢少以孝行著聞,及長,頗有材幹,陳武帝微時,以從妹妻焉。武帝輔政,道戢隨文帝平張彪於會稽,以功拜東徐州刺史,封永安縣侯。

天嘉元年,為臨海太守。侯安都之討留異,道戢帥軍出松陽以斷其後。異平,以功拜都督、衡州刺史,領始興內史。後與章昭達討歐陽紇,紇平,除左衛將軍。

太建二年,又隨昭達征江陵,以功加散騎常侍。後為都督、郢州刺史。與儀同黃法奭攻下曆陽,因以道戢鎮之。卒官,諡曰肅。子邈嗣。

駱文牙字旗門,吳興臨安人也。父裕,梁鄱陽嗣王中兵參軍事。文牙年十二,宗人有善相者,云:「此郎容貌非常,必將遠致。」梁太清末,陳文帝避地臨安,文牙母陳,睹帝儀錶,知非常人,賓待甚厚。及帝為吳興太守,引文牙為將帥。從平杜龕、張彪,勇冠眾軍。

文帝即位,封臨安縣侯,位越州刺史。初,文牙母卒,時兵荒,至是始葬,詔贈臨安國太夫人,諡曰恭。

太建八年,文牙累遷散騎常侍,入直殿省。十年,授豐州刺史。至德二年卒,贈廣州刺史。子義嗣。

孫瑒字德璉,吳郡吳人也。父修道,梁中散大夫,以雅素知名。瑒少倜儻,好謀略,博涉經史,尤便書翰。仕梁為邵陵王中兵參軍事。太清之難,授假節、宣猛將軍、軍主。王僧辯之討侯景也,王琳為前軍,琳與瑒親婭,乃表薦為宜都太守。後以軍功封富陽侯。敬帝立,累遷巴州刺史。

及陳武帝受禪,王琳立梁永嘉王蕭莊於郢州,征瑒為少府卿,仍徙都督、郢州刺史,總留府之任。周遣大將軍史甯乘虛攻之,瑒兵不滿千人,乘城拒守,周兵不能克。及聞大軍敗王琳,乘勝而進,周兵乃解,瑒於是盡有中流之地。既而遣使奉表歸陳。

天嘉元年,授湘州刺史,封定襄縣侯。瑒懷不自安,乃固請入朝,徵為侍中、領軍將軍。未拜,文帝謂曰:「昔朱買臣願為本郡,卿豈有意乎?」改授吳郡太守,給鼓吹一部。秩滿,徵拜散騎常侍、中護軍。及留異反,據東陽,詔瑒督舟師進討。異平,遷鎮右將軍。頃之,出為建安太守。

太建四年,為都督、荊州刺史,出鎮公安,為鄰境所憚。居職六年,以公事免。及吳明徹軍敗呂梁,詔授都督緣江水陸諸軍事。尋授都督、郢州刺史。

十二年,坐疆埸交通抵罪。後主嗣位,復爵邑。歷位度支尚書,侍中,祠部尚書。後主頻幸其宅,賦詩述勳德之美。遷五兵尚書,領左軍將軍,侍中如故。禎明元年,卒官,諡曰桓。

瑒事親以孝聞,于諸弟甚篤睦。性通泰,有財散之親友。居家頗失於侈,家庭穿築,極林泉之致,歌鍾舞女,當世罕儔。賓客填門,軒蓋不絕。及出鎮郢州,乃合十餘船為大舫,于中立亭池,植荷芰,每良辰美景,賓僚並集,泛長江而置酒,亦一時之勝賞焉。常於山齋設講肆,集玄儒之士,冬夏資奉,為學者所稱。而處己率易,不以名位驕物。時興皇寺慧朗法師該通釋典,瑒每造講筵,時有抗論,法侶莫不傾心。又巧思過人,為起部尚書,軍國器械,多所創立。有鑒識,男女婚姻,皆擇素貴。及卒,尚書令江總為之銘志,後主又題銘後四十字,遣左戶尚書蔡征就宅宣敕鐫之。其詞曰:「秋風動竹,煙水驚波。幾人樵徑,何處山阿。今時日月,宿昔綺羅。天長路遠,地久靈多。功臣未勒,此意如何。」時論以為榮。

瑒二十一子,第二子訓頗知名,位高唐太守,陳亡入隋。

徐世譜字興宗,巴東魚復人也。世居荊州為主帥,征伐蠻蜒。至世譜尤勇敢,有膂力,善水戰。梁元帝之為荊州刺史,世譜將領鄉人事焉。

侯景之亂,因預征討,累遷至員外散騎常侍。尋領水軍,從司徒陸法和與景戰於赤亭湖。時景軍甚盛,世譜乃別造樓船、拍艦、火舫、水車以益軍勢。將戰,又乘大艦居前,大敗景軍,禽景將任約。景退走,因隨王僧辯攻郢州,世譜復乘大艦臨其倉門,賊將宋子仙據城降。以功除信州刺史,封魚復縣侯。仍隨僧辯東下,恒為軍鋒。景平,以衡州刺史資,領河東太守。

西魏攻荊州,世譜鎮馬頭岸,據有龍洲。元帝授侍中、都督江南諸軍事、鎮南將軍、護軍將軍。魏克江陵,世譜東下依侯瑱。

紹泰元年,徵為侍中、左衛將軍。陳武帝之拒王琳,其水戰之具,悉委世譜。世譜性機巧,諳解舊法,所造器械,並隨機損益,妙思出人。

永定二年,遷護軍將軍。文帝即位,曆特進、右光祿大夫。以疾失明,謝病不朝。卒,諡曰桓。

周敷字仲遠,臨川人也。為郡豪族。敷形貌眇小,如不勝衣,膽力勁果,超出時輩。性豪俠,輕財重士,鄉党少年任氣者咸歸之。

侯景之亂,鄉人周續合眾以討賊為事,梁內史始興蕃王蕭毅以郡讓續,續所部有欲侵掠毅者,敷擁護之,親率其黨,捍送至豫章。時梁觀甯侯蕭永、長樂侯蕭基、豐城侯蕭泰避難流寓,聞敷信義,皆往依之。敷湣其危懼,屈體崇敬,厚加給恤,送之西上。俄而續部下將帥爭權,殺續以降周迪。迪素無簿閥,又失眾心,倚敷族望,深求交結。敷未能自固,事迪甚恭,迪大憑仗之。迪據臨川之工塘,敷鎮臨川故郡。侯景平,梁元帝授敷甯州刺史,封西豐縣侯。

陳武帝受禪,王琳據有上流,余孝頃與琳党李孝欽等共圍周迪,敷助於迪,迪禽孝頃等,敷功最多。熊曇朗之殺周文育,據豫章,將兵襲敷,敷大破之。曇朗走巴山郡,敷因與周迪、黃法奭等進兵屠之。王琳平,授散騎常侍、豫章太守。時南江酋帥,並顧戀巢窟,唯敷獨先入朝。天嘉二年,詣闕,進號安西將軍,令還鎮豫章。周迪以敷素出己下,超致顯達,深不平,乃舉兵反,遣弟方興襲敷,敷大破之。仍從都督吳明徹攻破迪,禽方興。再遷都督、南豫州刺史。迪又收餘眾襲東興,文帝遣都督章昭達征迪,敷又從軍。至定川縣與迪相對,迪紿敷求還朝,欲立盟,敷許之。方登壇,為迪所害。諡曰脫。子智安嗣,位至太僕卿。

荀朗字深明,潁川潁陰人也。祖延祖,梁潁川太守。父伯道,衛尉卿。

朗少慷慨,有將帥大略。侯景之亂,據巢湖,無所屬。台城陷沒後,梁簡文帝密詔授朗豫州刺史,令與外蕃討景。景使儀同宋子仙、任約等頻征之,不能克。時都下饑,朗更招致部曲,眾至數萬。侯景敗于巴陵,朗截破其後軍。景平後,又別破齊將郭元建於踟躕山。及魏克荊州,陳武帝入輔,齊遣蕭軌、東方老等來寇,據石頭,朗自宣城來赴,與侯安都等大破之。

武帝受禪,賜爵興甯縣侯,以朗兄昂為左衛將軍,弟晷為太子右衛率。武帝崩,宣太后與舍人蔡景曆秘不發喪,朗弟曉在都微知之,謀率其家兵襲台。事覺,景曆殺曉,仍系其兄弟。文帝即位,並釋之。因厚撫朗,令與侯安都等拒王琳。琳平,遷都督、合州刺史。卒,諡曰壯。子法尚嗣。

法尚少俶儻,有文武幹略。禎明中,為都督、郢州刺史。及隋軍濟江,法尚降。入隋,曆邵、觀、綿、豐四州刺史,巴東、敦煌二郡太守。

周炅字文昭,汝南安成人也。祖強,齊梁州刺史。父靈起,梁廬、桂二州刺史,保城縣侯。

炅少豪俠任氣,有將帥才。梁太清元年,為弋陽太守。侯景之亂,元帝承制改授西陽太守,封西陵縣伯。以軍功累遷都督、江州刺史,進為侯。陳武帝踐阼,王琳擁據上流,炅以州從之。後為侯安都所禽,送都。文帝釋之,授定州刺史,帶西陽、武昌二郡太守。

太建五年,為都督、安州刺史,改封龍源縣侯。其年,隨都督吳明徹北討,所向克捷,一月之中,獲十二城。敗齊尚書左丞陸騫軍。進攻巴州,克之。於是江北諸城及谷陽土人,並誅其渠帥以城降。進號和戎將軍。仍敕追炅入朝。

後梁定州刺史田龍升以城降,詔以為定州刺史,封赤亭王。及炅入朝,龍升以江北六州七鎮叛入于齊,齊遣曆陽王高景安應之。於是令炅為江北道大都督,總統眾軍以討龍升,斬之,盡復江北之地。進號平北將軍。卒于官,贈司州刺史,改封武昌郡公,諡曰壯。

魯悉達字志通,扶風郿人也。祖斐,齊衡州刺史、陽塘侯。父益之,梁雲麾將軍、新蔡義陽二郡太守。

悉達幼以孝聞。侯景之亂,糾合鄉人保新蔡,力田蓄穀。時兵荒,都下及上川餓死者十八九,有得存者,皆攜老幼以歸焉,悉達所濟活者甚眾。招集晉熙等五郡,盡有其地。使其弟廣達領兵隨王僧辯討平侯景。梁元帝授北江州刺史。

敬帝即位,王琳據有上流,留異、余孝頃、周迪等所在蜂起,悉達撫綏五郡,甚得人和。琳授悉達鎮北將軍,陳武帝亦遣趙知禮授征西將軍、江州刺史,悉達兩受之,遷延顧望。武帝遣安西將軍沈泰潛師襲之,不能克。齊遣行台慕容紹宗來攻郁口諸鎮,悉達與戰,大敗齊軍,紹宗僅以身免。王琳欲圖東下,以悉達制其中流,遣使招誘,悉達終不從。琳不得下,乃連結于齊,齊遣清河王高嶽助之。會裨將梅天養等懼罪,乃引齊軍入城,悉達勒麾下數千人濟江而歸武帝。帝見之喜曰:「來何遲也。」授北江州刺史,封彭澤縣侯。

悉達雖仗氣任俠,不以富貴驕人。雅好詞賦,招禮賢才,與之賞會。文帝即位,遷吳州刺史。遭母憂,哀毀過禮,因遘疾卒,諡孝侯。子覽嗣。弟廣達。

廣達字遍覽,少慷慨,志立功名,虛心愛士,賓客自遠而至。時江表將帥各領部曲,動以千數,而魯氏尤為多。仕梁為平南當陽公府中兵參軍。侯景之亂,與兄悉達聚眾保新蔡。梁元帝承制授晉州刺史。王僧辯之討侯景,廣達出境候接,資奉軍儲。僧辯謂沈炯曰:「魯晉州亦是王師東道主人。」仍率眾隨僧辯。景平,加員外散騎常侍。

陳武受禪,授東海太守。後代兄悉達為吳州刺史,封中宿縣侯。光大元年,遷南豫州刺史。華皎稱兵上流,詔司空淳於量進討。軍至夏口,見皎舟師強盛,莫敢進。廣達首率驍勇,直沖賊軍。廣達墮水,沈溺久之,因救獲免。皎平,授巴州刺史。

太建初,與儀同章昭達入峽口,招定安蜀等諸州鎮。時周圖江左,大造舟艦於蜀,並運糧青泥,廣達與錢道戢等將兵掩襲,縱火焚之,仍還本鎮。廣達為政簡要,推誠任下,吏人便之。及秩滿,皆詣闕表請,於是詔申二年。

五年眾軍北伐,略淮南舊地,廣達與齊軍會於大峴,大破之,斬其敷城王張元範。進克北徐州。仍授北徐州刺史。十年,授都督、合州刺史。

十一年,周將梁士彥圍壽春,詔遣中領軍樊毅、左衛將軍任忠等分部趣陽平、秦郡,廣達率眾入淮為掎角以擊之。周軍攻陷豫、霍二州,南北兗、晉等各自拔,諸將並無功,盡失淮南之地,廣達因免官,以侯還第。

十二年,與南豫州刺史樊毅北討,克郭默城。尋授平西將軍、都督郢州以上七州諸軍事,頓兵江夏。周安州總管元景山征江外,廣達命偏師擊走之。

至德二年,為侍中,改封綏越郡公。尋為中領軍。及賀若弼進軍鍾山,廣達于白土岡置陣,與弼旗鼓相對。廣達躬擐甲胄,手執桴鼓,率勵敢死而進,隋軍退走。如是者數四。及弼乘勝至宮城,燒北掖門,廣達猶督餘兵苦戰不息。會日暮,乃解甲,面台再拜慟哭。謂眾曰:「我身不能救國,負罪深矣。」士卒皆涕泣歔欷,於是就執。

禎明三年,依例入隋。廣達追愴本朝淪覆,遘疾不療,尋以憤慨卒。尚書令江總撫柩慟哭,乃命筆題其棺頭,為詩曰:「黃泉雖抱恨,白日自留名,悲君感義死,不作負恩生。」又制廣達墓銘,述其忠概。

初,隋將韓擒濟江,廣達長子世真在新蔡,乃與其弟世雄及所部奔擒,擒遣使致書招廣達。廣達時屯兵都下,乃自劾廷尉請罪,後主謂曰:「世真雖異路中大夫,公國之重臣,吾所恃賴,豈得自同嫌疑之間乎?」加賜黃金,即日還營。

廣達有隊主楊孝辯,時從廣達在軍中,力戰陷陣,其子亦隨孝辯揮刀殺隋兵十餘人,力窮,父子俱死。

蕭摩訶字元胤,蘭陵人也。父諒,梁始興郡丞。摩訶隨父之郡,年數歲而父卒,其姊夫蔡路養時在南康,乃收養之。稍長,果毅有勇力。

侯景之亂,陳武帝赴援建鄴,路養起兵拒武帝,摩訶時年十三,單騎出戰,軍中莫有當者。及路養敗,摩訶歸侯安都,常從征討,安都遇之甚厚。及任約、徐嗣徽引齊兵為寇,武帝遣安都北拒齊軍于鍾山龍尾及北郊壇。安都謂摩訶曰:「卿驍勇有名,千聞不如一見。」摩訶對曰:「今日令公見之。」及戰,安都墜馬被圍,摩訶獨騎大呼,直沖齊軍,齊軍稍解去,安都乃免。以平留異、歐陽紇功,累遷巴山太守。

太建五年,眾軍北伐,摩訶隨都督吳明徹濟江攻秦郡。時齊遣大將尉破胡等率眾十萬來援,其前隊有「蒼頭」、「犀角「、「大力」之號,皆身長八尺,膂力絕倫,其鋒甚銳。又有西域胡,妙於弓矢,弦無虛發,眾軍尤憚之。及將戰,明徹謂摩訶曰:「若殪此胡,則彼軍奪氣,君有關、張之名,可斬顏良矣。」摩訶曰:「願得識其形狀。」明徹乃召降人有識胡者,雲胡絳衣,樺皮裝弓,兩端骨弭。明徹遣人覘伺,知胡在陣,仍自酌酒飲摩訶。摩訶飲訖,馳馬沖齊軍,胡挺身出陣前十餘步,彀弓未發,摩訶遙擲銑鋧,正中其額,應手而僕。齊軍「大力」十餘人出戰,摩訶又斬之,於是齊師退走。以功封廉平縣伯。尋進為侯,位太僕卿。又隨明徹進圍宿預,擊走齊將王康得,以功除晉熙太守。

九年,明徹進軍呂梁,與齊大戰,摩訶率七騎先入,手奪齊軍大旗,齊眾大潰。以功授譙州刺史。

及周武帝滅齊,遣其將宇文忻爭呂梁。忻時有精騎數千,摩訶領十二騎,深入周軍,從橫奮擊,斬馘甚眾。及周遣大將王軌來赴,結長圍連鎖于呂梁下流,斷大軍還路。摩訶謂明徹曰:「聞軌始鎖下流,其兩頭築城,今尚未立,公若見遣擊之,彼必不敢相拒。彼城若立,則吾屬虜矣。」明徹奮髯曰:「搴旗陷陣,將軍事也;長算遠略,老夫事也。」摩訶失色而退。一旬之中,水路遂斷,周兵益至。摩訶又請曰:「今求戰不得,進退無路,若潛軍突圍,未足為恥。願公率步卒乘馬輿徐行,摩訶驅馳前後,必使公安達京邑。」明徹曰:「弟計乃良圖也。然老夫受脤專征,今被圍逼,慚置無地。且步軍既多,吾為總督,必須身居其後,相率兼行,弟馬軍宜須在前。」摩訶因夜發,選精騎八千,率先衝突,自後眾騎繼焉。比旦,達淮南。宣帝征還,授右衛將軍。

及宣帝崩,始興王叔陵于殿內手刃後主,遂奔東府城。摩訶入受敕,乃率馬步數百趣東府城,斬之。以功授車騎大將軍,封綏建郡公。叔陵素所蓄聚金帛累巨萬,後主悉以賜之。改授侍中、驃騎大將軍、左光祿大夫。舊制三公黃合聽事置鴟尾。後主特詔摩訶開黃合,門施行馬,聽事寢堂,並置鴟尾。仍以其女為皇太子妃。

會隋總管賀若弼鎮廣陵,後主委摩訶禦之,授南徐州刺史。禎明三年元會,征摩訶還朝,弼乘虛濟江,襲京口。摩訶請率兵逆戰,後主不許。及弼進鍾山,摩訶又曰:「弼懸軍深入,壘塹未堅,出兵掩襲,必克。」又不許。及將出戰,後主謂曰:「公可為我一決。」摩訶曰:「從來行陣,為國為身,今日之事,兼為妻子。」後主多出金帛賦諸軍,以充賞賜。令中領軍魯廣達陳兵白土岡,居眾軍南,鎮東大將軍任忠次之,護軍將軍樊毅、都官尚書孔范又次之,摩訶軍最居北。眾軍南北亙二十里,首尾進退不相知。

弼初謂未戰,將輕騎登山,望見眾軍,因馳下置陣。後主通於摩訶之妻,故摩訶雖領勁兵八千,初無戰意,唯魯廣達、田端以其徒力戰。賀若弼及所部行軍七總管楊牙、韓洪、員明、黃昕、張默言、達奚隆、張辯等甲士凡八千人,各勒陣以待之。弼躬當魯廣達,麾下戰死者二百七十三人,弼縱煙以自隱,窘而復振。陳兵得人頭,皆走獻後主,求賞金銀。弼更趣孔范,範兵暫交便敗走。陳軍盡潰,死者五千人。諸門衛皆走,黃昕馳燒北掖門而入。員明禽摩訶以送弼,弼以刀臨頸,詞色不撓,乃釋而禮之。

及城平,弼置後主於德教殿,令兵衛守,摩訶請弼曰:「今為囚虜,命在斯須,願一見舊主,死無所恨。」弼哀而許之。入見後主,俯伏號泣,仍於舊廚取食進之,辭訣而出,守衛者皆不能仰視。隋文帝聞摩訶抗答賀若弼,曰:「壯士也,此亦人之所難。」入隋,授開府儀同三司。尋從漢王諒詣并州,同諒作逆,伏誅,年七十三。

摩訶訥於言,恂恂長者。至於臨戎對寇,志氣奮發,所向無前。年未弱冠,隨侯安都在京口,性好獵,無日不畋遊。及安都征伐,摩訶功居多。

子世廉,有父風。性至孝,及摩訶凶終,服闕後,追慕彌切。其父時賓故,脫有所言及,世廉對之,哀慟不自勝,言者為之歔欷。終身不執刀斧,時人嘉焉。

摩訶有騎士陳智深者,勇力過人,以平叔陵功,為巴陵內史。摩訶之戮也,其子先已籍沒,智深收摩訶屍,手自殯斂,哀感行路,君子義之。

潁川陳禹,亦隨摩訶征討。聰敏有識量,涉獵經史,解風角兵書,頗能屬文,便騎射,官至王府諮議。

任忠字奉誠,小名蠻奴,汝陰人也。少孤微,不為鄉黨所齒。及長,譎詭多計略,膂力過人,尤善騎射,州裏少年皆附之。梁鄱陽王蕭範為合州刺史,聞其名,引置左右。

侯景之亂,忠率鄉黨數百人,隨晉熙太守梅伯龍討景將王貴顯于壽春,每戰卻敵。會土人胡通聚眾寇抄,範命忠與主帥梅思立並軍討平之。仍隨範世子嗣率眾入援,會京城陷,旋戍晉熙。侯景平,授蕩寇將軍。

王琳立蕭莊,署忠為巴陵太守。琳敗,還朝,授明毅將軍、安湘太守,仍隨侯瑱進討巴、湘。累遷豫甯太守,衡陽內史。華皎之舉兵也,忠預其謀。及皎平,宣帝以忠先有密啟於朝廷,釋而不問。

太建初,隨章昭達討歐陽紇于廣州,以功授直合將軍。遷武毅將軍、廬陵內史。秩滿,入為右軍將軍。

五年,眾軍北伐,忠將兵出西道,擊走齊曆陽王高景安於大峴,逐北至東關,仍克其東西二城。進軍蘄、譙,並拔之。徑襲合肥,入其郛。進克霍州。以功授員外散騎常侍,封安復縣侯。呂梁之喪師也,忠全軍而還。尋授忠都督壽陽、新蔡、霍州緣淮眾軍,霍州刺史。入為左衛將軍。遷平南將軍、南豫州刺史,加都督。率步騎趣曆陽。周遣王延貴率眾為援,忠大破之,生禽延貴。

後主嗣位,進號鎮南將軍,給鼓吹一部。入為領軍將軍,加侍中,改封梁信郡公。出為吳興內史。

及隋兵濟江、忠自吳興入赴,屯軍朱雀門。後主召蕭摩訶以下於內殿定議,忠曰:「兵法客貴速戰,主貴持重。今國家足食足兵,宜固守台城,緣淮立柵。北軍雖來,勿與交戰,分兵斷江路,無令彼信得通。給臣精兵一萬,金翅三百艘,下江徑掩六合。彼大軍必言其度江將士已被獲,自然挫氣。淮南土人,與臣舊相知悉,今聞臣往,必皆景從。臣復揚聲欲往徐州,斷彼歸路,則諸軍不擊而自去。待春水長,上江周羅睺等眾軍,必沿流赴援,此良計矣。」後主不能從。明日欻然曰:「腹煩殺人,喚蕭郎作一打。」忠叩頭苦請勿戰,後主從孔範言,乃戰,於是據白土岡陣。及軍敗,忠馳入台,見後主,言敗狀,曰:「官好住,無所用力。」後主與之金兩縢曰:「為我南岸收募人,猶可一戰。」忠曰:「陛下唯當具舟烜,就上流眾軍,臣以死奉衛。」後主信之,敕忠出部分。忠辭云:「臣處分訖,即奉迎。」後主令宮人裝束以待忠,久望不至。時隋將韓擒自新林進軍,忠率數騎往石子岡降之。仍引擒軍共入南掖門。台城平,入長安,隋授開府儀同三司。卒,年七十七。

隋文帝后以散騎常侍袁元友能直言于後主,嘉之,擢拜主爵侍郎,謂群臣曰:「平陳之初,我悔不殺任蠻奴。受人榮祿,兼當重寄,不能橫屍,雲'無所用力',與弘演納肝,何其遠也。」子幼武,位儀同三司。

樊毅字智烈,南陽湖陽人也。祖方興,梁散騎常侍、司州刺史、魚復縣侯。父文熾,梁散騎常侍、東益州刺史、新蔡縣侯。

毅家本將門,少習武,善騎射。侯景之亂,率部曲隨叔父文皎援台城。文皎于青溪戰歿,毅赴江陵,仍隸王僧辯討河東王蕭譽,以功除右中郎將。代兄俊為梁興太守,領三州遊軍,隨宜豐侯蕭循討陸納於湘州。軍次巴陵,營頓未立,納潛軍夜至薄營,大噪,軍中將士皆驚擾,毅獨與左右數十人當營門力戰,斬十餘級,擊鼓申令,眾乃定焉。以功封夷道縣伯。尋除天門太守,進爵為侯。及西魏圍江陵,毅率郡兵赴援。會魏克江陵,為後梁所俘,久之遁歸。

陳武帝受禪,毅與弟猛舉兵應王琳,琳敗奔齊,太尉侯瑱遣使招毅,毅率子弟部曲還朝。太建初,為豐州刺史,封高昌縣侯。入為左衛將軍。

五年,眾軍北伐,毅攻廣陵楚子城,拔之,擊走齊軍。及呂梁喪師,詔以毅為大都督,率眾度淮,對清口築城,與周人相抗。霖雨城壞,毅全軍自拔。尋遷中領軍。十一年,周將梁士彥圍壽陽,詔以毅為都督北討諸軍事。十三年,為荊州刺史。

後主即位,改封逍遙郡公。入為侍中、護軍將軍。及隋軍濟江,毅謂僕射袁憲曰:「京口、採石,俱是要所,各須銳卒數千,金翅二百,都下江中,上下防捍。如其不然,大事去矣。」諸將咸從其議。會施文慶等寢隋兵消息,毅計不行。台城平,隨例入關,卒。

毅弟猛字智武,幼俶儻,有幹略。及長,便弓馬,膽氣過人。青溪之戰,猛自旦訖暮,與侯景軍短兵接戰,殺傷甚眾。台城陷,隨兄毅西上。梁南安侯方矩為湘州刺史,以猛為司馬。會武陵王紀舉兵自漢江東下,方矩遣猛隨都督陸法和進軍拒之。猛手禽紀父子三人,斬於鰨中,盡收其船艦器械。以功封安山縣伯。進軍撫定梁、益。還遷司州刺史,進爵為侯。

陳永定元年,周文育等敗於沌口,為王琳所獲。琳乘勝將事南中諸郡,遣猛與李孝欽等將兵攻豫章,進逼周迪。軍敗,為迪所執。尋遁歸王琳,琳敗,還朝。天嘉二年,授永陽太守。太建中,以軍功封富川縣侯。曆散騎常侍,荊州刺史。入為左衛將軍。

後主即位,為南豫州刺史。隋將韓擒之濟江,猛在都下,第六子巡攝行州事,擒進軍攻陷之,巡及家口並見執。時猛與左衛將軍蔣元遜領青龍八十艘為水軍,于白下游弈,以禦隋六合兵。後主知猛妻子在隋,懼有異志,欲使任忠代之,令蕭摩訶徐喻毅,毅不悅。摩訶以聞,後主重傷其意,乃止。禎明三年,入隋。

論曰:梁氏雲季,運屬雲雷,陳武帝杖旗掃難,經綸伊始,胡穎、徐度、杜棱、周鐵武、程靈洗等,或感會風雲,畢力驅馳之日,或擢自降附,乃贊興王之始,咸得配享清廟,豈徒然哉。沈恪行己之方,不踐非義之跡,子隆持身之節,無失事人之道,仁矣乎!錢道戢、駱文牙、孫瑒、徐世譜、周敷、荀朗、周炅、魯悉達、廣達、蕭摩訶、任忠、樊毅等,所以獲用當年,其道雖異,至於功名自立,亦各因時。當金陵覆沒,抑惟天數,然任忠與亡之義,無乃致虧,與夫蕭、魯所行,固不同日。持此百心,而事二主,欲求取信,不亦難乎?首領獲全,亦為幸也。

 卷六十六 ↑返回頂部 卷六十八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