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祈請使行程記

祈請使行程記
作者:嚴光大 南宋
1276年
本作品收錄於《錢塘遺事/09

日記官嚴光大錄

德祐丙子二月初九日,宣奉大夫、左相吳堅,自天慶觀方丈出北關門,送通議大夫、右丞相、兼樞密使賈餘慶、銀青光祿大夫、樞密使謝堂、端明殿大學士、中奉大夫、充祈請使劉岊、承議郎、守監察御史、充奉表納土官楊應奎、朝奉郎、充奉表納土官趙岩秀。當登舟,時南北朝阿里議事傳巴延丞相命,留吳相登舟。泊於北新橋岸下,終夜流涕。北軍差軍前唆都相公勉諭之。此日會文天祥於軍前,忠義激烈,分辨夷夏。遂激北朝丞相之怒,遂點差堅戰頭目守之。

初十日,樞使謝堂納賂免行,遂回。是夕泊謝村。

十一日,吳堅、賈餘慶、家鉉翁、劉岊各乞封贈三代妻屬,眾官乞封贈三代,奏從之。午後,文天祥自北寨登舟,同特穆爾萬戶至,諸使眾官會於唐西寺,就宿舟中。

十二日,早行舟,夜泊人場國濟橋。

十三日,夜泊上墩。兵火之餘,橫屍滿野。

十四日,舟次平江府,北官宣撫使就閶門接。官亭令妓置酒待,吳、文二相不赴。晚催登舟,馬軍三百餘人沿塘護送至無錫縣。

十五日,舟次無錫。是日特穆爾萬戶生日,四府俱送壽儀,就三登倉橋上,特穆爾舞勸酒。是夜泊常州十里鎮。

十六日,早舟次常州,燬餘之屋塞路,殺死之尸滿河,臭不可聞,惟此最多。次過奔牛鎮,夜泊呂城,白骨堆積如山。

十七日,早過呂城堰,換舟到丹陽縣,泊七里廟。

十八日,行過新豐寺,遇一舟,有北朝國師,劉參政舉酒勸之。次至鎮江府韓蘄王廟前,有招討石祖忠、招討張郎中攜妓樂,師豹勸酒,迎入府治,同特穆爾留客於府治後堂。泊舟丹陽館後。

十九日,府第率眾官渡揚子江,入瓜洲,見阿朮平章,留宴於禿魯萬戶張郎中房子。

二十日,阿朮元帥統諸臣從官,同太皇太后續差到閤贊吳忠翊、督戰孫通直齎手詔,帶北朝馬數千往揚州。至揚子橋,炮聲連響。繼至城下,一砲震天,城上旗幟雲擁,軍船放划,弓弩密如雨。再一砲響,陰雲四合,冷雨大作,驟如傾盆,勢不可進。阿朮平章請回揚子橋,茶飯罷,入瓜洲。

二十一日,雨雪大作,疾風驟發,江濤洶湧,不敢發舟,再泊瓜洲。

二十二日,雪霽,諸使回鎮江府。

二十三日,吳閤贊、孫通直、阿術平章欲命諸使親劄,勸揚州制置李庭芝納降,眾從之,獨文丞相不署名。繼而平章先索稿,及諸使劄成,無計可達。其地分各有軍馬把截,時有遊騎出巡,夜宿舟中。

二十四日,宴於鎮江府治,夜宿舟中。二十五日,夜宿舟中。二十六日,巴延夫人自臨安回。夜宿舟中。二十七日,夜宿舟中。

二十八日,焦僉省諸使宿鎮江州治。二十九日渡江,夜泊舟中。至夜,文丞相脫去。

三月初一日早,方知文丞相已脫去。閉城三日,搜覓,不見。收從人幹僕,並管伴使千戶及總管等人囚之,夜宿舟中。初二日,宿於揚子橋圃內。乘鋪馬。

初三日,宿灣頭。午前經行,有揚州都統姜才出戰,士氣百倍,其鋒不可當,乃退。

初四日,過邵伯鎮,徑行一堡子,闊六十里,北軍屯戌。又有水寨,屯軍甚多,內有小堡子六十餘所。波羅相公阿里右丞在內宰馬置酒,延待諸使。忽報揚州北門軍馬擁出,姜才分陣殺奪,交傷不少,相持半日。及暮,波羅相公以軍馬相距而退至中路,遇廬州一卒,云淮西廬州夏貴已於三月初三日投拜,見齎降書至。阿術平章處有軍馬數十護送,蓋揚州未降故也。晚宿荒屋內,路上屍骨如山。

初五日,過天長縣,宿荒草上,坐以待旦,有屍滿野。

初六日,渡天長河,無舟。滿河皆腐屍,夜宿草地。

初七日,過寶應軍。

初八日,過招信軍,至淮安界。忽望見旌旗雲擁,炮響震天,有數隊人馬出戰,矢下如雨,乃呂文德兵馬。親臨軍陣,殺傷不少,特穆爾萬戶集兵拒守,及日晚方退。夜遂移屯,宿於荒草。

初九日,過江羅城,渡清河口。守渡眾官迎入軍治,設宴。出城宿舟中。

初十日,舟離清河口,過小清河口七里莊,轉河至桃源,晚宿舟中。

十一日,宿舟中。

十二日,至宿遷縣,僅有二三十家,舟泊野岸。

十三日,舟行,晚宿邳州城外。邳州守離城遠接,置酒作樂,會眾官於草廬下。夜舟泊圮橋之下,即子房椎擊始皇博浪沙,中副車,遂逃於此。子房進黃石公履,即此橋也。自此人皆戴笠,衣冠別矣。

十四日,換舟,諸官入邳城去看風俗。城壁圮頹,民居荒蕪。自此經過州縣,祇如此。晚宿野岸。

十五日,早發湒陰,屬徐州界,道左有元祐間石麒麟院所立鎮碑。是晚徐州守臣攜酒至,款諸使。夜宿舟中。其日乃清明,諸使多感傷。

十六日,抵徐州,換舟,宿野岸。

十七日,舟行,午過留城,少泊。父老云「此是漢高祖封子房為留侯,即此城是也」,有廟碑記在焉。晚過九里。

十八日,次沛縣,乃魯地也。高祖起於豐沛,去豐二十里。沛民聞宋朝宰相等官至,家家門首焚香迎拜。申牌後過雞鳴臺,晚次舟河口魚棠縣。昔《春秋·隱公五年》「觀魚於棠」,即此地也。

十九日,舟行,午至穀亭馬頭,申時過魯橋。有四洞水流甚急,橋畔有四天王之祠。晚宿魯橋。

二十日,易行李上車,屬官皆乘鋪馬。酉牌抵新州,夜宿縣治,即濟州也。

二十一日,車行,酉過汾陽,即郭令公所封之地。夜宿於縣治。

二十二日,車行,午至東平府,夜宿嚴相公家。

二十三日,東平守置酒,高會於宣聖廟。聖像雄偉,殿宇宏麗,去宣聖墓二百里。一人云「墓有巨木,皆三丈圍。」夜宿嚴相公府。此處風俗甚好,商旅輻輳,絹帛價極賤。一路經過,惟此為最。

二十四日,車行,申抵茌平縣,宿縣治。

二十六日,車行,過合城鎮,午過臨城鎮勝果寺。有周柴世宗廟,遺像存焉。自東平府去,村聚頗繁,麥畦桑畝,一望不斷。晚至高唐平原縣,係趙地,戰國封平原君處。夜宿縣治。

二十八日,車行至陵州。陵州郡守迎諸使,宴畢,宿州治。

二十九日,易車行陸州西關,就渭河登舟。午後過林鎮,屬河間府,有梁山伯祝英臺墓。夜宿於岸。

三十日早行,舟已抵灌縣界東光縣。焦僉省置酒,宴於縣治,夜泊野岸。

閏三月初一日,舟至長蘆鎮。土人云:「小燕京」,蓋人煙輻輳。此地產鹽,有鹽運司,鎮南有浮橋。妓樂、雜劇,宴待諸使。未牌舟抵興濟縣,酉抵青州,夜宿舟中。

初二日,舟行,過清河鎮,去海不遠,夜泊鎮內。

初三日,舟過清河鎮永濟河。時海風大作,吹沙走石。是夜宿舟中。

初四日早抵楊村,歇於館驛。焦僉省差楊村巡檢下鄉民戶辦車三十輛。夜宿驛內。

初五日,諸使宴焦僉省於驛中。

初六日,車行,午過武清縣,東有蒙古皇帝《選命賢才牧民德政碑》,進士趙崇選撰。夜宿州治。

初七日,車行,過王臺鎮,四望桑麥青青。午過分頭,土人云:「此地甚冷,五月方可養蠶,麥苗長不滿三寸,六月方食麥。」次抵德仁府,此地屬漷陰縣。

初八日拂明,諸使率官屬詣德仁府永壽寺,啟建太皇壽祟聖節道場。退,宰執來議,勘會國信所禮物。已近燕京,護送官吏、督抬兵級並祗侯人,各與給犒,須議指揮。

護送禮物官徐用禮,特與轉行武功大夫,帶禦器械,知高州。
日記官嚴光大,特與轉武翼郎,升閤讚,添差福建路馬步軍副總管,福州駐劄。
大通事高舉,特與轉武經郎,帶行環衛官,添差西路副總管,臨安府駐劄。
尚書省都事吳慶用,特轉朝奉郎,添差通判潮州,賜緋。
尚寶省錄事朱仁舉,特轉奉議郎,差通判惠州事,賜緋。
中書省錄事沈庚會,特轉奉議郎,差通判處州事,賜緋。
尚書省令史陳允謙,特轉宣教郎。樞密院丞旨胡繡,特轉武功郎,添差浙東路兵馬鈐轄。
國信所掌儀詹囦,轉武功郎,浙東路分,紹興府駐劄。
專庫龔友諒、陸鎮,各轉承信郎。
直省所劉某、鍾應辰、沈文亨、鍾大有,各轉承信郎。
陳總、姚安國、石寶、林恢,各補進義校尉。
凡扛抬禮物節級等,各有犒賞。

初九日甲辰,過大興縣,至滂村宿。是日賈相病。

初十日,馬入燕京陽春門,諸色妓樂等祗候,迎入會同館。焦參政勸酒館內,歇來遠堂。賈右相、家參政歇於穆賓堂右。吳、劉二相歇於穆賓堂左,屬官分歇後堂。從者分歇前兩廊。此館係大金四大王府,今改為驛,兩廊有八十餘間。酒食米菜之類,專委斷事官分撥輪到,各責同知排辦齊整。廚子、工夫等人分房祗直,每日委監察御史等官覺問,逐一宣問茶飯好歹。賈相病甚,仍宿館內。

十一日,樞密院差軍卒數十人守館內,賈相病重。

十二日,夏貴至,歇來遠堂之右,隨行帶領將佐三百餘人。都人聚觀,哂之。

十三日,樞密院差太醫診賈相脈,投石膏散。疾愈篤。

十四日,賈相薨,眾官大慟。

十五日巳時,賈相自會同館後門出殯,諸官出麗正門。燕京大興總管府排辦神道,彩亭十餘座,鼓鈸幡蓋之類,送至洞神觀側殯焉。

十七日,諸使祭賈相於洞神觀。

十八日,特穆爾萬戶宴諸使。

十九日,諸使同屬官至樞密。值雨,入麗正門內。右首參張平章、陳參政會少保夏貴,端明呂師寶、都統洪模並宰執屬官、少保官屬同宴。張平章問吳相郊祀典禮,儀仗制度等事,陳參政以丞相所言,詳細答之,席終而回。

二十日,諸使點視禮物。

二十一日,巴延丞相回,諸使出接,有大旗書「天下太平」四字。

二十三日,巴延上開平府。

二十四日,諸使出陽春門,迓太后、嗣君於五里外。起居隆國夫人、王昭儀、新安宮正、新定安康、安定夫人天眷,福王、沂王、謝樞密從駕,車大小九十三輛,大小宮使六十餘人。張知府濡繼至,有緋綠妓樂、神鬼清樂,戴珠翠衣,銷金乘馬而坐。旌隊槍刀、金鼓等迎接。入燕京,隨駕下車,入中堂內,垂簾而坐。諸使屬官立班兩拜,後班稍側,又兩拜退。

二十五日,諸使訪謝樞密、沂王。

二十六日,吳丞相、劉參政宴謝樞密等官。

二十七日,禮物官屬食於宴樂園。

四月初一日,諸使率屬官詣會同館,起居兩宮。

初二日,焦僉省來訪諸使。

初三日,諸使會議祈請事宜。

初四日,諸使宴焦僉省。

初五日,諸使訪樞密院陳參政。

初六日,諸使同訪趙同僉。

初七日,僉省來訪諸使。

初八日,諸使率屬官詣長壽宮,恭賀祟壽聖節。本觀現有一真人掌觀,宮內道眾八百人。

初九日,謝樞密、沂王宴諸使。

初十日,中書訪諸使,議赴上都日子。

十二日,諸使及官屬乘鋪馬出通玄門,晚抵昌平站。自此以往,步步皆沙漠之地。省院諸色人點差一甲隨行,餘留燕京。

十三日,車馬行,晚宿榆林站。是日過隘口。

十四日,車行,晚宿懷來站。

十五日,晚宿洪站。是日太后、嗣君、福王、沂王、謝樞密離燕京,亦赴上都。

十六日,離洪站十里到雲州,無城一哄人家。過州二十里地名龜門山,峭壁對峙,有神靈。甚晚宿雕巢站。

十七日,車馬行,晚宿獨石站。自昌平站至獨石站,亡牆草廬,皆是漢兒官人管待,名「漢兒站」。

十八日,宿牛群站。此去皆草地,此乃韃靼家官人管待,名「韃靼站」。並無房子,祇是氈帳。韃靼人多吃馬牛乳、羊酪,少吃飯,饑則食肉。路中每十里一急遞鋪,九州自此通路去。

十九日晚,宿明安站。有床帳,無人家。

二十日,宿京亭站,亦無人家,無水可吃。取水於十里外,祇燒馬糞。

二十一日,宿李三站,無人家。

二十二日,車馬行四十里,至上都開平府,入昭德門,宿城內第三銜官房子。自燕京至上都八百里,一步高一步,井深數十丈,水極冷,六月結冰,五月、六月汲起冰,六月雹如彈丸大。一年四季常有雨雪,人家不敢開門,牛羊凍死,人面耳鼻皆凍裂。秋冬雪積,可至次年四月方消。屋宇矮小,多以地窟為屋。每掘地深丈餘,上以木條鋪為面,次以茨蓋上。仍種麥菜,留竅出火。有地屋掘地三四尺,四圍土牆。此地極冷,每年六月皇帝過此避暑,冰塊厚者數尺。夜瞻星象,頗大。蓋地勢高故也。

二十三日至二十七,不許私行,不錄。

二十八日,太后、嗣君、官人、宮使至昭德門裏官舍安歇。福王子傳制在隆國處安歇,謝樞密在房子下,夫人留伴燕京會同館。沂王以疾不入城。

二十九日,沂王疾亟。

三十日,樞密院以月旦日請太后、嗣君、福王同宰執屬官、宮人、中使並出西門外草地,望北拜太廟。

五月初一日早,出西門五里外,太后、嗣君、福王、隆國夫人、中使作一班在前,吳堅、謝堂、家鉉翁、劉岊並屬官作一班在後,北邊設一紫錦罘罳,即家廟也。廟前兩拜,太后及內人各胡跪,福王、宰執如南禮。又一人對罘罳前致語,拜兩拜而退。

初二日,太后、嗣君、福王、隆國夫人、中使等,天曉盡出南門十餘里,宰執同屬官亦列鋪,設金銀玉帛一百餘棹在草地上,行宮殿下作初見進貢禮儀。行宮,殿宇宏麗,金碧熀耀。諸妃、諸王但升殿,卷簾列坐。

皇帝皇后共坐霤中,諸王列坐兩序,太后、嗣君、福王、宰執以次展敬,腰金服紫。屬官緋綠。各依次序立班,行朝甚肅。皇帝云:「不要改變服色,祇依宋朝甚好。」班退升殿,再兩拜,就留御宴。

皇帝問吳丞相云:「汝老矣,如何為丞相領事?」答云:「自陳丞相以下遁去,朝廷無人任職,無人肯做,故臣為相未久。念臣衰老,乞歸田里。」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