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宮生傳

南宮生傳
作者:高啟 明朝
本作品收錄於《鳧藻集/卷04》和《國朝獻徵錄/卷之一百十五

南宮生,吳人,偉軀幹,博涉書傳。少任俠,喜擊劍走馬。尤善彈,指飛鳥下之。家素厚藏,生用周養賓客,及與少年飲博遨戲,盡喪其貲。逮壯,見天下亂,思自樹功業。乃謝酒徒,去學兵,得風後握奇陣法。將北走中原,從豪傑計事。會道梗,周流無所合,遂溯大江,遊金陵,入金華、會稽諸山,蒐覽瑰怪,渡浙江,泛具區而歸。家居以氣節聞,衣冠慕之,爭往迎候,門止車日數十兩。生亦善交,無貴賤皆傾身與相接。

有二軍將,恃武橫甚,數毆辱士類,號虎冠。其一嘗召生飲,或曰:「彼酗,不可近也。」生笑曰:「使酒人惡能勇?吾將柔之矣。」即命駕往,坐上座,為語古賢將事。其人竦聽,居樽下拜,起為壽,至罷會,無失儀。其一嘗遇生客次,顧生不下己,目懾生而起。他日見生獨騎出,從健兒,帶刀策馬,踵生後,若將肆暴者。生故緩轡當中道進,不少避。知生非懦儒,遂引去,不敢突冒訶避。明旦,介客詣生謝,請結歡。生能以氣服人類如此。

性抗直、多辯,好箴切友過。有忤己,則面數之,無留怨。與人論議,蘄必勝,然援事析理,眾終莫能折。時藩府數用師,生私策其雋蹶多中。有言生於府,欲致生幕下,不能得。將中生法,生以智免。家雖以貧,然喜事故在。或饋酒肉,立召客與飲啖相樂。四方遊士至吳者,生察其賢,必與周旋款曲,延譽上下。所知有喪疾不能葬療者,以告生,輒令削牘疏所乏,為請諸公間營具之,終飲其德不言。故人皆多生,謂似婁君卿、原巨先而賢過之。

久之,稍厭事,闔門寡將迎,辟一室,庋歷代法書、周彝、漢硯、唐雷氏琴,日遊其間以自娛。素工草隸,逼鍾、王。患求者眾,遂自棨,希復執筆。歆慕靜退,時賦詩見志,怡然處約,若將終身。生姓宋名克,家南宮里,故自號云。

讚曰:生之行,凡三變,每變而益善。尚俠末矣;欲奮於兵固壯,然非士所先;晚乃刮磨豪習,隱然自將履藏器之節,非有德,能之乎?與夫不自知返,違遠道德者異矣。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