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之二 南村輟耕錄 卷之三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四

南村輟耕録卷之三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至正二年壬午春三月十有四日

 上御咸寕殿中書右丞相脫脫等奏命史臣纂脩宋遼

 金三史 制曰可越二年甲申春三月進遼史本紀三

 十卷志三十一卷表八卷列傳四十六卷冬十一月進

 金史本紀一十九卷志三十九卷表四卷列傳七十三

 卷又明年乙酉冬十一月進宋史本紀四十七卷志一

 百六十二卷表三十二卷列傳世家二百五十五卷𥘉

 㑹稽楊維禎嘗進正統辨可謂一洗天下紛紜之論公

  萬世而爲心者也惜三史以成其言終不見用後之秉

  史筆而續通鑑綱目者必以是爲本矣維禎字廉夫號

  鐵崖人咸稱之曰鐵史先生泰定丁卯李黼榜相甲及

  第以文章名當世表曰至正三年五月日伏覩

  皇帝詔㫖起大梁張 京兆社本等爵某官職專脩宋

  遼金三史越明年史有成書而正統未有所歸臣維禎

  謹撰三史正統辨凡二千六百餘言謹表以上者右伏

  以歴代離合之殊固繫乎天數盛衰之変萬年正閏之

  統實出於人心是非之公盖統正而例可興猶綱舉而

  目可備前代異史今日兼脩是非之論既明正閏之統

 可定柰三史雖云有作而一統猶未有歸共惟

 世祖皇帝以湯武而立國

 皇帝陛下以尭舜而為君建極建中致中和而育物惟

 精惟一大一統以書元嘗恎遼金史之未成必列趙宋

 編而全備芸臺大啓草澤髙升宜開三百載之編年以

 垂千萬代之大典豈料諸儒之謙筆徒為三局之志書

 春秋之首例未聞編目之大節不舉臣維禎素讀春秋

 之王正月公羊謂大一統之書𠕅觀綱目之紹春秋文

 公有在正統之說故以始皇二十六年而継周統髙祖

 成功五年而接秦𣈆始於平呉而不始於泰和唐始

 於滅盜而不始於武徳稽之千古證之于今况當

 世祖命伯顔平江南之時式應宋祖命曹彬下江南之

 𡻕親𫝊 詔㫖有過唐不及漢之𠮷確定統宗有継宋

 不継遼之禪故臣維楨敢痛排浮議力建公言挈大宋

 之編年包遼金之紀載置之上所用成一代可鑒之書

 傳之将來永示萬世不刋之典冐干天𦗟深懼冰兢下

 情無任瞻天望闕激切屏營之至辯曰正統之說何自

 而起乎起於夏后傅國湯武章世皆出於天命人心之

 公也統出於天命人心之公則三代而下暦數之相仍

 者可以妄歸於人乎故正統之義立於聖人之經以扶

 萬世之綱常聖人之經春秋是也春秋萬代之史宗也

 首書王正於魯史之元年者大一統也五伯之權非不

 强於王也而春秋必黜之不使奸此統也呉楚之號非

 不𥨸於王也而春秋必外之不使僣此統也然則統之

 所在不得以割㩀之地强梁之力僣偽之名而論之也

 尚矣先正論統於漢之後者不以劉蜀之祚促與其地

 之偏而奪其統之正者春秋之義也彼志三國降昭烈

 以儕吴魏使漢嗣之正下與漢賊並稱此春秋之罪人

 矣復有作元經自謂法春秋者而又帝北魏黜江左其

 失與志三國等耳以致尊昭烈續江左两魏之名不正

 而言不順者大正於宋朱氏之綱目焉或問朱氏綱目

 主意曰在正統故綱目之挈統者在蜀𣈆而抑統者則

 秦昭襄唐武氏也至不得已以始皇之廿六年而始継

 周漢始於髙帝之五年而不始於降秦𣈆始於平吴而

 不始於㤗和唐始於群盜既夷之後而不始於降武徳

 之元又所以法春秋之大一統也然則今日之修宋遼

 金三史者宜莫嚴於正統與大一統之辯矣自我

 世祖皇帝立國史院嘗命承㫖百一王公修遼金二史

 矣宋亡又命詞臣通修三史矣延祐天暦之間屢勤

 詔㫖而三史卒無成書者豈不以三史正統之議未决

 乎夫其議未决者又豈不以宋渡於南之後拘于遼金

 之抗于北乎吾嘗究契丹之有國矣自灰 -- 灰 牛氏之部落

 始廣其𥘉枯骨化形戴豬服豕荒唐怪誕中國之所不

 道也八部之雄至於阿保機披其黨而自尊迨耶律光

 而其埶浸盛契丹之號立於梁貞明之𥘉大遼之號復

 改於漢天福之日自阿保機訖于天祚凢九主歴二百

 一十有五年夫遼固唐之𫟪夷也乗唐之衰草𥨸而起

 石𣈆氏通之且割幽燕以與之遂得窺釁中夏而石𣈆

 氏不得不亡矣而議者以遼乗𣈆統吾不知其何統也

 𠕂考金之有國矣始於完顔氏實又臣屬於契丹者也

 至阿骨打苟逃性命於道宗之世遂敢萌人臣之将而

 SKchar有其國僣稱國號於宋重和之元相傳九主凡歴一

 百一十有七年而議者又以金之平遼剋宋帝有中原

 而謂接遼宋之統吾又不知其何統也議者又謂完顔

 氏世為君長保其肅愼至太祖時南北為敵國素非君

 臣遼祖神冊之際宋祖未生遼祖比宋前興五十餘年

 而宋嘗遣使卑辭以告和結為兄弟晚年且遼為翁而

 宋為孫矣此又其說之曲而陋也漢之匈奴唐之突厥

 不興於漢唐之前乎而漢唐又與之通和矣吴魏之於

 蜀也亦一時角立而不相統攝者也而秉史筆者必以

  匈奴突厥為紀傳而以漢唐為正統必以吴魏為分繫

  而以蜀漢為正統何也天理人心之公閱萬世而不可

  泯者也議者之論五代又以朱梁氏為篡逆不當合為

  五代史其說似矣吾又不知朱晃之篡克用氏父子以

  為𬽦矣契丹氏背唐兄弟之約而稱臣於梁非逆黨乎

  春秋誅逆重誅其黨契丹氏之誅為何如㢤且石敬塘

  事唐不受其命而篡漢謂之承𣈆可乎縱承𣈆也謂之

  統可乎又謂東漢四主遠兼郭周宋至興國四年始受

  其降遂以周為閏以宋統不為受周禅之正也吁苟以

  五代之統論之則南唐李昪常立大唐宗廟而自稱

 憲宗五代子孫矣宋於開寳八年滅南唐則宋統継唐

 不優於継周継漢乎但五代皆閏也吾無取其統吁天

 之暦數自有歸代之正閏不可紊千載暦數之統不必

 以承先朝續亡主為正則宋興不必以膺周之禅接漢

 接唐之閏為統也宋不必膺周接漢接唐以為統則遂

 為毆陽子不定五代為南史為宋膺周禅之張本者皆

 非矣當唐明宗之祝天也自以夷虜不任社禝生𤫊之

 主願天早生聖人以主生靈自是天人交感而宋祖生

 矣天厭𥚽亂之極使之君主中國非欺孤弱寡之所𦤺

 也朱氏綱目於五代之年皆細注於歲之下其餘意固

 有待於宋矣有待於宋則直以宋接唐統之正矣而又

 何計其受周禅與否乎中遭陽九之阨而天猶不泯其

 社禝𤓰瓞之系在江之南子孫享國又凡百五十有五

 年金泰和之議以靖康為㳺魂餘魄比之昭烈在蜀則

 泰和之議固知宋有遺統在江之左矣而金欲承其絶

 為得統可乎好黨君子遂斥紹興為偽宋吁吾不忍道

 矣張邦昌迎康邸之書曰由康邱之舊藩嗣宋朝之大

 統漢家之戹十世而光武中興獻公之子九人而重耳

 尚在茲惟天意夫豈人謀是書也邦昌肯以靖康之後

 為㳺魂餘魄而代有其國乎邦昌不得革宋則金不得

 以承宋是則後宋之與前宋即東漢前漢之比耳又非

 劉蜀牛𣈆族属踈遠馬牛疑迷者之可以同日語也論

 正閏者猶以正統在属正朔相仍在江東矤嗣祚親切

 比諸光武重耳者乎而又可以偽斥之乎此宜不得以

 南渡為南史也明矣再考宋祖生于丁亥而建國于庚

 申我太祖之降年與建國之年亦同宋以甲戌渡江而

 平江南之年亦同是天數之有符者不偶然天意之有

 属者不苟然矣故我

 世祖平宋之時有過唐不及漢宋統當絶我統當續之

 喻是

 世祖以暦數之正統歸之於宋而以今日接宋統之正

 者自属也當時一二大臣又有奏言曰其國可滅其史

 不可滅也是又以編年之統在宋矣論而至此則中華

 之統正而大者不在遼金而在於天付生靈之主也昭

 昭矣然則論我元之大一統者當在平宋而不在平遼

 與今之日又可推矣夫何今之君子昧於春秋大一統

 之㫖而急於我元開國之年遂欲接遼以為統至於咈

 天數之符悖

 世祖君臣之喻逆萬世是非之公論而不恤也吁不以

 天數之正華統之大属之我元承乎有宋如宋之承唐

 唐之承隋承𣈆承漢也而妄分閏代之承欲以荒夷非

 統之統属之我元吾又不知今之君子待今日為何時

 待今

 聖人為何君也哉於乎春秋大統之義吾巳悉之請復

 以成周之大統明之於今日也文王在諸侯凡五十年

 至三分天下有其二遂誕膺天命以撫方夏然猶九年

 而大統未集必至武王十有三年代啇有天下啇命始

 革而大統始集焉盖革命之事間不容髮一日之命未

 絶則一日之統未集當日之命絶則當日之統集也宋

 命一日而未革則我元之大統亦一日而未集也成周

  不急文王五十年武王十三年而集天下之大統則我

  元又豈急於

  太祖開國五十年及

  世祖十有七年而集天下之大統哉抑又論之道統者

  治統之所在也尭以是傳之舜舜以是𫝊之禹湯禹湯

  𫝊之文武周公孔子孔子沒幾不得其𫝊百有餘年而

  孟子𫝊焉孟子𣳚又幾不得其𫝊千有餘年而濂洛周

  程諸子傳焉及乎中立楊氏而吾道南矣既而宋亦南

  渡矣楊氏之𫝊為豫章羅氏延平李氏及於新安朱子

  朱子𣳚而其傳及於我朝許文正公此歴代道統之源

 委也然則道統不在遼金而在宋在宋而後及於我朝

 君子可以觀治統之所在矣於乎世隔而後其議公事

 乆而後其論定故前代之史必脩於異代之君子以其

 議公而論定也𣈆史脩於唐唐史脩於宋則宋史之脩

 宜在今日而無譲矣而今日之君子又不以議公論定

 者自任而又諉曰付公論於後之儒者吾又不知後之

 儒者又何儒也此則予為今日君子之痛惜也今日堂

 堂 大國林林鉅儒議事為律吐辭為經而正統大筆

 不自竪立又闕之以遺將來不以貽千載綱目君子之

 咲為厚恥吾又不知負儒名於我元者何施眉目以誦

 孔子之遺經乎洪惟我

 聖天子當朝廷清明四方無虞之日與賢宰臣觀覧經

 史有志於聖人春秋之經制故断然定修三史以継

 祖宗未遂之意甚盛典也知其事大任重以在舘之諸

 賢為未足而又遣使草野以聘天下之良史才負其任

 以徃者有其人矣而問之以春秋之大法綱目之主意

 則槩乎其無以為言也於乎司馬遷易編年為紀傳破

 春秋之大法唐儒蕭茂挺能議之孰謂林林鉅儒之中

 而無一蕭茂挺其人乎此草野有識之士之所甚惜而

 不能倡其言於上也故私著其說為宋遼金正統辯以

 伺千載綱目之君子云(⿱艹石)其推子午卯酉及五運之王

 以分正閏之說者此日家小枝之論君子不取也吾無

 以為論

至元十三年丙子春正月十八日淮安王伯顔以中書右

 相統兵入杭宋謝全兩后以下皆赴北有王昭儀者題

 滿江紅詞于驛云大液夫容渾不似舊時顔色曽記得

 春風雨露玉樓金闕名播蘭簮妃后裏暈潮蓮臉君王

 側忽一朝鼙鼔掲天來緐華歇龍虎散風雲滅千古恨

 慿誰說對山河百二淚霑𬓛血驛館夜驚塵土夢官車

 暁碾関山月願嫦娥相顧肯從容隨圓缺儀名淸惠字

  沖華後為女道士五月二日抵上都朝見

  世皇十二日夜故宋宫人安定夫人陳氏安康夫人朱

  氏與二小SKchar沭浴整衣焚香自縊死朱夫人遺四言一

  篇於衣中云既不辱國幸免辱身世食宋祿羞為北臣

  妾輩之死守於一貞忠臣孝子期以自新丙子五月𠮷

  日泣血書明日奏聞上命断其首縣全后寓所夫此

  四人之貞烈視前日之託𨼆憂於辭章者相去盖萬萬

  矣是年丞相偏師徇台台之臨海民婦王氏者羙姿容

  𬒳掠至師中千夫長殺其舅姑與夫而欲私之婦誓死

  不可自念且𬒳汙因陽曰能俾我為舅姑與夫服朞月

 乃可事君千夫見其不難於死從所請仍使俘婦雜守

 之師還挈行至𡹴過上清風嶺婦仰天𥨸嘆曰吾知所

 以死矣即囓拇指出血冩口占詩於崖石上曰君王無

 道妾當災棄女抛男逐馬來夫靣不知何日見此身料

 得幾時回两行淸淚偷頻滴一片愁眉鎖未開延首故

 山看漸逺存亡两字實哀哉寫畢即投崖下以死死之

 日距今且将八九十年石上血僨起如始冩時不為風

 雨所剥蝕予昔過其下尚能讀所冩詩𡹴丞徐君𣗳

 石祠刻碑於死所浙東元師白野泰不華公字兼善元

 及弟状首越日為立廟像郷之人私表曰貞婦著作李

 五峯先生孝光為記郡上其事于 朝請封如民所表

 先是岳州破時韓氏為㳺卒所掠以獻諸主将韓知必

 不免乗間赴水死越三日有得其屍於練裙中題五言

 長句曰宋未有天下堅正臣禮秉開國百戰功毎陣惟

 雄整及侍周㓜主臣心常烱烱帝曰卿北伐山戎今有

 警死狗莫擊尾此行當繫頸即日辤陛行盡敵心欲逞

 陳橋忽兵變不得守箕潁禅譲法堯舜民物普安静有

 國三百年仁義道馳騁未改祖宗法天胡肆大眚細思

 天地理中有幸不幸天果喪中原大似裂冠祍君誠不

 獨活臣實無魏丙失人焉得人垂戒當耿耿江南無謝

 安塞北有王猛所以戎馬來飛渡巴𨹧境大江限南北

 今此一舴艋本期固封疆誰謂如畫餅烈火燎昆岡不

 辨金玉礦妾本良家子性僻守孤𥙴嫁與尚書兒䘖署

 紫蘭省直以才徳合不棄宿瘤癭𥘉結合歡帶SKchar比日

 月昞夗央㑹𩀱飛比目願常並豈期金石堅化作桑榆

 景旄頭執正然虽尤氣先屏不意風馬牛復及此燕郢

 一方遭劫虜六族死俄頃退鷁落迅風孤鸞吊空影簮

 堅折白玉缾沉断青綆一死空𡨋府憂心長炳炳妾堅

 志不移改邑不改井我本瑚璉器安肯作溺皿志節匪

 轉石氣噎如吞鯁不作爝火然願為死灰 -- 灰 冷貪生念麹

 蛾乞憐羞虎穽借此清江水𦵏我全首領皇天如有知

 定作血面請𩓑䰟化精衞填海使成嶺此詩士大夫多

 稱道之韓名希孟年十有八魏公五世孫㐮陽賈尚書

 之子瓊之婦死且三十餘年而其英爽不昧復能託夢

 趙魏公為書其詩則節婦之名因公之翰墨而愈不朽

 矣又岳州徐君寳妻某氏亦同時𬒳虜來杭居韓蘄王

 府自岳至杭相從數千里其主者數欲犯之而終以巧

 計脫盖某氏有令姿主者弗忍殺之也一日主者怒甚

 将即强焉因告曰俟妾𥙊謝先夫然後乃為君婦不遅

 也君奚用怒㦲主者喜諾即嚴收焚香再拜黙祝南向

 飲泣題滿庭芳詞一闋于璧上已投大池中以死詞曰

 漢上繁華江南人物尚遺宣政風流緑窓朱户十里爛

 銀鈎一旦刀兵齊舉旌旗擁百萬𧴀貅長驅入SKchar樓舞

 榭風捲落花愁清平三百載典章文物埽地俱休幸此

 身未北猶客南州破鑑徐𭅺何在空惆悵相見無由從

 今後断魂千里夜夜岳楊樓杭徐子祥與韓府居相隣

 嘗聞長老嗟悼之及見所書詞故能言其詳某氏余偶

 忘其姓噫使宋之公卿将相貞守一節(⿱艹石)此數婦者則

 豈有賣降覆國之禍㦲冝乎秦賈之徒為萬世之罪人

 也

岳府穆王墓在杭棲霞嶺下王之子祔焉自

 國𥘉以來墳漸傾圯江州岳氏諱士迪者於王為六世

 孫與宜興州岳氏通譜合力以起廢廟與寺復完羙乆

 之王之諸孫有為僧者居墳之西為其廢壊廟與寺靡

 有孑遺天台僧可觀以訴于官時何君頥貞為湖州推

 官柯君敬仲九思以書白其事田之𣳚於人者復歸然

廟與寺無寸椽片瓦㑹李君全𥘉為杭捴管府經歴慨

 然以興廢為巳任而鄭君明徳元祐為作䟽語曰西湖

 北山褒忠演福禅寺𥨸見故宋贈太師武穆岳鄂王忠

 孝絶人功名盖世方畧如霍驃姚不逢漢武徒結志於

 亡家意氣如祖豫州乃遇𣈆元空SKchar言於擊楫賜墓田

 棲霞嶺下建祀祠秋水觀西落日鼓鍾長為聲𡨚於草

 木空山香火猶将薦爽於渊泉豈期破蕩子孫盡壊乆

 長規制典祊田𮥠佛宇春秋無所烝嘗塞墓道毀神棲

 風雨遂頽廟貌休留夜啼拱木躑躅春開断垣淚落路

 人事関世教盖忠臣烈士每

 詔條有致𥙊之文豈狂子野僧SKchar 國典出募縁之䟽

 朢明有司告之臺省兾

 聖天子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之珪璋褒忠義在天之靈⿲氵身攵死生為臣之勸

 周武封比干墓事著遺經唐宗建白起祠恩覃異代䟽

 成郡人王華父一力興建於是寺與廟又復完羙且杭

 州路申明淛省轉咨中書以求褒贈適趙公子期在禮

 部倡議 奏聞降 命勑封並如宋止加保義二字自

 我元統一凾夏以來名人士多有詩吊之不下數十百

 篇其最膾炙人口者如葉靖逸先生紹翁云萬古知心

 只老天英雄堪恨亦堪憐如公少緩湏㬰死此虜安能

 八十年漠漠凝塵空偃月堂堂遺像在凌煙早知埋骨

 西湖路悔不鴟夷理鈎船趙魏公孟頫云岳王墳上草

 離離秋日荒凉石獸危南渡君臣䡖社禝中原父老望

 旌旗英雄巳死何嗟及天下中分遂不支莫向西湖SKchar

 此曲水光不勝悲髙則誠先生明云莫向中河嘆𥞫離

 英雄生死係安危内廷不下班師詔絶漠全𭣣大将旗

 父子一門甘伏節山河萬里竟分支孤臣尚有埋身地

 二帝㳺魂更可悲潘子素先生純云海門寒日𣽃無輝

 偃月堂深畫漏遲萬竈𧴀貅江上老兩宫環珮夢中歸

 内園羯鼓催花彂小殿珠㢘看雪飛不道帳前胡旋舞

 有人行酒著靑衣林清源先生泉生云誰收將骨𦵏西

 湖已卜他年必沼吴孤冢有人來下馬六𨹧無樹可棲

 烏廟堂短計漸釐婦宇宙惟公是丈夫徃事重觀如敗

 局一龕燈火属浮屠讀此數詩而不墮淚者幾希然賊

 檜欺君賣國雖擢髪不足以數其罪翻四海之波不足

 以湔其𢙣而武穆之精忠靄然與天地相終始死猶生

 也彼思𨹧者信任姦邪竟無父兄之念亦獨何心哉故

 余亦有詩云精忠祠宇西湖上再拜荒墳感昔逰断碣

 草𭰹蒙奰屭空山日落呌句周天移宋祚難恢復帝幸

 燕雲困虜囚逆檜隂圖傾大業昭𨹧無意問神州偷安

 甫遂邦家志飲痛甘忘父母讎信使北和憐屈膝䇿文

 南駐忍含羞兩宫五國瞻征幟丹詔班師下節樓萬里

 長城真自壊中興武績遂云休烏乎竟死姦邪手顛沛

 誰為社禝憂黯黯𡨚魂逰狴犴紛紛雨淚泣𧴀貅唯餘

 滿地萇弘血不見中流祖逖舟氛𡌦巳塵金匼匝冕旒

終换銕兠鏊姓名竹帛書千載父子英䧺土一丘老樹

尚知朝禹穴遺𥠖捴解說王猷復田起廢憐僧寺移檄

褒嘉頼省侯 聖世即今崇祀典佇看寵渥到松楸精

忠宋所賜廟額此詩在未曽加封前作故云時至正巳

 丑也

回回田地有年七八十𡻕老人自𩓑捨身濟衆者絶不飲

食惟澡身啖蜜經月便溺皆宻既死國人殮以石棺仍

滿用宻浸鐫志𡻕月于棺蓋瘞之俟百年啓封則蜜

 也凡人損折肢體食七許立愈雖彼中亦不多得俗曰

 蜜人畨言木乃伊









南村輟耕録卷之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