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六

卷之五 南村輟耕錄 卷之六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七

南村輟耕録卷之六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蘭亭一百一十七刻𧚌(“爿”換為“丬”)禠作十册乃宋理宗内府所藏每

 版有内府圖書鈴縫玉池上後歸賈平章至國朝有江

 南八十餘年之間凡又易数主矣徃在錢唐謝氏䖏見

 之後陸國瑞携至松江因得𠕅三披閱併録其目真傳

 世之寳也

 甲集一十二刻州郡

  修城本葉仲山定武闊行(⿱艹石)契行闊

  定武肥   定武瘦   定武板刻霍子明䟦

  定武缸石   定武㫁石   定武古刻

  西京㫁石   永興     古懿郡齋

  宣城

 乙集一十三刻

  舊梅花    三衢板刻   安吉古苔真草

  臨川麻石   臨賀     豫章二

  静江府    復州     鼎州後有武陵二字

  古潭     新梅花     宣城南陵

 丙集一十刻

  蘇州府治   福州府治   福州𬃷木

   道州     金𨹧三米米芾米尹仁米尹知

   永嘉     古霅断石   隆州

   郴州      蘭亭重言

  丁集一十刻

   紹興府治二  紹興倉司  紹興府學

   紹興古刻   餘姚縣治  曲水詩蘭亭

   曲水詩前  曲水詩後  婺州府治禇遂良摹

  戊集一十刻内府

   髙宗臨定武米友仁䟦    唐    貞觀

   太清開皇  祕省     内殿

  内司四    京司玉堂

 已集九刻雜集

  玉枕     花石     栁誠懸大字

  唐人硬黄臨  唐人双鈎   𣈆唐刻

  孫過庭草  京師鵞黄𬃷木黄𥿄印

  彭城小字

  庚集一十一刻故家

  蔡君謨臨  薛紹彭    秦少㳺小字

  安定家蔵  辛道宗     建康晁謙之

  紹興湯氏  南昌京氏   廬𨹧胡氏

  蜀劉涇    唐摹刻

 辛集一十四刻

  吴詵草書  吴璜    劉無言臨

  龍潭潘氏  方朔習寫  周平所藏

  臨江張氏  天台丁氏  新安汪氏

  江西故家   廬山甲秀堂 九江陶氏

  循王家蔵米芾䟦云壬午閏六月九日大江齊川亭艤宝晋齋艎對紫金浮玉羣山迎快風消

  暑重𧚌(“爿”換為“丬”)    番    陽洪氏

 壬集一十四刻

  金陵畢氏   廬山呉氏  紹興曽氏

   紹興石氏二  毗陵尤遂𥘉 李忠愍所刻

   新唐李氏  江隂丘氏二  東陽郭氏

   昌谷曺氏三

 癸集一十四刻

   趙虚齋    吕氏家藏  建鄴朱氏

   大梁曽朴   陸子與    韓松

   陸載之    胡氏将   玉林二

   趙菊坡    不題名二  錢唐李和

 姜白石先生禊帖偏傍考云  永字無畫𤼵筆䖏微

  折轉 和字口下横筆稍出  年字懸筆上湊頂

 在字左 反剔𡻕字有㸃在山之下戈畫之右

事字脚斜拂不挑 流字内字䖏就囬筆不是㸃

  殊字挑脚帶横 是字下疋凡三轉不断 趣字

 波畧反捲向上 欣字欠右一筆作章草𤼵筆之状不

 是SKchar 抱字已開口 死生亦大矣亦字是四㸃

感感字戈𫟪是直作一筆不是㸃 未嘗不不字下反

 挑脚䖏有一𮤑 右法如此其多畧㪯其大槩持此法

亦可以觀天下之蘭亭矣五字損本者湍沉帯右天五

 字有損也

顧徳玉字潤之檇李人自㓜従寕囯路儒學教授俞𮗚光

 先生學先生無子嘗與人曰昔吾寝疾于杭潤之侍湯

 藥情至切若父子醫為之感動弗忍受金今我行且老

 必託之以死既而訪醫中吴病且革趣舟歸潤之進次

 尹山卒時後至元𥘉元閏十二月戊子也明日乃至檇

 李潤之奉其屍歛于家衰經就位邦人士為潤之来吊

 者潤之拜之越明年塟于海塩迩頋氏之先塋𡻕時𥙊

 享惟謹或曰歛于家禮與曰吾聞師𡘜諸寝又云生扵

 我乎養死扵我乎殯非家歛之則将尸諸草莾生服其

 訓死而委諸草莾有仁心者弗為也曰師無服而為衰

 經固近扵掠羙者矣曰疑衰加麻之經帶禮也故曰二

 三子絰而出至塟除之心䘮戚容終三年夫民生於三

 師居其一於父也何異今吾則加一等以行之盖出於

 仁心天理之本然(⿱艹石)之何其惑也聞者嘆伏先生諱長

 孺越之新昌人吁聖逺言湮世道不古乆矣朝為師生

  而莫(⿱艹石)途人者比比皆是潤之乃獨能行人之所難行

 於不可行之時盖絶無而僅有者真仁矣哉天下後世

  之為人弟子而忘其師聞潤之之言寕不有動于中與

 徐文獻公為浙西㢘使時治所尚在平江有

  旨遷置于杭𡻕云莫矣擇日啓行一書吏者掌照刷支

  郡諸司案牘官吏合受稽違罪責巳皆取状至是引决

公謂曰正旦在迩此曺乃軄官俸吏禮宜陪位朢 闕

致賀受刑而従事無恥也否則爲不敬盍别議之吏以

白于幙官因進曰相公長厚之道固如此然将若之何

公曰奚難立案𠉀明年分司施行可也庭下𭭕聲如雷

此亦厚風化之一端故記之

公旣遷司至杭一日有本路緫𬋩與一萬户謁公𥝠第公

以賔禮延之上坐適書吏従外来見而趍避伺其退入

見曰緫𬋩萬户皆屬官耳得無體貌之過與公曰在公

府則有尊卑之辨(⿱艹石)𥝠宅湏明主客之分我軰能㢘介

則百司自然知懼何待恃威埶以驕凌之然後爲尊嚴

乎吏報甚

句曲山房熟水法削沉香釘數箇挿入林擒中置缾内沃

 以沸湯宻封缾口乆之乃飲其妙莫量

法帖譜系云熈陵以武定四方載櫜弓矢文治之餘留意

 翰墨乃出御府所蔵歴代真蹟命侍書王著摹勒刻版

 禁中釐為十卷各於卷尾題奉聖旨模勒入石此歴代

 法帖之祖

劉後村先生云閣帖為祖絳帖次之二十臨江又次之

潭又次之武岡又次之大𮗚尤妙武岡佳者可亂絳臨

江佳者可亂閣潭乃僧希白所模有江左風味希白工

扵摹字拙扵尋行数墨文理錯繆然則雖工其如難讀

 何其字比之淳化帖為勝東坡推潭帖勝閣帖韓侂胄

 家開群玉帖字好薛紹彭亦有家塾帖好

大梁劉衍卿丗昌云大徳巳亥婦翁張君錫檇余同𮗚淳

 化祖石帖卷尾各有題識第一卷𫟪髙平范仲淹曽𮗚

 年月日題第五卷東坡張文潜等題又有姜白石小

 楷三四十字第六卷洛陽伊川老夫不知為何人又大學

 愽士陳士元云此正祖石又有蘇舜欽題第七卷陳簡

 齋奉㫖觀於秋香亭下云魏𣈆法書非人間合有自我

 太宗皇帝刻石竉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下方見不滿十数臣與義頓首謹

 書第八卷蘇頌云此帖世不多見是日賞牡丹得觀扵

 相君西齋張舜民題亦在此卷第十卷太宗淳化四年

 六月廿二者賜畢士安賜字上寳後叚畢丞相黄字書

 子孫保享等語百餘字逐卷有髙宗内府印百餘顆後

 有賈氏長字印又有一小印合縫云是蔡太師印山和

 尚錦𧚌(“爿”換為“丬”)禠籖頭題云淳化祖石刻及見呉郡陸友仁

 云嘗𮗚楮伯秀所記江南李後主命徐鉉以所藏古今

 法帖入石名昇元帖此則在淳化之前當為法帖之祖

 劉陸之說殊不相合偶讀劉䟦暇日記亦載此事云馬

 傳慶說此帖本唐保大年摹上石題云保大七年倉曺

 参軍王文炳摹勒校對無差國朝下江南得此石淳化

 中太宗令将書舘所有増作十卷為版本而石本復以

 火㫁缺人家時収得一二卷然閣帖於各卷尾篆書題

 云淳化三年壬辰𡻕十一月六日奉聖㫖模勒上石此

 侍書王著筆也而陳簡齋亦云太宗刻石則衍卿所謂

 祖石刻豈即南唐時帖乎仰太宗増刻者但不知南唐

 亦作十卷否徐鉉馬傳慶二說又不同今世言淳化閣

 帖用銀錠𣟴𬃷木板刻而以澄心堂𥿄李廷珪墨印者

 則傳慶板本之說合故趙希鵠洞天清禄集亦云用𬃷

 木板摹刻故時有銀錠紋用李廷珪墨打手楷之不汚

 手余甞見閣本數十止三本真者其紙墨法度種種逈

 别妙在心悟固難以言語形容然又傳仁宗甞詔僧希

 白刻石于祕閣前有目録卷尾無篆書題字所謂祖石

  刻者豈即此與

 世言家之尊者曰家主翁亦曰家公唐代宗謂郭子儀曰

  鄙諺有云不癡不聾不作家翁

 世之鄙人之不肖者為奴材郭子儀曰子儀諸子皆奴材

  也

 湖南益陽州夜中同寢之人無故忽自相打每毎有之名

  曰沙魘土人熟此不以為異唯取冷水噴噀𠉀稍息飲

  之湯徐就醒然猶二三日如醉餘不知者殊用驚駭

 延祐乙卯冬平江常熟之支塘里民朱良吉日母錢氏年

  六十餘病将死良吉沭浴禱天以刀剖胸割取心SKchar

  臠煮粥以飲母母食粥而病愈良吉心痛就榻不可起

 隣里憐其且欲絶乃裒財命頥真觀道士馬碧潭者醮

 告神明祈隂祐之是日邑人俞浩齋聞而過其家視良

 吉胸間瘡裂㡬五寸氣騰出痛莫能言俞為納其心以

  桑白皮線縫合未及期月已無恙矣俞因述其事以為

 世勸呉郡宋翠岩先生有詩紀之其小序曰夫孝爲百

 行宗人以父母遺軆而生乳哺鞠育教誨敂劳其恩號

 罔極然而剖心封股恐其傷生而或死也父母存而子

 死故又有禁止之令焉觀今世降俗薄悖逆其父母者

 視良吉何如㢤如良吉者自當旌異爲世教勸而有司

 曽莫能省原其一念之純剖心之際動天地感鬼神固

 不待賞之於有司而天地神明固已隂録其孝矣太上

 感應篇所謂(⿱艹石)人者人敬之天佑之福録随之衆邪逺

 之神靈衞之今日謝世明日爲地下主進𥙷仙階(⿱艹石)

 吉者有焉故爲顕白其孝以爲人子之勸省也宗儀之

 先人有孝感一事人多傳道之㑹稽張君思㢘嘗書于

 楊鐡崖先生所譔墓銘之後矣今併録于此云元故白

 雲漫士陶明元氏諱煜弱冠時用道家法事所謂玄武

 神甚謹明元母病心痛痛則拍張跳躅齧牀簀衾褥號

 呌以紓苦楚𡻕瀕死者六七發醫莫能愈明元毎搯心

 嚼舌以代母痛一日危甚計無所出走禱玄武前曰刲

 股割肝非先王禮在法當禁某非不知也今事急矣敢

 犯死取一臠為湯劑神尓有靈疾庶㡬其瘳禱畢即引

 刀𣣔下忽有二童自外躍入叱曰毋自損我天醫也明

 元大駭伏地乞哀童子取案上筆書十数字于几面擲

 筆二童子咸仆地隨呼家人救之噀以水良乆蘇乃鄰

 氏兒也叩之無所知焉視其書藥方也隨讀隨𨼆明元

 𥝠喜曰此必玄武神也吾母其瘳矣即如方治之藥甫

 及口而痛已失終母身不再舉張子曰齊諧志恠聖人

 不道左氏尚誣君子非之明元之事遂昌鄭元祐状行

 㑹稽先生楊維禎誌墓皆不書非逸也畏譏而削之也

 彼以謂玄武神者西北方之氣也莾蒼無知非如俞跗

 岐扁能切脉察也投湯熨火抉腸剔胃以取人疾在理

 𠩄不通故不書雖然動天地感鬼神莫大乎孝焉知㝠

 㝠中英䰟烈氣不散者或如俞跗岐扁依慿精魄以遂

孝子之請也不然何穹然漠然之體而有所謂天醫乎

明元子宗儀與余友善其寓殯又在玉笥山下去余居

 不逺以是得其實尤詳故寕受左氏之譏不敢𣳚明元

之孝書曰與其殺不辜寕失不經先王之過盖如此㑹

 稽張憲譔

吾子行先生太末人大父為宋太學諸生因家錢唐先

 性曠放髙不仕之莭其所厭棄者或請謁従樓上遥謂

 曰吾出有間矣頋彈琴吹洞簫撫弄如意不輟求室委

 巷教小學常數十人與客對𥬇談喧樓上下群童一是

 肅安其所著述有尚書要畧聴玄集造玄集九歌譜十

 十二月樂譜辭重正卦氣楚史檮杌晋文春秋兼通聲

 音律吕之學工篆書𥘉先生年四十未娶所知宛丘趙

 君天錫 --(右上『日』字下一横長出,類似『旦』字的『日』與『一』相連)為買酒家孤女為妾年饑女嘗事人後夫知妻

 在先生所訟之因逮妾父母父母至客先生家又偽楮

 幣事𮗜因言舎主人先生固弗知因邏捽辱先生南出

 數百歩録事張君景亮識先生叱邏曰是不知情攝之

 何為即觧縦遣歸先生不勝慚明日持玄絛緇笠詣仇

 山村先生别值晨出因留詩一章詩西冷橋外断橋𫟪

 之句意将従靈均扵斯明日有得遺履扵橋上者後衛

 大𨼆以六壬筮之得亥子丑順流象曰是其骨朽淵𭰖

九十日矣西湖多寳院僧可𫞐従先生學聞先生之死

哭甚哀乃塟先生遺文扵後山與其師骨塔相對曰皆

吾師仍乞銘扵胡石塘先生庶幾先生有後世名銘曰

生弗瀆死弗辱貞哉白余習篆畫極愛先生翰墨得一

𥿄半幅如𫉬至珍以故扵書法頗有助偶與鄭遂昌

先生談先生之始末就識之竹房竹素貞白皆先生號

何公巨川者京師長春官道士也㑹

世皇将取宋迺上䟽抗言宋未有可伐之罪遂命副國

信使翰林學士郝文忠公使江南殁扵真州至正間詔

 追贈二品官有人作詩悼之云竒才不泄神仙事抗䟽曽干

 世祖知毎恨南邦本無罪空留北使欲何為忠魂乆掩

 孤城舘褒詔新鐫二品碑地上(⿱艹石)逢姦似道為言故國

 𮮐離離

婦人頭髮有時為膏澤所黏必沐乃觧者謂之䐈按攷工

 記弓人注云䐈亦黏也音職則髪䐈之䐈正當用此字

陕西某縣一老嫗者住村荘間日有道流乞食與之無吝

 色忽問曰汝家得無為妖異所苦乎嫗曰然曰我為汝

 除之即命取火焚囊中符篆頃之聞它所有震霆聲曰

 妖巳誅殛𦂯遁其一廿年後汝家當有難今以鐡簡授

 汝至時亟投諸火言訖而去自是乆之嫗之女長而且

 羙一日有曰大王者𮪍従甚都借𪧐嫗家遣在右謂曰

 聞甞得異人鐡簡可出示否盖嫗平日数爲它人借觀

 因造一偽物而以真者縣要間不置也遂用偽獻留不

 還謂曰可呼汝女行酒以疾辤大王怒便𣣔爲姦意嫗

 𥨸思道流之說計筭𡻕数又合乃觧所佩鐡簡投酒竈

 火内旣而電掣雷轟烟火滿室湏㬰平息撃死猕猴数

 十其一最鉅疑即向之SKchar者所賫隨器行用悉係金銀

 寳玉走告有司籍入官庫泰不華元帥爲西䑓御史日

 閱其案朱語曰鬼贜云余親聞泰公說甚詳且有鈔具

案文惜不隨即紀録今則忘邑里姓名𡻕月矣

今人以居士自號者甚多考之六經中惟禮記玉藻有曰

居士錦帶注謂道藝䖏士也呉曽能改齋漫録云居士

之號始於商周之時按韓非子書曰太公封於齊東海

 上有居士任矞華仕昆弟二人立議曰吾不臣天子不

友諸𠉀耕而食之掘而飲之吾無求於人無上之名無

 君之禄不仕而事力云云然則居士云者䖏士之𩔖是

凡男女締姻者兩家相謂曰親家此二字見唐蕭嵩傳今

 北方以親字為去聲按盧綸作王駙馬花燭詩云人主

 人臣是親家則是亦有所祖親家又曰親家翁五代史

 劉昫傳昫與馮道為姻家而同為相道罷李愚代之愚

 素惡道之為人凡事有稽失者愚必指以誚昫曰此公

 親家翁所為蘇氏開談録馮道與趙鳯同在中書鳯有

 女適道中子以飲食不中為道夫人譴罵趙令婢長號

 知院者来訴凡數百言道都不荅及去但云傳語親家

 翁今日好雪

 右此石是南唐寳石乆為吾齋研山今𬒳道祖易去中

 羙舊有詩云研山不易見移得小翆峯潤色裛書几𨼆

 約烟朦朧巉岩自有古獨立髙崧巃安知無雲霞造化

 與天通立璧照春野當有千丈松﨑嶇浮波瀾偃仰蟠

 蛟龍蕭䔥生風雨儼若山林中塵夢忽不到觸目萬慮

 空公家富竒石不許常人同研山出層碧峥嵘實天工

 淋漓上山泉滳𤁋助毫端揮成驚世文主意皆逢原江

 南秋色起凨逺洞庭寛往往入佳趣揮𧌈出妙言𩓑公

 珍此石羙與衆物肩何必嵩少𨼆可蔵為地仙余每誦

 此詩必懐此石近余亦有作云研山不復見哦詩従

息唯有玉蟾蜍向余頻唳滴此石一入渠手不得𠕂見

每同交友徃觀亦不出示紹彭公真忍人也余今筆想

成圖彷彿在目従此吾齋秀氣尤不復泯矣崇寕元年

 八月望米芾書余二十年前嘉興呉仲圭為畫啚錢唐

呉孟思書文後擕至吴興燬千兵偶因清睱黙懐徃事

漫記于此

翰墨志云衛夫人名鑠字茂漪晋汝隂太守李矩妻善鍾

法能正書入妙王逸少師之西溪藂語云夫人廷尉展

 之弟恒之従妹中書𭅺李充之母

南村輟耕録卷之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