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十九

卷之十八 南村輟耕錄 卷之十九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二十

南村輟耕録卷之十九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人禀天地五行之氣以生手三陽三隂足三陽三隂合為

 十二經以環絡一身徃来流通無少間断其脉應於兩

 手三部焉夫脉者血也脉不自動氣實使之故有九候

 之法内經云脉者血之府說文云血理分𠂢行軆者从

 𠂢从血亦作脉通釋云五蔵六府之氣血分流四體也

 釋名云脉幕也幕給一體字从肉从𠂢𠂢音普拜切水

 之邪流也脉自从𠂢取脉行之象無求子云脉之字从

 肉从𠂢又作爬盖脉以肉為陽衇以血為隂華佗云脉

 者血氣之先也氣血盛則脉盛氣血衰則脉衰血𤍠則

 脉数血寒則脉遲血微則脉弱氣血平則脉緩晋王叔

 和分爲七表八裏可謂詳且至矣然文理繁多學者卒

 難究白宋淳熈中南康崔子虚𨼆君嘉彦以難經於六

 難專言浮沉九難專言遅数故用爲宗以統七表八裏

 而搃萬病其說以爲浮者爲表爲陽外得之病也有力

 主風無力主氣浮而無力爲芤有力爲洪又沉爲實沉

 者爲裏爲隂内受之病也有力主積無力主氣沉而極

 小爲微至骨爲伏無力爲弱遲者爲隂主寒内受之病

 也有力主痛無力主冷遲而少駃爲緩短細爲濇無力

為濡数者為陽主𤍠外得之病也有力主𤍠無力主瘡

数而極弦為緊有力為弦流利為滑它若九道六極之

殊三焦五蔵之辨與夫持脉之道療病之方其間玄妙

 具在四脉玄文及西原脉訣等書世以為祕授始由𨼆

 君傳之劉復真先生先生傳之朱宗陽錬師鍊師傳之

張玄白髙士今徃徃有得其法者學者其求諸

俗稱四司六局者多不能舉其目古杭夢㳺録云官府貴

家置四司六局各有所掌故筵席排當凡事整齊都下

街市亦有之常時人户每遇禮席以錢倩之四司六局

皆可致四司者帳設司厨司茶酒司臺盤司也六局者

 果子局蜜煎局菜𬞞局油燭局香薬局排辦局也凡四

司六局人祗應慣熟便省賔主一半力

愽古圖宋徽廟朝所脩書故世知有愽古之名而不知更

有稽古等閣蔡京保和殿曲燕記云宣和元年九月十

 二日皇帝召臣京等燕保和殿臣鯈等東曲水朝於玉

華殿上歩西曲水循酴醿至架太寜閣登層峦林霄騫

鳯垂雲亭始至保和殿三楹楹七十架兩挾閣中楹置

榻東西二間列寳玩與古鼎彛器玉在挾閣曰妙有設

古今儒書史子楮墨右曰日宣道家金櫃玉笈之書與

神霄諸天𨼆文上歩前行稽古閣有宣王石鼔歴𮟏古

 尚古鑑古作古傳古愽古袐古諸閣蔵祖宗訓謨與夏

啇周尊彛鼎鬲爵斚卣敦盤盂漢晋隋唐書畫多不知

識上親指示為言其㮣

今人以善能營生者為經紀唐滕王元嬰與蔣王皆好聚

 歛太宗甞賜諸王帛敕曰滕蔣兄自能經紀不須賜

 物韓昌𥠖作栁子厚墓志云舅弟盧遵又将經紀其家

 則自唐已有此言

世斥貪利之人必曰汝便是龐居士矣盖相傳以為居士

 家資巨萬殊用勞神竊自念曰若以與人又𢙢人之我

 若不如置諸無何有之鄊因輦送大海中舉家脩道縂

 成證果又以為居士即㐮陽龐德公釋氏傳燈録龐居

 士傳云㐮州居士龐藴者衡州衡陽縣人也字道玄世

 本業儒志求真諦徳宗貞元初謁石頭遷禅師豁然有

 省後叅馬祖問不與萬法為佀者是甚麽人荅曰待汝

 一口吸盡西江水却向汝道遂於言下頓悟玄旨乃留

 駐叅承有偈曰有男不婚有女不嫁大家圑欒頭共說

 無生話元和六年北遊㐮漢隨䖏而居女𤫊照賣竹鹿

 籬以供朝夕将入滅謂曰視日早晚以報靈照⿺辶䖏曰日

 巳中矣而有蝕也居士出户𮗚視即登父座合掌坐亡

 居士曰我女機鋒捷矣更延七日州牧于公頔聞之來

問居士謂曰但願空諸所有慎勿實諸所無好住世間

皆如影響言訖枕公SKchar而化龐婆走田中謂其子龐大

 曰汝父死矣龐大曰嗄𠋣鉏脫去婆為焚燒畢自後莫

知其所按此傳知非龐徳公明矣但亦不言其富何耶

輦財之說特恐後人所傳㑹耳然今之積金蓄榖倍息

 計贏校斗斛合𠎤詐欺不得自休息又否則射歉飢彂

積授枚識出布籌㑹入窮日疲極而睡者能以居士之

事便作真想豈不為飬生之福哉

鄭遂昌言宋巨璫李太尉者國亡為道士號梅溪余童時

甞侍其游故内指㸃歴歴如在過葫蘆井揮涕曰是盖

宋之先朝位上釘金字大牌曰皇帝過此罰金百兩近

周申父言先表叔祖金二提舉住杭州暗問其室氏乃

宋内夫人余年十四五尚猶識之但兩鬂俱秃問知在

宫中任此職者例褁巾巾帶之未各綴一金錢每晨用

 以掠髮入巾故乆而致然也因曰吾為内夫人日每日

輪流六人侍帝左右以𥿄一畨從後端起筆書帝起居

 旋書旋卷至暮封付史館内夫人别居一宫宫門金字

大牌曰官家無故至此罰金一鎰以二者言之可見宋

朝家法之嚴

至至乙酉冬 朝廷遣官奉使宣撫諸道問民疾苦然而

 政蹟昭著者十不二三明年秋江右儒人黃如徵邀

 駕上書指数散散王士宏等罪状且及國家利害斧龯

 在前有所不避古之所謂豪傑之士如徵其人者與

 天子親覽其書喜見于色又虞如徵必為𫞐豪所中頋

 近臣館榖以俟越数日特授江西等䖏儒學提舉𠡠侍

 衛護送出都如徵感 上徳意受命而不領職天下共

 賢之散散王士宏等雖免譴責終以不顯死其書畧曰

 江西布衣書生黄如徴百拜上書

 皇帝陛下如徴忝生僻土遭遇明時用竭愚𠂻冐干

 天聽伏望采覽萬一焉夫 皇朝版圖之廣歴古所無

 法制之良萬世莫易而水旱灾変連年不息者實由官

 皆汙濫民悉怨咨之所致也欽惟陛下憂民之心日夕

 孜孜遂於去年冬分遣大臣奉使宣撫諸道正欲其察

 政事之SKchar否問生民之疾苦禮賢德振貧乏信𡨚抑起

 淹𣻉俾所至之䖏如 陛下親臨焉苟能宣布 聖澤

 各盡乃職則雍熈㤗和之治政在今日然江西福建一

 道地䖏蠻方去京師萬里外傳聞奉使之來皆若大旱

 之望雲霓赤子之仰慈母而散散王士宏等不體

 聖天子撫綏元元之意鷹楊虎噬雷厲風飛声色以淫

 吾中賄賂以緘吾口上下交征公私朘剥𧷢吏貪婪而

 不問良民塗炭而罔知閭閻失望田里寒心乃歌曰

 九重丹詔頒恩至萬兩黄金奉使回又歌曰奉使來時

 驚天動地奉使去時烏天黒地官吏都𭞹天喜地百姓

 却啼天哭地又歌曰官吏黒⿰氵𭝠皮燈籠奉使来時添一

 重如此怨謡未能枚舉皆萬姓不平之氣欝結于懐而

 彂諸声者然也此盖廟堂遴選非人使生民感 陛下

 憂恤之虚恩受奉使掊剥之實禍陛下於此而不察

 将何以取法於後世哉如徵無官守無言責所以不惮

 江河之險不畏斧龯之誅而詣 闕以陳其事者政𢙢

 散散王士宏等回覲之日各飾巧言妄稱官清民泰欺

詐百端昏蔽主聦 陛下不悟為姦邪所賣擢任省

臺恣行威福流毒四海則江西福建一道之痛苦與天

 下共之以此而望隂陽和風雨時年𡻕登𫟪隅静不亦

難乎倘 陛下不棄蒭蕘之言委官察其實蹟責以欺

 天罔民之罪𭠘諸遐荒雪江西福建一道之痛苦以為

百官𭄿則天下幸甚萬世幸甚如 陛下以為誹謗大

臣置而不問非惟今日禍起䔥墻抑且天下萬世之不

幸矣如徵鄙語俗言不知避諱觸犯清蹕罪在不赦

請伏鑕以俟命

吾郷錢叔琛氏贇乃武粛王之諸孫也其家在郡城東北

 隅亭臺沼沚聮絡映帯猶是先朝賜第與余相友善甞

 出示所藏鐡劵形宛如瓦髙尺餘闊一尺許劵詞黄金

 商嵌一角有斧痕盖至元丙子 天兵南下時其家人

 竊負以逃而死於難劵亦莫知所在越再丙子漁者偶

 網得之乃在黄岩州南地名澤庫深水内漁意寳物試

 斧擊之則鐡焉因棄諸幽一村學䆒與漁隣頗聞賜劵

 之說買以鐡價然二人皆不悟其字乃金也有報於叔

 環之兄者用十斛榖易得青氊復還誠為異事時余就

 録劵詞一通叔琛又出武肅當日謝表藁併録之昨晚

 檢閲經笥偶得於故𥿄中轉首已三十餘年矣人生能

 㡬何哉謾志于此詞云維乾寧四年𡻕次丁巳八月甲

 辰朔四日丁未皇帝若曰咨尓鎮海鎮東等軍節度浙

 江東西等道𮗚察䖏置營田招討等使兼兩浙塩鐡制

 置彂運等使開府儀同三司檢校太尉兼中書令使持

 節閏越等州諸軍事兼閏越等州刺史上柱國彭城郡

 王食邑五千户實對一百户錢鏐朕聞銘鄧隲之勲言

 垂漢典載孔悝之德事羙魯經則知褒徳䇿勲古今一

 致頃者董昌僣偽為皆鏡水狂謀𢙣貫㳿染齊人而尓

 披攘兇渠盪定江表忠以衞社稷惠以福生靈其機也

 氛祲清其化也疲羸㤗折甌越於塗炭之上師無私焉

 保餘杭於金湯之間政有經矣志奨王室績冠侯藩溢

 于旂常流在丹素雖鍾繇刋五熟之釡竇憲勒燕然之

 山未足顕功抑有異数是用錫其金版申以誓詞長河

 有似帯之期泰山有如拳之日唯我念功之㫖永将延

 祚子孫使卿長襲寵榮克保富貴卿恕九死子孫三死

 或犯常刑有司不得加責承我信誓徃惟欽哉宜付史

 館頒示天下表云恩主賜臣金書鐡劵一道臣恕九死

 子孫三死者出於睿眷形此綸言録臣以絲髮之勞賜

 臣以山河之誓鎘金作字指日成文震動神祗飛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

 膽伏念臣 從筮仕殆及秉麾毎自揣量是何叨忝所

 以行如履薄動若持盈惟憂福過禍生敢忘慎𥘉護末

 豈其此志上感宸聰憂臣以䖏極多危慮臣以防微不

 至遂開聖澤永保私門屈以常刑宥其必死雖君親嘱

 念皆云必恕必容而臣子為心豈敢傷慈傷愛謹當日

 慎一日戒子戒孫不敢因此而累恩不敢乗此而賈禍

 聖主萬𡻕愚臣一心按史唐僖宗乾符五年王仙芝餘

 黨曹師䧺㓂掠二浙杭州募兵使石鏡都将董昌等将

 以討之臨安人錢鏐以驍勇事昌為兵馬使中和元年

 昌為杭州刺史光啓二年昌謂鏐曰汝能取越州吾以

 杭授汝鏐攻剋之昌遂徒越以鏐知杭州事三年昌為

 浙東𮗚察使鏐為杭州刺史招宗景福元年為武勝軍

 防禦使二年為鎮海節度使乾寧二年昌僣號鏐遺書

 曰與其関門作天子與九族百姓俱䧟塗炭豈若開門

 作莭度使終身富貴邪昌不聽鏐以状聞削奪昌官爵

 委鏐討之三年昌伏誅鏐令兩浙吏民上表請兼領浙

 東朝廷不得已以為鎮海鎮東莭度使改威勝曰鎮東

 天復二年進爵越王天祐元年更封呉王梁太祖開平

 元年以為吳越王乾化二年加尚父末帝貞明二年

 為諸道兵馬元帥三年以為天下兵馬元帥龍徳三年

 以為呉越王鏐始建國儀衞名稱多如天子之制惟不

 改元置百官有丞相侍郎客省等使唐明宗天成四年

 削鏐官爵初鏐嘗遺安重誨書辤禮甚倨及朝廷遣奉

 使烏昭遇韓玫使鏐還玫奏昭遇見鏐稱臣拜舞重誨

 奏賜昭遇死鏐以太師致仕自餘官爵皆削之長興三

 年鏐卒鏐寝疾出卯鑰授子元SKchar曰子孫善事中國勿

 以易姓廢事大之禮卒年八十一史稱乾寧三年秋九

 月以鏐為鎮海鎮東莭度使而劵詞乃四年秋八月何

 邪史稱儀衞名稱多如天子之制惟不改元程大昌演

 蕃露云寳正六年𡻕在辛卯見封落星石制書辛卯乃

 唐明宗長興二年寳太元年羅𨼆記新城縣記云癸未

 𡻕癸未乃唐荘宗同光元年以此知呉越雖禀中原正

 𦍤既長興同光年號與其寳正寳太同𡻕而名不同知

 呉越自甞改元審矣又僧文瑩湘山野録云唐昭宗以

 錢武粛平董昌拜為鎮海鎮東節度使中書令賜鐡劵

 羅𨼆為譔謝表殆荘宗入洛又遣使貢奉懇請玉冊金

 劵有司定議非天子不得用後竟賜之鏐即以節龯授

 其子元SKchar自稱吳越國王名其居曰殿官属悉稱臣又

 於衣錦軍大建王冊金劵詔書三楼遣使冊東夷諸國

 對拜其君長㡬極其埶與向之謝表所陳䖏極防微累

 恩賈禍之誡殊相戾矣禅月貫休甞以詩𭠘之有滿堂

⿰酉⿱衣十三千客一劔霜寒十四州之句鏐愛其詩遣客吏

諭之曰教和尚改十四為四十方與見休性匾分謂吏

 曰州亦難添詩亦不改然閒雲野鶴何天而不飛邪遂

 飄然入蜀鏐後果為安重誨奏削王爵以太師致仕重

誨死明宗乃復鏐爵位夫武粛之踰越固莫逃乎二書

所論

有教子射字法必須彼我二人俱聰明熟於翻切優於記

問者方乃便捷倘遇人以詩詞或言語示我彼在隔坐

 不及知聞我則拊掌彼便說出與所示同然片叚文章

皆可成誦非特一句一字而巳用拊掌代擊鼓殊無勾

 肆市井俗態此天下太平優㳺無事謾以取一時之𥬇

 樂耳使鼙鼓之声震天干戈之鋒耀日又能留情於此

 邪字法七字詩十二句逐句排寫前四句括定字毋後

 八句括定叶韻詩曰䡖䡖牽兵邉平便明眠

   興興掀征煎經堅迎年俜偏停田

 應煙成涎聲羶清干纒星鮮晴涎

 丁顛檠䖍盈延 稱 稱千非  精精煎

 零連汀天纒東蒙鍾江支茲為微魚胡模齊乖

 佳灰 -- 灰 咍真諄臻匡𧇊元䰟痕寒𭭕関山先森䔥宵爻豪

 歌戈麻陽唐耕斜滎青蒸登尤侯車侵潭談塩添横光

 凡如欲切春字清諄清清千春清字在第三行第一字

 諄字在第七行第四字拊掌則前三後一少歇又前七

 後四下字平声為霞盈麻盈盈延霞盈字在第三行第

 七字麻字在第十行第二字拊掌則前三後七少歇又

 前十後二少歇又三盖夏字去声所以又三也若入声

 則四矣餘倣此但字毋不離二十八字而叶韻莫逃五

 十六字此為至要後見賔退録一則與此畧同併志之

 其曰俗間有撃鼓射字之伎莫知所始盖全用切字該

 以兩詩詩皆七言一篇六句四十二字以代三十六字

 毋全用五支至十二齊韻取其声相近便於誦習一篇

 七句四十九字以該平声五十七韻而無側声如一字

字毋在第三句第四字則鼓節前三後四叶韻亦如之

 又以一二三四為平上去入之别亦有不擊鼓而揮扇

 之𩔗其實一也詩曰西希低之機詩資非卑妻欺癡梯

 歸披皮肥其辤移題擕持齊時依眉微離為児儀伊鋤

 尼醯雞箆溪批毗迷此字毋也羅家𤓰藍斜凌倫思戈

 交勞皆來論留連王郎龍南関盧甘林峦雷𦕅隣簾櫳

羸婁叅辰䦨楞根彎離驢寒間懐横榮鞵庚光顔此叶

 韻也

松江之横雲山古冢纍纍然世傳以為多晉陸氏所蔵山

 人封生業盜冢至正甲辰春彂一冢冢磚上有太元二

 年造五字按太元東晋武帝時也逆数而上計九百一

 十餘年矣或者謂冢有志石 恐事泄袐弗示人冢

 得古銅罍勺壷洗尊鼎雜器物二百餘件内一水滴作

 獅子昻首軒尾走躍状而一人靣部方大髭湏飄䔥𮪍

 獅子背左手握無底圓桶右手臂鷹人之腦心為竅以

 安吸子吸子頂微大正盖腦心儼一席帽胡人衣摺及

 獅鷹羽毛種種俻具通身青緑吸子渾若碧玉論其製

 作膚理則非晋人所能乃漢器無疑必其平生寳惜而

 以循𦵏約長五寸髙四寸許誠竒物也   士安偶

 過生生出以售捐 --捐錢五十緡買之歸剔鑿沙土飾澤蠟

 石神氣百倍於昔韞櫝保蔵時以示愽古好雅者一日

 為有埶力時貴奪去昔鮮于困學公甞畜一水滴正與

 士安者大同小異相承曰蛮人獅子愛之未甞去手寓

 杭州断橋日臨湖有水閣𠋣䦨把玩偶墜吸子於湖水

 中百計求之不可見悒快嘅嘆形神為之凋枯既它徃

 踰三年復來杭仍居昔所寓舎追懷故物注視湖波適

 當霜降水浄之時吸子儼在土内亟命僕下取欣然如

 獲至𤤽即易號曰神人獅子遂序述顛未求館閣諸老

 與夫騷人雅士歌咏以張之浸成巨軸公殁子孫不能

 世守水滴與詩卷皆歸婺州陶氏陶亦不能乆有又将

求善賈而沽諸今不知所在自我朝百餘年來僅聞公

得其一於先而士安得其一於今非若它古銅器比可

 以屈指数也

中書左丞葉公亦愚錢唐人宋太學生上書詆賈似道

 公田関子不便專𫞐誤國似道怒嗾林德夫告公泥金

飾齋扁不法令獄吏鞫之云只要尓做一箇麻餬公即

 口占一詩曰如今便一似麻餬也是人間大丈夫筆裏

無時𨙻觧有命中有䖏未應無百千萬世傳名節二十

三年非故吾𭔃語長安朱紫客盡心好上帝王書遂遭

黥流嶺南及蒙恩放還與似道遇諸途公以詞贈云君

来路吾歸路来來去去何時住公田関子竟何如國事

 當時誰汝誤雷州户厓州户人生㑹有相逢䖏客中頗

 恨乏蒸羊𦕅贈一篇長短句歸附後入京上書言時相

 併献至元鈔様此様在宋時固甞進呈請以代関子朝

 廷不能用故今别改年號復献之

 世皇嘉納便用鑄板以功累官至今任而終

歌妓順時秀姓郭氏性資聪敏色藝超絶教坊之白眉也

 翰林學士王公元鼎甚眷之偶有疾思得馬版腸充饌

 公殺所𮪍千金五花馬取腸以供至今都下傳為佳話

時中書叅政阿魯温尤属意焉因戯謂曰我比元鼎如

 何對曰叅政宰相也學士才人也爕理隂陽致君澤民

 則學士不及叅政嘲風咏月惜玉憐香則叅政不如學

 士叅政付之一𥬇而罷郭氏亦善於應對者矣

至正辛丑四月朔日日未沒三四竿許忽然無光漸漸作

蕉葉様天且昏黒如夜星斗粲然飯頃方復舊天再明

星斗亦𨼆又少時乃沒按天官書王𨼆晋書曰日無光

臣有隂謀京房易傳曰臣專刑兹謂分威蒙微而日不

至正壬寅八月中上海縣三十四保辰字圍金夀一家巳

 閹雄狗生小狗八其一觜𤓰紅如鮮血然犬之為妖多

 見於占驗之書而未有若此者若男変為女男子孕育

 則甞聞之古昔盖陽衰隂盛兵戈乱離之兆今夫牡物

 而生児陽化隂也又犬属火一觜𤓰紅紅亦火也豈非

 主兵立火者與甲辰四月十三日華亭縣五保楊巷邵

 浦雲之西清菴廊屋一十九間每間屋柱皆有声其声

 若以桶覆水靣而擊其底者人以手按之則振掉而起

 經時乃止按乾坤変異録人君宮室無故有音声主兵

 起若人家主家亡六月二十三日夜四更松江近海去

 䖏潮忽驟至人皆驚訝以非正候至辰時潮方来乃知

先非潮也後見湖泖人說湖泖素不通潮忽平擁起髙

三四尺若潮漲之埶正與此時同又聞平江嘉㒷亦如

 之按五行志水自盈溢主兵興乾坤変異録河水大壅

臣下執政有背叛

國朝品官母妻四品贈郡君五品贈縣君然古邦君之妻

邦人曰小君禮士䘮妾不得匹其夫必曰君妻曰女君

後世封羊祜妻為萬嵗君則此可為令甲之原

人之四支百骸莫不畏寒獨靣則否醫書謂頭者諸陽之

㑹諸隂脉至頸及胸而還獨諸陽脉上至頭所以然也

南村輟耕録卷之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