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村輟耕錄 (四部叢刊本)/卷之十六

卷之十五 南村輟耕錄 卷之十六
元 陶宗儀 撰 吳潘氏滂憙齋藏元刊本
卷之十七

南村輟耕録卷之十六

          天台陶 宗儀 九成

宋㤗山王質所著雲韜堂紹陶録録中首載栗里華陽二

 譜惟先生之大節髙風流播千古而質者乃能次第其

 出䖏作為年譜且以名吾書紹陶之志是可尚巳遂録

 于此云

   書陶栗里譜

 元亮髙風彂扵東晋去就之際君曽祖事晋懋著勲劳

  自宋武帝芟元復馬逆揣其末流即不出武帝将收

  賢士繫人心見要亦不應陶謝皆世臣君世地色言

  俱辟而𤫊運為武帝秉任最後乃欲詭忠義雜江海

  逺公送君過虎溪而却靈運不入蓮社素心皆所鑒

  知譜具左方

 興寧三年乙丑晋哀帝

  君生於潯陽柴桑今徳安縣楚城市是父軼名命子

 詩云於穆仁考𣽃焉虚止𭔃迹風雲冝茲愠喜陶氏

 自侃以武功擅世後裔稍襲故風多流乱岐盖折翼

  之祥彂之㫄派傳淡傳君父子皆以𨼆徳著稱侃女

 適孟嘉嘉女適君父是生君其氣所傳造化必有可

 言者

 太元元年丙子晋武帝

  君年十二失母祭妹文云慈妣早世我年二六

 太元九年甲申

  君年二十失妾楚調詩云弱冠逢世阻始室䘮其偏

 妻翟氏偕老所謂夫畊於前妻鉏於後當是翟湯家

  湯荘矯法賜四世以𨼆行之名亦柴桑

 太元十九年甲午

  君年三十有歸園田詩云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

  𥘉為州祭酒當在其前不堪乃觧歸故云乆在樊籠

  裏復得返自然尋亦却主簿

 隆安四年庚子晋安帝

  君年三十六五月有從都還阻風規林詩當是叅鎮

  軍䘖命自京都上江𨹧故在始作鎮軍叅軍經曲阿

  詩後父在柴桑故云一欣侍温顔又云乆㳺戀所生

  父為人度不肯適都當是巳舎單行見還舊居詩軍

  僚差疆郡吏故云時来苟𡨋㑹婉戀憇通衢投䇿命

  晨𧚌(“爿”換為“丬”)暫與田園䟽

 隆安五年辛丑

  君年三十七正月有㳺斜川詩云開𡻕倐五十方二

  十七作五日是當是故𡻕五月還潯陽今𡻕七月適

  江陵有赴假還江𨹧夜行途中詩留潯陽踰年當是

 予告在郷至是徃赴云閒居三十載自未叅鎮軍以

 前得三十六年當是不堪勞𭛠遂起歸意故云詩書

 敦宿好園林無俗情如何捨此去遥遥至南荆失父

 祭妹文云昔在江陵重罹天罰觸事未逺書䟽猶存

 當是妹自武昌報江陵時父在柴桑

 元興二年癸夘

 君年三十九正月有始春懐古田舎詩當是自江𨹧

 歸柴桑復適京都宅憂居家思湓城故有懐古田舎

  又云良苗懐新十二月有與從弟敬逺詩云寝迹衡

  門下在都亦當是䖏野

 元興三年甲辰

  君年四十有連雨獨飲詩云僶仰四十年有飲酒詩

  云是時向立年志氣多所耻遂盡分然分終死歸田

  里當是在壬辰癸已為州祭酒之時所謂投耒去學

  仕又云冉冉星氣流亭亭復一紀至是得十二年

 義熈元年乙已

  君年四十一三月有為建威叅軍使都經錢溪詩當

  是故𡻕自都還里即言庚子始事鎮軍継事建威中

  經罹憂至是得六年復䘖命至都其家尚未歸柴桑

  還舊居詩云疇昔家上京六載去還歸徃来時經郷

  閭不常留稍成䟽故云阡陌不移舊邑屋或時非履

  歴周故居隣老罕復遺至是始定居断他適十一月

  有歸去来辞九月家留柴桑身徃彭澤至是免歸當

  是不堪軍役故求縣不堪縣役故歸家所謂風波未

  定心憚逺役彭澤去家百里公田足以為酒少日眷

  然有歸與之情平生之志始决見序及辞甚詳失妹

  所謂情在駿奔自免去職是𡻕劉将軍録尚書

 義熈三年丁未

  君年四十三有祭程氏妹文自乙巳至是所謂服制

  再周

 義熈四年戊申

  君年四十四有六月遇火詩云奄出四十年

 義熈五年巳酉

  君年四十五有九日詩

 義熈六年庚戍

  君年四十六有西田獲早稲詩

 義熈七年辛亥

  君年四十七有祭從弟敬逺文云絶粒委務考槃山

  隂晨采上薬夕閒素琴當是同志見文甚詳

 義熈十年甲寅

  君年五十有雜詩云柰何五十年棄官來歸至是得

  十年故云荏苒經十載暫為人所覊

 義熈十一年乙邜

  君年五十一有與子儼等䟽云年過五十又云見𣗳

  木交䕃時鳥變声亦復欣然五六月北窓下卧遇涼

  風暫至自號羲皇上人見䟽甚詳

 義熈十二年丙辰

  君年五十二有下潠田舎穫詩云曰 為此来三四

  星火頽當是得此在癸丑甲寅之間

 義熈十四年戊午

  君年五十四楚調云僶俛六九年召為著作佐郎不

  應是𡻕宋公為相國

 元熈元年巳未晋恭帝

  君年五十五王休元為江州自造不得見遣其故人

  龐通之等齎酒於半道栗里要之即引酌野亭休元

  出與相聞極𭭕終日甞九日把菊無酒休元餉之有

  九日間居詩所謂秋菊滿園時醪靡至當是未獲所

 遺休元在江州㡬六載未審的在何年自乙巳至丁

  邜訖死未甞他適獨暫為休元入州

 永𥘉元年庚申宋武帝

  君年五十六同𨼆周續之召至都為顔延之連挫義

  熈間檀韶為江州𨖟續之在城北講禮讎書有示周

  SKchar祖謝詩云馬隊非講肄校書亦巳勤又云但願逺

  渚中從我潁水濵江城尚不欲周徃奚况京師劉遺

  民亦同𨼆有和劉柴桑詩云挈杖還西廬又云春醪

  觧飢劬其還以春有酬劉柴桑云嘉穟眷南疇又云

  慨然知巳秋其還至是及秋𥘉自西廬移南村有移

  居詩云聞多素心又樂與数朝夕又云過門更相呼

  有酒斟酌之遷居殆為遺民之徒尋還西廬度相距

  亦不逺與遺民更相酬酢不改賞文析義之時未審

  的在何年或𢙢劉柴桑似縣令劉或甞為此縣存此

  呼或有命不為猶續之甞命為撫軍叅軍不就因呼

  周SKchar皆不可知但非時為宰者語皆冷交非𤍠官丁

  柴桑詩云秉直司聦于惠百里此乃當官無疑尋詩

  鍾情於劉過厚於周遺民自𨼆之餘無聞續之在𨼆

  之中微婉君與周劉號潯陽三𨼆校情義稍有淺深

  是𡻕宋武帝踐祚

 景平元年癸亥晋營陽王

  君年五十九顔延之為始安過潯陽日造飲酣醉臨

 去留二萬錢悉送酒家相知乆間驟見益驩延之未

 審何時來柴桑所謂自尓分居及我多暇伊好之洽

 接簷隣舎當是不詣劉穆之之時又未審何時去柴

 桑當是為豫章世子叅軍之時㩀誄叅傳畧見

 元嘉三年丙寅宋文帝

  君年六十二檀道濟為江州時抱羸疾多瘠餒徃候

  饋以梁SKchar不受

 元嘉四年丁卯

  君年六十三有自𥙊文云律中無射擬挽歌詩云嚴

  霜九月送我出逺郊當是抄秋下世顔延之誄云

 視化如歸臨凶若吉藥剤弗嘗禱祠弗恤其臨終髙

 熊見誄甚詳君平生好談歸盡䔥統以為䖏百齡之

 内居一世之中倐忽白駒𭔃寓逆旅與大塊而榮枯

 隨中和而放蕩豈能勞於憂偎𭛠於人間最知深心

 形贈影荅神釋本趣畧見所謂縦浪大化中不喜亦

  不懼應盡便須盡無復獨多慮惟患不知既巳洞知

  安坐待此夫復何言杜甫許避俗未許逹道識者更

 詳之

   書陶華陽譜

 通門髙風彂於梁齊宋去就之際君祖父皆食宋禄身

  又生宋代自齊髙帝代宋旋引去梁武帝代齊益退

  蔵平時以師待君然大節有定操豈復以恩禮推移

  暫至丹陽應簡文之命不少至京都慰武帝之懐抑

  何其堅忍壯年果於遺世炤之審故判之不疑譜具

  左方

 孝建三年丙申宋世祖

  君生於丹陽秣陵今上元縣冶村是母郝氏夢兩天

  人持炉𬋖香來前有娠今世為君再世為孫思𨘷兩

  世肇啓於郝故其兆先形當是本居天仙趣報盡還

  入人趣植根弗凡受形亦異生以火年火月又夏至

  極陽日悉禀純陽多起飛心累功積行所升當益髙

  推佛言叅君迹畧見

 大明四年庚子

  君年五𡻕常持荻畫灰 -- 灰 學書

 㤗始元年乙巳宋明帝

  君年十𡻕得葛洪神仙傳即有志飬生語人仰青天

  睹白日不覺為逺及長愽讀書𮟏觧文武諸伎自後

  天文地理人事雖至淵妙咸臻底極當時巳䍐傳歴

  年愈逺行世寖梁傳所載十二種今傳惟三種傳

  不能紀十種唐志所載九種今傳惟四種傳有志無

  八種傳無志有五種本草後人増衍考正益詳間與

  集注差異

 元徽二年甲寅宋蒼梧王

  君年十九蕭将軍録尚書引為諸王侍讀故事止典

  文學無它務除奉朝請故事止奉朝㑹請召本不為

  官雖在䆠途亦居静地及求縣乃不遂縁埶可見

 永明十年壬申齊世祖

  君年三十七家貧求宰縣不遂脫朝服挂神武門去

  止句曲山體即䡖捷性SKchar山水所歴必吟咏盤旋不

  巳語人吾見朱門廣夏雖適其華樂而無欲徃之心

  望髙岩瞰大澤知難立止自常欲就之永明中求禄

  得輒差舛不尓豈得為今日之事亦縁埶使然此語

  甚真是事先有根次有縁次有埶相苻乃入所謂道

  生之徳畜之物形之埶成之惟難契故曠世難就

 隆昌元年癸酉齊欝林王

  君年三十八沈約為東陽屡要不至自棲句曲不出

  所謂徧歴名山求訪仙藥或未然一至句章禮育王

  塔一至丹陽應太子召他適皆無考又言徃東陽從

  孫㳺嶽受符啚經法亦無考惟楊羲靈寳五符傳句

  容葛粲粲以傳陸脩静陸以傳孫許SKchar二景歌東陽

  章靈民出都遇得以與孫度所得止在林陵句曲之

  間非逺適而後傳

 永元元年已邜齊東昬侯

  君年四十四在句曲築楼髙三層身䖏其上弟子居

  其中賔客至其下與物遂絶不娶無子它眷亦不通

  先断此根可議他事特愛松風庭院皆植松聆響為

  樂間獨㳺泉石此門忌濁便清神仙上景多雲霞下

  景多山水物多金玉色多紫碧它皆𩔖是所謂熟之

  飬之覆之若欲成辦必皆将護大要離塵換境為上

 中興元年辛巳齊和帝

 君年四十六蕭都督至新林遣弟子戴猛之迎謁𥘉

 齊末作水丑木之歌至是援䜟文成梁字令弟子進

  之遂以梁建國後覆𣳚亦預言朱㸃已已詩嘆朝陽

 重離七元卒驗雖𨼆茅山不郤人主詢謀中大通𥘉

 獻善勝成勝二刀度武帝狃陳慶之覆魏洛陽好大

  之心寖侈叅㑹侯景大觸駭機豈盡忘捄世者但𮗚

 時耳蚤慕張良甚深黄石編書盖傳真祕課兵法其

 間餘事推巳及物亦致平緒術此門𨼆除魔顯定亂

 學道者間及君箸水鏡握鏡當是早為豈挂晚念

 天監元年壬午梁髙帝

 君年四十七梁武帝在西邸與㳺及即位恩禮彌篤

  問訊弗絶屡招不出畫兩牛一枚放水草之間一金

 絡頭人執杖驅之知不可復致㫄族季直亦不肯事

  梁武帝甞歎梁有天下遂不見此人門風何繇乃尓

 天監四年乙酉

  君年五十積居積金澗泉石益竒無蛇虎有佳术及

  雜藥𥘉乏青林及來居皆自茂在句曲東壟

 中大通元年已酉

  君年七十四遇異人宣闓以本草用蝱蟲水蛭之属

  傷物遅一紀可觧形至期果化尸觧凡十餘種世傳

  誾自青城來句曲先升以君聞帝録其積水之功化

  後為蓬萊都水監見仙傳及拾遺甚畧今茅山相傳

  稍詳但微SKchar

 大同二年丙辰

  君年八十一隻眼或方夢勝力菩薩授菩提記乃詣

  鄮縣禮阿育王塔自誓受戒世傳吕岩從鍾離𫞐受

  劒訣後二百餘年來𠫵黄龍恵南始竟佛言不脩正

  覺別得生理休止深山大島絶於人境報盡還來散

  入諸趣晚年始堅此𩓑唐志有所著草堂法師傳當

  時佛教雖隆禪宗未開圓𮗜以大通元年至以是年

  去留臺城十九日度君不及相見

 大同六年庚申

  君年八十五逆尅亡日仍為告逝詩及卒顔色如常

 香氣弥山華陽頌云號其行當滿亥数未終丁迨乃

  承唐世将賔來聖庭化後一遇丁亥為陳臨海王光

  大元年再遇丁亥為唐太宗貞𮗚元年升平之盛降

  古所稀聖庭當是此時𥘉隋文帝輔周以國子愽士

  召孫思𨘷不應宻言後五十年有聖人出吾且助以

  濟人宣政元年至貞𮗚元年適滿五十年應命來見

  太宗官之不受辞歸太白山風素極𩔗𨼆居它無種

  不𩔗形有轉移神無變易自是至丁𫑗獨孤信鎮洛

  陽之時正七𡻕至丁亥太宗召至長安之時得八十

  七𡻕暮齡有少容所以驚嗟盧照鄰稱其自謂生開

  皇辛酉當時巳不信若尓豈得聖童之稱愽士之召

  貞𮗚丁亥方二十七𡻕豈得少容之歎若言数百𡻕

  豈得七𡻕弱SKchar之譽度思邈之生適継𨼆居之沒其

  為後身何疑挺契頌又云重離倘或似謂簡文與武

  帝俱非令終又云七夕乃扶胥謂武帝凡七改元世

  稱推戴為䇿立侯景甞為懐朔鎮功曹吏至是篡梁

  稱漢故云扶胥所謂篇中字皆有義旨後人自以篇

  中事求之則機萌一頌二十字頋盖虚設矧又彰明

  業運頌又云濟神既有在去留徒所冝神既濟矣在

  於何所華原孫氏即其所在也巳當知佛言報盡還

  來及舎生趣生至確可信識者更推之

清異録二卷乃宋陶翰林榖所譔凡天文地理君道官志

 人事女行君子么麽釋族仙宗草木花果𬞞薬禽獸蟲

 魚支體作用居室衣服妆飾陳設噐具文用武噐酒漿

 茗荈饌羞䘮塟鬼妖皆創為異名新說而藥譜一則尤

 竒甚因俻録之

   藥譜

 苾蒭清本良於醫藥数百品各以角貼所題名字詭異

 余大駭究其源底荅言天成中進士侯寧極戯造藥

  譜一卷盡出新意改立别名因時多艱不傳于此余

  以禮求假録一通用娛閒暇

    假君子牽牛 昌 明童子川烏淡伯厚朴

    木叔胡椒  雪  眉同氣白扁含丸使者

    馘毒仙預知 貴 老陳皮  逺  秀卿沉香

    化米先生 九 日三 呉茱𦦨SKchar硫黄

    三閭小玉 中 黄節士 時 羙中蒔蘿

    導河SKchar木猪 嗽 神五味子 削 堅中尉三稜

     曲方氏防風 白 大夀呉术 洞 庭奴隸抧殻

     黄英古檀香 緑 劒真人 魏 去疾阿魏

     禹孫澤瀉   槖   籥尊師仙灵風稜御史史君

     雪如来白及 風 味團頭 赦 肺侯欵冬花

     骨鯁元君 苦 督郵黄岑 調 睡𠫵軍酸枣

     黒司命從容 知 微老白薇 太 青尊者

     既濟公升麻 冷 翠金剛石楠脫核嬰児

     澀翁訶棃勒 抱 雪居士香附随湯給事中

     斜枝大士草龍野丈白頭翁 建 陽八座蛇床

     玄芳仲長統藂生藥王覆盆仁枣川練子

     石仲寕滑石 命 門録事安息𨼆上座郁李仁

     水状元⿱⺾⿰𩵋禾 飛 風道者 畢 和尚蓽澄茄

     金山力士自然麝男甘松  氷  喉尉薄苛

     草東床大腹皮腎曹都護葫芦夀祖威灵仙

     玲瓏藿去病干眼油㽔人 延 年卷雪桑白

     水銀腊䡖粉 黄 香影子梔子六停劑五味子

     顯明𤜱阿膠 出 様珊瑚 中 央粉蒲黄

     瘡帚何首烏 支 觧香丁皮 洗 瘴丹㯽郎

     海腊騏驎竭 水磨橄㰖金鈴無名印地榆

     無憂扇枇杷 鬼 木串槐角 黒 殺星夜明砂

     續命筒⿰氵𭝠 蛮 龍舌血𣳚 清 凉種香薷

     羽化魁五加  度  厄錢連翹 聖 蘢鬆瞿麦

     翻胃木常山  湯  主山茱茰 醒 心杖逺志

     玉皇瓜馬兠 偷 蜜珊瑚 徳 児杏仁

     混沌⿰虫𡨋𭔃 永 嘉聖脯 紅 心石赤石脂

     薬本五灵脂 静 風尾𠛼介 正 坐丹砂附子

     迎湯子免絲 山 屠黄蘖  脾  家瑞氣SKchar

     甜面淳于蜜剔骨香青皮  痰  宫劈歴半夏

     玉虚飯龍腦 銷 眉根苦参 黒 龍衣鱉甲

     小帝青青塩 百 辣雲生姜 綬 帶米麦蘖

     半夏精天南 夜 金䧺黄  沙  田髄黄精

     無声虎大黄 小 昌明草烏 草 兵巴豆

     巢煙九肋 百 子堂草果 皺 面還丹人参

     琥珀孫松脂 賊 参薺苨  不  死𮮄伏令

     火泉竹𤁋  比  目沉香 陸 續丸蔓荆子

     地白瓜蒌根 天 豆破故𥿄 滴 膽芝黄連

     新羅白肉白附𤸃香嬌丁香 破 関符蓬莪术

     玉絲皮杜仲 血 櫃牡丹皮 川 元蠢

     九女春鹿耳 百 薬綿黄𦒿英華庫益智

     通天柱杖 赤 天佩姜黄 丹 田霖雨巴㦸

     百文鬚石斛 飛 天蕊旋覆 安 神隊杖麦門

     鄆芝天麻  錦  繍根芍薬 草 魚目薏苡

     茅君寳篋 尉 佗圭  錬  形松子柏子

     蘆頭豹子 丑 寳牛黄  肚  裏屏風

     九畹菜澤蘭 女 二天當歸 大 通緑木香

     旱水晶𩿾砂 還 元大品 兩 平草羗活

     死冰白僵蚕 一 寸楼臺 三 尸籙拘𣏌

     無情手碙砂 㧞 萃圑麝香 緑 鬚姜細辛

     𥬇靨金菊花 走 根梅葛 八 月珠茴香

     銀條徳星 埋 光烏薬 椹 聖畢撥

    破軍殺大戟 𠮷 祥杵桔梗 金 母蛻欝金

    線子檀茅香 良 醫匕首 産 家大噐秦芁

    滴金𡖉延胡 鬼 丹盧㑹  宜  州様子白豆

    瓦壠斑貝母 孝 梗知毋  萬  金茸紫𫟍

    秦尖疾𥠖  西  天蔓前胡 蕨 臣卷柏

    五福臠白歛 保 生叢藁本 狨 奴狗脊

    蒜腦藷百合 𬾨 身弩芫花 帝 膏⿱⺾⿰𩵋禾合香

    王靈片石膏

宋馬永卿嬾真子録云古人重譜系故雖世胄綿逺可以

考究渊明命子詩云天集有漢眷于愍侯赫赫愍侯運

 當攀龍撫劒風邁顯兹武功𠫵誓山河啓𡈽開封按漢

 功臣表開封愍侯舎以左司馬從漢破代封侯昔髙帝

 與功臣盟云使黄河如帶泰山若礪國以永存爰及苗

 裔所謂𠫵誓山河謂此盟也髙帝功臣百有二十人舎

 其一也又云亹亹條載羅時有語黙運長源欝欝洪柯

 群川載導衆條載羅時有語黙運同隆窊此盖謂青也

 功臣表開封愍侯舎封十一年薨十二年夷侯青嗣四

 十八年薨所謂群川衆流以諭支派之分散也語黙隆

 窊以言自青後未有顯者也淵明乃長沙公之曽孫然

 侃傳亡載世家獨於此見之後世累經乱離譜籍散亡

然又士大夫因循滅裂不如古人所以家譜不傳於世

惜哉








南村輟耕録卷之十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