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四部叢刊本)/卷第三十二

<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四部叢刊本)
卷第三十一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卷第三十二
宋 曾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元刊本
卷第三十三

 𩔖藁卷之三十二

 劄子

   論中書録黄晝黄舍人不書檢

臣𥘉掌書命中書吏以録黄晝黄并檢赴臣簽書其檢

中書舍人稱臣書名而侍郎押字至録黄晝黄然後侍

郎舍人皆稱臣書名臣曽廵𠫊言檢草舎人稱臣書名

而侍郎押字恐扵理尚有未盡且録黄晝黄并檢一躰

相湏而成當書之官未有可以一書一否也况録黄侍

即舎人皆稱臣書名者事君之體固然也其檢舍人不

書欲以為别異執政乎則録黄晝黄并檢一體相湏而

成事君之體扵例當一一書之間方其SKchar上則未有可

以復伸下也伏㝷故事中書舍人分押尚書六曺天下

衆務無不関决其各執𠩄見謂之五花判事故唐太宗

嘗謂侍臣曰中書門下機要之司詺𠡠有不便者皆須

執論比来遂無一言駮論(⿱艹石)准書詺𠡠行文書而巳人

誰不堪今舍人不押六曺惟掌書命而事干書命者又

不書檢𥨸㝷故事未有可㩀而然也或謂事干書命者

有除改行遣因依故舍人不當書檢然向来書檢巳連

除改因依况除改因依參扵典故即無舎人不得預聞

之理臣詳本朝之制官司佐属盖有得書檢而不得書

行移文字者未有得書行移文字而不得書檢者此又

扵理可疑臣固非欲書檢也顧緑聀分不敢苟止伏乞

攷詳理體断自聖裁令臣得以遵守取進止元豊五年七月

   請給中書舎人印及合與不合通簽中書外省事

臣檢㑹中書外省昨准門下省連到詳㝎官制所状内

事件有申明下項

 一檢㑹官制所元豊四年十月七日上殿劄子元擬

  門下省印給事中印奉聖㫖門下省印尚書省印

  門下給事中印中書舎人之印尚書列曺别具攷

  定取㫖餘兩省官并省務並用給舎印

   臣今看詳通進司文字旣𨽻給事中合使門下

   給事中印

 一給事中𠫊状勘㑹請到門下外省印未委合扵何

 處收掌

   臣今看詳上件印合係散騎常侍收掌如𨶕則

   以次官

 一給事中𠫊状四月二十九日准詳定官制所發到

 狀二件為分揆人吏并院子事各係申門下外省

 今来未審係是何官書判施行

  臣今看詳應申門下外文字合係本省散騎

  侍以下通簽書

 一狀後門下外省批巳施行外五月六日送中書外

 省施行訖即𨚫繳送合属去䖏

  臣今看詳逐項事件並只是指揮門下外省及

   給事中𠫊其中書外省雖淮批送施行即未有

   㝎制中書外省及舍人𠫊事務明降指揮兼官

   制𠩄状内一項稱两省官并省務並用給舎印

   又一項稱門下外省印合係散騎常侍收掌如闕

   即以次官是則中書舎人及中書外省各合有

   印今来巳有中書外省印其中書舎人之印即

   未給到未應得官制所状内元定指揮及右省

   官除逐𠫊各有分職外其外省事務見今中書

   舍人與起居舎人通簽(⿱艹石)将来常侍以下至正

   言員足消與未消逐一通簽如不通簽即未審合

   係是何官書判施行如合通簽亦乞明降指揮

右取進止

 貼黄今後因逐司申明立法有與别司事體相同者

 乞令便㩀逐司事務立條貴免更有申請重煩聖聴

兼免逐司事躰相同施行不一如𠃔臣所奏乞立此

條令今後應干修條䖏並依此又舎人諌官舊各有

 印盖縁本聀文字慮有事干機宻難就别官用印故

事中書舎人判省雜務

   議邉防給賜士卒只支頭子

臣伏見真宗議封㤗山問三司使丁謂随駕兵士或遇

泥雨支賜鞋錢動湏五七萬貫如何有備謂奏随駕之

士披帶巳重(⿱艹石)有支賜如何将行𣣔令殿前都指揮使

曹璨先問軍士路中或有支賜置随駕便錢一司各與

頭子支便扵兵士住營䖏或指㝎州軍各使骨SKchar請領

一則便扵兵士請領二則随駕兵士骨肉在營得便到

特支錢物甚安人心曺璨㝷問皆曰随駕請得何用兼

難以将行(⿱艹石)如此皆感聖恩遂定東封之計車駕徃回

略無闕誤臣𥨸以謂邉防給賜士卒可推此行之在公

可省輦運在𥝠可無負致营護之芳而士卒之家又速

得錢物濟用伏乞詳酌如有可采出自聖意施行取進

   申明保甲廵警盗賊不曽上在

臣伏以周禮五家為比使之相保推之至扵五州為郷

因其民以用之扵田役追胥之事管仲扵齊亦以五家

軌推之至扵五郷為軍以有三軍之制盖生民之業

資扵衣食則為農資扵備禦則為兵其𠩄恃之理然也

後世言兵者以謂九夫為井此入陣之法𠩄由出也

立家為執此師旅之法所出也以臣考之所以然者非三軍之改取法法扵郷田盖古者

生民之業兵農非異務也自經界既廢而兵農始殊秦

漢之際大率十里一亭亭有長十亭一郷郷有三老有

秩嗇夫㳺徼三者掌教化嗇夫職聴獄訟收賦稅㳺徼

循禁盗賊亦比閭族黨卒伍追胥之遺事也今保甲之

制自五家為保推之至於有大小保長有都副保正聀

承文書督盗賊與比閭有長郷亭有嗇夫㳺徼非異意

也臣昨守亳州亳為多盗重法之地臣推行保甲之法

以禁盗賊幸不至繆戾誠不自揆欲扵保甲廵檢縣尉

之法所以防慮盗賊者有所推廣以稱朝廷立法之意

具下項

 一諸䖏自来盗賊並是外来浮浪行止不明之人或

  是本䖏素耒無頼之人保甲之法使五家為保盖

  欲察舉非違之事一保五家(⿱艹石)有一家蔵匿外来

  浮浪行止不明之人或一家有素来無頼之人即

  四家無由不知而法禁之中不責其顔情盖芘則

  人扵郷里誰肯告言(⿱艹石)為設禁防使不告官者因

  事發露則有相坐之刑人情自爱誰肯苟容此乃

  本立保伍察非違之意也所察㪯者蔵匿𢙣人之

  家𠩄以為人除患固非関■訐之路傷隣里之義

  也(⿱艹石)蔵匿之家自不能捨同𢙣人何所容入盗賊


  不禁而自熄理之所可必也欲乞指揮外来浮浪

  行止不明之人保■不得舎止本処素来無頼之人保内須以姓名申官官為籍記係籍

  之人凡有出入並湏告知本保(⿱艹石)保内舎止外求浮浪行止不明之人犯人SKchar㫁同保不紏科不言

  上之罪保内有本処素来無頼之人同保不以姓名申官及

  係籍之人出入不告本保本保不紏亦並科不言上

  之罪犯人嚴断𠩄貴有𠩄関防可以暗消盗賊况

  自来州縣亦徃徃有禁絶舎止浮浪及籍記𢙣人

  之䖏可以断得盗賊别無SKchar煩兼保甲條諸保内

有外来人如行止𩔰有不明即收領送官則是法意盖

巳及此今耒所乞只是申明更𣣔詳俻伏乞裁酌施行

 一伏見熈寕六年保甲條法保内如遇有賊盗畫時

  告報大保長巳下同保人户即時前去救應追捕

  如入别保即逓相繫鼓應接襲逐元豊二年詳定

  上條莭文諸保内賊盗畫時集本保追捕如入别

  保逓相告報襲逐舊有鋪屋及鼓䖏依舊仍輪保丁守宿未有䖏愿置者聴

  𥨸以謂元條及詳定互有詳略(⿱艹石)合而用之則彌

  綸之意無所不㫦今𣣔乞指揮諸保内賊盗畫時

  集本保追捕如入别保即遞相擊鼓報應𥫄逐並

  置鋪屋及鼓仍輪保丁廵宿如此則保伍之内旣

 不得容止𢙣人廵宿之法又備如有賊發則合力

 追鋪措置無所不盡扵本置保申之意委曲備具

 亦古者井田守望相助後世置郷亭徼循盗賊之

 遺法也

 一伏見熈寕𠡠莭文諸廵檢常扵地分内廵警𪠘

 所在州給與印暦逐季㸃檢臣𣣔乞相度指揮重

 法地分廵檢縣尉常扵地分内廵警毎旬具所到

 地分申州仍給與行程印暦毎李本州将旬申與

 印暦委官㸃磨違者取勘施行州不督察監司按

 劾以聞如此則制置捕盗之官事躰均一理在又

 行不容苟簡之人得以廢法使捕盗之官分廵不

止保甲候望轉相氶接盗賊𠩄向輙遇譏察𥨸發之謀

必自衰熄或有伺間不逞之人亦易敗𫉬右取進止

   存恤外國人請著為令不曽上

臣昨任明州日有高麗國界託羅國人崔舉䓁因風失

船飄流至泉州界得捕魚船援救全度従此随捕魚船

同力採捕得食自給後扵泉州自陳碩来明州候有便

船却歸本國泉州給與沿路口劵差人押来臣㝷為置

酒食犒設送在僧寺安泊逐日給與食物仍五日一次

别設酒食具状奏聞臣奏未到之間先㩀泉州奏到奉

聖㫖令扵係官屋舎安泊常切照𬋩則臣存恤舉䓁頗

合朝廷之意自後更與各置衣装同天莭日亦令冠帶

得預宴設𥨸以海外蛮夷遭罹禍亂漂溺流輪逺失郷

𡈽得自托扵中國中國禮義所出宜厚加撫存令不失

所泉州𥘉但給與口劵差人徒歩押来恐朝廷矝恤之

㤙有𠩄未稱檢皇祐一路編𠡠亦只有給與口食指揮

今来聖㫖令扵係官屋舍安泊常切照𬋩事理不同縁

今来所降聖㫖未有著令𣣔乞今後高麗䓁國人船因

風𫝑不便或有飄失到沿海諸州縣並令置酒食犒設

送係官屋舎安泊逐日給與食物仍数日一次别設酒

食𨶕衣服者官為置造道路随水陸給借鞍馬舟船具

析奏聞其𣣔㱕本國者取禀朝㫖𠩄貴逺人得知朝廷

仁恩待遇之意取進止

   請减軍士營敎

臣伏見諸軍教閱之法並只合平教一次舊例有晚教

者即更晚教向来教閱之法𥘉行之時諸軍𣣔要訓練

早得精熟是以早晚敎外諸營更有營教今来訓練日

乆各以精熟甚有踏硬岀格之人諸軍事藝見今分作

三䓁欲乞相度其事藝在第三䓁者與免營敎一日在

第二䓁者與免营敎二日在第一䓁與免营敎三日𠩄

貴人情恱慕升進得事藝者多乞賜詳酌指揮取進止

   代曽侍中辤轉官劄子

臣𮐃㤙轉官巳曽靣陳及具劄子辤免懇誠雖切志願

未諧夙夜省循不皇寕䖏是用再干梳扆伏望必賜𠃔

從臣以謭才當陛下即政之𥘉勵精思治與在廟堂首

當大任𠩄宜佐陛下循守法度重惜名噐使㤙無誤施

官不虚授四方觀聴知朝廷慶賞得宜則衆情必皆勸

慕欲正其本當始扵臣今(⿱艹石)首玷寵榮不知固避使朝

野𥨸上議虧政理則是欲清其流而先濁其源致𡚁之

由乃自臣始豈陛下𠩄以属任㣲臣之意愚情所以圖

報萬一之心况祖宗以来進官之法或以𡻕月或以功

勤今扵斯二者實無其一又扵執政之内不爲以事當

遷欲貪厚㤙何義而可伏望特回聖慈俯憐悃迫速賜

徳音遂其所乞至扵國公戸邑則臣更不敢辤謹具劄

子奏陳無任赤心懇激之至取進止

   代曽侍中乞退劄子

臣近三上表及𠕅進劄子以隂陽不調雨雪愆候乞欲

免黜𮐃面諭不允仍降批荅令断来章臣仰惟寵遇之

厚㤙㫖之SKchar固欲强顔趣扵順命然信宿以来早氣轉

甚臣夙夜震愓職思其SKchar所以不避冐煩至扵五六敢

祈仁聖必賜矝従此臣區區之愚義不得止者也盖宰

相職調隂陽災異即當罷免行之巳乆故事甚明今亢

陽為沴經渉冬春隴畒之間焦枯日甚閭巷之内疾癘

将 興天戒丁寜咎自臣始陛下側身思変發扵懇誠

忘巳SKchar人見扵顔色以至詢訪周扵列位請禱徧扵群

神聖心焦劳中外嗟仰豈臣之分當得晏然雖陛下大

㤙𣣔終覆護而四方觀聴責當謂何且臣少壯之時尚

虞不職今齒髪巳暮理當乞身欲貪寵私何義而可伏

望𥙊臣素守體臣至誠早回聖慈許従罷黜矧今舊徳

之老新進之賢求於朝廷𠩄在森列取以代臣必致休

證使臣得避賢者路退守丘園豈惟上厭天心下塞人

望亦𠩄以全陛下始終之㤙成老臣去就之義况應天

人惟在誠實臣既知當退豈敢矯誣𠩄望睿明審加詳

擇臣無任恤誠迫切之至取進止

   英宗實録院申請

奉𠡠脩𢰅英宗皇帝一朝實録伏以先帝功徳之美覆

𬒳天下宜載方䇿傳之無窮而未有日暦至扵時政記

起居注亦皆未備

今此論次實SKchar踈畧其於搜訪事迹以傋𢰅述尤在廣

愽使無𨶕遺今取到脩𢰅仁宗皇帝實録院行遣案卷

看詳彼處累次陳請乞捜SKchar取借應于合要照證文字

前後條件本院亦合如此施行參詳■次作一併申請

具下項

  文臣少卿■以上武臣正刺史以上或雖官品未

  至而事業勲績可書及丘園之士曽經朝廷奨遇

  凢在先朝薨卒者例合扵實録内立傳𣣔乞朝廷

  特降指揮下鈴轄諸道進奏院遍行指揮仍劄付

  御史䑓開封府及審官院三班院流内銓入内内

 侍省閣門出榜曉示應係英宗朝亡殁臣僚合立

 傳者並令供納行状神道碑墓誌䓁仰本家親属

 限日近脩冩疾速附逓繳納赴實録院

 一應先朝曽歴兩府兩制雜學士侍制䑓諌官及正

 在刺史閣門使巳上臣僚或因賜對親聞聖誥或

 有司奏事特出宸断可書簡册者並乞付中書遍

 劄送巳上臣僚委令逐人速具實封供報務要詳

 仍乞指揮進奏院遍行指揮應曽在先朝任上件

 官位巳經亡殁臣僚之家亦許親族編録經𠩄在

 官司繳進不得虚飾事莭候到日並降付本院以

 憑㸔詳編脩所貴書成之日免致䟽畧

 一乞下中書樞宻院自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年

  正月巳前應有臣僚進献文字曽送史舘或留任

 中書剗刷名件及下史舘盡底檢㝷降付本院并

 宰臣與文武百僚凢有奏請稱賀上表𠩄降批荅

  亦乞檢㝷降下

 一乞下两省及司封兵部吏部甲庫學士舎人院拠

 實録院所関宣𠡠及詔書除目告詞如移牒暫借

 使畫時檢㝷報應不得稽緩

 一乞下禮賔院具自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年

  月八日已前凡外蕃朝貢所記本國風俗人物道

  里𡈽産詳實供報

 一先朝臣僚有得罪譴謫者乞下御史䑓審刑院刑

 部大理寺㩀實録院𠩄要案櫝畫時供借

 一乞下司天監自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年逐年

 其暦日一本供報當院

 一乞下三司令自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年正月

  八日巳前應虫蝗水旱災傷及徳音赦書蠲放稅

 賦及蠲免欠負並具實数供報當院

 一乞下三司自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年正月八

 日巳前應有制置錢糓稅賦茶鹽及搉酒等凡干

 臣僚章䟽論議廢置事件具録供報當院

 一部水監河渠水利凢有論議改更貢部但係郡國

 所申祥瑞貢院但干改更貢舉條制太常寺禮院

 但干禮樂制作事三司戸部每遇戸口陞降巳上

 官司自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年正月八日巳

 前令子細檢㝷供報本院不得

 一天聖元年管勾修真宗皇帝實録所奏修𢰅官李

 維䓁公文其間有事跡不圓䖏合係中書樞宻院

 三司檢㝷應副又縁事件不少𥨸慮差去分手不

 得到裏靣檢㝷是致逐時不檢到照證事件乞傳

 宣中書樞宻院㩀李維䓁合要照證脩𢰅事蹟名

 件令合行分手䓁盡底檢㝷應副免致有妨脩𢰅

 奉御寳批依奏治平元年脩仁宗皇帝實録院亦

 奏合依中書樞宻院檢㝷合要照證事件乞依天

 聖𥘉躰例施行并乞差中書應奉國史文字堂後

 官魏孝先樞宻修時政記生事劉孝先𠉀見當院

 書庫官䓁将到合要檢㝷事件立便收接檢㝷應

 副又曽乞差中書樞宻院編文字官及乞扵三司

 審刑院太理寺属官内𨕖差人員各令應副檢文

 字今来本院合要中書樞宻院檢㝷文字照證編

 修欲乞依天聖治平𥘉躰例施行

 一乞下管勾往来國信所契勘嘉祐八年四月至治

 平四年正月末以来𠩄差入囯接伴舘伴官等正

 官借官簿䓁冊并語録SKchar借赴當院照證脩纂仍

 不妨彼所使用

 一乞下玉牒所取英宗皇帝玉牒一本照㑹

 一乞下中書編機房合要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四

 年正月八日巳前改除麻制文字照㑹

 一本院但干脩實録於諸䖏檢借文字並湏當聀官

 貟封記徃還疾速應付

 一乞下尚書司封疾速檢借嘉祐八年四月至治平

  四年正月八日巳前中書除改百官官位姓名𠡠

  黄照證修纂


元豊𩔖藁卷之三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