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四部叢刊本)/卷第五十

卷第四十九 南豐先生元豐類槁 卷第五十
宋 曾鞏 撰 景烏程蔣氏密韻樓藏元刊本
附錄一卷

元豊𩔖藁卷之五十

 金石録踜尾

   茅君碑

茅君碑三茅者SKchar太元真君固定録真君𠂻保命僊君

皆漢景帝中元間人SKchar天漢四年道成至元帝𥘉元五

年来江左句曲之山哀帝元壽二年乗雲而去至梁普

通三年五百四十四年矣固至孝元時拜執金吾卿𠂻

宣帝地莭四年拜上郡太守五更大夫並觧任還家脩

學成帝永始三年固為㝎録真君𠂻為保命仙君梁普

通三年道士張繹建此碑孫文韜書

   常樂寺浮圖碑

常樂寺浮圖碑周保定四年立州人治記室曹胡逵𢰅

其辭云㐮州刺史王秉字孝直建常樂寺塼塔七層其

碑文今仆在㐮州開元寺塔院其文字書畫無過人者

特以後周時碑文少見扵世者故存之

   九成宫醴泉銘

九成宫醴泉鉻秘書省檢校侍中鉅鹿郡公魏徴撰兼

太子率更令歐陽詢書九成宫乃隋之仁壽宫也魏為

此銘亦𣣔太宗以隋為戒可以見魏之志也

   魏侍中王𥺤石井欄記

魏侍中王粲石井欄記貞元十七年山南東道莭度使

于頓𢰅掌書記胡證書記一参謀太子舍人甄濟撰判

官彭朝議書云上元二年山南東道莭度使来填移井

欄置扵襄州刺史官舎故為記甄濟者韓愈所謂陽瘖

避職卒不杇禄山父子事者也其文得之為可喜而朝

議書尤善皆可爱者也

   襄州徧學寺禪院碑

襄州徧學寺禅院碑黄門侍𭅺修國史韋(⿱𫝀吊)承慶撰太子

少詹事鍾紹京書開元二年立其文云㐮州人将仕郎

阮弘静與其属人建徧學寺禅院故立此碑承慶有辝

學張易之敗時氶慶以附託方待罪衆推令草赦書氶

慶援筆而成衆壮之紹京景龍中以𫟍緫監從討韋(⿱𫝀吊)

有功惟嗜書家蔵王羲之獻之禇遂良書至数十百卷

以善書直鳯閣武后時榜諸宫殿明堂及銘九𪔂皆紹

京書也其字晝妍媚遒勁有法誠少與為比然今所見

特此碑尚完尤為可爱也徧學寺扵宇文周為常樂寺

扵今為開元寺

   襄州興國寺碑

丁道護書啓法寺碑一興國寺碑一皆隋開皇中立啓

法寺今為龍興寺在襄陽城西興國寺今為延慶寺在

望楚山歐陽永叔云興國寺碑不知所在特見其模本

扵太學官楊𠂻家而此碑隂又有道護書㐮州鎮副捴

𬋩府長史栁止戈而下十八官號姓名其字猶可喜得

之自余始丗盖未有傳之者也

   韓公井記

韓公井記開元二十二年𥘉置十道採訪使韓朝宗以

㐮州刺史兼山東道㐮州南楚故城有㫥王井傳言汲

者死行人雖暍困不敢視朝宗移書諭神自是飲者亡

恙人更號韓公井楚故城今謂之故墻即鄢也此記今

移在郡𪠘中故城改為墻者由梁太祖父烈祖名誠當

時避之故至今猶然

   晉陸禕碑

𣈆陸禕碑此碑云禕字元容吳郡吳人其先家于陸郷

因氏姓焉𩔰考吳故左丞相禕赤烏六年召宿衞郎中

轉右郎中左郎中治書執法平中校尉平義都尉五官

郎中𮪍都尉遷黄門侍郎封海塩縣侯加禆将軍行左

氶相鎮西大将軍事又云委戈執笏入賓皇儲而呉志

云孫皓大䁀元年以陸凱為左丞相又云凱子禕𥘉為

黄門侍𭅺岀領部曲拜偏将軍凱亡後入為太子中庻

子皆與此碑合而此碑晋㤗寕三年立也

   尚書省郎官石記序

尚書省郎官石記序陳九言𢰅張顛書記自開元二十

九年𭅺官石名氏為此序張顛草書見扵世者其縦放

竒怪近世未有而此序獨楷字精勁嚴重岀扵自然如

動容周旋中禮非強為者書一藝耳至扵極者廼䏻如

此其楷字盖罕見扵丗則此序九為可貴也

   桂陽周府君碑并碑隂

桂陽周府君碑并碑隂歐陽永叔按韶州圖經云後漢

桂陽太子周府君廟在樂昌縣西一百一十八里武溪

上武溪驚湍激石流数百里昔馬援南征其門人爰𭔃

生善吹笛援為作謌和之名曰武溪深曰滔滔武溪一

何深鳥飛不渡獸不䏻臨嗟㢤溪何毒滛周府君開此

溪合真水桂陽人便之為立廟刻石又云碑在廟中郭

蒼文今碑文磨㓕云府君字君光而名巳訛缺不辨圖

經但云周使君亦不者其名後漢書又無傳遂不知為

何人也按武水源出彬州臨武縣鸕鷀石南流三百里

入桂陽水真水𥠖溪盧溪曺溪諸水㫮武水合流其俗

謂湍浚爲瀧溪退之詩云南下樂昌瀧即此水也碑首

題云神漢者如唐人云聖唐爾盖當詩巳爲此語而史

傳他書無之獨見扵此碑也熈寕八年余従知韶州王

之材求得此本之材又以書来曰按曲江縣圖經周府

君名昕字君光則永叔云圖經不著其名者盖考之未

詳也又有碑隂列故吏及工師官號州里姓名之材并

模以来永叔盖未之得也其碑隂曲江字皆作曲紅而

蒼江字江夏字亦作紅盖古字通用不可不知此學者

所以貴乎愽覧也永叔又記劉原父𠩄得啇洛之𪔂銘

云惟十有二二月旁死魄君謨問十四月者何謂原父

能言也以余考之古字如亦作人作之𩔖皆重

出如此者  甚衆則此文作三者特二字耳未叔原

父君謨皆愽識而亦有所未逹學者又不可不知故并

見之扵此也

   唐安郷開化寺卧禅師净𡈽堂碑銘

唐安郷郡開元寺卧禅師净𡈽堂碑銘監察御史張𪔂

𢰅雍縣尉呉郁書天寳九載庚寅立稱卧禅俗姓辛民

名順忠隴西狄道人隴右按察使崔昇進奏住河南開

元寺右脅而卧諸漏已無開元中詔隴右節度使張守

珪為就寺造净𡈽堂故為銘自河隴没扵羌夷州縣城

郭官寺民廬莫不毀廢唯佛寺與碑銘文字載佛寺者

徃徃多在卋皆以謂四方幽逺殊𩔖異俗不知礼義出

扵天性故夷之然其扵佛皆知信慕以其有罪福報應

說余以謂四夷雖恣睢甚者及曉之以曲直是非恱

旦從也固不可謂其天性無𣣔善之端是以虞夏之卋

東漸于海西𬒳于流沙 朔南暨聲教則能令其信慕

者亦非特有佛而巳也彼以罪福報應之說動之未䒓

不動之以利害而使之心化此先王之徳所以為盛也

   江西石幢記

江西石幢記𮗚察攴使試左武衛兵曹參軍来擇撰

大和二年建自採訪使班景倩兼知黔中道為始判官

已下皆列次姓名後石幢記都團練判官試大常寺恊

律郎李方玄𢰅大和七年建自使檢校右散𮪍常侍兼

侍御史中丞裴誼為始副使已下皆列次姓名續石幢

記莭度掌書記陳象撰光化三年建自使開府儀同三

司檢校太保兼侍中頴川郡鍾某為始列副使已下如

後記續立石柱題名記知節度判官胡順之𢰅天聖元

年建自太平興國元年自殿中丞通判軍州事李斡為

始至熈寕九年祠部郎中集賢校理

   辱井銘

辱井銘辱井有篆文云辱井在斯可不戒乎并下文共

十八字在井石檻上不知誰為文又有景陽楼下井銘

又有陳後主叔寳辱井記云江寕縣興嚴寺井石檻銘

莫知誰作也歴序隋文帝命晋王廣伐陳後主自𭠘井

中令人取之驚其太重及出乃與張貴妃孔貴人三人

同束而上其末云唐開元二十二年三月十七日前單

父縣令左轉此縣丞太原王已下闕

   漢武都太守漢陽阿陽李翕西狹頌

漢武都太守漢陽阿陽李翕西狹頌武都太守漢陽阿

陽李翕字伯都以郡之西狹閣道通梁益縁壁立之山

臨不測之溪危難阻峻数有顛覆霣墜之害乃與功曽

吏李旻㝎筴𠡠衡官SKchar𬽦審沼東坂有秩李瑾治西坂

鐉燒大石改高即平正曲廣阸既成人得夷塗可以夜

渉廼相與作頌刻石其頌有二其所識一也其一立扵

建寕四年六月十三日壬寅其一是年六月三十日立

也又稱翕嘗令澠池治崤嶔之道有黄龍白鹿之瑞其

後治武都又有嘉禾甘露木連理之詳皆圖𦘕其像刻

石在側蓋嘉祐之間晁仲約質夫為興州還京師得郙

閣頌以遺余穪析里橋郙閣漢武都太守阿陽李翕字

伯都之所建以去沉浚之患而翕字殘缺不可辨得歐

陽未叔集古録目跋尾以為李㑹余亦意其然及熈寜

十年馬城中玉為轉運判官扵江西出成州所得此頌

以視余始知其為李翕也永叔扵學愽矣其扵是正文

尤審然一以其意質之遂不能無失則古之人所以

闕疑其可忽欤近卋士大夫喜蔵𦘕自晋巳来名能𦘕

者其筆迹有存扵尺帛幅𥿄盖莫知其真偽徃徃皆𫝊

而貴之而漢𦘕則未有能得之者及得此圖所𦘕龍鹿

承露人嘉禾連理之木然後漢𦘕始見扵今又皆出扵

石刻可知其非偽也漢武帝元𪔂六年以汧隴西南接

扵巴蜀為武都郡及其後始分而為興州為成州成州

則武都之上禄也郙閣立扵建寕五年翕治崤嶔西狹

郙閣之道有益扵人而史不傳則頌之作所以備史之

闕是則傳之亦不可以不廣也




元豊𩔖藁卷之五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