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陽縣太君墓誌銘

南陽縣太君墓誌銘
作者:元好問 金
本作品收錄於《元好問集/25

夫人姓李氏,世家平定。父琮,宋末來火山,遂為隩州人。母邢,生四子一女,以夫人天性孝友,特鍾愛焉。年二十,嫁為贈朝列大夫同郡白君諱某之妻。夫人事姑孝,拊前夫人子如所生。姑老且病,飲食醫藥必躬親之而後進。及持喪,哀毀過禮,鄉人稱焉。性嚴重,不妄喜怒。白氏大家也,夫人處之不侈不陋,服食居處皆有法度可觀。以大安辛未三月丙辰,春秋五十有六,終於私第之正寢。

子男四人:長曰賁,擢泰和三年進士第,官至岐山令。次曰華,擢貞祐三年進士第,今為樞密院判官。次曰瑩,棄家為佛子,有詩筆,聞於時。次曰麟。女二人,長嫁進士同郡賈鐸。賁、瑩、麟及次女皆早卒。男孫二人,曰汴陽、鐵山。女孫一人,尚幼。

初,華既冠,從兄賁官學,輩流中號楚楚者。鄉先生謂當就科舉,不可以家事役之,朝列君以為然。謀之夫人,夫人曰:「彥升以長子持門戶,勞苦為甚。貴舉進士,瑩與麟皆幼,可代彥升者獨華耳。今又使之從學,是逸者常逸,而勞者常勞矣。」執議者再三。語雖不從,識者謂夫人有鳲鳩均一之義焉。夫人自幼事西方,香火之具,未嘗去其手。病且革,沐浴易衣,趣男女誦佛名,怡然而逝。生平待中表有恩,尤賙恤貧者。其歿也,哭者皆為之盡哀。諸孤以是月戊午奉夫人之喪殯於河曲王家里之西原。明年,朝列君歿,乃合葬焉。

文舉既參機務,而贈夫人南陽縣太君,因請某銘其墓。某自齠齔識文舉於太原,與之遊,為弟昆之友,今三十年矣,知夫人之德與文舉念其親者為詳且久,乃為之銘,曰:

祿不於豐,惟祿之時。三釜迨親,萬石不貲。母氏劬勞,無報可施。樹靜而風,霜露涕洏。悠悠蒼天,孰命之屍。含飴弄孫,彼何人斯?嗟唯夫人,女宗婦師。德宜而家,物不癘疵。玉樹階庭,且蘭且芝。一善不可,能我則百之。見於管彤,永世有辭。重之以五福之養,神則我私。列銘墓石,尚以慰凱風寒泉之思。


PD-icon.svg 本金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