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雄府判瑣達卿平寇詩序

南雄府判瑣達卿平寇詩序
作者:劉鶚 元
本作品收錄於《惟實集

五嶺大庾其一也,嶺之南九十里爲南雄,府治在焉。群山環揖,兩江合流,居民繁夥,真壯郡也。屬邑惟保昌、始興負郭,始興去城百二十里而遠,僻在萬山間,與韶之翁源、贑之龍南、信豐相接,溪峒險惡,草木茂密,又與他郡不侔。故其人爲獠,暴如虎狼,至如尋常,百姓漸摩薰染,亦復狼子野心,不可以仁義化也。邑民有劉害十者,兄弟十餘人皆有膂力,爲寇十年,官府亦莫敢誰何。居民轉徙避亂,無寧歲,郡邑騷然。官是郡者,常病之。至正二年某月曰,賊率衆壯千人,白晝鼓行入始興縣,破囹圄,出囚徒,掠人財畜,縣邑爲墟。宰官咸倉皇避走,坐視莫爲之計。恣睢跋扈,氣燄益張。於是,判府公惻然弗忍,思民困於虎狼,遂不避瘴癘,不憚險阻,親履行陣。入清化洞,破都坑,直抵賊營,群賊戰敗鼠竄。復進兵,誅其妻孥,群盜遁去,未即獲。公命以計招降之,從軍汪榮挈賊首劉害十等三十六人,膝行拜營門,請降,始待以不死,賊欣然詣郡。郡上之州府,府諭遣還,留雄十餘日,賊登城遍觀,公謂所親曰:吾向觀羊城特易與爾,至如南雄,真彈丸黑子之地,可一蹴而平也。破城之日,吾當以某屬分若人,某屬與若人,其餘兄弟自居之。既而謀泄,判府公慨然曰:此賊不死,民終無寜日。遂與諸郡公謀曰:寇勍敵,眼中未有能當之者,毋失事以貽人憂。公曰:諸公無慮,冦在吾目中矣,慎毋多談。衆議遂定。先是,賊嘗冦同邑人許貴華,賊反誣爲冦,詣府陳詞,許潛躡其後。與賊鬬,命卒縛之,賊傷卒。公奮怒,即以鐵篍擊賊徒,李任一等驚懼反走。公復追至府門,又格殺之,梟諸道傍。城中老幼咸歡呼稽首,聲動天地。公曰:渠魁雖殱,其兄弟黨與在始興者尚多,不悉平之,必爲後患。即令人夜半圍賊營,出其不意,平明,因風縱火,賊無所措,盡棄營走。於是,乗勝逐北,死者過半,賊遂平而脇從者罔治,民乃安堵如故。嗚呼!公操數尺之鐵手,殺賊奴。朝廷不知有調度之勞,州縣不知有供給之苦,不動聲色,而措生民於磐石之安。其功爲何如耶?今太守岳侯不没人善,剡薦兩司,以論公之功。雄之士民,咸作詩歌以頌公德。予因歴序其事,以俟夫觀民者察焉,是所謂能弭一方之難者。但恐禍不極,則功不顯爾。苟朝廷公論有在,則當使公正笏横犀,出鎮方面。天下之爲臣子者,咸慕公所爲,將見四海之内盜息民安,又豈一方一郡之福哉?公世家,官族練達,慷慨有燕趙之風。達卿,其字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