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霽雲睢陽廟碑并序

南霽雲睢陽廟碑并序
作者:柳宗元 唐
本作品收录于《柳河東全集

扶風公廉問嶺南三年,以佛氏第六祖未有稱號,疏聞於上。詔謚大鑒禪師,塔曰『靈照之塔』。元和十年十月十三日下尚書祠部,符到都府。公命部吏洎州司功掾,告於其祠。幢蓋鐘鼓,增山盈谷,萬人鹹會,若聞鬼神。其時學者千有余人,莫不欣踴奮厲,如師復生;則又感悼涕慕,如師始亡。因言曰:自有生物,則好鬬奪相賊殺,喪其本實,悖乖淫流,莫克返於初。孔子無大位,沒以余言持世,更楊、墨、黃、老益雜,其術分裂,而吾浮圖說後出,推離還源,合所謂生而靜者。梁氏好作有為,師達摩譏之,空術益顯。六傳至大鑒。大鑒始以能勞苦服役,一聽其言,言希以究,師用感動,遂受信具。遁隱南海上,人無聞知。又十六年,度其可行,乃居曹溪。為人師,會學去來嘗數千人。其道以無為為有,以空洞為實,以廣大不蕩為歸。其教人,始以性善,終以性善,不假耘鋤,本其靜矣。中宗聞名,使幸臣再征,不能致,取其言以為心術。其說具在,今布天下,凡言禪皆本曹溪。大鑒去世百有六年,凡治廣部而以名聞者以十數,莫能揭其號。乃今始告天子,得大謚,豐佐吾道,其可無辭。

公始立朝,以儒重。刺虔州,都護安南,由海中大蠻夷,連身毒之西。浮舶聽命,鹹被公德。受旗纛節鉞,來蒞南海,屬國如林。不殺不怒,人畏無噩,允克光於有仁。昭列大鑒,莫如公宜。其徒之老,乃易石於宇下,使來謁辭。其辭曰:

達摩乾乾,傳佛語心。六承其授,大鑒是臨。勞勤專默,終揖於深。抱其信器,行海之陰。其道爰施,在溪之曹。厖合猥附,不夷其高。傳告鹹陳,惟道之褒。生而性善,在物而具。荒流奔軼,乃萬其趣。匪思愈亂,匪覺滋誤。由師內鑒,鹹獲於素。不植胡根,不耘胡苗。中一外融,有粹孔昭。在帝中宗,聘言於朝。陰翊王度,俾人逍遙。越百有六祀,號謚不紀。由扶風公告今天子,尚書既復,大行乃誄。光於南土,其法再起。厥徒萬億,同悼齊喜。惟師教所被,洎扶風公所履,鹹戴天子。天子休命,嘉公德美。溢於海夷,浮圖是視。師以仁傳,公以仁理。謁辭圖堅,永胤不已。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