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博物志卷之一
作者:張華 西晉
卷之二
余視《山海經》及《禹貢》、《爾雅》、《說文》、地志,雖曰悉備,各有所不載者,作略說。出所不見,粗言遠方,陳山川位象,吉凶有徵。諸國境界,犬牙相入。春秋之後,並相侵伐。其土地不可具詳,其山川地澤,略而言之,正國十二。博物之士,覽而鑒焉。

目录

地理略,自魏氏目已前,夏禹治四方而制之。编辑

《河圖括地象》曰:地南北三億三萬五千五百里。地部之位起形高大者有崑崙山,廣萬里,高萬一千里,神物之所生,聖人仙人之所集也。出五色雲氣,五色流水,其泉南流入中國,名曰河也。其山中應於天,最居中,八十城布繞之,中國東南隅,居其一分,是姦城也。

中國之城,左濱海,右通流沙,方而言之,萬五千里。東至蓬萊,西至隴右,右跨京北,前及衡岳,堯舜土萬里萬里,三代時七千里,亦無常,隨德優劣也。

堯別九州,舜爲十二。

秦,前有藍田之鎮,後有苑之塞,左崤函,右隴蜀,西通流沙,險阻之國也。

蜀漢之土與秦同域,南跨邛笮,北阻襃斜,西即隈礙,隔以劍閣,窮險極峻,獨守之國也。

周在中樞,西阻崤谷,東望荊山,南面少室,北有太嶽,三河之分,雷風所起,四險之國也。

魏,前枕黃河,背漳水,瞻王屋,望梁山,有藍田之寶,浮池之淵。

趙,東臨九門,西瞻恒嶽,有沃瀑之流,飛、井陘之險,至於潁陽、涿鹿之野。

燕,却背沙漠,進臨易水,西至君都,東至於遼,長蛇帶塞,險陸相乘也。

齊,南有長城、巨防、陽關之險。北有河、濟,足以爲固。越海而東,通於九夷;西界岱嶽、配林之險,坂固之國也。

魯,前有淮水,後有岱嶽、蒙、羽之向,洙、泗之流。大野廣土,曲阜尼丘。

宋,北有泗水,南迄睢濄,有孟諸之澤,碭山之塞也。

楚,後背方城,前及衡嶽,左則彭蠡,右則九疑,有江漢之流,實險阻之國也。

南越之國,與楚爲鄰。五嶺已前至於南海,負海之邦,交趾之土,謂之南裔。

吳,左洞庭,右彭蠡,後濱長江,南至豫章,水界險阻之國也。

東越通海,處南北尾閭之間。三江流入南海,通東治,山高海深,險絶之國也。

衞,南跨於河,北得淇水,南過濮上,左通魯澤,右指黎山。

讚曰:

地理廣大,四海八方。遐遠別域,略以難詳。

侯王設險,守固保疆。遠遮川塞,近備城堭。

司察奸非,禁禦不良。勿恃危阨,恣其淫荒。

無德則敗,有德則昌。安屋猶懼,乃可不亡。

進用忠直,社稷永康。教民以孝,舜化以彰。

编辑

天地初不足,故女媧氏練五色石以補其闕,斷鼈足以立四極。其後共工氏與顓頊爭帝,而怒觸不周之山,折天柱,絶地維。故天後傾西北,日月星辰就焉;地不滿東南,故百川水注焉。

崑崙山東北,地轉下三千六百里,有八玄幽都方二十萬里。地下有四柱,四柱廣十萬里。地有三千六百軸,犬牙相制。

泰山一曰天孫,言爲天帝孫也。主召人魂魄。東方萬物始成,故知人生命之長短。

《考靈耀》曰:地有四遊,冬至地行上北而西三萬里,夏至地行下南而東三萬里,春秋二分其中矣。地常動不止,譬如人在大舟中閉牖而坐,舟行而人不覺。天地四方皆海水相通,地在其中蓋無幾也。七戎六蠻,九夷八狄,形類不同,總而言之,謂之四海。言皆近海,海之言晦冥無所覩也。

地以名山爲之輔佐,石爲之骨,川爲之脈,草木爲之毛,土爲之肉。三尺以上爲氣,三尺以下爲地,重陰之性也。

编辑

五嶽:華、岱、恒、衡、嵩。

按太行山而北去,不知山所限極處。亦如東海不知所窮盡也。

石者,金之根甲。石流精以生水,水生木,木含火。

编辑

漠北廣遠,中國人鮮有至北海者。漢使驃騎將軍霍去病北伐單于,至瀚海而還,有北海明矣。周日用曰:余聞北海,言蘇武牧羊之所去,年德甚邇,柢一池,號北海。蘇武牧羊,常在於是耳。此地見有蘇武湖,非北溟之海。

漢使張騫渡西海,至大秦。大秦之西鳥遲國,鳥遲國之西,復言有海。西海之濱,有小崑崙,高萬仞,方八百里。東海廣漫,未聞有渡者。

南海短狄,未及西南夷以窮斷。今渡南海至交趾者,不絶也。

《史記‧封禪書》云:威宣、燕昭遣人乘舟入海,有蓬萊、方丈、瀛州三神山,神人所集。欲採仙藥,蓋言先有至之者。其鳥獸皆白,金銀爲宮闕,悉在渤海中,去人不遠。

四瀆河出崑崙墟,江出岷山,濟出王屋,淮出桐柏。八流亦出名山:渭出鳥鼠,漢出嶓冢,洛出熊耳,潁出少室,汝出燕泉,泗出陪尾,沔出胡台,沂出太山。水有五色,有濁有清。河淮濁,江濟清。南陽有清冷之水、丹水、泉水。汝南有黃水,華山有黑水,天下之水皆類五色,今載其名也。濘水不流。淵或生明珠而岸不枯,山澤通氣,以興雷雲,氣觸石,膚寸而合,不崇朝以雨。

江河水赤,名曰泣血。道路涉蘇,於何以處也。

山水總論编辑

五嶽視三公,四瀆視諸侯,諸侯饗封內名山大川者,通靈助化,位相亞也。故地動臣叛,名山崩,王道訖,川竭神去,國隨已亡。海投九仞之魚,流水涸,國之大誡也。澤浮舟,川水溢,臣盛君衰,百川沸騰,山冢卒崩,高岸爲谷,深谷爲陵,小人握命,君子陵遲,白黑不別,大亂之徵也。

《援神契》曰:五嶽之神聖,四瀆之精仁,河者水之伯,上應天漢。太山,天帝孫也,主召人魂。東方萬物始成,故知人生命之長短。

五方人民编辑

東方少陽,日月所出,山谷清朗,其人佼好。

西方少陰,日月所入,其土窈冥,其人高鼻、深目、面多毛。

南方太陽,土下水淺,其人大口多傲。

北方太陰,土平廣深,其人廣面縮頸。

中央四戰,風雨交,山谷峻,其人端正。

南越巢居,北朔穴居,避寒暑也。

東南之人食水產,西北之人食陸畜。食水產者,龜蛤螺蚌以爲珍味,不覺其腥臊也。食陸畜者,貍兔鼠雀以爲珍味,不覺其膻也。

有山者採,有水者漁。山氣多男,澤氣多女。平衍氣仁,高陵氣犯,叢林氣躄,故擇其所居。居在高中之平,下中之高,則產好人。

居無近絶溪,羣冢狐蟲之所近,此則死氣陰匿之處也。

山居之民多癭腫疾,由於飲泉之不流者。今荊南諸山郡東多此疾瘇。由踐土之無鹵者,今江外諸山縣偏多此病也。盧氏曰:不然也。在山南人有之,北人及吳楚無此病,蓋南出黑水,水土然也。如是不流泉井,尤無此病也。

物產编辑

地性含水土山泉者,引地氣也。山有沙者生金,有穀者生玉。名山生神芝,不死之草。上芝爲車馬,中芝爲人形,下芝爲六畜。土山多雲,鐵山多石。五土所宜,黃白宜種禾,黑墳宜麥黍,蒼赤宜菽芋,下泉宜稻,得其宜,則利百倍。

和氣相感則生朱草,山出象車,澤出神馬,陵出黑丹,阜出土怪。江出大貝,海出明珠,仁主壽昌,民延壽命,天下太平。

名山大川,孔穴相內,和氣所出,則生石脂、玉膏,食之不死,神龍靈龜行於穴中矣。

神宮在高石沼中,有神人,多麒麟,其芝神草有英泉,飲之,服三百歲乃覺,不死。去瑯琊四萬五千里。三株樹生赤水之上。

員丘山上有不死樹,食之乃壽。有赤泉,飲之不老。多大蛇,爲人害,不得居也。

  ↑返回頂部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