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雜說上

老子雲:“萬民皆付西王母,唯王、聖人、真人、仙人、道人之命上屬九天君耳。”

黃帝治天下百年而死。民畏其神百年,以其數百年,故曰黃帝三百年。上古男三十而妻,女二十而嫁。曾子曰:“弟子不學古知之矣,貧者不勝其憂,富者不勝其樂。”

昔西夏仁而去兵,城廓不修,武士無位,唐伐之,西夏亡。昔者玄都賢鬼神道,廢人事天,其謀臣不用,龜筴是從,忠臣無祿,神巫用國。

榆炯氏之君孤而無徒,曲沃進伐之以亡。

昔有巢氏有臣而貴任之,專國主斷,已而奪之。臣怒而生變,有巢以亡。昔者清陽強力,貴美女,不治國而亡。

昔有洛氏,宮室無常,囿池廣大,人民困匱,商伐之,有洛以亡。

《神仙傳》曰:“說上據辰尾為宿,歲星降為東方朔。傅說死後有此宿,東方生無歲星。”

曾子曰:“好我者知吾美矣,惡我者知吾惡矣。”

思士不妻而感,思女不夫而孕。後稷生乎巨跡,伊尹生乎空桑。

箕子居朝鮮,其後伐燕,復之朝鮮,亡入海為鮮國。師兩妻墨色,珥兩青蛇,蓋勾芒也。

漢興多瑞應,至武帝之世特甚,麟鳳數見。王莽時,郡國多稱瑞應,歲歲相尋,皆由順時之欲,承旨求媚,多無實應,乃使人猜疑。

子胥伐楚,燔其府庫,破其九龍之鐘。

蓍一千歲而三百莖,其本以老,故知吉兇。蓍末大於本為上吉,筮必沐浴齋潔食香,每日望浴蓍,必五浴之。浴龜亦然。明夷曰:“昔夏後筮乘飛龍而登於天。而牧占四華陶,陶曰:‘吉。昔夏啟筮徙九鼎,啟果徒之。’”

昔舜筮登天為神,牧占有黃龍神曰:“不吉。”武王伐殷而牧占蓍老,蓍老曰:“吉。”桀筮伐唐,而牧占熒惑曰:“不吉。”昔鯀筮註洪水,而牧占大明曰:“不吉,有初無後。”

蓍末大於本為卜吉,次蒿,次荊,皆如是。龜蓍皆月望浴之。

水石之怪為龍罔象,木之怪為躨罔兩,土之怪為豶羊,火之怪為宋無忌。

鬥戰死亡之處,其人馬血積年化為燐。燐著地及草木如露,略不可見。行人或有觸者,著人體便有光,拂拭便分散無數,愈甚有細咤聲如炒豆,唯靜住良久乃滅。後其人忽忽如失魂,經日乃差。今人梳頭脫著衣時,有隨梳解結有光者,亦有咤聲。

風山之首方高三百裏,風穴如電突深三十裏,春風自此而出也。何以知還風也?假令東風,雲反從西來,詵詵而疾,此不旋踵,立西風矣。所以然者,諸風皆從上而下,或薄於雲,雲行疾,下雖有微風,不能勝上,上風來則反矣。

《春秋》書鼷鼠食郊牛,牛死。鼠之類最小者,食物當時不覺痛。世傳雲:亦食人項肥厚皮處,亦不覺。或名甘鼠。俗人諱此所嚙,衰病之徵。

鼠食巴豆三年,重三十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