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物性

九竅者胎化,八竅者卵生,龜鱉皆此類,咸卵生影伏。

白鷁雄雌相視則孕。或曰雄鳴上風,則雌孕。

兔舐毫望月而孕,口中吐子,舊有此說,余目所未見也。

大腰無雄,龜鼉類也。無雄,與蛇通氣則孕。細腰無雌,蜂類也。取桑蠶則阜螽子咒而成子,《詩》云「螟蛉之子,蜾蠃負之」是也。

蠶三化,先孕而後交。不交者亦產子,子後為???蟲?,皆無眉目,易傷,收採亦薄。

鳥雌雄不可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二足而翼謂之禽,四足而毛謂之獸。

鵲巢門戶背太歲,得非才智也。

鸐雉長尾,雨雪,惜其尾,棲高樹杪,不敢下食,往往餓死。時魏景初中天下所說。

鸛,水鳥也。伏卵時,卵冷則不孕,取礜石周繞卵,以時助燥氣。

山鷄有美毛,自愛其色毛,終日映水,目眩則溺死。

龜三千歲遊於蓮葉,巢於卷耳之上。

屠龜,解其肌肉,唯腸連其頭,而經日不死,猶能嚙物。鳥往食之,則為所得。漁者或以張鳥,遇神蛇復續。

蠐螬以背行,快於足用。

《周官》云:「狢不渡汶水,鸜不渡濟水。」魯國無鸜鵒,來巢,記異也。

橘渡江北,化為樍。今之江東,甚有枳橘。

百足一名馬蚿,中斷成兩段,各行而去。

物理

凡月暈,隨灰畫之,隨所畫而闕。【《淮南子》云:「未詳其法。」】

麒麟鬥而日蝕,鯨魚死則彗星出,嬰兒號婦乳出,蠶弭絲而商弦絕。

《莊子》曰:「地二年種蜀黍,其後七年多蛇。」

積艾草,三年後燒,津液下流成鉛錫,已試,有驗。

煎麻油,水氣盡,無煙,不復沸則還冷,可內手攪之。得水則焰起,散卒而滅。此亦試之有驗。

庭州灞水,以金銀鐵器盛之皆漏,唯瓠葉則不漏。

龍肉以醢漬之,則文章生。

積油滿萬石,則自然生火。武帝泰始中武庫火,積油所致。

物類

燒鉛錫成胡粉,猶類也。燒丹朱成水銀,則不類,物同類異用者。

魏文帝所記諸物相似亂真者:武夫怪石似美玉;蛇床亂蘼蕪;薺苨亂人參;杜衡亂細辛;雄黃似石流黃;鯿魚相亂,以有大小相異;敵休亂門冬;百部似門冬;房葵似狼毒;鉤吻草與荇華相似;拔揳與萆薢相似,一名狗脊。

藥物

烏頭、天雄、附子,一物,春秋冬夏採各異也。

遠誌,苗曰小草,根曰遠誌。

芎藭,苗曰江蘺,根曰芎藭。

菊有二種,苗花如一,唯味小異,苦者不中食。

野葛食之殺人。家葛種之三年,不收,後旅生亦不可食。

《神仙傳》云:「松柏脂入地千年化為茯苓,茯苓化為琥珀。」琥珀一名江珠。今泰山出茯苓而無琥珀,益州永昌出琥珀而無茯苓。或云燒蜂巢所作。未詳此二說。

地黃藍首斷心分根萊種皆生。女蘿寄生兔絲,兔絲寄生木上,松根不著地。堇花朝生夕死。

藥論

《神農經》曰:上藥養命,謂五石之練形,六芝之延年也。中藥養性,合歡蠲忿,萱草忘憂。下藥治病,謂大黃除實,當歸止痛。夫命之所以延,性之所以利,痛之所以止,當其藥應以痛也。違其藥,失其應,即怨天尤人,設鬼神矣。

《神農經》曰:藥物有大毒不可入口鼻耳目者,入即殺人。一曰鉤吻。【盧氏曰:陰也。黃精不相連,根苗獨生者是也。二曰鴟,狀如雌鷄,生山中。三曰陰命,赤色著木,懸其子山海中。四曰內童,狀如鵝,亦生海中。五曰鴆,羽如雀,黑頭赤喙,亦曰蟲?高蟲?希,生海中,雄曰蟲?希,雌曰蟲?高蟲?希也。】

《神農經》曰:藥種有五物:一曰狼毒,占斯解之;二曰巴豆,藿汁解之;三曰黎盧,湯解之;四曰天雄,烏頭大豆解之;五曰班茅,戎鹽解之。毒菜害,小兒乳汁解,先食飲二升。

食忌

人啖豆三年,則身重行止難。

啖榆則眠,不欲覺。

啖麥稼,令人力健行。

飲真茶,令人少眠。

人常食小豆,令人肥肌粗燥。

食燕麥令人骨節斷解。

人食燕肉,不可入水,為蛟龍所吞。

人食冬葵,為狗所嚙,瘡不差或致死。

馬食穀,則足重不能行。

雁食粟,則翼重不能飛。

藥術

胡粉、白石灰等以水和之,塗鬢鬚不白。塗訖著油,單裹令溫暖,候欲燥未燥間洗之。湯則不得著晚,晚則多折,用暖湯洗訖,澤塗之。欲染,當熟洗,鬢鬚有膩不著藥,臨染時,亦當拭須燥溫之。

陳葵子微火炒,令爆咤,散著熟地,遍蹋之,朝種暮生,遠不過經宿耳。

陳葵子秋種,覆蓋,令經冬不死,春有子也。【周日用曰:愚聞熟地植生菜蘭,將石流黃篩於其上,以盆覆之,即時可待。又以變白牡丹為五色,皆以沃其根,以紫草汁則變之紫,紅花汁則變紅,並未試,於理可焉。此出《爾雅》。】

燒馬蹄羊角成灰,春夏散著濕地,生?勒。

蟹漆相合成為《神仙藥服食方》云。

戲術

削木令圓,舉以向日,以艾於後成其影,則得火。

取火法,如用珠取火,多有說者,此未試。

《神農本草》云:雞卵可作琥珀,其法取伏毈黃白渾雜者煮,及尚軟隨意刻作物,以苦酒漬數宿,既堅,內著粉中,佳者乃亂真矣。此世所恆用,作無不成者。

燒白石作白灰,既訖,積著地,經日都冷,遇雨及水澆即更燃,煙焰起。

五月五日埋蜻蜓頭於西向戶下,埋至三日不食則化成青真珠。又云埋於正中門。

蜥蜴或名蝘蜒。以器養之,以朱砂,體盡赤,所食滿七斤,治搗萬杵,點女人支體,終年不滅。唯房室事則滅,故號守宮。《傳》云:「東方朔語漢武帝,試之有驗。」

取鱉挫令如棋子大,搗赤莧汁和合,厚以茅苞,五六月中作,投池中,經旬臠臠盡成鱉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