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十六衛

原十六衛
作者:杜牧 唐
本作品收錄於《樊川文集/卷02》和《全唐文/卷0754

國家始踵隋制,開十六衛,將軍總三十員,屬官總一百二十八員,署宇分部,夾峙禁省,厥初歷今,未始替削。然自今觀之,設官言無謂者,其十六衛乎。本原事跡,其實天下之大命也。始自貞觀中,既武遂文,內以十六衛畜養戎臣,褒公、鄂公之徒,並為諸衛將軍。外開折衝果毅府五百七十四以儲兵伍。或有不幸,方二三千里為寇土,數十百萬人為寇兵,蠻夷戎狄,踐踏四作,此時戎臣當提兵居外。至如天下平一,暴勃消削,單車一符,將命四走,莫不信順,此時戎臣當提兵居內。當其居內也,官為將軍,綬有朱紫,章有金銀,千百騎趨奉朝廟,第觀車馬,歌兒舞女,念功賞勞,出於曲賜。所部之兵,散舍諸府,上府不越一千二百人,五百七十四府凡有四十萬人。三時耕稼,襏芳味切。音釋。音加。耒,一時治武,騎劍兵矢。裨衛以課,父兄相言,不得業他。籍藏將府,伍散田畝,力解勢破,人人自愛,雖有蚩尤為師,雅亦不可使為亂耳。及其當居外也,緣部之兵,被檄乃來,受命於朝,不見妻子,斧鉞在前,爵賞在後,以首爭首,以力搏力,飄暴交捽,豈暇異略?雖有蚩尤為師,雅亦無能為叛也。自貞觀至于開元末百三十年間,戎臣兵伍未始逆篡,此聖人所能柄統輕重,制障表裏,聖算神術也。

至於開元末,愚儒奏章曰:「天下文勝矣,請罷府兵。」詔曰:「可。」武夫奏章曰:「天下力強矣,請搏四夷。」詔曰:「可。」於是府兵內鏟,邊兵外作,戎臣兵伍,湍奔矢往,內無一人矣。起遼走蜀,繚絡萬里,事五強寇,奚、契丹、吐蕃、雲南、大石國。十餘年中,亡百萬人,尾大中乾,成燕偏重。去聲。而天下掀然,根萌燼燃,七聖旰食,求欲除之且不能也。由此觀之,戎臣兵伍豈可一日使出落鈐鍵哉!然為國者不能無也。居外則叛,韓、黥、七國,近者祿山、僕固是也。居內則篡,卓、葬、曹、馬已下是也。使外不叛,內不篡,兵不離伍,無自焚之患,將保頸領,無烹狗之諭,古今已還,法術最長,其置府立衛乎!

近代已來,於其將也,弊復為甚。人囂曰廷詔命將矣,名出,視之率市兒輩,蓋多賂金玉,負倚幽陰,折券交貲所能也,絕不識父兄禮義之教,復無慷慨感概之氣。百城千里,一朝得之,其強傑愎勃者,則撓削法制,不使縛己,斬族忠良,不使違己,力壹勢便,罔不為寇。其陰泥去聲。巧狡者,亦能家算口斂,委於邪幸,由卿市公,去郡得都,四履所治,指為別舘。或一夫不幸而壽,則戛割生人,略匝天下。是以天下每每兵亂湧溢,齊人乾耗,鄉黨風俗,淫窳衰薄,教化恩澤,壅抑不下,召來災沴,被及牛馬。嗟乎!自愚而知之,人其盡知之乎?

且武者任誅,如天時有秋;文者任治,如天時有春。是天不能倒春秋,是豪傑不能總文武。是此輩受鉞誅暴乎?曰於是乎在。某人行教乎?曰於是乎在。欲禍蠹不作者,未之有也。伏惟文皇帝十六衛之旨,誰復而原,其實天下之大命也,故作《原十六衛》。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