厯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 (四庫全書本)/卷10

卷九 厯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 卷十 卷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歴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卷十
  宋 薛尚功 撰
  周器款識
  鼎
  王子吳鼎




  考古云𪔆字字書所不見然以愚觀之鼎旁作干干乃鉶省言作飼鉶鼎耳古人銘識多以三兩字合作一字者如晉姜鼎之西夏□圓寶鼎之十有三月□之類是也
  文王命癘鼎




  銘文言王在豐呼虢叔召癘錫駒兩豐其地也王使虢叔召癘而賜之以駒兩又曰拜稽用作皇祖文考盂鼎盖形制不傳故考之未詳耳
  癸亥父已鬲鼎



  觀其銘文乃周鼎也而曰父己寶鬲盖商末周初之器耳銘後一字乃鬲盖古文作□兼鼎足大而空正爾雅所謂款足曰鬲也曰作册者因君有練大貝之錫然後享于祖廟故言作册以紀君之命也
  大夫始鼎









  大夫官也始則其名耳既曰王在和宫又曰王在華宫宅又曰王在邦宫後又曰王在邦文意叢雜未詳其義大意因王有錫賚而始乃對揚休命而作鼎耳此鼎曰文考日己師淮父卣曰文考日乙單癸卣曰文考日癸日己日乙日癸者銘其作器之日也
  南宫中鼎一






  南宫中鼎二





  南宫中鼎三




  右三器皆南宫中所作南宫其氏也中其名也南宫為氏在周有之如書所謂南宫括南宫毛是也前一鼎曰錫于琖玉集韻云玉琖小杯也又言作乃采者盖采事也命以立事故因為此鼎而刻之銘也此鼎也而謂之䵼父乙尊䵼者大鼎也曰父乙者周初接商之器也後云惟臣尚中臣□□者如赫赫師尹之義第二第三鼎曰伐虎方者虎方猶鬼方也虎西方之獸是必因西征而昭其功以銘之耳又王位在射圃而射字極古如宰辟父敦射字□正作挽弓之形而此鼎射作□如今之世俗所謂牀子弩者豈三代之遺法耶
  季父鼎





  愽古録云昔康王命作册畢曰分居里成周郊則成周者西周也麓說文以為山林吏又曰林屬于山為麓則徙于楚麓者謂其山之林麓盖如書言大麓之類王欲徙楚先命小臣陵往見以相其居王至于居也復遣錫貝錫馬及兩所以賞之曰季㜏者說文云通作妘以謂祝融之後姓也富辰嘗舉叔妘而韋昭亦以妘為妘姓之女則㜏乃其妃也曰季者又特言其序耳詩所謂彼美孟姜仲氏任只有齊季女皆指其序也
  公緘鼎






  惟十有四月古器多有是文圓寶鼎云十有三月己酉戌命尊云十九月方寶甗亦云十有三月疑嗣王居䘮雖踰年未改元故以月數也既死魄者記其日也王在下保雝者疑宫名如西雝之類
  師秦宫鼎






  按愽古録云銘四十七字磨滅不可考者十有二字曰惟五月既望者猶書朏望生明生魄以紀時紀日也其曰師秦宫則師秦之宫以名其人猶師□師也𣫏王格于享廟而有錫焉則錫命而賞于祖也臣受命于君則當有以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之詩曰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王休書曰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子之休命此言敢對揚天子不顯休盖亦如是夫然後可以作鼎寶用而祀之以萬年為詞云
  伯碩父鼎






  惟六年八月初吉己
  子史伯碩父追孝于
  朕皇考釐仲王母乳
  母尊鼎用祈句百禄
  眉夀綰綽永命萬年
  無疆子子孫孫永寶用享
  愽古録云銘曰惟六年八月初吉己者以年繫月以月繫日也曰子史伯碩者伯碩父雖不見於經傳然周有太史内史之官謂之子史則稱于父曰子舉其官曰史而伯碩父則又其名也曰追孝于朕皇考釐仲王母乳母者用昭孝享于其考妣也釐謚也而曰釐仲者盖古人以字為謚因以為族則仲疑其族也若王母乳母則追孝皇考而并及之其曰綰綽則祝以優裕之辭耳
  史頙父鼎





  史頙作朕皇考釐仲
  王母乳母尊鼎用追享
  考用祈匈眉夀永命
  令終頙其萬年多福
  無疆子孫孫永寶用享
  史頙者雖不見于經傳盖史則言其官頙則疑其名是器與前伯碩父鼎言其考妣謚號大率相類然此鼎差小特不紀其歲月雖詞有詳略器有小大不害其為同寔一時之物也
  㣲欒鼎







  惟王廿有三年九月王
  在宗周王命㣲欒繼治
  九服欒作朕皇考䵼彞
  尊鼎欒用享考于朕皇
  考用錫康嗣魯休純祐
  眉夀永命令終其萬年
  無疆欒子子孫永保用享
  諸器有宋公欒并欒女及此鼎凡三器皆稱欒愽古云名欒者宋景公也此曰王命㣲欒繼治九服欒作朕皇考䵼彞尊鼎欒用享于朕皇考又曰用錫康嗣魯休純用祐眉夀永命令終善頌之辭如此其多後曰萬年無疆子子孫永寶用享銘文與虢姜敦相類皆一時物也
  伯姬鼎










  惟廿有八年五月既望庚
  寅王在周康穆宫日王格
  大室即立宰頵右寰入門
  立中廷北鄉史恭受王命
  書王呼史淢册錫寰元衣
  束帶赤巿朱黄鑾旂鋚勒
  戈琱㦸縞𩏂彤矢寰拜稽
  首敢對揚天子不顯辱休
  命用作朕皇考鄭伯姬尊
  鼎寰其萬年子孫永寶用
  右鼎銘與前㣲欒鼎銘相類欒鼎曰惟王廿有三年九月王在宗周此鼎曰惟王廿有八年五月既望庚寅王在周康穆宫寰即其名也寰入門立中廷北鄉史恭受王命書王呼史淢册淢乃史之名也錫寰元衣束帶赤巿朱黄鑾旂鋚勒戈琱㦸縞𩏂彤矢便蕃如此此寰所以拜稽首對揚天子不顯辱休命而為其皇考鄭伯姬作此鼎尊也文詞典雅字畫絶妙使人觀之盡日不厭云
  晉姜鼎












  惟王九月乙亥晉姜曰余
  惟嗣朕先姑君晉邦余不
  辱妄寧經雝明德宣邲我
  猷用招所辭辟委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乃光
  烈䖍不墜□覃亭以孽我
  萬民嘉遣我錫虎賁千兩
  勿廢文侯頵命畏貫通宏
  征綏蕩原取乃吉金用作
  寶尊鼎用康夏西妥懷逺延
  君子晉姜用祈綽綰眉夀
  作惠為亟萬年無疆用享
  用德畯保其孫子三夀是利
  謹按重修愽古圖録云晉姜齊侯宗女姜氏以其妻晉文侯故曰晉姜觀其始言君晉邦取其寡小君之稱以正其名中叙文侯威貫通宏征綏蕩原以顯己之有助迨其末也又言保其子孫三夀是利則三夀者與詩人言三夀作朋同意盖晉姜作此鼎非特保我子孫而外之三卿亦冀夀考也款識條理有周書誓誥之辭而又字畫妙絶可以為一時之冠又按劉原父先秦古器記云此鼎得于韓城韓者古建國有晉姜有文侯殆曲沃宗廟器也復作贊曰文侯翼周乃錫彤弓姜氏載德既祐武公并國享晉維政之隆師服㓨仇非議之中




<經部,小學類,字書之屬,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卷十>
  成曰丕顯走皇祖穆公克
  夾□先王曰左方穆成公
  亦 厯望  自考幽大
  叔繼 命成允 祖考政
  于□邦𢎞  大  賜
  朕般右 作命臣工哀哉用
  天降亦喪于上或亦唯□
  屋 方率南  節東廣
  南域東域至于歴寒王
  命廼六以 八以日冕
  成恭侯 方 眉夀 佑
  𠂤 客欲 毎克我 爵
  武公乃 我率公朱軒百
  □ 百徒  作王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六以 八以
  侯 勿   夀率□
  至于 亰我
  方 成
  用作
  寳其萬萬子子孫孫寳用
  謹按宣和重修博古圖録云銘二百一十二字湮滅不可辨者八十二字是鼎得于華隂廼秦故地曰丕顯走者詩言有周不顯乃所以甚言其顯也走者如太史公以謂牛馬走則走乃自卑之稱皇祖穆公者考秦世次先武公次成公而穆公又其次今銘復先穆公次言成公後言武公者質諸經傳莫不有意義昔商之禘祀自上推之下尊尊之義故長發之詩曰有娀方將又曰元王桓撥相土烈烈而終之以實維阿衡實左右商王此先言有娀以及卨至于相土成湯而下然後及于阿衡也周之禘祀自下而推之上親親之義故雝之詩曰既右烈考亦右文母葢自烈考以上逮于文母也自上及下則原其始而知王業之所由興自下及上則舉其近而昭王業之所成當時各有所主而此鼎之文世次亦有所法也其餘以厯嵗既久類多欫泯無從悉考姑就其可以意得者如此












  歴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卷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