厯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 (四庫全書本)/卷15

卷十四 厯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 卷十五 卷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歴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卷十五
  宋 薛尚功 撰
  周器款識
  簠 簋 豆 盉 医鋪同
  史黎簠一 古器物銘


  史黎簠二 考古云藏扶風乞伏氏

  二器銘文同而字畫小異史其官也黎其氏也二字皆籀文耳
  鄀子斯簠一 向𤄫本


  鄀于子斯自作旅簠
  鄀子斯簠二 古器物銘云藏宗室仲爰家






  右二器銘文詳畧不同皆稱鄀于子斯鄀者國名左氏傳曰秦楚界小國也子斯者名或字耳
  劉公簠 一名杜嬬鋪藏李伯時家



  按周靈王時有劉定公景王時有劉獻公此曰劉公未審其誰也然言公而不言謚以其劉公自作是器追享杜嬬宜乎不言其謚也劉字从卯金刀而説文止有鎦字从卯金田此以又易田乃近刀意而許慎解金字今聲也下从土□注兩旁象金生於土中此去其聲單取生金意其省文如此曰杜嬬者無見於書𫝊以愚考之簠作鋪者鋪非器用之名簠之字小篆作□籀文作葢小篆从甫而籀文從金今鋪字从金从甫則為簠字無疑也
  太公簠




  考古云按舊圖云咸平三年同州民湯善徳獲于河濵以獻此器與張仲及史黎二器形制全類張仲簠作史黎簠作 此簠作 張仲从夫史黎從古此从缶者皆缶字从夫即古簠字缶與簠聲相近故古人皆同為簠字爾
  叔邦父簠




  叔邦父作簠
  用征用行用
  從君王子子孫孫
  其萬年無疆
  叔邦父莫知其為誰特春秋轅氏名邦葢季晳之子也寅簋銘亦曰叔邦父豈非一種器耶曰用征用行則叔夜鼎亦銘以征以行案字書云征正行也凡言征者皆以正行銘之臣有從君之義故又斷之曰用從君王也



  張仲簠一







  張仲作寶簠菐之金
  鈌鈗鈌錿其熏其𤣥其
  黄用盛諸受樵米用
  饗大正音王賔飱具
  召飼張仲受無疆福必
  友飱飼鼎寶張仲昇壽


  張仲簠二 考古圖







  釋音同前







  張仲簠三 蘭亭帖







  釋音同前







  張仲簠四 古器物銘







  釋音同前







  劉原父先秦古器記云右二簠得于驪山白鹿原簠者稻梁器其銘曰張仲見于小雅宣王臣也所謂張仲孝友者矣賛曰宣治中興方虎董征張仲孝友秉徳輔成或外是經或内是承文武師師安有不寧歐陽文忠公集古録云張仲器銘四其文皆同而轉注偏傍左右或異葢古人用字如此耳嘉祐中原父在長安獲二古器於藍田形制皆同有葢而上下有銘甚矣古之人為慮逺也知夫物必有弊而百世之後理没零落幸其一在尚冀或傳不然何叮寧重複若此之煩也詩六月之卒章曰侯誰在矣張仲孝友葢周宣王時人也距今實有千九百餘年而二器復出原父藏其器余録其文葢仲與吾二人者相期於二千嵗之間可謂逺矣方仲之作斯器也豈必期吾二人者哉葢久而必有相得者物之常理耳是以君子之於道不汲汲而志常在于逺大原父在長安得古器數十作先秦古器記而張仲之器銘文五十有二其可識者四十一具之如右其餘以俟博學之君子
  師寏父簋一 河南張氏



  師寏父簋二 開封劉氏


  右銘云師寏父作旅簋師言其官如師𡯷師𣫏師毛之類是也寏即其名耳父則尊之也言旅簋者衆不止此一器也京叔簋



  按春秋隠公元年經書鄭伯克叚子鄢左傳言鄭武公娶于申曰武姜生莊公及共叔叚姜氏愛叔叚請京邑使居之因謂之京城大叔者疑出於是也諸簋銘款有言旅簋有言寶簋而此曰饗簋者因簋禮以錫其器若彤弓言一朝饗之者是也
  師望簋




  銘曰太師□師望作䵼𢑴按齊世家太公出於姜姓而吕其氏也故曰吕尚西伯獵於渭陽得尚與語説之曰自吾先君太公云當有聖人適周周以興子真是耶吾太公望子久矣故號曰太公望載與俱歸立為師銘曰太師者語其官也曰望者語其號也曰小子者則孤□不穀侯王自稱之義也今簋也而謂之䵼𢑴葢䵼訓煮熟食簋盛黍稷惟熟然後可食耳
  叔髙父簋






  銘言叔髙父如伯碩父叔邦之類是也旅簋言不一也王楚云 象嘉榖之實 象黍稷馨香之氣
  寅簋














  有進退粤邦人正人師民
  人有罪有故迺馭朋即汝
  迺繇宕威復虐從故君故
  師迺作余一人服王曰寅敬
  明乃心用辟我一人善效及
  友大辟勿事虣虐從獄受
  雜□行道故非正命迺敢矢
  傒人則唯輔天降䘮不廷
  唯死錫汝秬鬯一卣及斧市
  赤寫駒輦華軒朱虢西□
  虎冕練裏畫革畫輦爵金
  銿馬三所鋚勒敬夙夕勿癈
  朕命寅拜稽首對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天子
  丕顯魯休用作寶簋叔邦
  父叔姞萬年子子孫孫永寶用

  單疑生豆



  單疑生作養豆用享
  銘曰單疑生作養豆用享單疑生考之傳記無見唯周有單穆公號為盛族然所謂疑生者葢指其名若左氏言寤生書言宜生皆言其名也
  姬寏豆



  姬寏毋作太公郭公公魯
  仲覽伯孝公靜公豆用祈
  眉壽永命多福永寶用
  考古云蔡博士肇言按齊世家言太公之卒百有餘年子丁公吕伋始立郭公以下三世至孝公始見於史自吕伋十四世矣餘文不可考然知為齊豆無疑
  單從盉



  博古録云周有單子歴世不絶為賢卿士其族有襄項靖獻穆公之類所謂景公者豈斯人之族耶然單氏之器得之有數種有舟有鼎有彞與此盉其形雖不同而其銘則皆曰從𢑴也葢𢑴以言其有常從以言其有繼是器特與盉為一類耳
  伯王盉




  伯王□作寶盉
  其萬年子子孫孫
  其永寶用
  銘曰伯王□作寶盉考古云按盉不見于經説文云調味也葢𩐎和五味以共調也伯者尊稱之王其姓也㪍乃名耳





  嘉仲盉










  嘉仲索諸經傳無見考其款識已非夏商但製作有類乎周其曰諸友則知非獨擅乃與朋友共之之器也且五常之道言君臣之尊尊父子之親親而朋友亦列於其間則未有不須友以成者彞器者法度之所在其於尊君事親之義未嘗不載則於朋友之義宜有以及之兹器是也












  歴代鐘鼎彞器款識法帖卷十五
<經部,小學類,字書之屬,歷代鐘鼎彝器款識法帖>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