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上太皇太后疏

又上太皇太后疏
元祐二年
作者:程頤 北宋
本作品收錄於《伊川先生文集/卷2

頤傾竭愚誠,冒聞天聽,狂妄之誅,非所敢避。伏念草萊賤士,蒙陛下拔擢,置之勸講之列,夙夜畢精竭慮,思所以補報萬一。昨於去年六月中,嘗有奏陳,言輔導人主之事,已逾半年,不蒙施行一事。愚竊思,所言甚多,如皆不可用,其狂妄亦甚矣。雖朝廷寬大,不欲以言罪人,然主上春秋方富,宜親道德之士,豈可以狂妄之人置之左右?彷徨疑慮,不能自已。況所言,非出己意,皆先王之法,祖宗之舊,不應無一事合聖心者。竊疑文字煩多,陛下不能詳覽;或雖蒙覽,而未察愚意。不敢一一再言,止取一事最切者,復為陛下陳之。

前上言,乞於延和殿講讀,太皇太后每遇政事稀簡,聖體康和時,至簾下觀講官進說,不惟省察主上進業,於陛下聖聰,未必無補;兼講官輔導之間,事意不少,有當奏稟,便得上聞。今思之,太皇太后雙日垂簾聽政,隻日若更親臨講讀,亦恐煩勞聖躬。欲乞只就垂簾日聽政罷。聖體不倦時,召當日講官至簾前,問當主上進業次第,講說所至,如何開益。使天下知陛下於輔養人主之道,用意如此。延對儒臣,自古以為美事。陛下試從言,後當知其不謬。此一時之事,且非定制。如其無益,罷之何晚?自來經筵,賜坐啜茶,蓋人主崇儒重道之體。今太皇太后省察主上進業,雖或使之講說,亦無此禮。所以再言此一事者,蓋輔導之間,有當奏知之事,無由上達。若得時至簾前,可以陳說,所係甚大。

陛下必謂主上幼衝,間日講讀足矣,更無他事,此甚不然。蓋從前不曾有為陛下極陳輔養少主之道者,故陛下未深思爾。願陛下聖明,不以之微賤而忽其言。察區區之心,豈有他哉?惟欲有補於人主爾。披瀝肝膽,言盡於此。伏望聖慈采納,天下幸甚!


PD-icon.svg 本北宋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