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上養生書

又上養生書
作者:孟郊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684

天之與人,一其道也,天地不棄於人,人自棄於天。天可棄於人乎?曰不可,人自棄也已。曰人皆棄之乎?曰賢人君子不棄也,凡人棄之可。天有殺物之心,而無棄物之心。則萬物莫能生矣。是故君子之於萬物,皆不棄也,而衝於身乎?棄其身,是棄其後也;棄其後,是棄其先也。故曰君子之道豈易哉,敢不法天而行身乎?所以君子養其身,養其公也;小人養其身,養其私也。身以及家,家以及國,國以及天下。以公道養天下,則天下肥也;以私道養天下,則天下削也。養身之道,豈容易哉!養其公者,天道養也;養其私者,人情養也。以天道養其人,則合天矣;以人情養其人,則不合天矣。以人情養,其人自棄矣。天道質也,人情文也;天道靜也,人情動也。質者生之侈也,靜者生之得也,動者生之棄也。文不以質勝之,則文為棄矣;動不以靜制之,則動為棄矣。天者水之謂也,人者魚之謂也。魚棄水,則螻蟻得之矣;人棄天,則疾裁之矣。魚可安於水而不可玩於水,其失也,在乎恣波浪而不回也;人可安於天而不可玩於天,其失也,在乎恣嗜欲而不回也。所謂安於天者,法天之味而食之,食不違於四時也;法天之聽而聽之,聽不違於五節也;法天之明而視之,視不違於五色也。食與視聽苟違於天,則疾裁之矣。故曰君子法天而行身也,小人玩天而棄身也。書之座右,嵇康猶有所棄;秦之醫和,晉之杜蒯,其亦不書於右,則何以為君子之座哉?良藥苦口也,苦口獲罪於人,苟或有矣,仁義之獲罪於天,未之有也。恩養下將遠辭違,書寫至誠之言,不勝惶悚之甚。不宣。郊再拜。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