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十善戒經

佛教典籍 受十善戒經
後漢失譯人名


十惡業品第一


如是我聞:


一時佛在舍衛國祇陀林須達長者美稱夫人精舍中,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世尊以慈梵音告舍利弗:「今為汝等說除十惡不善業報。諦聽,諦受!一心憶持,慎莫忘失!


「十惡業者:一,殺生業;二,偷盜業;三,婬欲業;四,妄語業;五,兩舌業;六,惡口業;七,綺語業;八,貪欲業;九,瞋恚業;十,愚癡業。舍利弗!汝今應當普教眾生,清淨身業、清淨口業、清淨意業,五體投地,歸依和上,誠心懺悔此三惡業;如是三說。既懺悔已,身業清淨、口業清淨、意業清淨,次第應當自稱其名,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復應問言:『善男子、善女人!汝能持不?』若言能持,復應問言:『汝今身心無過患耶?身過患者,出佛身血,殺阿羅漢,破和合僧,誹謗斷善,逆佛正法不?』若言不者,復當問言:『汝心中念欲作五逆謗正法不?汝曾偷盜佛物、法物、賢聖僧物、現在僧物、招提僧物不?於母、姊、妹、比丘尼邊作不淨不?』若言不者,復當更教:『汝今如是身心清淨,大德憶念,我今欲受十善業戒,十不善業我已懺悔,唯願大德,慈愍我故聽我受持!』爾時應教:『優婆塞某甲,優婆夷某甲,汝今應當一心數息,繫念在前,過去七佛、現在釋迦牟尼尊佛,及彌勒等未來諸佛。』


「教念佛已,應作是言:『七佛僧聽,釋迦牟尼諸佛僧聽,須陀洹、斯陀含、阿那含、阿羅漢賢聖僧聽,某甲優婆塞,某甲優婆夷,身、口、意淨,堪為法器。今欲乞受十善心戒及八戒法。』如是三白,然後教言:『我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弟子某甲,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某甲憶念,堅持汝身,持身如佛,持身如法,持身如僧,身三業者,一、不殺生,二、不偷盜,三、不婬欲,如是身三汝當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終身。』若言能持,復當問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滿分善不?』


「若言能者,復當白言:『事實如是,當隨師教。弟子某甲,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某甲憶念,堅持汝口,持口如佛,持口如法,持口如僧。口四業者:一、不妄語,二、不兩舌,三、不惡口,四、不綺語。如是口四,汝當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終身。』若言能持,復當問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滿分善不?』


「若言能者,復當白言:『事實如是,當隨師教。弟子某甲,歸依於佛,歸依於法,歸依於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某甲憶念,堅持汝心,持心如佛,持心如法,持心如僧。意三業者:一者、貪欲,二者、瞋恚,三者、愚癡。如是意三汝當受持,一日十日乃至終身。』若言能持,復當問言:『汝今欲作少分善不?多分善不?滿分善不?』


「若言能者,復當白言:『事實如是,當隨師教。若受十善,不持八戒,終不成就;若毀八戒,十善俱滅。弟子某甲,從今清旦至明清旦,大德憶念,大德當為我作和上,八戒法者,應當至心堅持八戒。歸依於佛,持心如佛;歸依於法,持心如法;歸依於僧,持心如僧。』如是三說。『歸依佛竟,歸依法竟,歸依僧竟。』如是三說。『大德憶念,從今清旦至明清旦欲受八戒,唯願大德慈愍聽許!』復應告言:『汝能受持八戒齋不?』若言能者,『汝當持心,心如諸佛及阿羅漢。』若言能者,復當告言:『汝從前際至于今際,於其中間,若身、口、意犯捨墮法不?如此之罪乃至根本最大重罪,今於三世諸佛、阿羅漢前、和上僧前,至誠發露,五體投地,懺悔諸罪,是名行布薩法。既布薩已,名清淨住,堪為法器。次當受持如來八戒。汝能持不?』如是三問。八戒齋者,是過去、現在、諸佛.如來,為在家人制出家法:一者,不殺;二者,不盜;三者,不婬;四者,不妄語;五者,不飲酒;六者,不坐高廣大床;七者,不作倡伎樂故往觀聽,不著香熏衣;八者,不過中食。應如是受持。


「不殺亦不盜,  不婬不妄語,

 遠酒避花香,  高床過中食。

 聖人皆遠離,  如是等八法,

 汝等應受持。


「持此受齋功德,不墮地獄,不墮餓鬼,不墮畜生,不墮阿修羅,常生人中,正見出家,得涅槃道。若生天上,恒生梵天,值佛出世,請轉法輪,得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


爾時世尊為讚歎此法,而作頌曰:


「若能行十善,  隨順正法教,

 生生常見佛,  身意悉開解,

 永離諸苦縛,  疾成無上道。

 若人持八戒,  隨律順毘尼,

 如諸佛正法,  受持不毀犯,

 當知身與意,  俱時得解脫。

 此名涅槃路,  諸佛之所行。」


說是偈已,告舍利弗:「汝好受持十善、八戒,慎莫忘失,破滅法種,普為一切天、人廣說。」舍利弗白佛言:「如是,如是,當謹受持!」


時舍利弗及會聽者,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受十善戒經十施報品第二


 佛告舍利弗:  「汝今應當知,

 一切受生者,  無不愛身命,

 是故應行施,  普慈等眾生,

 視眾如眼目,  是名不殺戒。

 過去來今佛,  一切智所說,

 恕己可為喻,  勿殺勿行杖,

 若見殺生者,  如刀刺其心。


「普視眾生己無異,  持是不殺生天上,

 常值諸佛菩薩眾,  所以受持不殺戒。

 為施一切無畏故,  命終生於忉利天,

 象馬玉女相娛樂,  梵天摩尼琉璃殿,

 色如白銀黃金花,  常坐七寶妙座上,

 金机寶器七寶花,  無量天女作妓樂,

 捧足舉宮遊虛空,  頭戴寶冠坐正殿。

 捨除貪婬入正受,  值遇諸佛說四諦,

 悟解疾得須陀洹,  或有踊躍發大心,

 未來當成菩提道,  亦生兜率焰摩陀,

 首陀會天阿祇多,  梵輔富樓光遍淨,

 上至阿迦膩吒天。  往反遊戲諸天薗,

 與大慈悲菩薩俱,  坐臥進止同甘饍,

 晝夜六時常聽法,  彌勒天王常為說,

 不退轉行大法輪。  未來必當見彌勒,

 降魔成佛轉法輪,  於彼佛法得出家。

 復見賢劫千如來,  毘樓至佛為授記,

 阿耨多羅三菩提,  是名不殺最勝果,

 亦名慈悲梵行本。  一切諸佛之所說,

 一切諸佛之所行。


「一切愛眼目,  愛子亦復爾,

 愛壽命無極,  是故不殺生,

 名為梵行最。  不殺無殺想,

 亦不噉於肉,  見殺者如賊,

 必知墮地獄。  噉肉者多病,

 斷命自莊嚴。  當行大慈心,

 奉持不殺戒,  必成菩提道。」


告舍利弗:「汝今當知,殺生之業當知極重!我昔與汝遊巴連弗邑,彼大城中有長者女,名提婆跋提。生一男兒,端正無雙,如紅蓮花,天女無比。母甚憐念,抱至我所,而白我言:『世尊!我兒可愛,如天童子。我愛此兒,過於我身,百千萬倍。』我時告言:『善女當知!一切凡夫自愛壽命,如海吞流終無厭足。汝今云何自言愛子,以何為證?』


「時女白言:『世尊!我愛此子,設使火起焚燒我身,終不放捨。』


「爾時世尊為化彼女,以神通力作四夜叉,各擎火山從四面至,火在遠時,女自以身及隨身服障蔽此子,火漸漸近,舉手覆面以兒遮火。佛告善女:『汝言愛子,云何持子障火自救?』時彼女人白言:『世尊!唯願救我,不惜此子。』佛攝神力,母子清涼,即發無上正真道心。


「佛告女人:『汝愛自身及愛汝子。云何自殺及教他殺?當知殺生受大惡報,必定當墮極劇苦處阿鼻地獄,繫屬法律閻羅王所。何等名為極重法律?彼閻羅王晝夜六時說殺生報有十惡業:


「『一者,殺生之業恒生刀山焰熾地獄,刀輪割截,節節支解,作八萬四千段。一日一夜六十億生、六十億死。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二者,殺生之業必定當生劍林地獄,有八萬四千劍樹,各高八萬四千由旬,一一樹生八萬四千劍枝,一一枝生八萬四千劍花,一一花生八萬四千劍果,此殺生人尋劍樹上,心遍一切諸劍樹頭,其餘支節遍可劍林,一一節遍八萬四千劍枝,削骨徹髓,劍花、劍果無不周遍,身體碎壞,如葶藶子。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三者,殺生之業生鑊湯地獄,百千萬沸,肉盡出骨,置銅柱上,自然還活,百千棘刺化為鐵刀,自割肉食,還落湯中。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四者,殺生之業生鐵床地獄,有一鐵床,縱廣正等五十由旬,四方鐵鋩俱來射心,大鐵網車轢其頂上,劈足而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五者,殺生之業生鐵山地獄,四方鐵山狀如鐵窟,窟中出火從四面來。有五夜叉,斫罪人身,分為四段,擲於火中,四山便合,碎散如塵。火鳥卒起,鐵嘴諸烏及以鐵蛇,從支節入,破骨出髓。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六者,殺生之業生鐵網地獄,有大鐵山,高百千由旬,滿中鐵湯,鐵網在上,一一網間鐵嘴諸蟲無量無邊從頂上入,貫骨徹髓,劈足而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七者,殺生之業生赤蓮花地獄,有一蓮花,八萬四千葉,一一華葉狀如刀山,高五由旬,百億劍林同時火然,罪人坐中,花一葉開,一葉開時,火山劍林燒肉破骨,苦痛百端,此相合時,百千刀山同時切己。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八者,殺生之業生五死五活地獄之中,有五大山,五百億刀輪在山頂,上有大水輪在刀輪上,罪人在中,身如華敷,臥寒氷上,五山刀輪從五方來,唱言活活,分為五段,五死五活,碎身如塵。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九者,殺生之業生毒蛇林地獄之中。有無量恒河沙熱鐵毒蛇,一一蛇長數千由旬,口中吐毒,如熱鐵丸,從罪人頂入,遍身中一一支節;有無量蛇,吐毒吐火,焚燒罪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十者,殺生之業生鐵械枷鎖地獄之中,十二由旬鐵山為械,六十由旬鐵柱火網為鎖,八十由旬鐵狗口中吐火為杻,虛空鐵箭自落射心,杻械枷鎖化生銅丸,從眼而入,遍體支節,從足而出。一日一夜八萬四千生、八萬四千死,殺生之業其事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殺生,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爾時世尊告舍利弗:「殺生之業在地獄中,雖復受苦,此名華報;方生人中,多病短命;復生四生諸眾生中,受種種苦,無量無邊不可稱計。


「云何名不盜戒?不盜戒者,普施一切眾生財物、外命,是故諸佛說不盜戒,名為甘露清涼安隱,護持是戒名生天路、名得道處、名涅槃衣、名解脫命。是故諸佛讚歎不盜,斷餓鬼因。


「偷盜果報有十種惡:


「一者,盜報必定當墮肉山地獄,肉山罪人項如大山,有百千頭,於一一頭頰生肉埠,百千鐵狗從鐵山出,嘊喍嘷吠爭取食之。有諸鐵釘從狗口出,入罪人頂從足跟出,剝取其皮敷百千由旬鐵刺之上,身皮俱苦經八萬四千歲,心如刀割苦痛難處,是名第一偷盜果報。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二,盜報生餓鬼中,身極長大五十由旬,行如五百車聲,節間火然,如十火車,饑噉鐵丸,渴飲融銅,髮如鐵刺,自纏身體,百千萬歲受無量苦,耳不曾聞水穀之聲,是名第二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三,盜報生於寒氷地獄之中,百千萬歲八方氷山以為衣服,如蓮花敷,自噉其肉,火箭入心,是為第三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四,盜報生羅剎中,女如天女,面貌端正,男有千眼,以鐵羇頭,狗牙上出,耳端生火,女作姿時,舉體火然,飲血噉肉、噉火噉炭,食膿食吐,百千萬歲受羅剎身,極大苦惱,是為第四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五,盜報生鐵鹿地獄,受鐵鹿形,有百千頭,有百千手、百千尾、百千蹄甲、百千重皮。五百億鐵虎、百千億鐵師子剝取其皮,一一皮間生無量鐵刺,猶如刀劍,削骨徹髓,苦痛無量,百千萬歲受苦無極,是名第五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六,盜報生在人中,裸形黑瘦,眼目角睞,口氣臭穢,常處牢獄,執除糞穢,為王家使,雖生人中,狀如牛馬,父不愛子,子不孝父,母不愛子,子不孝母,百千萬歲苦痛無量,是名第六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七,盜報生刀劍花大地獄中,刀林劍林無量無邊,有諸罪人身如鐵甕,縱廣正等百千由旬,獄卒驅蹴,如風吹花,生劍花端,百千劍花,分剝其皮,作無數段,削骨徹髓,從空而落;生刀花上,刀花諸刺,分剝其皮,作無量段,劈破其骨,為無數段,徹髓刺心,求死不得;四方鐵山化生無量鐵蒺[卄/梨]刺,如大弩箭,同時射心,無量億歲受如此苦,是為第七偷盜果報。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八,盜報生於火山大地獄中,受大獄形有百千頭,於其背上擔負五百火形獼猴,手執火刀以剝其皮擲火山上,心生火狼嚙骨徹髓,身如火聚四方逃走,經火山中終不得脫,受苦萬端求死不得,百千萬歲受如是苦。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九,盜報生於穿鼻大地獄中,穿鼻獄者有十二鐵鉤,鉤其眼耳及鼻口舌,打棒折齒,剝其面皮,化為肉段,內置口中,成大火箭,射心至足,求死不得,百千萬歲受苦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第十,盜報生屠剝獄,臥鐵机上,獄卒以刀剝皮割心,終不肯死,百千萬歲受苦如是。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偷盜,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云何名不婬戒?不婬戒者,有五功德利,過去、現在、未來諸佛之所讚歎。不婬者,住佛威儀身香如佛。何等為五?


「一者,不動眼識,不視婬色,設見色時如見糞蟲,如刀入心,如火燒眼,心不起愛,無常所切,眼火橫動,何愛之有!


「二者,不聞婬聲,設聞婬聲,不動耳識,悅可耳根,愚癡音聲,動毒蛇林,為愛種子,此名賊風,從耳根出,妄見所起,如夜叉吟,何愛之有!此是幻響,愚夫愛之,鼓動諸根是露人聲,從癡愛河順五欲流,深知是賊,不動耳識。


「三者,鼻根嗅香,當知是香從八風起,癡風鼓動,愛風吹來,花等諸香從妄想生,顛倒橫有,從鼻識起,橫言是香或稱美味,鼻識驚動,草木眾花皆稱是香,如來攝身,不嗅香臭,體解非真,不讚香觸。


「四者,不動舌識,不說世利,不讚婬事,口終不說婬欲觸樂,不住狂惑黐膠屋宅,亦不樂說可愛樂事,增長無明五賊癡愛,是故諸佛不動舌識。


「五者,意寂不動,不起婬心,不念婬事,不想婬樂,不動婬根,婬識不轉,如解脫心,住寂滅處,處常樂城,安隱無為,隨學佛心,住真如際,一向入於十八大空、九種涅槃。


「佛及菩薩得五功德,身形清淨常生蓮花,身淨無垢心亦淡泊,是故諸佛說不婬戒,最勝清淨,無上功德,具足五利,讚歎稱美,為解脫因,不可窮盡。婬為極重無索繫縛,譬如老象,溺五欲泥,普為一切諸罪根本。婬欲之罪吾今當說:


「汝等一心聽,  婬濁惡萬行,

 沒溺諸禪定,  障蔽解脫道。

 善男子女等,  欲求解脫道,

 遠離三界獄,  火坑五欲河,

 湯火寒氷山,  解脫生死畏,

 持心如諸佛,  當持不婬戒。

 欲求長壽天,  壽命無量劫,

 梵天轉輪王,  富有七財寶,

 持心如諸佛,  當持不婬戒。

 欲得見諸佛,  聞法證道果,

 具足六神通,  遊諸十方國,

 持心如諸佛,  當持不婬戒。


「婬有十過患。何等為十?


「一者,貪婬之人,雖生天上,為天帝釋,受五欲樂,心如偷食狗,常醉不醒,沒於五欲駛流河中。


「二者,貪婬之人,雖為人王,威力自在,作恩愛奴,野人所使,多得財寶,如火受薪,不知厭足,亡身喪國,死墮惡道。


「三者,貪婬之人,恒繫屬他,六賊驅策,無常大象躡其背上,心如猨猴,不知眾難,欲火焚燒,不識父母、兄弟、姊妹,猶如猪狗,更相荷擔,無復慚愧。


「四者,貪婬之人,常飲不淨女人膿血,於無量劫常處胞胎,生藏、熟藏、子藏,諸蟲以為衣服,唼[口*束]女根,用為飲食。


「五者,貪婬之人,心如利刀,眼如火車,割截燒滅功德行藏。


「六者,貪婬之人,到剎利眾,然結使火、起貪欲薪,意欲剝奪猶如羅剎;到婆羅門眾不生慚愧,猶若幻人,但作妖祥說不淨事;到沙門眾不知歸依,動諸情根如膠著草,欲染諸使圍繞意根,六情火起燒善種子,破滅先世梵行白業,舉手動足猶如利刀,眼如猛火口如羅剎,遍體毛孔婬火所使。


「七者,貪婬之人,造八種業,殺生、作殺生具刀劍杖等、和合男女、作大妄語、飲酒、歌頌作婬境界,或復偷盜一切寶器、莊嚴蟲聚,為心王所使,眼根惡狗偷噉臭穢。


「八者,貪婬之人,為婬所使,心如大火亦如鐵聚,直當陷墜,破滅梵行,必墮地獄。


「九者,貪婬之人,身壞命終如擲貝珠頃,必定當墮赤銅地獄。赤銅地獄縱廣正等七千由旬,如銅花林,下有鐵床,床上復有百千由旬熱銅八楞柱,柱端有鏡,鏡中自然有諸女像或作男形,婬人愛念,動諸情根,同時火起,銅花化為大熱鐵釘,銅柱變成沸銅,鑊湯鐵床火然,女化為狗,男化為刀,驅蹴罪人受無量苦,噉熱鐵丸,吞飲洋銅,求死不得,經無量歲,壽命一劫。


「十者,貪婬之人,不得見佛,如重雲障,破梵行故,必定當墮阿鼻地獄,身滿獄中壽命一劫,左右宛轉復經一劫。時閻羅王呵責罪人:『汝樂婬欲,今受此苦。是事樂不?汝今復當百千萬劫償他人債,終不可盡。』


「地獄命終,生鳩鴿中,受龍蛇身,污梵行故,百生千生不見於佛,不聞於法,終不得道!」


爾時世尊。以偈頌曰:


「婬欲不斷絕,  相續生眾生,

 無明為根本,  老死刀所切。

 橫受毒蛇林,  血盛囊不淨,

 如糞蟲樂屎,  貪婬者亦然。

 九孔流欲火,  恩愛如毒刺,

 顛倒妄見起,  幻惑故生愛。

 一切女色滑,  如樹生狂花,

 顛倒風所吹,  萎花為蟲聚。

 女人如畫瓶,  渧渧膿血流,

 瓶滿復淋漏,  不淨盈于外,

 眼見不淨汁,  如偷狗貪婬。

 當自滅諸愛,  一心觀不淨,

 服飲於甘露,  住大涅槃城。」


佛告舍利弗:「若有持心、持身不造婬欲,持眼不視婬色,持耳不聽婬聲,持鼻不嗅婬香,持舌不觸婬舌,如此名為具足智慧,行八正路。不婬淨身心,喻如蓮花,不著塵垢,成須陀洹道、斯陀含道、阿那含道、阿羅漢道、辟支佛道、無上大道,皆從不婬清淨故得。


「口四業者,妄語、兩舌、惡口、綺語、讚歎邪見語:


「若能不妄語,  說不妄語戒,

 持口如佛口,  常說誠實語。

 是人生天上,  口香熏諸天,

 若生於世間,  謂諸香莊嚴,

 猶如香山水,  流入涅槃河。

 若能不兩舌,  心亦無二種,

 舌如諸佛舌,  蓮花葉覆面,

 五種雜色光,  從於舌相出,

 常說大人法,  至誠不兩舌。

 若能不惡口,  是名大丈夫,

 人中端正者,  一切皆樂見。

 如栴檀雜香,  若能不綺語,

 口常出妙香,  猶如優鉢羅。

 生處得值佛,  口業如實淨。

 若不讚邪見,  不說邪見業,

 生處常出家,  正命常具足,

 如佛住涅槃,  皆從實語得。」


佛告舍利弗:「口四過者,有十大惡業。何等為十?


「一者,妄語人誹謗人,不聞言聞,不得道果言得道果,不見言見,如此惡人,雖不得病,猶如癩狗。」


爾時世尊而說偈言:


「一切天人中,  猛火燒鐵丸,

 燒破一切人,  此賊不為勝。

 何等為大賊?  唯有一種人,

 寧使節節火,  骨化為融銅,

 吞噉於刀山,  鑊湯刀鋸解,

 碎身作火聚,  此苦不為惡。

 妄語大毒害,  燒壞天人福,

 遊行阿鼻獄,  刀輪為脚足,

 鐵毒蛇為舌,  口火燒大千,

 眼如迸鐵丸,  雨大鑊湯雨,

 燒滅善根花,  畢定墮惡道,

 無量億千劫,  求出無由脫。

 如是大惡人,  舉身是火山,

 燒壞一切善。


「惡口者,口雖含香,臭如死尸,恒樂說他諸不善事,口所吐說如刺、如刀、如劍、如戟、如屎、如尿、如蟲、如膿。天、人中香,無過善語;三界中臭,無過惡口。


「二者,惡口之人,口有所吐,如雨鐵丸,燒壞他家,此人未來墮大地獄,熱鐵燒身,飲熱鐵汁;設生世間,作病癩狗及病癩人,無量劫中常食膿血,心所念者,純是不善與惡相應。


「三者,兩舌,其兩舌人猶如水火,不作言作,他人作善,實言淨語,狂橫言非,他所不作,橫為他作,一切世人常不樂見,必定當墮大惡道中,銅鋸解舌,為數千段。


「四者,綺語,綺語者反上作下,反下作上,調戲無節,巧言利辭,說無益語、說不利語、說無義語,讚歎五欲語、心不明了語、黑暗語,如刺、如林,鉤羂眾生。此人惡報命終,當墮刺林地獄,百千鐵刺鉤其舌,出作百千段。


「五者,讚歎邪見,邪見之人,口如盛火,燒諸善根,無父、無母、無佛、無法、無比丘僧、無阿羅漢、無辟支佛、無師、無友、無善知識。心如疾風,吹崩一切諸善根樹,此是大賊。說無因果,口如大水,漫流三界,婬欲無度,調弄同類,造五無間,斷絕般若,犯四重禁,至無間罪,皆從邪見、顛倒惡心。邪風吹動惡不善口,阿鼻獄火鐵刺舌生。如此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讚歎邪見,此大惡人雖在世間,四大所成、五陰嚴飾,當知地大即是鐵山、刀林、劍樹,百千鐵刺,無數鐵蟲、鐵嘴、諸烏、鐵網、蒺車轢絕其身,當知水火即是融銅,無數鑊湯是熱鐵丸,沸屎鐵河以流節間,當知大小節節自然,猶如銅柱,眾火同時從六根起,燒壞身心,墮大地獄,當知風大猶如雹雨,無數刀林百千劍樹,動於支節從溪谷生,當知五陰即是五賊,十八羅剎繫屬獄種閻羅王民,識為熱鐵,狀如融銅,滿阿鼻獄,自高強健,多力惡口,罵詈誹謗毀呰人者,今安所在。」


佛告舍利弗:「惡口、妄語、兩舌、綺語、讚邪見者,此人不為一人作賊,普為一切諸天、世人作大劫賊。譬如群賊威力自在,燒破一城,殺害一切及四天下一切人民。此人所得罪報,為多少耶?」


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此人所得罪,如須彌山不可稱量。」


佛告舍利弗:「此人雖復獲大罪報,不如妄語、惡口、兩舌、綺語、讚歎邪見,須臾所造獲大重報,身壞命終墮大地獄,經無量劫受苦無窮,百千諸佛不能得救。諸佛觀此謗法罪人,與十方界地獄俱生地獄俱滅,是故智者當攝身口!」


佛告舍利弗:「若有受持此十善戒,破十惡業,上生天上為梵天王,下生世間作轉輪王,十善教化,永與地獄三惡道別,譬如流水至涅槃海;若有毀犯十善戒者,墮大地獄,經無量世受諸苦惱。舍利弗!汝好受持十善戒羯磨法,破十不善業。」


時舍利弗及諸大眾,聞佛所說,歡喜奉行。


佛說受十善戒經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