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類聚 (四庫全書本)/前集卷26

前集卷二十五 古今事文類聚 前集卷二十六 前集卷二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二十六
  宋 祝穆 撰
  仕進部
  士子科目
  羣書要語古者天子之制諸侯歲獻貢士於天子天子試之於射宫射義古之取士考素行之原詢鄉曲之譽崇禮遜明節義以朴厚為先雕文為後方今舉士明詔方下固已驅馳府寺之廷出入王公之道陳篇希恩奏記誓報故俗號舉人皆稱覔舉唐薛登疏操數寸之管書盈尺之紙髙可以釣爵位若循次而進亦不失於甲科韓答竇書士人應敵文章多用他人議論時語曰問即不知用則不錯墨客揮犀
  古今事實
  周取士制
  大司徒之職以鄉三物教萬民而賓興地官鄉大夫之職各掌其鄉之政教禁令正月之吉受教法于司徒退而頒之于其鄉吏使各以教其所治以攷其徳行察其道藝三年則大比攷其徳行道藝而興賢者能者鄉老及鄉大夫帥其吏與其衆寡以禮賓之厥明鄉老及鄉大夫羣吏獻賢能之書于王王再拜受之登于天府同上命鄉論秀士升之司徒曰選士司徒論選士之秀者而升之學曰俊士升于司徒者不征于鄉升于學者不征于司徒曰造士王制
  漢取士制
  髙祖詔曰賢士大夫既與我定有天下而不與吾共安利之可乎有肯從我遊者吾能尊顯之以布告天下其有稱明徳者御史中執法郡守必身勸為之駕遣詣丞相府武帝詔曰召吏人有明當世之務習先聖之術者縣次續食令與計偕今至闔郡不薦一人其與中二千石禮官博士議不舉者罪有司議曰不舉士一則黜爵再則黜地三則黜爵削地畢矣
  漢之射策
  漢射策與對䇿不同按蕭望之傳射謂為難問疑義書於䇿量其大小署為甲乙之科不使彰顯射者隨其所得而釋之對者顯問以政事經義觀其所對文詞定髙下孔氏雜說
  北齊取士
  北齊選舉多沿後魏之制皇帝出坐於朝堂中楹其有濫劣者飲墨水一升文理孟浪者奪席脫容刀通典
  唐取士制
  唐貢士之科有秀才有明經有進士有明法有書有算每歲仲冬郡縣館監課試其成者長史㑹屬僚設賓主陳俎豆備管弦牲用少牢行鄉飲酒禮歌鹿鳴之詩召耆艾叙少長而觀焉既餞而與計偕其不在館學而舉者謂之鄉貢武徳以來禮部閱試之日皆嚴設兵衞薦棘闈之捜索衣服譏訶出入以防假濫焉通典
  中書詳覆
  長慶三年正月禮部侍郎王起奏曰伏以禮部放榜之後逺近誤傳非便臣請今年進士堪及第者本司考試訖其詩賦先進中書門下詳覆勅却下本司然後准例大字放榜從之
  殿試之始
  則天永昌元年二月䇿問貢舉人於洛陽城殿前殿試自此始
  糊名之始
  武后以吏部選人多不實乃令試日自糊其名暗考以定等第
  重進士科
  進士科始隋大中盛貞觀永徽之際縉紳雖位極人臣不由進士者不以為美其推重謂之白衣卿相以白衣之士即卿相之資也重之如此並通典
  不許繼燭
  唐制禮部試舉人夜以三鼓為限宋率用白晝不許繼燭國朝事實
  舉業疎畧
  宋初毎歲放榜取士極少方安徳裕作魁日九人而已蓋天下未混一也至太宗朝浸多所得東南之秀其後又别立分數考校五路舉人以北人拙於詞令故優取熙寧二年廷試罷三題專以䇿取士非雜犯不復黜然五路舉人尤為疎畧黄道夫榜傳臚至第四甲党鎛卷子神宗大笑曰此人何由過省知舉舒信道對以五路人用分數末名過省上命降作第五甲末自後人日益廣宣和七年沈元用榜正奏名殿試至八百五人蓋燕雲免省者既衆天下赴南宫試者萬人無踰此歲之盛
  推原事始
  開寳六年因徐士廉伐鼓訟不公帝御講武殿覆試御試自此始 賜詩自興國二年吕蒙正牓始 分甲次自興國八年王世則牓始 及第日賜袍笏自祥符中姚曄牓始 賜宴自吕蒙正牓始 賜同進士出身自王世則牓始 唱名自雍熙二年梁顥牓始 封彌謄録覆考編排皆始於祥符景徳之間
  隔截進士
  陳彭年任翰林學士求對歸詣政府王文正公旦延見之陳起呈其狀曰科場條貫公投之於地曰内翰做官幾日待隔截天下進士陳惶懼而退遺事
  秀才變學究
  王荆公改科舉暮年曰本欲變學究為秀才不謂變秀才為學究蓋舉子專誦王氏章句而不解義正如學究誦註疏耳談叢
  廷試以䇿
  吕公著知貢舉密奏曰天子臨軒䇿士而用詩賦非舉賢良求治之意今來廷試乞出自宸衷唯以詔䇿咨訪治道自是上臨軒始以䇿試進士吕家傳
  不私增年
  冦萊公十九舉進士時太宗取人多問其年年少者往往罷遣或教公增其年公曰吾初進取可欺君耶
  不妨舉業
  程伊川曰或謂科舉事業奪人之功是不然且一月之中十日為舉業餘日足可為學然人不志於此必志於彼故科舉之事不患相妨惟患奪志外志
  古今文集
  雜著
  學校貢舉私議     朱元晦
  古者學校選舉之法始於鄉黨而達於國都教之以徳行道藝而興其賢者能者蓋其所以居之者無異處所以官之者無異術所以取之者無異路是以士有定志而無外慕蚤夜孜孜惟懼徳業之不修而不憂爵禄之未至夫子所謂言寡尤行寡悔禄在其中孟子所謂修其天爵而人爵從之蓋謂此也今之為法其所以教者既不本於徳行之實而所謂藝者又皆無用之空言至於其弊則所謂空言者又皆恠妄無稽而適以敗壊學者之心志是以人才日衰風俗日薄朝廷州縣每有一事之可疑則公卿大夫官人百吏愕眙相顧而不知所出是亦可驗其為教之得失矣議者不知其病源所在反以程試文字之不工為患夫空言本非所以教人亦不足以取士而詩賦又空言之尤者其無益設教取士章章明矣然熙寧罷之而議者不以為是者非罷詩賦之不善乃專主王氏經義之不善也今必罷詩賦而分諸經子史時務之大者古者大學之教以格物致知為先而其考教之法又以九年知慮通達強立不反為大成蓋天下之事皆學者所當知而其理之載於經者則各有所主若諸子之學同出於聖人各有所長不能無短其長者固不可以不學而其所短亦不可不辨也至於諸史則該古今興亡治亂得失之辨時務之大者如禮樂制度如天文地理兵謀刑法之屬亦皆當世所須而不可闕皆不可以不知習也今欲以易書詩為一科而子年午年試之周禮儀禮及二戴之禮為一科而卯年試之春秋三傳為一科而酉年試之諸經皆兼大學論語中庸孟子論則分諸子為四科而分年以附焉䇿則諸史時務亦然則士無不通之經無不習之史而皆可為當世之用矣草茅之慮偶及於此故嘗敢私記其說以為當路之君子或將有取焉
  摹印進士試題
  唐穆宗長慶元年禮部侍郎錢徽知舉放進士鄭朗等三十三人後以段文昌言其不公詔中書舍人王起知制誥白居易重試駮放盧公亮等十人貶徽江州刺史白公集有奏狀論此事大畧云伏自科目欲重進士以來論奏者衆甚蓋以禮部試進士例用書䇿兼得通宵得通宵則思慮必周用書冊則文字不錯昨重試之日書冊不容一字大燭又許兩條迫促驚忙幸皆成就若比禮部所試事校不同及駮放公亮等敕文以為孤竹管賦出於周禮正經閱其程試之文多是不知本末乃知唐試進士許挾書及見燭如此國朝淳化三年太宗試進士出卮言日出賦題孫何等不知所出相率扣殿檻乞上指示之上為陳大義景徳二年御試天道猶張弓賦後禮部貢院言近年進士惟鈔畧古今文賦懐挾入試昨者御試以正經命題多懵所出則知題目不示以出處也大中祥符元年試禮部進士内出清明象天賦等題仍録題解摹印以示之至景祐元年始詔試日進士題目具經史所出摹印給之更不許上請容齋隨筆
  古詩
  送皇甫湜赴舉     馬異
  馬蹄聲特特去入天子國借問去是誰秀才皇甫湜含吐一腹文八音兼五色主文有崔李郁郁為朝徳青銅鏡必明朱絲繩必直稱意太平年念子長相憶
  律詩
  省試夜        薛能
  白蓮千朶照廊明一片承平雅頌聲更報第三條燭盡文昌風景寫難成
  題都堂壁       韋承矩
  褒衣博帶滿塵埃獨上都堂納卷回蓬巷幾時聞吉語棘籬何日免重來三條燭盡鐘初動九轉丹成鼎未開殘月漸低人擾擾不知誰是謫仙才
  詩話
  八义手成
  温庭筠才思艷麗工於小賦每入試押官韻凡八义手而八韻成多為隣舖假手日救數人而士行有缺縉紳薄之
  槐黄赴舉
  長安舉子六月後落第者不出京謂之過夏借淨坊廟院作文章曰夏課時語曰槐花黄舉子忙故翁承贊有詩云雨中粧㸃望中黄勾引蟬聲送夕陽憶得當年隨計吏馬蹄終日為君忙
  髙談性命
  山谷詩云棘闈深鎖武成宫談天進士雕虚空熙豐間進士髙談性命溺於虛無元祐初其習猶在
  狀元
  羣書耍語子大夫褎然為舉首漢制䇿北斗星魁為首杓為末天文志昔者處貧賤之辱所有無以異於今一朝居豪傑之先而人然後知其貴坡集擢冠倫魁益公集三年而奉詔䇿固南宫進士之所同一舉而冠儒科蓋東閣郎君之未有汪藻賀秦相
  古今事實
  晁董公孫見制科門
  謝傳衣鉢詳見主司門
  唐進士自狀元以下到主司宅下馬綴行而立斂名紙通呈對拜主司云謝衣鉢摭言
  狀元角勝
  太祖朝王嗣宗與趙昌言爭狀元於殿前乃命二人手搏約勝者與之趙昌言髪秃嗣宗毆其幞頭墜地趨前曰臣勝矣上笑以嗣宗為狀元涑水記聞
  五年不詔
  太宗自淳化三年賜進士孫何及第出身後五年不降詔
  大小狀元
  章聖即位咸平元年二年皆放進士舉孫僅孫暨相繼魁天下皆汝州人京師閭巷之人榮之至於百姓亦以大狀元小狀元呼之嘉祐八年許將治平四年許世安時謂大許小許然亦以姓呼蓋由隔彭汝礪一牓也
  呼小狀元
  孫何孫僅兄弟馳名王黄州覽僅文編書其後曰明年再就堯堦試應被人呼小狀元僅果第一王黄州以詩寄之曰病中何事忽開顔記得時稱小狀元粉壁每題龍虎牓錦標終屬鶺鴒原澠水燕談
  小宋當魁
  宋祁兄弟同行逢一異僧相曰小宋當大魁天下大宋亦不失甲第後十年大宋復遇諸塗僧乃大驚曰公丰神特異如此豈活數萬命者乎大宋曰素貧安得有此僧曰姑思之宋良久曰北堂有蟻穴忽為大雨所浸編竹為橋以渡豈此是耶僧曰必是也小宋合當首魁公終不出其下比唱第小宋果大魁章獻太后乃謂弟不可以先兄因命大宋為第一小宋為第十
  竟如素志
  胡旦有俊才尚氣凌物嘗大言曰應舉不作狀元仕官不為宰相乃虛生也及隨計之秋適坐中聞鴈乃題詩曰明年春色裏領取一行歸果魁天下
  鄙渴睡漢
  吕文穆公未第時薄遊一縣時胡大監旦隨其父宰是邑遇吕甚薄客有喻胡曰吕公能詩宜少加禮胡問警句客舉曰挑盡寒燈不成夢胡笑曰乃一渴睡漢耳吕甚恨而去明年首中甲科寄聲於胡曰渇睡漢狀元及第矣胡曰待我明年第一人及第輸君一籌既而次榜亦中首選文穆公𫎇正也歸田録
  不在温飽
  王曾青州發解及南省廷試皆為首冠中山劉子儀為翰林學士戲語之曰狀元試三塲一生喫著不盡沂公正色答曰曾平生之志不在温飽東軒筆録
  不受郊迎
  王沂公曾狀元及第還青州故郡府帥聞其歸乃命父老娼樂迎於郊公乃易服乘小驢由他門入遽謁守守驚曰聞君來已遣人奉迎門司未報君至何為抵此公以實告之曰不才幸忝科第敢煩大守父老致迓是重其過也吳曾漫録
  五色雲見
  天聖五年仁宗試進士韓魏公名在第二時唱名第一甲方終太史奏曰五色雲見從官皆賀魏公家語
  兩世狀元
  真宗東封六月放梁固以下進士及第社后土于汾隂放張師徳以下進士及第固狀元梁顥子師徳亦狀元去華子魏野以詩賀曰封禪汾陽連歲榜狀元俱是狀元兒
  三世探花
  李昌武宗諤之子昭遘十八歲鎖㕔及第昭遘子杲卿杲卿子士廉皆不逾是歲登甲科凡三世俱曾為探花郎亦衣冠盛事也揮麈録
  傳呼狀元
  蔡齊字子思真宗臨軒䇿士夜夢殿下有菜一苗甚盛與殿基相髙及拆第一卷蔡齊上見其狀堂堂曰得人矣詔金吾給衞士七人清道尋詔自今第一人及第令給七人當直許出入則兩對引唱傳呼狀元始於此也東齋遺事
  叱呼狀元
  韓持國知潁州府時彦以狀元及第每稱狀元持國怒曰狀元無官耶自此呼時僉判彦終身銜之馬涓巨濟亦以狀元及第為秦簽亦呼狀元秦帥吕晉伯曰狀元者及第未除也既為判官不可曰狀元巨濟媿謝同上
  語以不欺
  賈内翰黯以狀元及第歸鄧州范文正公為守内翰謁文正曰某晩生偶得科第願受教文正曰君不憂不顯惟不欺二字可終身行之内翰拜其言不忘聞見録
  願得忠孝
  神宗慎於選士皇祐五年廷試進士考定前一日取首選卷焚香祝之曰願得忠孝狀元洎唱名乃鄭内相獬也故鄭謝及第啓云何以副上心忠孝之求是也麈史
  少年大魁
  李文正公嘗言同年相國王公溥二十六歲狀元後六年拜相時年三十二又四年加司空時年三十六又六年以一品罷相守太子太保時四十二歸班行猶在具慶下每先太傅見客公以前宰相兢兢侍側畧無惰容客以不安席引去者甚衆當時縉紳之士無不以為美談李文正談録
  先衣新衣
  王拱辰與歐公同年進士文忠自監元省元赴廷試銳意魁天下明日當唱名備新衣一襲拱辰輙先衣以入文忠恠焉拱辰笑曰為狀元者當衣此唱名果第一邵氏後録
  以文頒示
  蔡薿文饒崇寧五年廷試第一上甚喜其文以御寳封試卷付國子監頒示四方俄召對
  不肯自陳
  范鎮舉進士禮部奏名第一故事殿庭唱第過三人則禮部第一人者必越次抗聲自陳因擢寘上第鎮不肯自言至第七十九人乃出拜退就列無一言廷中皆異之
  不娶貴戚
  馮京舉進士自鄉選至廷對俱䇿名第一張堯佐倚外戚欲妻以女使擁入其家頃之中人以酒殽至且示以奩具甚厚京不肯就力辭之
  天門放牓見天門
  夢斫落頭
  相國劉沆天聖中赴省試一夕夢被人斫落頭心甚惡之有鄉人釋之曰狀元不到十二郎做公第行只得第二人公詰之曰斫却頭留項在裏蓋南音呼沆為項也後果第二人及第青箱雜記
  夢火山軍見主司門
  夢人剃髭
  李文定公迪美髭髯御試前一日夢被人剃削俱盡心惡之有解者曰必為狀元縁今歲省元是劉滋已替滋矣非狀元而何是歲果狀元及第皇朝類苑
  夢登雲梯
  莆田鄭惠叔乾道己丑春省試中選未廷對夢空中一梯雲氣圍繞竊自念曰世所謂雲梯者兹其是歟俄身至雲梯側遂登之及髙層仰望則有大石蒼然如鏡面正懼壓已忽冉冉昇騰立於石上驚覺自喜但不曉登石之義既而為天下第一其次曰温陵石起宗先是考官用分數編排石君當居上臨唱名始易之云容齋隨筆古今文集
  雜著
  狀元年三十以下者
  王宣徽拱辰汪端明應辰年十八沈内翰年二十莫内翰二十二梁内翰張舍人孝祥王尚書皆二十三楊樞密蘇參政易簡木尚書待問皆二十四王丞相王參政堯臣張監丞唐卿賈内翰彭尚書汝礪衞舍人皆二十五何僕射趙丞相汝愚皆二十七蔡樞密宋丞相馮樞使楊監丞姚祕書王叔興皆二十九陳樞相堯叟張參政詹舍人許簽判皆年三十朝野雜記
  狀元十年執政者
  吕許公蒙正丁丑牓癸未年參政凡七年董資政徳元丁卯牓甲戌年參政凡八年鄭梁公克家庚辰牓己丑年簽書凡十年
  狀元五年持橐者
  余給事自及第至給事中凡二年蘇參政易簡霍侍郎端友自及第至知制誥凡四年陳英公堯咨自及第至知制誥凡五年
  狀元三年執政省元二年持橐者
  秦伯陽紹興十二年以右通直郎登第二年而為禮部侍郎三年而知樞密院事其子塤紹興二十四年登第明年為禮部侍郎古今所未有也
  狀元大拜者
  建隆以來狀元已没者六十九人而大拜者七人而已吕文穆蒙正王文正李文定宋元憲何開府梁文靖克家趙銀青汝愚是也執政凡十一人楊樞密王景莊嗣宗蘇參政易簡陳文忠堯叟張文孝蔡文忠王文忠堯臣馮文簡許黄門陳樞密誠之鄭樞密是也節度使二人陳康肅堯咨王懿恪拱辰是也此外則何文縝自登第至大拜十二年梁鄭公登第至大拜十三年並雜記古詩
  觀上親試貢士歌    王元之
  天王出震寰宇清奎星燦燦照文明詔令郡國貢多士大張一網羅羣英聖情孜孜終不倦日斜猶御金鑾殿宫柳低垂三月煙爐香飛入千人硯麻衣皎皎光如雪一一重瞳親鑒别孤寒得路荷君恩聚首皆言盡臣節小臣蹤跡本塵泥登科曾賦御前題屈指方經五六歲如今已上青雲梯位列諫官無一語自愧將何報明主應制非才但淚垂强作狂歌歌舜禹
  律詩
  登第後宿平康里    鄭谷
  春來無處不閒行楚國相看别有情好是五更殘酒醒耳邊聞唤狀元聲
  詩話
  平康謁妓
  裴思謙狀元及第以紅牋作名紙謁平康里諸妓因宿于里中有詩曰銀缸斜背解鳴璫小女低聲喚玉郎從此不知蘭麝貴夜來新惹桂枝香
  未第選壻
  李翺尚書牧江淮郡日進士盧儲持卷來謁李禮待之置文卷几案間赴公宇視事長女及笄見文尋繹數四謂小青衣曰此人必為狀元李公聞之深異其語乃慕為壻來年果狀元及第纔過殿試徑成佳姻詩曰昔年曾去玉京遊第一仙人許狀頭今日已成秦晉約果教鸞鳳下粧樓
  志魁天下
  黄冕仲未第時嘗有魁天下之志元豐四年南劔州譙門一柱忽為迅雷所擊冕仲聞之占成四句云風雷昨夜破枯株借問天公有意無莫是卧龍蹤迹困放開頭角入天衢次年對䇿為天下第一
  身到黄扉
  本朝狀頭入相者吕文穆蒙正王文正公曾李文定公迪宋元憲公庠元憲登庸知制誥石揚休賀以詩曰皇朝四十三龍首身到黄扉止四人副樞王伯庸堯臣曰何不道已四而特言止惜哉蓋伯庸繼元憲魁天下士然未幾薨於位自慶厯及今迄未有先多士而後大拜者異哉西清詩話後四十年李士美何文縝亦以廷魁至鼎席渡江則梁克家揮麈録
  出處畧同
  王沂公與李文定公連榜取殿魁又相繼秉鈞軸文定鎮并門公均逸本鄉作詩寄之畧曰錦標得雋曾相繼金鼎調元亦荐更井上兒童公再見㑹稽幢紱我偏榮歸田録
  誓作狀元
  吕文穆公蒙正嘗與温恭蕭仲舒及一友人忘其姓名讀書於洛陽龍門山誓不作狀元不仕及唱第文穆為狀元温恭已不意然尚中甲科其友人隨拂衣歸隠後文穆大用太宗問與誰為友文穆即以歸隠者對遂以著作郎召不起故文穆罷相居洛作詩贈之曰昔作儒生謁貢闈今提相印出黄扉九重鴛鷺醉中别萬里煙霄達後歸隣叟盡垂新白髮故人猶著舊麻衣洛陽謾詫多才子自歎遭逢似我稀青箱雜記
  賦詩見志
  夏文莊公守安陸宋莒公兄弟尚皆年少文莊異待之命作落花詩莒公曰漢臯珮冷臨江失金谷樓危到地香子京曰將飛更作回風舞已落猶成半面粧是歲詔下兄弟皆應舉文莊曰詠落花而不言落大宋須狀元及第異日作宰相小宋非所及然亦須登嚴近後皆如其言故文莊在河陽聞莒公登庸以别紙賀曰昔年安陸已識台光蓋謂是也青箱雜記
  賦梅見志見梅門
  貢院失火
  元豐八年尚書户部侍郎權知貢舉開寳寺寓禮部貢院夜四鼓火翟曼陳之方馬希孟皆焚死其後别試焦蹈為魁諺云不因南省火安得狀元焦
  老作大魁
  梁灝年八十二雍熙十年狀元及第謝啓曰白首窮經少伏生之八歲青雲得路多太公之二年後至祕監卒年九十餘陳遯齋閒覽









  古今事文類聚前集卷二十六
<子部,類書類,古今事文類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