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事文類聚 (四庫全書本)/後集卷32

後集卷三十一 古今事文類聚 後集卷三十二 後集卷三十三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事文類聚後集卷三十二
  宋 祝穆 撰
  花卉部
  荷花雙蓮
  羣書要語荷芙蕖江東呼荷葉為芙蓉廣雅其莖茄其葉荷其本蔤其華菡蓞爾雅龜千嵗巢於蓮葉之上華山峰頭有池有千葉蓮花華山記荷為衣兮蕙為帶離騷緝芙蓉以為裳同上搴芙蓉於木末同上彼澤之陂有蒲與荷披紅衣而耀彩寄清流以託根歐陽公荷花賦或兩兩以相扶或亭亭而獨出同上髙原陸地不生此花卑濕淤泥乃生此花維摩經
  詩句朱華冐綠池曹子建菡蓞溢金塘魚戲新荷動謝𤣥暉紅蓮摇白羽 水花晩色静 荷花淨如拭 過雨亂紅蕖 野池蓮欲紅 紅膩小池蓮 長洲芰荷香霜倒半池蓮 荷淨納涼時 圓荷浮小葉並杜荷花嬌
  欲語紅蕖葢明鏡 㸃溪荷葉叠青錢於時荷花擁翠葢細浪嬲雪千娉婷荆公藕荷無數滿沙洲僧道濟折得荷花渾忘却空將荷葉葢頭歸魏詩荷背風翻白蓮腮雨退紅
  雙頭蓮兩蓮駢生雙房分體宋起居注
  古今事實
  白蓮社
  晉逺法師居廬山東林寺有白蓮花與陶潛十八人同修淨土號曰蓮社
  千葉白蓮
  唐太液池千葉白蓮開明皇與妃子共賞指妃子謂左右曰何如此解語花耶天寳遺事
  紅蓮變碧
  麻姑得道處壇東南池中有紅蓮近忽變碧今又白矣麻姑壇記
  紅蓮幙見僚屬門
  歩歩生蓮花見宫粧門
  六郎似蓮花見形貌門
  雙頭蓮係雙蓮
  宋文帝元嘉間樂遊苑天泉池三蓮同幹泰始中嘉蓮一雙並實合跗同莖生豫州鯉湖
  古今文集
  雜著
  愛蓮說        周茂叔
  水陸草木之花可愛者甚蕃焉晉陶淵明愛菊自李唐以來世人甚愛牡丹予獨愛蓮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漣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逺益清亭亭淨植可逺觀而不可褻翫焉予謂菊花之隠逸者也牡丹花之富貴者也蓮花之君子者也噫菊之愛陶後鮮有聞蓮之愛同予者何人牡丹之愛宜乎衆矣
  古詩
  古樂府
  渉江採芙蓉蘭澤多芳草採之欲遺誰所思在逺道
  玉井亭荷花      楊廷秀
  蕖仙初出沒照日穉猶怯宻排碧羅葢低䕶紅玉頰館之水晶宫環以琉璃堞珠明浮盤戲酒様流盃曄青筆尖欲試緑牋皺還摺老龜大於錢辛勤上圑葉忽聞人履聲入水一何㨗
  荷花         張文潛
  半池碧玉秋波瑩綠雲擁扇青油柄水宫仙女鬬新粧輕歩淩波踏明鏡
  古意         韓愈
  太華峰頭玉井蓮開花十丈藕如船冷比雪霜甘比蜜一片入口沉疴痊我欲求之不憚逺青壁無路難夤縁安得長梯上摘實下種七澤根株連
  律詩
  荷花         曹修古
  荷葉照芙蓉圓青映嫩紅佳人南陌上翠葢立春風青箱雜記
  吳歌         李白
  鑑湖三百里菡蓞發荷花五月西施採人㸔隘若耶
  白蓮         楊大年
  昨夜三更裏姮娥墜玉簮海神不敢受捧出碧波心
  蓮葉         鄭谷
  移舟水濺差差綠倚檻風斜柄柄香多謝浣沙人莫折雨中留得葢鴛鴦
  荷葉         歐陽永叔
  池面風來波灧灔波間露下葉田田誰於水上張青葢罩却紅粧唱採蓮
  横湖         蘓子瞻
  貪㸔翠葢擁紅粧不覺湖邉一夜霜捲却天機雲錦段從教匹練寫秋光
  古詩以下係雙蓮
  觀雙頭白蓮圖     周知㣲
  君不學叔隗季隗南歸晉又不學大喬小喬東入吳一種桃根與桃葉若為化作雙芙蕖臨淮政成有餘暇坐令幽室生瀟灑臨溪一幅萬里寛移得浙川入圖畫天空水濶江茫茫想見女英與娥皇九疑雲深蒼梧逺氷姿泣露不成粧苦心抱恨何時了香骨應甘沒秋草不如回首謝秋風分作尹邢來漢宫
  律詩
  同心芙蓉       朱超
  灼灼荷花瑞亭亭出水中一莖孤引緑雙影共分紅色奪歌人臉香亂舞衣風名蓮自可念况復兩心同
  南池嘉蓮       姚合
  芙蓉池裏葉田田一本雙枝照碧泉濃麗共姸香各散東西分艶蔕相連自知政術無他異縱是禎祥亦偶然四野人聞皆盡喜爭來入郭㸔嘉蓮
  重䑓蓮        李紳
  綠荷舒捲涼風曉紅萼開縈紫菂重雙女漢臯爭笑臉二妃湘浦並愁容自含秋露貞姿潔不曉春妖冶態濃終恐玉京仙子識却持歸種碧蓮峯
  榴花
  羣書要語接翠萼於緑蔕冐紅芽於丹鬚夏侯湛賦赬如丹砂范堅賦
  詩句只為來時晩開花不及春孔紹五月榴花照眼明山榴花似結紅巾容艷新姸不占春樂天淚㾗挹損臙脂臉剪刀裁破紅綃巾
  古今事實見榴實門
  古今文集
  律詩
  石榴花        元稹
  何年安石國萬里貢榴花迢逓河源道因依漢使槎
  和黄充實石榴花    陳無已
  春去花隨盡紅榴暖始然後時何所恨處獨不祈憐葉葉自相對重重乆更鮮流珠沾暑雨改色淡朝煙著子専寒酒移根擅化權愧非無價手刻畫竟難傳
  山石橊        杜牧
  似火山榴映小山繁中能薄艷中閒一朶佳人玉釵上秪疑燒却翠雲鬟
  石榴花        白居易
  一叢千朶壓欄干剪碎紅綃却作團風裊舞腰香不盡露消粧臉淚新乾薔薇帶刺攀常懶菡蓞生泥翫亦難不及此花簷户下任人採斫儘人㸔
  詩話
  紅一㸃
  荆公作内相時翰苑中有石榴一叢枝葉甚茂但只發一花故荆公題云濃綠萬枝紅一㸃為人春色不須多余每以不見全篇為恨王直方詩記遯齋閒覽以為唐人詩
  芙蓉花
  羣書要語一名拒霜
  詩句麗景移寒水穠芳委前軒芰荷諒難比反此生髙原莫怪秋無伴醉客水邉花盡木蓮開
  古今事實
  古今文集
  古詩
  芙蓉亭        栁宗元
  新亭俯朱檻嘉木開芙蓉清香晨風逺綠彩寒露濃瀟灑出人世低昻多異容嘗聞色空喻造物難為工留連秋月晏迢逓來山中
  拒霜花        歐陽永叔
  芳菲能幾時顔色如自愛鮮鮮弄霜曉裊裊含風態蕙蘭殞秋香桃李嬌春醉時節雖不同盛衰終一致莫笑黄菊花籬根守憔悴
  芙蓉溪        唐子西
  人間八月秋霜嚴芙蓉溪上春酣酣二南變盡魯叟筆七國破後鄒軻談人間二月春光好溪上芙蓉跡如掃周家盛處伯夷枯漢室隆時賈生老小兒造化誰能窮幾回枯枿還芳叢只應人老不復少有酒且發衰顔紅律詩
  木芙蓉        韓愈
  新開寒露叢逺比水邉紅艷色寕相妬嘉名偶自同採江秋節晚搴木古祠空須勸勤來㸔無令便逐風
  拒霜         陳去非
  拒霜花已吐吾宇不淒涼天地雖肅殺草木有芬芳道人宴坐處侍女古時装濃露濕丹臉西風吹綠裳
  木芙蓉        歐陽永叔
  種處雪消春始動開時霜落雁初過誰栽金菊叢相近織出新番蜀錦窠
  木芙蓉        王介甫
  水邉無數木芙蓉露滴臙脂色未濃正似美人初醉著強擡青鏡晩粧慵
  和陳述古拒霜花    蘇子瞻
  千林歸作一畨黄只有芙蓉獨自芳喚作拒霜知未稱㸔來却是最宜霜
  水仙花
  羣書要語
  古今事實
  古今文集
  古詩
  詠水仙        陳去非
  仙人緗色裘縞衣以裼之青冕紛委地獨立春風時吹香洞庭暖弄影清晝遲寂寂籬落隂亭亭與予期誰知園中客能賦㑹眞詩崔鸎鸎事
  賦水仙花       朱元晦
  隆冬凋百卉江梅屬孤芳如何蓬艾中亦有春風香紛敷翠羽帔濕靚白玉相黄冠表獨立淡然水仙粧弱植愧蘭蓀髙操摧氷霜湘君謝遺褋漢水羞捐璫嗟彼世俗人欲火焚𮕵腸徒知慕佳名詎識懐真剛淒淒柏舟誓惻愴終風章卓哉有遺烈千載不可忘
  水仙花        黄魯直
  淩波仙子生塵襪波上盈盈歩㣲月被誰招此斷腸魂種作寒花寄愁絶含香體素欲傾城山礬是弟梅是兄坐對真成被花惱出門一笑大江横
  律詩
  水仙花        劉貢父
  早於桃李晩於梅氷雪肌膚姑射來明月寒霜中夜静青娥青女共徘徊
  千葉水仙花并序    楊廷秀
  世以水仙為金盞玉䑓葢單葉者甚似真有一酒𧣴深黄而金色至千葉水仙其中花片捲皺宻蹙一片之中下輕黄而上淡白如染一截者與酒盃之狀殊不相似而千葉者乃真水仙云
  薤葉葱根兩不差重㽔風味獨清嘉薄揉肪玉圍金鈿淺染鵝黄剰素紗䑓琖元非千葉種丰容要是小蓮花向來山谷相㸔日知是他家是當家
  次韻水仙花      黄魯直
  借水開花自一竒水沉為骨玉為肌暗香已壓酴醿倒只比寒梅無好枝
  淤泥解出白蓮藕糞壌能開黄玉花可惜國香天不管隨緣流落小民家
  吳郡送水仙花并二大本   黄魯直
  折送南園栗玉花并移香本到寒家何時侍上玉宸殿乞與宫梅定等差
  劉邦直送水仙花    黄魯直
  得水能仙天與竒寒香寂寞動氷肌仙風道骨今誰有淡掃蛾眉篸一枝
  錢塘昔聞水仙廟荆州今見水仙花暗香静色撩詩句宜在林逋處士家
  衆花
  羣書要語
  古今事實
  古今文集
  律詩
  次韻苿莉花      劉彦冲
  翠葉光如沃氷葩淡不妝一畨秋早秀徹日坐傍香色照祗園静清囘瘴海涼儻堪紉作佩老子欲浮湘一云衆芳如不忘移植近瀟湘
  茉莉花        朱元晦
  曠然塵慮盡為對夕花明宻葉低層幄氷㽔亂玉英不因秋露濕誰識此香清預恐芳菲盡㣲吟繞砌行
  茉莉花        江奎
  靈種傳聞出越裳何人提挈上蠻航他年我若修花史列作人間第一香
  雖無艷態驚羣目幸有清香壓九秋應是仙娥燕歸去醉來掉下玉搔頭
  櫻桃花        楊廷秀
  櫻桃花發滿晴柯不賭嬌饒只賭多落盡江梅餘半朶依前風韻合還他
  瑞香花        楊廷秀
  織錦天孫矮作機紫茸翻了白花枝更將沉水濃薫却日淡風㣲欲午時
  瑞香花        楊廷秀
  侵雪開花雪不侵開時色淺未開深碧團圞裏笋成束紫蓓蕾中香滿襟别𣲖近傳廬阜頂孤芳原自洞庭心詩人自有薫籠錦不用衣篝注水沉
  瑞香花開呈益國公二首 楊廷秀
  近㸔丁香萬斛攅逺㸔却與紫毬般誰將玉膽薔薇水新灌肌膚錦繡襌淨界薰修爾芬馥無人剪剔自團欒下元前至上元後省得龍沉與麝蘭
  針來大笋束仍攅作麽開時色兩般荀令金爐炷沉水昭容潔袖襯巾襌同花異葉株株異一種欒時節節欒雪裏寒香得三友溪邉梅與雪邉蘭
  梔子花        杜甫
  梔子比衆木人間誠未多於身已有用與道氣傷和紅取風霜實香㸔雨露柯無情移得汝貴在映江波
  梔子花        朱元晦
  何處飛來薝蔔林酉陽雜爼云諸花少六出惟梔子花六出陶真白曰薝蔔花也老枝樛屈更蕭槮淒涼杜老江頭坐坐對行吟得自箴
  山茶花
  江南池館厭深紅零落山煙山雨中却是北人偏愛惜數枝和雪上屏風
  含笑花        楊廷秀
  大笑何如小笑香紫花不似白花粧不知自笑還相笑笑殺人來斷殺腸
  山丹花        楊廷秀
  春去無芳可得尋山丹最晩出雲林柿紅一色明羅袖金粉羣蟲集寳簮花似鹿葱還耐久葉如芍藥不多深青泥瓦斛移山蘤聊著書窻伴小吟
  牽牛花        楊廷秀
  素羅笠頂碧羅簷晩缷藍裳著茜衫望見竹籬心獨喜翩然飛上翠瓊蔘
  莫笑渠儂不服箱天孫為織碧雲裳浪言偷得星橋巧只觧氷盤染茈薑
  曉思歡欣晩思愁繞籬縈架太嬌柔木犀未發芙蓉落買斷西風恣意秋
  金沙花        王介甫
  海棠開後數金沙髙架層層吐綘葩咫尺西城無力到不知誰賞魏家花
  蜀葵花        陳標
  眼前無耐蜀葵何淺紫深紅數百窠能共牡丹爭幾許得人輕處秪緣多
  金鳯花        晏同叔
  九苞顔色春霞萃丹穴威儀秀氣殫題品直須名最上昻昻驤首倚朱欄
  憶遶朱欄喜自栽繁叢髙下幾番開中庭雨過無人跡狼藉深紅㸃綠苔
  金錢花        石懋
  名貴已居三品上價髙仍在五銖先春來買斷深紅色燒得人心似火然
  金燈花        李商隠
  蘭膏爇處心猶淺銀燭燒殘焰不馨好向書生窻畔種免教辛苦更囊螢
  和雞冠花       梅聖兪
  神農記百卉五色異甘酸乃有秋花實全如鷄幘丹籠煙何聳聳泣露更團團取譬可無意得名殊足觀逼真歸造化任巧即凋剜赤玉書留魏魏文帝與鍾繇求赤玉書云赤如雞冠丹砂句誦韓韓文公闘雞詩頭華碎丹砂誠能因物比誰謂入時難有客驅辭頴臨風運筆端豈嗟古吟闕每憤此芳殘揣情苦精妙繼音慙未安
  戲詠髙節亭邉山礬花二首并序黄魯直
  江湖南野中有一種小白花髙數尺春開極香野人號為鄭花王荆公嘗欲求此花栽欲作詩而陋其名予請名曰山礬野人採鄭花葉以染黄必借礬而成色故名山礬海岸孤絶處補陀落茄山譯者以為小白花山予疑即此山礬花爾不然何以觀音老人堅坐不去耶北嶺山礬取意開輕風正用此時來平生習氣難料理愛著幽香未擬囘
  髙節亭邉竹已空山礬獨自倚春風二三名士開顔色把斷花光水不通
  朱槿花        僧紹隆
  朱槿移栽釋梵中老僧非是愛花紅朝開暮落渾閒事衹要人知色是空
  花卉
  羣書要語
  古今事實
  鶴林開花見重陽門
  羯皷催花
  移春檻並見春門
  鋪花為裀
  學士許慎與親友宴花圃中聚花鋪坐曰吾自有花裀何須坐具天寳遺事
  古今文集
  古詩
  庭花         羅隠
  昨日芳艷濃開樽幾同醉今朝風雨惡惆悵人生事南威病不起西子老兼至向晩寂無人相偎墮紅淚
  接花         陳瑩中
  色紅可使紫葉單可使千花小可使大子少可使繁天賦有定質我力能使遷自矜接花手可奪造化權衆聞悉驚詫遺我屢嘆吁用智固巧矣天時可易歟我欲春採菊我欲冬賞桃汝不能栽接汝巧亦徒勞雨露草必生霜雪松不死不死有本性必生亦時爾汝之所變易是亦時所為時乎不可違何物不違時
  惜花吟        鮑君徽英華
  枝上花花下人可憐顔色俱青春昨日㸔花花灼灼今日㸔花花欲落不如盡此花下歡莫待春風總吹却鸎歌蝶舞韶光長紅爐煑茗松花香粧成吟罷恣遊後獨把芳枝歸洞房
  韋員外家花樹歌    岑參
  今年春似去年好去年人到今年老知人老去不及花可惜落花君莫掃君家兄弟不可當列卿太史尚書郎朝囘花底常㑹客花撲玉缸春酒香
  共友人㸔花      羅鄴
  花開只恐看花遲及到愁多未看時家在楚鄉身在蜀一年春色負歸期
  惜落花贈崔二十四   白居易
  漠漠紛紛不柰何狂風急雨兩相和晩來悵望君知不枝上稀疎地上多
  惜花         嚴憚
  春光冉冉歸何處更向花前把一盃盡日問花花不語為誰零落為誰開
  謝判官幽谷種花    歐陽永叔
  淺深紅白宜相間先後仍須次第栽我欲四時攜酒去莫教一日不花開
  野花         羅鄴
  拂露叢開血氣殷初無名字對空山時逢舞蝶尋香立少有行人輟棹攀若在侯門㸔不足為生江岸見如閒結根畢竟輸桃李長近都城紫陌間
  菖蒲
  羣書要語菖蒲一名菖歜本草菖蒲亦有一寸十二節者本草又能烏髭同上菖蒲放花人得食之長年風俗通
  詩句下有千嵗根蹙縮如蟠虬青青水中蒲長在水中居寄語浮萍草相隨我不如
  古今事實
  嗜菖歜
  文王嗜菖歜爼說苑
  饗有菖歜
  王使周公閱來聘饗有菖歜左傳
  菖蒲九節
  漢武上嵩山忽見仙人曰吾九疑人也聞中岳有石菖蒲一寸九節食之可以長生故來採之忽然不見神仙傳
  其花難見
  梁太祖后張氏嘗於室内忽見庭前菖蒲花光彩照灼非世中所有后驚視謂侍者曰汝見不曰不見后嘗聞見者當富貴因取吞之是月産梁武帝
  古今文集
  律詩
  和子由盆中石菖蒲忽生九花蘓子瞻
  春荑秋莢兩須臾神藥人間果有無無鼻何由識薝蔔有花今始信菖蒲芳心未飽兩蝴蝶寒意知鳴幾蟪蛄記取明年十二節小兒休更籋霜鬚
  採菖蒲        陳去非
  閒行澗底採菖蒲千嵗龍蛇抱石臞明朝却覔房州路飛下山顚不用扶
  芭蕉
  羣書要語芭蕉一曰苞苴或曰甘蕉莖如荷芋重皮相褁大如盂斗葉廣尺長一丈有角子長六七寸或三四寸兩兩共對若相抱形剥其皮色黄白味似葡萄甜而脆亦飽人其莖解散如絲續以為葛謂之蕉葛雖脆而好色黄白不如葛赤色也廣志
  詩句升堂坐階新雨足芭蕉葉大梔子肥更展芭蕉看學書山谷芭蕉一枕西窻雨荆公
  古今事實
  蕉覆鹿見鹿門 雪中蕉見畫門
  書芭蕉
  陸羽作僧懐素傳曰貧無紙可書堂後數里種芭蕉萬餘以供揮灑
  古今文集
  律詩
  芭蕉         路徳延
  一種靈苖異天然體性虛葉如斜界紙心似倒抽書
  唐餘録云詩成翌日傳於都下
  芭蕉         錢珝
  泠燭無煙綠蠟乾芳心猶倦怯春寒一緘書札藏何事㑹被東風暗拆㸔
  芭蕉         楊廷秀
  骨相玲瓏透入窻花頭倒挿紫荷香繞身無數青羅扇風不來時也自涼
  
  羣書要語藫水苔也一名石髪江東食之爾雅苔水衣也說文在屋曰昔邪在垣曰垣衣廣雅苔蘚空室無人行則生或紫或青一名員蘚一名綠錢一名綠苔古今注海藻一名海菭南粤志
  詩句蒼苔依砌上謝𤣥暉苔痕上堦綠劉禹錫虫書玉佩蘚石田茅屋荒蒼苔
  古今事實
  綠苔生閣
  陳思王初䘮應劉端憂多暇綠苔生閣芳塵凝榭
  水苔造紙
  張華撰博物志進武帝帝嫌煩令削之賜側理紙王子年云側理紙陟厘也此紙以水苔為之溪人語訛謂之側理
  乾苔充食
  侯景圍䑓城既急時甘露厨中所有乾苔悉分給軍士
  苔草沒堦
  宋王㣲太保𢎞之弟子也吏部尚書江湛愛其才學用為吏部郎陳病篤不受因與湛書告絶足不踰閫十有餘載棲遲環堵之室苔草沒堦
  古今文集
  律詩
  苔錢         鄭谷
  春紅秋紫繞池䑓箇箇圓如濟世財雨後無端滿窮巷買花不得買愁來
  
  羣書要語苹萍也大者曰蘋爾雅江東人謂之藻郭璞注萍葫也無根浮水而生說文季春萍始生月令萍樹根於水木樹根於土淮南子苟有明信蘋蘩蕰藻之菜可羞王公左傳詩句風起青蘋末 風約半池萍乾坤水上萍旅蹤一浮萍萍蓋汚池淨
  古今事實
  南澗採蘋
  召南採蘋詩大夫妻能循法度則可以承先祖共祭祀矣
  得萍實
  楚王渡江得萍實大如斗赤如日剖而食之甜如蜜古今文集
  律詩
  萍          吳均
  可憐池裏萍葐蒀紫復青工隨浪開合能逐水低平㣲根無所綴細葉詎須莖飄蕩終難測流連如有情
  醉後口號       劉商
  青草秋風老此身一瓢長醉任家貧醒來還愛浮萍草飄寄官河不屬人
  浮萍         陸龜𫎇
  晩來風約半池明重疊侵沙綠𦋺成不用臨池重相笑最無根蔕是浮名
  
  羣書要語卉草也草謂之華木謂之榮不榮而實者謂之秀榮而不實者謂之英爾雅兖州厥草惟繇茂也徐州草木漸苞叢生也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州厥草惟天少長曰天禹貢薙氏掌殺草周官季夏之月燒薙行水以殺草月令霜降之日草木黄落月令草上之風必偃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薫香草蕕臭草左傳蔓草猶不可除左隠春草生兮萋萋王孫遊兮不歸楚辭畦留夷與掲車兮雜杜衡與芳芷同上采薜荔兮水中同上惟兎葵燕麥動摇春風劉禹錫集春草碧色江淹别賦
  詩句四顧何茫茫東風摇百草古詩草見踏青心草色入(⿱𥫗亷)劉禹錫亂生金谷誰為主
  古今事實
  嘗百草
  神農始嘗百草一日七十毒淮南子
  蓂莢草
  堯時有草生庭十五日已前日生一葉十五日已後日落一葉若小盡則一葉厭而不落名曰蓂莢堯觀之以知旬朔馬總厯
  書帶草
  不其城東有鄭𤣥教授山山下生草如薤葉長尺餘細靱異常土人呼為康成書帶草三齊畧記
  草木人形
  苻堅至夀春與苻融登城而望王師見部陣齊整八公山上草木皆類人形顧謂融曰此亦勍敵何謂少乎憮然有懼色
  𠉀草記時
  巖昌羌俗無文字但𠉀草榮落以記嵗時後周書
  塋不生刺草
  魯城北孔子塋中不生刺人草木金樓子
  塚獨生青草見妃嬪門
  窻間草不除
  程明道曰周茂叔窻前草不除去問之云與自家意思一般
  古今文集
  古詩
  虞美人草歌      曽慥
  鴻門刁斗紛如雪十萬降兵夜流血咸陽宫殿三月紅霸業已隨煙燼滅剛强必死仁義王隂陵失道非天亡英雄本學萬人敵何用屑屑悲紅粧三軍散盡旌旗倒玉帳佳人坐中老香魂夜逐劍光飛清血化為原上草芳心寂寞寄寒枝舊曲聞來似歛眉哀怨徘徊愁不語恰如初聽楚歌時滔滔逝水流今古楚漢興亡兩丘土當年遺事總成空慷慨尊前為誰舞
  律詩
  詠草         程伯淳
  漸覺東皇意思匀陳根初動夜來新忽驚平地有輕綠已葢六街無舊塵莫為榮枯吟野草且憐愁醉柅香輪詩人空怨王孫逺極目萋萋又一春
  絶句         白居易
  離離原上草一嵗一枯榮野火燒不盡春風吹又生
  曲江春草       鄭谷
  落落江堤簇暖煙雨餘江色逺相連香輪莫碾青青破留與愁人一醉眠
  賞春         羅鄴
  芳草和煙暖更青閒門要路一時生年年檢㸃人間事惟有春風不世情
  春草         劉原父
  春草綿綿不可名水邊原上亂抽榮似嫌車馬繁華處纔入城門便不生









  古今事文類聚後集卷三十二
<子部,類書類,古今事文類聚>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