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七 古今紀要 卷八 卷九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八
  宋 黄震 撰
  
  文帝 姓普六茹本楊震後 周太祖賜姓諱堅周宣帝后父嘗從武帝破齊 静帝㓜入總朝政矯宣帝之苛酷鄭譯劉昉矯詔引入周氏諸王在藩悉召至長安尉遲逈起兵韋孝寛討平之又廣陵杜喬生起元義討之 司馬消難起王誼討之 荆郢兵起賀若誼平之 王謙以巴蜀起梁叡平之 五王畢王賢等謀變被誅竟代周以長安城小徙龍首山 廢後梁七年 滅陳用賀若弼韓禽晉王廣楊素等滅之 突厥請盟初来冦命衛王爽擊平之竇榮走又使史萬嵗斬阿波可汗遂請盟 右統一天下事 用蘓威髙頴同參朝政天下稱平嵗减賦役裴政修律令後世遵用去梟轅及鞭法定死流徒杖笞 褒賞守令州縣多稱職梁彦光樊叔畧房恭懿等 减役毎嵗十二畨為二十役 减調二疋為二丈 周末𣙜酒鹽悉罷之池井 求遺書牛𢎞請以斷獄猶多命蘓威牛𢎞除律千餘條 置義倉
  長孫平請 輸籍法徧下諸州髙熲議 龐晃短髙熲帝禮之愈宻 府藏充减河北東租 盧賁閉糴除名本佐命臣關中大旱流涕不御酒肉者一朞又帥民就食洛陽 仁夀宫成壮麗而怒 豆盧通貢綾之布焚之死刑三奏 赦王伽所縱流囚李參等用爲雍
  右節用愛民事 從何妥議樂用黄鍾一宫萬寳常祖孝孫定雅樂並不用 聽民出家營造經像 煩碎臨朝至日仄栁彧楊尚希諌不聽 明察臨下左右有過輙加重罪以錢帛遺之得犯立斬 牛𢎞等議明堂不决而罷 盗邊粮一升以上斬 晚節法峻不復依律詔諸司論属官罪於律外斟酌决杖 又以盗多一錢以上者弃市或三人共盗一𤓰事發即死 信獨孤后及楊素言廢太子勇立晉王 廢學校炫諌不聽 王通上太平十二䇿不能用 晚年尤信佛道鬼神 信䜛功臣故舊無終始保全者 懲周室㣲弱諸子分據大鎮迭相猜忌皆不以夀終秦王俊以奢侈免官死 蜀王秀以巫蠱死 漢王諒以反死帝疾楊素輔太子爲變令張衡侍疾俄而上崩中
  外頗異議右帝失處
  髙熲事主專 文帝得政即願受驅馳 尉遲逈起兵先進破之 獻取陳之䇿陳人益弊 伐陳三軍咨稟 得君專 未得天下時帝已委心膂破尉遲迥委任益隆 前後短之者帝皆疎黜之諌晉王納張麗華 諌廢立 諌伐髙麗 有文武大畧明逹世務推誠體國進取忠良以天下
  爲己任 執政二十年朝野推服 削藁 楊素賀若弼韓禽等皆所薦餘不勝紀 有功於隋最多 以諌廢太子勇爲獨孤后所間 帝終不能全之 為煬帝太常諌收召周齊樂工見殺
  蘇威宇文護将妻以女逃之 雖為所逼亦居山寺諷讀為娱 授官並不拜 髙熲薦之隋文聞禅代之議遁歸田里 然其後為宇文化及光禄大夫化及敗歸越王同太宗平王世充以老病坐閭闔求謁太宗數之而不見又求謁髙祖亦不納亷耻掃地 與髙熲同心輔政天下稱平 然煬帝時與宇文述裴矩裴藴虞世基同掌朝政時號五貴卒為其所䧟除名 煩碎自是 加五教以煩碎之辭百姓嗟怨江南多叛 定律令格式非簡乆之法 凢公議惡人異已 子䕫論樂與何妥分黨妥奏以朋黨威坐免連坐百餘家此亦威之過 帝謂威非詐清但狼戾不切求名太甚父綽在魏作征稅法自謂如張弓誰能㢮者威至是奏減賦役 因宫中銀幔鈎盛陳節儉 帝将殺人當前遮之 諌築長城 盗賊起無敢言者威因𤣥感反言恐成厲階又獨隐殿柱言盗賊漸近又乞赦羣盗討髙麗清儉亷謹皆好處
  楊素代蘓威與髙熲掌朝政 識度不如熲亷謹亦不如威 惟有戰伐之功 伐陳引舟師趍三峽巴陵以東無敢守者 江南羣盗所在平破兩破突厥漢南無虜庭 為煬帝平漢王諒 御軍甚嚴然㣲功必録故士亦願從 爲僕射時營仁夀宫頴言其侈麗 營獻皇后陵詔書褒美貴盛貪侈近古未聞時人鄙之 栁述梁毗言之漸見疎 煬帝得為太子皆其力文帝疾為煬帝防擬 善属文 好陵轢 謂周武帝但恐冨貴来逼臣
  賀若弼與韓擒皆平江南功臣 喜功名 量小帝終始疑之 夀州刺史帝疑與尉遲逈作亂召之 髙熲薦平江南忻然以為己任 伐陳先襲南徐恨不得叔寳 平陳後撰御授平陳七䇿 貴盛 怨不得為相忿髙熲楊素謂惟能啖飯 以怨望㡬死 與突厥比射殿前自明赤心嘗謂楊素猛将非謀将韓擒闘将非領将史萬嵗騎将非大将意以大将自許 煬帝尤疎忌之
  卒見殺
  韓擒北史作禽 守和州屢挫陳人 廬州總管委以平陳之任 伐陳為先鋒濟江 入朱雀門擒叔寳 與若弼争功上前 上指示突厥突厥不敢仰視  将死鄰母見迎王者又或驚謁閻羅王
  史萬嵗良将 髙熲謂古名良無以過 不脩營伍無警夜而虜不敢犯 應變無方 年十五從戰 命射羣鴈弟三者 自請於竇榮定擊突厥馳斬其所撰挑戰壮士 髙智慧亂江南深入千里十旬轉闘七百餘戰 破南寧夷倒諸葛紀功碑深入降之 突厥入冦聞其為将引去以取南寧時受賂事覺除名楊素害其功死之日天下寃之
  劉方亦良将 平李佛子有威恵經畧林邑南過馬援銅柱八日
  元胄周趙王招謀害帝瞋目叩刀入衛急扶帝走事類樊噲 坐事除名 煬帝殺之李徳林㓜聰敏就宅觀者車馬月餘不絶 該博孝 美容儀善談吐 江摠謂河朔之英舉秀才擢甲科 與顔之推判文林館 周武平齊得之詔誥及山東人物一以委之謂之天上人隋文受顧命曰願以死奉公 勸竟為大丞相假黄鉞 羽檄頓至機速競發⿰代詔䇿璽書皆
  其辭 諌滅宇文氏由是品位不加 後以請買市店益疎貶死 以江南抗衡作天命論 霸朝雜集
  盧思道不觧劉松所作碑銘閉户讀書後松又不觧思道所作 借魏收異書才學兼著 文宣挽歌惟思道之善者八首 聽蟬篇庾信歎美勞生論指切當時 謂省大理而留太僕為重畜産賤刑名 言殿庭非杖罰之所朝臣笞罪當贖 不持操行恃才陵轢宦塗淪滯昌衡與從弟思道齊名 獨不言功 按對周使 徐州有能名 牛觸死其所乘馬不受牛主價值 吏部蘇威考之曰徳為人表行為士則
  薛道衡與盧思道李徳林齊名 聘陳 答髙妙陳有四必克 以在吏部用人黨蘓威除名晉王召之不從晉王由是銜之 空齋作文户外有人便怒 乆當樞要才名益顯争相與交 襄州清簡人懐其恵 上文帝頌煬帝惡之房謙彦勸之絶賔客道衡不以為意見殺
  李文博讀書至治亂得失忠臣烈士未嘗不反覆吟翫 吏部薛道衡令在帷中察已行事 守道居貧衣食乏絶清操邁厲 謂房元齡曰今治源混亂雖日免十貪守何益 責虞世基子盛容節曰賈誼當比年議論何事 秦孝王生男頒賜曰賞罰為功過設王妃生男於群官何事 古人得失如指諸掌 無吏幹為縣丞得下考數嵗不調惟道衡愍之
  叚文振膽智 明逹世務 坎齊晉州先登 破突厥 從伐陳 破嘉州獠 請煬帝遣突厥出塞外 在鄴遇逈起兵棄母妻子而歸文帝 遺言遼東役貴速
  元岩剛正 樂運輿襯陳周宣帝八失岩力救之曰樂運不免吾将與俱 将誅烏丸軌不肯署詔脫巾頓顙 在隋面折庭争無所回避輔蜀王秀鎮蜀法令明肅王不敢為非
  劉行本諌殿前笞郎 為左庶子責唐令則與太子昵狎責夏侯福戯笑自謂非殿下弄臣為大興令權貴憚其方直
  梁毗開皇初置御史官以鯁直拜治書侍御史 大興令無所迴避 西寧州蠻夷不相攻擊奏楊素擅權上大怒又極言之素自此恩寵漸衰 當時不畏素者惟毗與栁彧李綱
  栁彧當朝正色百寮所憚 平齊後留京者不預賞彧奏行之 不許髙熲子請㦸 諌刺史用武将 劾唐君明母䘮娶 諌親細務 立楊素於庭詰其罪 請禁正月十五角觝 持節河北免贓汙二百餘人州縣肅然 楊素譛黜之
  長孫平請民間秋家出栗麥儲之閭里以備凶年名曰義倉 或告邴紹誹謗因諌絶此法 突厥相攻持節宣諭 歴州所在稱善 相州有能名正月望百姓衣盡矛甲為戱上怒免
  韋世康尉逈之亂守絳闔境肅清 不以得䘮干懐慨然有止足之志 恬素 吏部選用平允請托不行 侍宴求退以為荆州摠管為政簡静合境無訟 弟不仕盡以父時田宅與之
  栁機周臣皆勸禪譲機獨義形於色無所陳請 寛簡有雅望 作牧俱稱寛恵 近侍無所損益子尚主 怙寵驕豪蹇之機從子 風神爽亮進止可觀 讀祝音韻清雅 善談
  謔 常接對梁陳使者 前後奉使所得皆散之宗族 為齊王長史不能正救機族兄乞勸學行禮自是州縣置愽士習禮
  牛𢎞乞開獻書之路言歴代書聚散 議明堂 議樂 論京房六十律不可行 正定新樂請改朞練之禮 吏部選舉先徳行而後文才 卑儉寛厚簡訥 終始信任惟𢎞一人 煬帝引入皇后對食 不答妻告叔殺牛
  蘇孝慈請給職田免百寮置廨收息與民争利
  盧愷諌用染工王神歡 諌簡老牛享士聘陳依本國禮 每有敷奏侃然正色
  宇文㢸吏部擢八縣令皆稱職 進伐齊策 與陳将三戰三克 當官正色百寮所憚 與髙熲議煬帝好聲色死
  令狐熈孝 滄州吏民恐其遷易 汴州令行禁止上使相州取以為法考績為天下最 鎮嶺南開設學校華夷感敬稱爲大化 乞改嶺南同名州名 或譛受李佛子賂免子徳棻
  薛胄兖州旬日部囚數百 察偽郡守之之官者堰淮泗水西流陂澤盡為良田 上封禪圖 以納漢王将除名
  裴政蕭詧鎻送荆州城下使誘梁元帝政許而告城中以援兵大至 在周與盧辯建六官撰朝儀司憲剖决如流用法寛平 在隋與蘓威定律令 面折人短而退無後言 諌太子寵雲定興襄州令行禁止稱神明
  李諤乞禁公卿死嫁賣妻妾 極論文體之弊謂貴賤賢愚惟務吟詠 乞禁當官矜伐 蘓威欲罷臨道店舍諤謂行旅之所依令依舊
  劉昉小人 與鄭譯謀引帝輔政 文帝心膂 劉昉牽前鄭譯推後 恃此自驕 辭征尉遲逈漸見疎謀反誅
  鄭譯 桞裘 皇甫績外祖韋孝寛鞠養㓜自尅厲
  盧賁受禪清宫請改周代旗幟 言宫懸七八不同數人同引文帝入總萬機 帝嘗謂㣲昉等我不至此然此等皆反覆子也實行詐顧命於我
  李穆周太祖芒山之敗墮馬穆突圍入授以從馬獲全 撫慰関中所向克定 賜鐵劵 奉十三環金帶於文帝宻表勸進 乞移都 拜太師賛拜不名 象笏者百人貴盛莫比許宇文述國賦之半得爲穆孫之嗣既而不予述因李氏當為天子之讖搆之 族誅
  李圓通爲帝監厨不許世子乳母干請遂得托心腹
  梁睿使代王謙為益州王謙反因討之劍南遂平威振西川夷獠歸附 乞討南寧夷 薛道衡令其勸進 上平陳䇿 上鎮守突厥十䇿 求退受金自汙
  干義守武安專崇徳教不尚威刑 争財相訟者自取家財與之各懐愧耻 風教大治 鄭譯劉昉譛之 髙熲以有經畧可討王謙昉上之 㓜子宣敏使蜀乞分王戚属於是蜀王秀鎮蜀
  隂夀監韋孝寛討尉逈三軍紀綱皆取决於夀 髙寳寧連結契丹討平之
  骨儀清苦 時天下士大夫莫不變節濁貨獨儀厲志守常介然獨立
  竇榮定少與文帝相厚娶帝姊 尉迥平後鎮洛州 突厥請盟
  豆盧勣刺渭州鎮燒當羌 有恵政華夷悦服 鳥鼠山涌泉 益州破王謙
  梁士彦晋州禦後齊 破尉逈入鄴城文帝忌之怨望謀反誅
  宇文忻年十二能左右馳射 諌周武帝旋師㧞齊晋陽 擊鄴城觀戰者遂大敗尉逈 有善事雖非忻所建亦相謂此必英公法觧兵法 有威名 與梁士彦謀逆誅
  虞慶則突厥将内附為使招之帝以髙頴平慶則降突厥並稱 平嶺南李世賢 南誅趙□孝 從宇文泰攻洛陽留鎮撫 為周克陳十九城 以習故事相隋又尋怍㫖出 與斛斯徴不恊救其死而不言 刺冀州有疾民争祈禱 置斗尺免奸詐 載蒿賜盗
  趙芬明習故事 所居之職皆有聲績 凡有疑議輙為評斷 度尉逈之謀 隋文甚親信楊尚希尉逈發䘮哭不哀視不安知其有他計先逃之 州郡過多請罷諸郡 諌親細務元襃泣諌諸兄别居 啇人訟其受金縱賊輙自誣服曰恐累善良
  髙勵齊親王 剛直有才幹斛律明月毎征伐引為副 宦官放縱欲斬之 乞收五品以上家累置三臺脅其死戰不從遂遁 爲周所獲 周亡入隋 絶子胥廟牛酒之祭 上取陳策 洮州豪猾屏迹路不拾遺
  侯莫陳頴教豆盧勣撫慰稽胡羣胡悅服 瀛州免官百姓流涕 鎮邢州山東第一 桂州大崇恩信民夷恱服嶺南閩越不附拜南海太守
  魏憺具魏史
  杜臺卿采月令為玉燭寳典患聾請修國史
  崔仲方與髙熲議正朔服色 上書論取陳之䇿 㑹州平諸羌
  于仲文九嵗謂讀書忠孝而已 不從尉逈之誘擒其将擅讓盡平河南諸郡 獄中上書自陳屯白狼大破胡 以吏多奸令勘録省中事 征遼出樂浪道宇文述先退遂敗
  趙綽刑部稱職争重盗賊法 争蕭摩訶子作亂從坐争辛亶衣緋禈賜死 上每謂朕於卿無所惜但卿骨相不當貴耳
  賀婁子幹有邊功 再破突厥 再破吐谷渾 議西營田非便 守營州鎮榆林寨甚為虜所惲
  杜彦繼子幹守靈州胡馬不敢至塞
  桞莊啓後梁保境息民以觀變 蘓威稱其兼世務學業 與陳茂同官不能降意為其所譖郎茂見文帝非周武作象經因自結納 為衛國令辭訟不詣州省 蘇威責人間五品不遜曰管内無五品之家 又奏罷餘粮簿 乞没王事者子不退田 劾宇文愷于文仲競河東銀窟 撰州郡圖經 無蹇諤之節見帝忌刻切歎
  髙構前後典選莫及 牛𢎞典選擢用常問之薛道衡為文必先呈草 舉房杜等伊婁謙賛周武伐齊因聘齊觀釁 澤州清約得人攀戀數百里不絶
  龐晃帝令射雉為冨貴之驗 擊突厥 剛悍
  李安叔父璋與周趙王謀殺文帝安告之
  觀德王椎文帝族子 寛容下士 野朝傾瞩與髙熲虞慶則蘓威稱四貴文帝惡其得衆忌 之 弟平陳後差品天下牧逹為第一 楊素言有君子之貌兼君子之心唯逹
  蔡王智積文帝族子 同州脩謹 在州未嘗逰戯聽政之暇端坐讀書門無私謁 時延儒士所設惟餅果酒才三酌 女妓惟年節嘉慶奏於太妃 答勸治産業者曰昔平原露朽才帛苦其多也吾幸無可露守𢎞農清靜破𤣥感
  太子勇文帝長子 好學寛和 初為太子 諫徙民實塞 因餙馬鐙帝不恱 冬至百官朝之恩寵始衰 煬帝因譛之文獻皇后始為奪宗之計 楊素復譛之卒鍜成其獄廢之
  秦孝王俊第三子 好佛 伐陳山南道元帥有令問 後漸奢免官 妻妬毒之蜀王秀鎮蜀 有膽氣 煬帝忌之令楊素譛廢之
  漢王諒并州 管黄河以北皆𨽻之 見諸兄以䜛廢隂有異圖 帝崩徴之遂反 裴文安勸直趨覇上不從楊素擊之敗降
  煬帝晉王廣營仁顯宫發天下竒材異石實園苑自長安所江都四十餘府築西苑縁渠作十六院清夜逰曲 幸江都挽船八萬人皆衣錦 括天下樂家子弟為樂户 築長城發丁男百餘萬 造輿服近世莫及鶴自投𣰉 營汾陽宫 誅髙熲賀若弼等 廵河右通西域自京師入西北諸郡轉輸塞外西方先困 自江東幸涿郡敕四方於前舡選補 詔討髙麗四右兵㑹於涿共一百一十三萬三千八百人 議復伐所在盗起 詔伐髙麗百道俱進髙麗乞降 帝在江都以禮餉豐薄除官四方剥利以充貢獻 大業十三年唐公起義師於太原入京師以代王侑爲帝遥尊帝爲太上皇明年義熈二年宇文化及犯宫闈上崩子温室
  恭帝侑 煬帝長子元徳太子之子義兵入長安立之以唐公爲大丞相封王明年遜位
  楊素煬帝之立皆其力 詳見文帝
  張衡㓜有骨鯁風 扣馬諌周武居憂出獵 太學為同軰所推 煬帝奪宗之計多其所為 帝幸其宅留宴三日 驕貴 諌廣汾陽宫出守榆林 帝幸汾陽怒其不瘦損
  郭衍勸隋文殺周宗室禪代 晉王腹心 奪宗之謀欣然為之 勸帝取樂 然有撫御才王韶與元岩同以剛直稱 晉王鎮并蜀王鎮益妙選重望為僚佐故佐晉王鎮并 王甚憚之每事諮詢 自鎻諌王穿池起山 克金陵留鎮 求退
  榮毗楊素薦為華州長史䋲素左右無所寛貸
  許善心陳人聘隋隋留之至陳亡始悲泣而臣之言宇文述私役宿衛之罪 化及弑逆獨不謁朝堂 母死不哭曰能死國難我有兒矣 續父成梁書 神雀頌
  房彦謙孝 齊州主簿州境肅然 齊主之奔欲匡救不果齊亡歸家 隋受禪無仕心韋藝強仕之 書諭賊賊慚懼 勉髙熲考課 長葛令稱慈父為天下長吏第一去之日百姓號哭 薛道衡深交 責張衡不正救 棄官隐居 置司𨽻官起彦謙為之慨然有澄清天下之志薦舉皆表式弹射無怨  隋政漸亂靡不變節獨直道守常介然孤立 謂子𤣥齡曰人皆因禄富我獨為官貧遺子孫在清白 尺牘為人所寳
  髙構前後典選莫及 牛𢎞典選擢用必詢 道衡作文必呈草 舉薦房杜等 滑稽辨給衞𤣥資州山僚觧兵歸附者十餘萬去之日攀戀數百里不絶 征遼與代王侑留守𤣥感圍東都𤣥率歩騎七萬授之卒與宇文述破之其後撫關中不能救百姓而貨賂公行
  楊汪少㓙疎善敺擊 長折節勤學 王逹欲求良田薦爲左丞汪奏之 為大理一夜究二百餘囚曲盡事情 祭酒百寮就學天下通儒皆萃焉 梁郡屢挫李宻 為王世充用被誅
  宇文述從伐陳平吳㑹 奪宗之計皆述教之賫金寳入京見楊約通於楊素謀廢立 因吐谷渾離散逐之雪山空其故地 與蘓威同參朝政容止便僻宿衞取則 有巧思 竒物異服進獻宫掖 征髙麗大敗三十五萬五千人還者僅二千七百人 破斬楊𤣥感 子化及
  雲定興女為太子勇妃以竒巧媚述
  虞世基初以雅淡文華著名其後專事逢君貪黷陳主校獵作講武賦 傭書養親 煬帝重其才使典機宻 與宇文述等號五貴 承旨為勅日且百紙無所遺謬 帝鴈門被圍乞重賞格及停征遼既而不行由是稱詐 見帝不可諌由是唯務取容 謂鼠竊雖多不足 慮楊義臣破賊乞散其兵 滛侈納賄 弟世南清貧未嘗贍之 化及殺之
  裴藴逄君之惡 為太常益滛聲異技至三萬人為户部以貌閲人無得免丁賦 承㫖戮𤣥感之黨萬餘家 譛殺道衡譛殺蘓威 作亂被誅
  裴矩撰西域圖記迎帝意 誘西域朝貢 勸大陳中國之盛誇夷狄 帝謂大識朕心 以髙麗遣使於突厥始建征遼之䇿 議分始畢可汗之衆召鴈門之圍 召江都婦女配驍果以安其心迎拜化及 為建徳制朝儀 居常亦廉勤
  桞𧦬晉王引文學之士百餘人充學士𧦬為冠 爲文必令潤色 帝為文初效庾信及見𧦬文體遂變 顧問應答如響言雜俳諧彌見親愛帝退朝常終日言宴諷誦至於同榻共席
  來護兒㓜讀詩擊鼓而慨然滅賊取功名 斬世父仇陶武子 大破髙智慧於浙江窮其餘黨帝圖其像以進 瀛州善政帝謂國歩未康卿為名将天下無事又為良二千石 從幸江都賜
  牛酒謁墓宴父老 征遼斬髙麗王弟建乗勝追至平壤城下 再征遼聞𤣥感反因亟回師與宇述斬平之 三征遼髙元請降三次皆出海道 請幸江都
  周羅㬋仕陳從吳明徹伐齊躍馬突進莫不披靡獨全衆而歸 豫章内史獄訟廷决不關吏手吳世興讃之或勸其反拒絶之 執筆製詩還如上馬入陣不在人後 陳亡降隋 陳主卒衰
  絰送𦵏 平晉王諒餘黨中流矢卒以冦未平柩不肯行 靈坐弓劍自動是日絳州䧟
  樊子盖帝問其清曰臣安敢清止小心不敢納賄耳朝江都賜米麥使謁墓謁故老 征遼守東都禦𤣥感 平絳賊盡焚村塢百姓大駭歸首者皆坑之 死見斷頭鬼前後重沓
  楊義臣破突厥逹頭 破漢王諒将李景 平向海公破髙士逹斬張全稱帝惡其威名召之賊由是復盛
  麥鐵杖日行五百里 爲盗没官執御傘每夜至南徐州爲盗 多從楊素每戰先登 征髙麗先登死之 子孟子江都之難慨然復讎化及殺之
  沈光戲馬爲天下㝡 貧 俠 升十丈竿透空而下號肉飛仙 征遼升十五丈竿墜地遇組復上 帝遇害與孟才錢傑復讎麾下數百人皆闘死無一降者
  萬俱羅言聲聞數百歩 大呼䧟陣出入如飛
  周法尚敗陳将樊猛 平桂州盗 平遂州獠帝幸榆林請行宫為方陣四面外拒史祥伐陳出九江道 帝東宫遺書甚念之 破漢王諒於黎陽
  宇文愷有巧思營仁夀宫 營東都皆極侈麗 北廵作千人大帳 觀風行殿推移如神 無非長君之惡明堂圖議
  閻毗性巧 善書畫 増修輦輅 論属車大駕 遼東城下諭賊弓弩亂發辭氣自若何稠愽識舊物 性巧 為鹵簿儀仗 遼水造橋二日而成中夜作八里城遲明而畢王劭博學 專以詭怪符䜟阿媚 言河清 瑞石龜文 符命 皇隋靈感志 乞改漢王諒姓
  袁充亦劭之流 言隋日景長 言上命與隂陽律吕合者六十條 萃天變上事為破突厥之祥楊𤣥感少時人謂其癡 郢州莫敢隐欺 征遼督運黎陽詐稱討來護兒發兵反 至東都宇文述等敗之
  誠節劉𢎞泉州禦髙智慧至剥樹皮為食
  皇甫誕謀楊諒反 與豆盧毓閉城拒諒而死
  㳺元正色拒𤣥感
  馮慈明李宻獲而誘之答曰直道事人有死而已不義之言非所敢對 賊帥翟譲誚之勃然曰天子正使除汝輩不幸見獲豈從汝活遂死
  張須陁賑飢先開倉而後上状 破王薄 號名将帝令人圖形 破裴長才 破秦君𢎞破左孝友與李宻戰死
  楊善㑹破斬張金稱 時山東能抗賊者唯善㑹七百餘戰未嘗敗負 罵竇建徳死獨狐盛化及兵入宿衛皆走盛獨罵之而死
  堯君素守河東不從屈突通之招 木鵝浮表逹東都 唐使其妻至城下招之射殺其妻張季珣父祥楊諒兵燒城下拜乞驟雨季珣拒李宻力竭為所得不屈死
  孝義薛濬母老賜輿服几杖四時珍味 隆冬五百餘里跣護歸𦵏 不勝䘮而死帝遣文祭之王頒父生辯為陳武帝所殺 伐陳請行因發武帝冡而焚之
  循吏樊叔略相州攻為天下第一 司農種植皆出人意表 朝廷疑滯輙為評理 無學術與理暗
  合 豪侈食必方丈

  趙軌拾桑甚還鄰家 父老酌水奉餞夀州復芍陂 馬踐禾酬禾主直
  辛公義輿役病者自療之遂變岷州之俗 獄事未終不還閤
  魏徳深貴薌舘陶争其為令所去悲哭所至鼔舞
  酷吏庫狄士文居官清苦 子噉官餅杖之 僮𨽻無敢出門親舊絶迹 賈鹽菜必於外境 升粟之贓無所貸哭聲徧州境聞而捕之哭者彌甚 死家無餘財三子朝夕不繼無納之者
  田式盛氣待下 壻登官所樓笞之 奸贓必置之死
  燕勞流血盈前飲噉自若
  趙仲卿 崔𢎞度 元𢎞嗣
  王文同恒山誅豪滑 沙門為佛㑹者皆斬之 帝怒斬之仇人噉其肉咸盡
  儒林元善使陳使者拜 通愽在何妥下以醖藉音韻清朗為人所歸 妥因講春秋難之 謂髙熲可
  付社稷後併得罪

  辛彦之掌周議制 與議稱為金城陽池 獨貢供祭物
  何妥折蘓威正讀孝經之說 上八事 與蘇威相詆 論樂與音 與蘇威子論樂奏其朋黨刺史箴指斥當世
  房暉逺牛𢎞稱為五經庫 試經生四五百人無敢餙非
  劉焯古今滯義窮其祕奥 論難蜂起皆不能屈考石經磨滅 諸儒妬之為飛章所謗除名然不行束脩者不教
  劉炫與劉焯閉户讀書十年不出 左圓右方口誦目數耳聽五事同舉 徧直三省不得官縣責賦役自陳求試 偽造連山易魯史記等取賞撫夷論風遼東不可伐 諸郡置學反流外給禀皆發於炫 論徃者州唯守丞縣唯今具僚則長官自辟今 大悉由吏部 芥皆属考功牛𢎞不用 盗起教授不行自是以業不傳後為恨 從賊賊破投縣不納凍餓死 炫名亜於焯稱二劉數百年無比 炫河間人 焯信都人
  王孝藉通五經 助王劭修史劭不之禮 省七年課役不免奏記牛𢎞亦知而不調
  文學劉臻精兩漢書稱漢聖
  虞綽與族人世南等居禁中以文學待詔異鳥銘 坐與𤣥感交變姓名亡匿
  崔儦大書門曰不讀五千卷書不得入此室
  孫萬夀有不得志詩當時傳誦好事者書壁而玩之
  杜正𤣥應對如響下筆成章 楊素恃才傲物倉卒使作鸚鵡賦歎曰此真秀才 髙麗百齊亦傳其文稱杜家新書
  隐逸李士謙嘗毋吐 固辭不仕 貸粟遇歉焚其契豐而償之不受 論報應 論治盗冝從肉刑張文詡通經 諸儒延為博士及州郡舉皆不就事母孝 郷人化其徳 刈其麥者避而與之 鄰家墻不直毁舊堵以應之貧不受賑恤時人比之閔子騫原憲
  徐則天台辭榖 尸觧此不當入隐逸傳
  崔廓里佐屈辱感激入山讀書與李士謙交善時號李崔
  藝術庾季才梁滅入周贖俘𨽻 因灾異戒宇文護歸政言隋當受命 觀象知遷都 言袁兖日
  長之謬遂得罪

  楊伯醜前知 與何妥論易辭義皆異
  張胄𤣥議厯三事與古不同 其一祖冲之於嵗終創分四十六年差一度至梁虞𠠎以百八十六年移一度胄𤣥折中為八十三年合尭時與漢歴 其二周馬顕造景寅元歴加减章分進退蝕餘乃推定日胄𤣥乃因二十四氣列其盈縮日行遲則月遂日易及行速則月逐日少遲合朔加時以為損益秋分後日行百八十度春分後日行百七十六度 其三自古歴朔望交逢不問内外便蝕張賔創有外限但應蝕不蝕未明胄𤣥以月道行黄道内十二日有竒而出又行道外十三日竒而入經黄道謂之交朔望去交前後各十五度以下即當蝕若月行内道則在黄道北蝕多驗行外道則在南無由掩映 又超右獨異者七事係推五星行度及日月掩蝕
  許智藏秦王俊疾召之毉夢亡妃泣明夜又夢入靈府避之智藏至曰病已入心
  萬寳常妙逹鍾律 因論聲調以箸叩食器宫商畢諧 論鄭譯所定樂亡國之音請以木尺為律以調樂噐率下譯調二律 撰樂譜論旋宫之法旋宫自漢以來無通者試之應手成曲 雅淡不為時人所好 蘓威排之事竟寝聞大常樂滛厲而哀知天下将相殺 時皆習鄭聲惟寳常歸之於雅 貧餓死焚所著書

  古今紀要卷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