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九 古今紀要 卷十 卷十一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十
  宋 黄震 撰
  
  髙宗 罷遼東之役 止土木之功 日引刺史入閤問百姓疾苦及政治 長孫無忌褚遂良同心輔政無忌以元舅輔所言無不嘉納永徽有貞觀風未立武后以前得處 納武氏李勣許敬宗李義府立武氏為后遂良韓瑗來濟以諫立貶無忌見殺 大權悉歸武后號二聖 後又引元萬頃劉褘之等參決禁中分宰相權時謂北門學士 廢太子 自遂良韓瑗死以言為諱幾二十年及李善感諫作奉天宫天下謂鳳鳴朝陽立武后後失處
  長孫無忌 褚遂良並受遺詔 皆諫立武氏被禍
  李勣太宗托孤 答立昭儀陛下家事
  髙季輔名馮
  于志寧不争立武后
  張行成言女禍 以上並見太宗
  韓瑗泣諫廢王后 遂良貶極言雪之亦貶卒
  來濟護兒子 篤志文章 善議論 諫立武氏言齊威遺老人食諷役丁多 坐遂良貶庭州見突厥戰没 初與髙智周郝處俊孫處約四人共依石仲覽言志三人欲作相處約願為通事舍人後皆如其言 護兒兒作相世南男作將
  崔敦禮為相無可錄
  杜正倫摭李義府釁缺為所誣 並詳見太宗
  李義府在奸臣傳 與來濟以文顯稱來李 獻承華箴若讜直者 長孫無忌奏斥之亟謀於許敬宗之甥上表請廢后立昭儀 未幾為相卒相與誅棄大臣而后得肆志 王義方廷劾之見逐 上戒其子壻撓法勃然而去上始不恱以贓敗劉祥道訊之流死 笑中有刀
  許敬宗勸立武氏 誅逐大臣並詳見太宗奸臣類
  辛茂將 任雅相
  許圉師見太宗許紹下
  盧承慶為相無可書詳見太宗
  上官儀議廢武后 自遂良等屠覆莫敢正議獨儀納忠 敬宗誣與梁王謀逆殺之政始歸后劉祥道父林甫在武徳定律令請四時聴選官無滯人 祥道世知選事陳六事 一入流歳千四百人大多 二内外官萬三千四百六十五乞歳入流五百人 三庠序諸生未聞甄異 四唐有天下四十年未舉秀才 五請四考進階八考聴選 六三省都事主事乞參用士疏 大獄不食 為相憂不自堪丐病夫封泰山為終獻齊賢子 帝憚方直 齊賢豈捕盜人耶 武后時辯裴炎不反
  竇徳𤣥
  孫處約為中書舍人一人足辦事
  姜恪技巧之人 詳見太宗姜謩下
  劉仁軌止是方面之才 好學值亂畫地書空 為陳倉尉殺折衝魯寜 諫獵 解劉仁願百濟之圍封禪被召自以便宜留屯因自以便宜平之而代之鎮守 因經畧髙麗 髙宗封嵩山仁軌率新羅倭四國酋長赴㑹 副李勣平髙麗破新羅 御史袁異式脅使引法既執政薦為司元大夫 請慰賚戰没者 武后臨朝陳呂后禍敗規之 以私隙䧟李敬𤣥於敗固姜嗣宗語及裴炎反事竟擠之死是其失處
  楊武 戴至徳 李安期百藥子詳見太宗
  張文瓘餞李靖入朝靖贈一人佩刀一人玉帯以文瓘無施不可獨不贈 靖極推引同為宰相諫土木征伐 大理不旬日㫁獄四百無怨言嘗小疾諸囚齋禱及其遷又皆垂淚 平恕比
  戴胄 佗宰相奏事上必問與文瓘議未 新羅叛力疾請息兵修徳 不肯損堂饌曰若不稱職當自引避萬石張家 文琮好自冩書 上文皇帝頌 建州尚淫祀不立社稷始建之
  閻立本文學為藝所掩 見太宗
  李敬𤣥入崇賢館讀祕書 典選雖萬員不忘姓氏 劉仁軌與有隙請其代討吐蕃大敗郝處俊撃髙麗 諫髙宗餌丹 對疑䅈法寛 諫與二王觀赤縣太常音技東西朋 諫傳位武氏 操履無玷武氏不能害 子象賢武后恶處俊誅之臨刑極罵自此木窒囚口
  薛元超武氏用事陽喑卒見太宗薛收類
  李義琰太原尉與李勣廷辯 與郝處俊諫髙宗使武后攝政 章懐太子之廢赦宫臣罪皆舞蹈獨引咎泣涕 顧問鯁切不囘 宅無正寢弟市材送之不許 致仕而去時比踈廣
  髙智周費令與丞尉均取俸 治尚文雅 行部先見諸生質經疑及政得失既乃錄獄訟考耕餉 與薛元超治章懐太子獄無異同 為相固表去位
  裴炎 魏𤣥同 岑長倩並見中宗
  崔知温靈川司馬遷渾斛薩萬悵於河北民得就耕虜顧善水草亦感恩 蘭州大破黨項郭正一與魏𤣥同同拜平章始此 執政久明習故事 詔勅多出其手 因劉思禮大敗於吐蕃乞勿事侵擾俟力有餘武后時周興誣殺之
  劉景先
  諸臣裴行儉舉明經 蘇定方教以兵 立昭儀謂國家憂從此始 安西都護西域慕義 與馬戴典選號裴馬 長名銓榜注法 孤軍深入萬里擒阿史那都支及以李應匐糧車伏軍破突厥從間突厥縛温博 裴炎害其功工書與隂陽知蘇味道王劇他日掌銓衡 知王楊盧駱浮躁衒露可至令長 引程務梴等為世名將 軍吏跌碼碯盤碎色不少吝 上賜以都支資産盡分親故
  王義方解所乗馬贈省父病者 不造權勢 獨孤悊以儒顯義方之論出其上 待魏徴死後取其妻侄曰非附宰相感知己 貶吉安酌水誓海天雲開露 教吉安人以禮樂人人恱順 因張亮得罪亮兄子死徒步送歸𦵏之 顯慶中封仗劾李義府卒貶死 魏徴愛之 每恨太直卒以疾惡不容於時
  韓思彦兄弟訟者飲以乳 開倉賑民然後聞 賊殺人無主名集兒童數百暮出之 太白見勸帝修徳帝因責李義府 讓義府八品官不言得失 劾武惟良擅用司農賦二百萬 義府與諸武譖為山陽丞 按釋尉遲敬徳于姓之寃不受其贈 為丞數月自免去放蹟江准間 為張僧徹作頌名其所餉為孝子縑 復召忘朝儀不舞蹈武后令李敬𤣥劾去之 子事睿宗元宗
  楊𢎞武𢎞禮弟 帝責授官非才對曰臣妻剛悍所屬以諷武氏
  員半千宋劉凝之十世孫凝之因齊受禪奔元魏自比伍員因姓員 舉童子元齡異之 與何彦先同事王義方以邁秀見賞 義方謂五百歳一賢者生子宜當之因名半千 八科皆中 咸亨中上書自誇 為武徳尉以自發縣粟濟旱見囚薛元超持節讓太守釋之 答帝天地人三陣之問 厭尉卑劇求使吐蕃武后見之詔入閤供奉 擢正議大夫兼右控鶴以非古乞罷控鶴忤㫖 武三思忌之出刺豪靳州不顓任吏常以文雅粉澤所至禮化大行厯事五君有清白節 樂山水開元時上居堯山沮水間 年九十四卒吏民哭之
  蕭鈞諫議時兩事 一争盧文操盜庫財之死 一争太常為宫人通訊之死
  邢文偉為太子典膳丞减膳諫太子曰古有司過之史虧膳之宰今史既缺官膳得奉職由是知名 帝稱直日授右史武氏 事見中宗
  馮元常諫中宫權重詳見中宗
  姜晦御史中丞臺儀稍振 太常少卿閑廐稍備 主選贓賕賂塞流品有叙
  唐臨萬泉丞縱囚歸農事約如期還 韋挺與江夏王道宗越次語責其亂班 按獄交州出寃繫三千人 訊囚無復訴者曰唐卿㫁囚不寃所以絶意 蕭齡之受賕當死以刑不上大夫奏免之儉薄寡欲務掩人過 見妻子必正衣冠 事太宗髙宗 孫紹事睿宗
  韋思謙御史動揺山岳 劾遂良市地不加直遂良復相出之清水 大丈夫居敢言地須明目張膽報天子 辨張仁禕被誣 令耳目官侍立尚書左丞振明綱轄朝廷肅然 御史大夫顔色莊重見王公未嘗屈禮子承慶嗣立事中宗
  韋萬石善音律 郊廟燕會樂曲皆萬石與太史姚元辨所増損
  崔義𤣥太宗時以介直任 永徽時降睦州妖賊孜陳義真討王世充數用其謀 拒黄君漢分所掠金帛 通章句學正音改疑謬贊決武氏為后以后㫖按無忌等
  薛仁貴良將 忠而有識 貧將改𦵏妻使因征遼應募 著白衣破髙麗將 太宗謂舊將皆孝莫如卿 萬年宫水暴至獨護髙宗 破賀魯乞還執熟家屬識 破髙麗洞貫五甲 破契丹於黑山執其王 三箭定天山天山者鐡勒部落所保九姓遂衷 迎髙麗泉男生因降扶餘威震遼海遂鎮平襄 提卒二千下遼海四十城撫存之 擊吐蕃郭待封違約大敗於烏海 象州召還撃突厥脫兠鍪示之下馬羅拜子納事元宗
  王方翼墾田九墨為富 安定令滅大姓 𦵏友趙持蒲 蝗不入肅州 破虜弓月城 西戎震服
  蘇烈字定方 十五先登 滅三國皆生執其國王 賀魯 都曼 百濟 葱嶺以西遂定黒齒常之百濟人髙宗招降之 再破吐蕃 墾田河源歳收百餘萬 涖軍七年吐蕃䘮膽
  孝友程袁母病十年不解帶毎哭羣鳥鳴翔
  宋思禮歳旱母疾禱泉出庭中
  鄭潛濯刺血書禱神伏母火神許二字不化
  裴敬彛年十四訟父枉心悸疾歸父已卒
  梁文貞守邊親亡穿壙汛掃喑嘿三十年
  隠逸田游岩母妻皆有方外志 入太白山居許由祠旁號由東鄰 髙宗訪之 勅入都拜崇文館學士帝自書榜其門曰隠士田游岩宅 坐厚裴炎放還山 惟與宋之問為方外友 泉石膏盲
  潘師正道士 對髙宗茂松清泉臣所須既不乏矣詔以其居作崇唐觀 時太常獻新樂上名之為祈仙望仙曲
  劉道合同時隠嵩山 上為立太一觀居之 封太山祝雨俄霽先行祈祓 為帝作丹劑成卒
  循吏田仁會平州自暴求雨勝州平盜
  裴懷古懐輯姚雋蠻歸者日千計找縛首惡遂定南方 争浮屠被誣枉 使突厥不屈亡歸弱不能騎 姚雋酋印闕願鎮逺夷 討始安賊未踰嶺誠諭禍福賊降輕騎至壁諭之悉歸所掠諸洞亦牽連根附嶺外平 相州并州所至懐愛 再至并迎者驅之愈衆 清介
  儒學蕭徳言裒經史帝王所以興衰者上太宗 晚節學愈苦妻子諫老人何自苦曰對先聖之言何
  復憚勞 髙宗即其家致問

  許叔牙詩纂義子六尺說
  郎餘令與從父知年號二郎 按浮屠自焚之奸 先餘慶為吏清而刻於法
  路敬淳倚廬三年 姓畧 衣冠譜系 唐初姓譜學惟敬淳名家其後栁冲韋述蕭頴士皆本之
  方枝李淳風袁天綱皆預知武氏詳見太宗
  葉法善世為道士傳隂陽占繇符咒之術 猒劾怪鬼 帝化黄金治丹法善言丹不可就徒費財與日盡罷方士 詆浮屠 術髙莫之測 往來山中五十年時召入禁中 睿宗拜鴻臚卿封越國公寵映當世 或云生於隋大業化於開元八年年百七歳
  中宗 裴炎與武后廢為廬陵王立豫王旦即相王是為睿宗而武氏稱制 開告宻之門作羅織之獄 先誅唐宗室貴戚數百人次及大臣數百家 改唐為周 立武氏七廟 張易之張昌宗兄弟侍内無復人臣禮 越二十五年武氏疾甚張柬之以羽林兵斬易之兄弟迎中宗即位復國號唐而武三思弗誅三思用鄭愔謀罷柬之等為五王尋矯殺之復修
  則天之政大權盡歸三思 太子重俊與李多祚以羽林兵殺三思父子 時政出多門韋后及太平安樂公主用事斜封墨勅動以千數韋氏卒弑中宗臨菑王隆基誅韋氏及安樂公主
  裴炎受遺詔輔中宗 諫中宗以韋后父為侍中帝怒因與武后廢帝立豫王 武后誅宗室諫不從謀以兵執后 徐敬業反炎請后復辟后斬之家無儋石 忌裴行儉功斬降虜五十
  唐中宗
  劉禕之少與髙智周等以文稱 北門學士 以參奉大議立相王愈見親遂相 詔令叢繁裁占少選可待 言房先敬貶由有司請后以其引咎為忠臣 竊語后當反政見殺不亂
  武承嗣后姪 暴忍 諷后革命去唐子孫誅大臣不附者 建議追王祖宗立宗廟 諷張嘉福上書乞立己為皇太子岑長倩格輔元執不從皆以罪誅之 后意決還太子遂忿死
  蘇良嗣世長子 為周王府司馬甚見尊憚 荆州内采竹之使 雍州毎盜發三日内必禽武后時辯裴匪躬欲賣諸苑蔬果遷相遇薛懐義偃蹇批其頰
  韋思謙事迹並在髙宗時 武后相之辭疾不許肩輿以朝無可書
  魏𤣥同言選舉 與裴災耐久朋周興誣其言復辟後賜死
  岑長倩文本從子 相武氏羣臣争言符瑞亦間請改皇嗣為武 張嘉福等請立武承嗣為皇太子與格輔元不署奏 浮屠上大雲經言革命事詔天下立大雲寺争不可 與格輔元同見殺
  格輔元陳留八俊 兄希元與章懐太子注後漢書
  歐陽通詢子 居母䘮盡孝 為相與岑長倩固執武承嗣為太子忤諸武意 長倩下獄死俊臣引通同謀雖被慘毒無異詞 俊臣代占誅之 書號大小歐陽體
  邢文偉詳見髙宗 為相武后御明堂問天與帝之異不得對 又問樂喜賜帛 坐善宗秦客貶㑹它使者至内悸自經死
  范履氷北門學士坐舉逆人誅
  傅游藝在奸臣傳 以符瑞勸武氏革命 廢唐宗廟 後有告其反下獄死 四時仕官武攸寧與三思復當國置局使苛取民貲築大庫百餘舍聚所得財一夕火不遺一錢狄仁傑社稷臣 黄卷聖賢對 白雲思親 請代同府參軍使絶域 斗南一人 大理歳中㫁久獄萬七千人 免伐昭陵栢者死 劾王立本 縱亡卒之繫者使相曉自縛歸 諫避妬女祠 寧州撫和戎落 廵撫江南毁淫祠惟留禹泰伯季札伍員 豫州救越王支黨二千餘人斥宰相張光輔討越王暴横仁傑左遷復州 武氏相之 不願知譖己者 來俊臣捕送獄貶彭澤令 魏州縱城守民就田虜亦引去 再相諫戍疏勒 請廢安東 諫以三思為子 請迎太子 卒復唐祚 突厥已去脅從者懼誅逃匿請曲赦河北 赦契丹將李楷固駱務整三人後用之克契丹 諫造浮屠大像 進柬之彦範敬暉姚崇皆為中與名臣 初武后詔宰相舉尚書郎一人 仁傑薦其子光嗣以稱職聞 孫兼謨事文宗
  郭翰廵按次寧州薦仁傑於朝即命駕去
  崔神基父義𤣥有功於后故相 為酷吏所構
  崔元綜刻薄  獄不入死不止
  李昭徳父乾祐諫太宗斬裴仁軌 為相諫以武承嗣典機宻 王慶之率險佞數百請以承嗣為太子昭徳答救之 侯思止舞文笞殺之 叱獻洛水赤心石者 然頗怙權 邱愔謂其鼻息所衝上拂雲漢 與來俊臣同日誅累石代洛水橋柱銳其前殺水
  姚璹思亷孫 専媚事武氏 取山川草木有武字者獻為符瑞 明堂火謂非天災 為武后造天樞著功徳 以帝王謨訓不可缺紀請仗下所言令宰相自記號時政記以授史官
  姚元崇相凡七年不從易之私請出為靈武緫管將行舉柬之為相 謀誅二張餘見元宗婁師徳江都尉時盧承業謂台輔器 白水澗與吐蕃八遇八克 豐州率士屯田積穀數百萬使吐蕃 拜相仍出營田 李昭徳恚其行遲唾面自乾 墨灑送人 薦仁傑 仁傑稱其
  為將謹守 與郝處俊俱稱長者 為將相三十年 恭儉樸忠 方酷吏殘驇獨能以功名自終
  韋巨源相武后委碎 士大夫莫能解體 勸韋氏行武氏故事 南郊請后亞獻而已終獻陸元方明經後八科皆中 涉海風濤不懼 薦舉不問讐黨后怒令白衣領職薦人如初兩拜平章 大事當白 清謹 焚奏草 自謂隂徳在人當有興者 子象先相睿宗景倩景融皆知名
  豆盧欽望相中宗十餘年自全而已
  蘇味道為相模稜持兩端 坐附張易之貶卒 賀三月雪 與李嶠俱以文翰顯時人號蘇李王孝傑少以軍功進 嘗為吐蕃所執知虛實故為將能克龜兹等數城 為相與吐蕃戰不利免 後與契丹戰没張說謂其雖敗功可錄
  武什方嵩岳山人即乞歸山從之
  楊再思為相十年阿匼取容 謂直者先禍 桓彦範劾張昌宗再思謂其治丹有功 戴令言為兩脚狐賦譏之 稱昌宗荷花似六郎 中宗時希三思意按殺王同皎 髙麗舞 遇盜使留檄 牽牛者謂癡宰相閉坊門
  杜景佺盆州錄事叱司馬房嗣業詔未下而視事與徐有功以仁治獄 為相言季秋梨花不祥請罪 河北䧟契丹武懿宗欲盡論罪景佺争之
  王及善將刺魏州因延問陳治亂后留之 勸誅俊臣 清正 有大臣節 侍晏數裁抑二張宗秦客天授時納言楚客神功時同平章事 皆后從姊子 兄弟並以奸贓流李嶠幼夢雙筆年少文名與賔王等 申狄仁傑李嗣真之枉否者抵死 言諸造廵察使法煩期迫乞十州置一御史以朞歳為限 相武后諫造大像 張易之敗坐附㑹貶 為吏部置員外官數千欲藉時望復相 既相上書言時政之非自葢 嘗宻請諸王子不宜留京 上武氏皇符篇
  魏元忠在太學跌蕩 學兵術 上書髙宗言命將用兵之要 對帝不能用王義方劉藏器監李孝逸討徐敬業 周興欲殺之以平楚功得流 為來俊臣所構臨刑不動 㗖侯思止獄洛州治號威明 笞殺張易之家奴 禦突厥討吐蕃持重未嘗敗 奏二張下制獄張說争之不許安樂公主求為皇太女之請 韋月將等以上書言三思被殺王同皎以謀誅三思被族元忠依違其間 相武后有清正名 相中宗天下傾望稍憚權倖譽望大減 袁楚客規其十失 與聞節𢚓討三思謀楚客等怒貶卒
  韋安石政尚清嚴 徳鄭二州吏民尊畏 相武氏折辱二張三思 易之引蜀商博塞后前顧左右引出 陸元方自謂不及 太平公主有異謀欲引之拒不從且白太平仁孝於上
  李懷逺宗人欲藉以髙䕃辭曰因人之勢髙士恥之擢四科 平章事 素約不治宫室 乗欵段馬曰吾幸其馴
  子景伯侍中宗囘波詞獨為規語 睿宗時議停都督
  王綝字方慶 治廣第一 武氏求其十世祖羲之書因上十一世祖導以下書 言孟春不可講武 為相時子為眉州司士曰廬陵王陛下愛子尚在逺 諫乗腰輿 非忌月之說 聚書不減祕府 尤精三禮門人次雜禮問答 九世孫傳相昭宗
  吉頊納二女弟於武承嗣救父死 勸殺來俊臣后倚腹心 嚴語侵武懿宗 說二張復廬陵王又以告后乃遷中宗 因劉思禮謀反上變引平生所恨 六姓同日論死是其失處
  朱敬則世被旌顯一門六闕 諫羅織 救魏元忠張說死 廬州還無淮南一物 論秦漢不可復用封建 與三從兄弟居四十年貲産無異執政以用人為先細務不省 不肯預撰三教珠英 不肯與武三思等十八人圖世潔其為人 敬暉誅易之兄弟本其策
  唐休璟名璿 舉明經 破奚契丹 諫棄豐州敗吐蕃于洪源涼州吐蕃請和願識 西突厥諸蕃失和與宰相議盡與邊州建請合 武后謂其練知邊事卿輩十不當一 為右庻子出為安東都護啟中宗易之兄弟恩寵太過非人臣所宜 為尚書僕射大水自劾 行師料敵未嘗敗識山川險阻 初得封以賦絹散其族 為大塋塟五服内親 然謂張仁愿築受降城不可
  踰八十猶倚權近求復用 為子娶賀婁尚宫女約起復為相 當國無他毗益 時稱宰相文武兼者惟李靖郭元振休璟與張仁愿
  韋嗣立與承慶異母解衣代兄捶 兄弟相代鳯閤舍人 言學校之廢 乞赦垂拱以來輕重罪 為相先自補汴州以重外任 善二張貶相中宗 時崇飾寺觀恩倖食邑凡五十四州皆上腴大府歳調絹百萬而封家反百二十萬京官坐負聲稱下乃補州吏部年髙不善刀筆乃擬縣皆極言之詔附韋后屬籍顧待甚渥 子開元選縣令二百居第一尚書左丞三世居之所至有治稱
  韋承慶三掌銓選議者公之 文無留思雖大詔令未嘗著藁 諫任相太輕 諫太子嗜聲色乞繩察左右進諭善箴拜相以附易之貶
  房融武后相之 次年復辟貶死 子琯相肅宗
  復辟後桓彦範武后時乞窮治張昌宗 乞雪為酷吏破家者疏十上 誅張易之復辟中宗 諫韋后預政胡僧慧範出入宫禁及用方士鄭思普葉静能皆不從 不肯殺三思 三思流瀼州殺之
  楊元琰十八代祖震 與柬之江上私語卒與五王誅二張 知禍未巳請祝髪 後獨全敬暉諫河北方秋而城 留守長安以治幹聞 誅二張 與薛季昶苦請殺三思不從 彈指流血
  崔𤣥暐母盧氏戒以忠清 當公介然不受私謁陳酷吏誣籍數百家之枉 助宋璟劾昌宗后疾乞以太子相王侍醫藥不宜引異姓 誅二張謂武后曰北征所以報陛下 貧寓郊墅羣
  從自逺㑹食 子孫不使踰常資 專意經術 孫渙事肅宗
  張柬之以賢良召年七十對策千餘為第一 諫取突厥女忤㫖出為合蜀二州刺史言歳戍姚州之非甚悉 武后問仁傑竒士因薦以宰相才姚崇又薦遂相之 首謀誅二張貶龍州卒
  袁恕己誅二張 楊務亷以工功為將作恕己出之 流環州抔土食以求死
  五王彦範扶陽王 暉平陽王 𤣥暐博陵王束之濮陽王 恕己南陽王 文宗皆錄其後
  武三思武后姪 傾諛善鉤探隠微 相武后屈節二張 上復辟因韋后入宫中反易國政而殺五王 既私韋后謀廢太子 太子發羽林兵斬之 睿宗立斵棺夷其墓
  蕭至忠與友期雨雪如約 劾蘇味道貪贓 答李承嘉臺無長官事當専違 劾祝欽明等百寮震悚 泣救相王 為相諫用貴要 乞宰相子弟授外官 時相皆務茍安惟至忠介然獨不詭随 晩節以附太平公主敗 簡儉自髙無施遺及籍没珍寳不可勝計
  蘇瓌威曾孫 不啓為來俊臣致請書 楊州襆被自將 請罷十道使州縣同日括户 請武后併寺省僧 明法令多識舊章一朝格式多所刪正 留守捕鄭普思窮訊卒流之 折韋后亞獻初拜官獨不燒尾  初拜獻食與楚客等争相王輔政 治州常  為相多陳當世利病
  子頒與宋璟相元宗
  張仁愿元名仁亶 為殿中侍御史不肯聨章請武承嗣為皇太子 為總管劾孫承景偽圖戰功受賞 洛州穀貴多盜盡殺之 神龍中為朔方總官築三受降城於河北自是朔方無㓂歳省費億計兵數萬 為將將吏信服 朔方所用后皆著稱世稱知人 拜相復都軍備邊
  魏元忠 韋安石 李懐遠 唐休璟 韋巨源楊再思 李嶠並見復辟以前
  崔湜小人 彦範引之使備三思湜附之而殺彦範後附太平公主得為中書令 典選納賄銓品無叙 與譙王通當死劉幽求張說救之 及為相䧟幽求而逐說
  宗楚客請以節𢚓首祭三思 附韋后安樂公主與紀處訥為黨號宗紀 崔琬劾其専威福中宗和解之號和事天子 使趙延禧陳符命 韋氏敗誅 知吐敦不反 謂張仁亶所築城萬世利晉卿楚客弟 武后時總内外衆作
  紀處訥魁岸 妻通三思遂欵昵 帝問穀價三思使太史奏攝提近帝座 與楚客同相祝欽明擢明經 以經授中宗 桓彦範等受周官大義 朝廷尊之 以匿親忌日斥 與郭山惲建議以韋后亞獻郊祀 八風舞五經掃地 倪若水復奏斥之諸儒羞之
  郭山惲中宗宴近臣使徧為技惟山惲誦鹿鳴蟋蟀二詩 后與欽明僻論阿世不能終其守趙彦昭其父因母泣不食其游獵之饋遂力學 彦昭以姑事巫趙得宰相 將使吐蕃恐失權或教之請於安樂公主得留 姚崇執政貶之
  韋温后從兄 初試吏坐贓斥 為相以天下在人欲自植黨牢其權然旡能不如諸武 帝崩謀以韋氏受命而𤣥宗兵起
  諸臣岑羲文本孫 江東三岑羲金壇令仲翔長洲令神休溧水令 三思用事時獨革表削諸武封掌政獨亷勁 一家在清要者數十人毎嘆物極則反然不能抑退 坐與太平公主謀誅
  王求禮諫武氏明堂琱飾曰此瓊臺瑶室 辨丞相豆盧欽望飲停京官奉助軍 蘇味道三月賀雪厲聲責之 武懿宗敗於契丹乞誅數百族求禮乞斬懿宗
  蔣欽緒言韋后不應亞獻 精治道馭吏嚴整 吏部擢韓琬異等 諫蕭至忠非分而求 錄囚河南振貧乏孤潔自守
  唐紹臨之孫 韋后欲𦵏妃公主命婦以鼓吹紹争之 争韋后亞獻 争武氏諸武墓置守户言厚𦵏及婚家侈靡傷化紊禮𤣥宗講武驪山以失軍容斬
  蘇安恒投匭乞復位太子 明年復諫 張易之凡弟䧟元忠於獄獨上書申救 明易之之奸
  易之等遣人刺之桓彦範救之得免

  馮元常宻諫髙宗中宫權重 武后時奏瑞石妄偽刺劍州光火盜脫甲面縛 刺廣州降斬李嗣仙 周興殺之 閨門雍睦有禮法 神龍中旌之曰忠臣之門
  王晙上疏辨二張誣魏元忠 詳見元宗
  李多祚蕃將 本韎渇 與張柬之誅二張 節𢚓誅三思多祚先至不戰為其下所殺李敬業勣孫 坐贓貶因與失職者起兵揚州匡復魏思温令其襲東都不從守金陵而敗武平一武后時隠嵩山修浮圖法 中宗時請抑母黨 乞抑太平安樂公主黨 與崔日用酬詰春秋崔請北面諫用胡人笙歌
  徐有功蒲州司法不辱一人 武氏興獄犯顔争枉直 争顔餘慶死 韓紀孝已死不籍其家救任知古等七人死 周興劾之免官 再用天下哂然稱賀 救竇孝諶妻寵氏免死而有功
  為民曰失出臣小過好生陛下大徳 皇甫文備誣有功文備下獄有功出之曰爾所言者私忿我所守者公理 凡三坐大辟不憂赦之亦不喜所活甚衆 酷吏為少衷 潘孝禮謂賢於釋之
  張廷珪諫武后 浮屠錢營佛祠 諫市河南牛諫窮張易之黨曰趨附者半天下盡誅則已
  元宗時旱上疏 襲囘紇五不可諫石國市馬 八分書 善李邕

  李日知僕不去曹囚無死法 侍母病數日鬚髪白安樂公主館第賦詩獨規誡 乞骸不謀於家曰日知至此已過分人亦何厭之有  諸子婚名族人譏之
  宋務光大水直言 言分封之賦多於國賦
  吕元泰亦直言胡戱之非 二人皆尉
  裴守真六科連中 求淳旱祿賜奉姊及諸甥司府丞覆獄多恕 成州吏民懷之蘇珦鄠多訟珦為尉至長史府裁決明辨自是無訴者 不為武后按訊韓魯諸王 劾王𢎞義伐林典選糊名晉獨事賞㧞 裴光挺被却官就籍以朱㸃頭  晉令㸃頭者更擬
  薛登善議論 上疏武氏言選舉請文試效官武閱守禦 乞禁四夷質子其已在中國者勿遣歸
  睿宗時劾僧慧範 太平公主奪民邸肆見出

  王志愔為治剛鷙所居畏讋 上言論法令謂為國當以嚴致平
  尹思貞隆州按邑豪蒲氏部人刻頌 坎地獲㦸救韋月將之忠 斥李承嘉之奸 子三郡皆以清最聞
  鄭惟忠不肯禁嶺南畜兵曰善為政者因其俗
  姚珽四上書諫節𢚓太子中宗擢之 會祖察著漢書訓纂后世竊為己說 珽著紹訓以明舊義
  六州皆有政績 厯定州尚書官皆與兄璹相繼

  崔神慶后以其父義𤣥有功於己擢并州長史 并州以詔改錢幣物價踊百賈驚擾神慶察其豪猾所妄為 跨汾聨堞合為城 請用玉契召太子 劾昌宗澗賂不盡流死
  陳子昻年十八未知書 家富尚氣弋博后修飾諫𦵏髙宗於長安 勸武氏興明堂太學對三事遣使按巡安守令 禍福因機 諫拒十姓入朝 諫止襲吐蕃 上周受命頌奏八科措刑招諫 官人勤賞 知賢息兵 去疑安宗子縣令段簡知其富捕送獄死 變徐庾文章為雅正 初為感遇詩三十八章
  張鷟幼梦紫文五色鳥故名 制舉皆甲科四參選判為銓府最 員半千謂文辭猶青銅錢萬選萬中 號青錢學士 武后以為御史 倘蕩旡檢罕為正人所遇 開元初交劾其訕政敗 屬文立成浮艷少理論著率詆誚蕪猥然亦大行一時 新羅日本出金寳購其文
  張易之行成子五郎昌宗行成族子 六郎 易之頎晢美姿 太平公主薦昌宗入侍昌宗又薦易之 善鍊丹並出入禁中不旬日貴震天下 武后病知不免圖不軌張柬之等斬之 置奉宸府以易之為令而閻朝隠薛稷員半千為供奉 昌宗禁中著三教珠英而李嶠張說宋之問富嘉謨等同撰
  崔融擢八科髙第 以文學與李嶠蘇味道王紹宗見親於易之 撰武后哀冊最髙麗畏苦神竭而死 修武后實錄 為文華琬未有輩者 嘗諫盡征闗市
  忠義王同皎扶太子中宗上馬誅二張欲殺三思事泄見斬自如
  安金藏見睿宗
  孝友元讓擢明經 以母病不肯調鄉里人訟者皆詣讓判
  徐元慶復讐 父爽為尉趙師韞所殺遂殺尉詣官陳子昻建議殺之云成其節 其后栁宗元駁之乞附于令
  隠逸武攸緒武后兄惟良子 恬淡寡欲好莊易 后革命起之不從 盤桓龍門少室間雜作自混於民 中宗召之苦乞還山 再召將使山帔葛巾不名不拜攸緒至則冠帶趨常班再拜朝廷嘆息 賜予無所受 接語寒温外無所言  至開元卒
  衞大經卓然髙行口無二言 武后召不至 友之母卒盛暑步往弔之至則以事行矣遂設席行弔禮而返
  王友貞返股 武后召不至
  循吏韋景駿肥鄉令移漕渠岸使南千步鄣水至岸得不壊 貴鄉令母子訟者授孝經 過肥鄉小
  兒亦迎 罷房州淫祠

  儒學沈伯儀議郊丘三帝並配
  王元感明堂封禪儀衆推練洽 讀書老不廢 書糾謬春秋振滯禮繩愆等數十百篇魏知古嘆為五經指南 祝欽明等見其詆先儒沮之 詔褒美為儒宗
  孔若思母教 長以博學聞 或遺以遂良書為納一卷其人曰是貴千金取何亷還其半 謂仕官至郎中足矣 座右置止水一石明自足意五王以其多識古今大事必資 衛州劾别駕李道欽别駕見刺史致恭始此
  褚無量定韋后不得亞献 見元宗
  徐駙寛厚長者 請從奏覆 諫罪及親屬 王方慶質禮學疑目為鳯閤舍人様 三教珠英彌年不下筆賴之成書 争姚州蠻輸賦謂不宜與中國同法已而李知古果敗 不受太平邀 又以妻岑羲女弟辭機宻羲敗得全 元宗改集賢院副張說為學士 諳識典故
  王紹宗傭書足給即止 徐敬業刼之不應 作書常精心率意虛神静思或以比世南 被中盡腹
  元行冲仁傑藥籠中物 見元宗
  尹知章夢巨斧破心 馬懷素緒定祕書奏知章是正文字 尤熟易老莊書
  張齊賢辨吉朔議置大社
  栁冲修性系錄 𫝊中系譜學源流甚詳
  文藝杜審言博才傲世 集判出謂蘇味道當羞死 屈宋作衙官 貶吉州司户周季重將殺之審言子年十三刺季重 武后召用之問喜否遂舞蹈作懽喜詩 坐交通易之流 宋之問武平一問疾謂造化小兒相苦又謂吾在久壓公等 子閑孫甫
  富嘉謨 呉少微時文章尚徐庾浮俚不競獨二人本經術雅厚雄邁人争慕之號呉富體皆預修珠英 與魏谷倚號北京三傑二人同尉晉陽同左臺御史亦相繼卒
  王勃六歳善文 九歳作師古漢書指瑕 未冠髙第 戲為諸王作鬬鷄檄文髙宗怒其交搆斥之 以多藥草求補號州參軍 陵藉僚吏卒除名 父福畤亦坐勃迁交阯勃往省渡海溺卒年二十九 記滕王閣 每為文酣飲被覆而臥時謂腹藁 補祖通續書 論五運以唐繼周斥魏晉以降非真主正統皆五行沴氣作唐千歳厯王楊盧駱號四傑楊謂媿在盧前恥居王後 兄勮弟助皆第進士號三珠樹 小弟勒亦有文 韓思彦常謂福畤有譽兒癖
  楊烱為盈川令張說以箴贈行戒其苛果以嚴酷不為人所多卒于官 中宗贈著作郎盧照鄰新都尉病去官 得方士丹餌之 父䘮嘔丹出疾益甚 足攣手廢作五悲文傷不遇自沈死 張說謂其文如懸河酌之不竭
  駱賔王義烏人 七歳能詩 武后時數言事下遷臨海丞 棄官去 為徐敬業作檄文 亡命不知所之中宗詔求其文
  張說與徐堅論近世文章曰李嶠崔融薛稷宋之問之文如良金美玉無施不可富嘉謨如孤峯絶岸壁立萬仭濃雲鬱興震雷俱發誠可畏也若施於廊廟則駭矣閻朝隠如麗服靚粧燕歌趙舞觀者忘疲若類之風雅則罪人矣韓休之文如太羮元酒有典則滋味許景先如豐肌膩理雖穠華可愛而乏風骨張九齡如輕縑素練實濟時用而窘邊幅王翰如瓊杯玉斚雖爛然可珍而多玷缺堅謂篤論云
  元萬頃征髙麗為别將郎待封作離合詩報李勣草檄讓髙麗而譏其不守鴨綠莫離支報聞命自是軍不得入髙宗投之嶺外 武后召與諸儒論譔禁中 撰列女傳臣軌等 九十餘篇朝廷疑議表疏皆宻使參處以分宰相權故時號北門學士
  北門學士元萬頃 范履氷 苗神客周思茂 胡楚賔 劉褘之見本傳
  李適修三教珠英 夢論大衍數知死
  李邕雖不顧細行而不附二張 見元宗
  劉允濟文與王勃齊名 賦武氏明堂述功徳 修史言班生受金陳夀求金僕視如浮雲青州有清白稱 召為修文館學士 喜飲卒
  馬懐素事武后不阿見元宗
  宋之問武氏游龍門之問詩成后奪東方虯錦袍賜之 易之所賦皆之問朝隠所為至為易之奉溺器 與朝隠同貶逃歸匿張仲之家發仲之與王同皎謀三思事復得用天下醜其行 附太平公主見安樂公主權盛又附之 太平疾之發其知貢舉時賕餉 越州自力為政 窮厯剡溪賦詩流布京師 睿宗賜死 之問父令文富文辭工書有力絶人稱三絶之問以文章弟之悌以蹻勇之遜以草𨽻各得一絶 初江左詩律屢變至沈約庾信以音韻相婉附屬對精宻及之問沈佺期又加靡麗如錦繡成文學者宗之號沈宋
  閻朝隠滑稽屬辭竒詭為武后所賞后疾身為犠以代后疾
  方技嚴善思淳風死候家不效武后自謫所召之 熒惑入月謂下臣謀上繼而柬之誅二張 諫以
  后合𦵏乾陵曰以卑動尊術家所忌

  浮屠泓為張說市宅戒毋穿東北土隅他日過之云宅氣索共視則穿三坎泓曰公富貴一世而已諸子果汙賊死斥
  外戚武士彠髙祖領屯汾晉休其家因被顧接 仲女為髙宗后廢唐立武氏七廟而追帝之承嗣士彠孫相武后攸寧士讓孫三思士彠孫 並相武后中宗懿宗士逸孫統兵二十萬討孫萬榮懼不知所出訊大獄誅大臣險酷雖周來不能繼
  酷吏索元禮揣后意興大獄 一囚至連數百論殺最多來周踵而奮 後受賕吏還以鐵籠鍛之死
  獄中

  來俊臣前後夷千餘族 使不逞百輩飛語毎擿一事千里同時發號羅織 諸武證其異圖斬西市骨肉無孑遺
  周興屢決制獄 殺數千人 江融尸奮而行三蹴三作 俊臣鞫其友請君入甕 流嶺表道見殺
  侯思止髙元禮奴 告舒三元名反拜㳺撃將軍自謂獬豸不識字 武后拜御史 以白司馬孟青之語鞠魏元忠宰相李昭徳榜殺之
  王𢎞義自謂檄如良毒野葛 求傍舍𤓰不得誣自白免 流瓊州矯詔還胡元禮杖殺之郭𢎞霸四其御史 嘗糞 見李思微為戻自刳腹死 一日三慶旱而雨洛橋成𢎞霸死姚紹之殺王同皎等
  周利貞殺五王
  武氏盜國酷吏並興周矩諫之浸以罪去肅代間雖有之而不若是其甚云殺五王
  睿宗立以隆基為太子 姚宋恊心革𡚁 罷斜封官數千人 有正觀永徽之風 未幾太平公主用事權傾人主自宰相以下進退係其一言 姚宋貶而紀綱亂復如景龍之世 因星變傳位太子為元宗
  姚崇 宋璟初即位用之 二人恊心革𡚁政進忠良退不肖賞罰盡公請托不行綱紀修舉當時翕然有正觀永徽之風 璟為吏部而李乂盧從愿為侍郎不畏强禦請謁路絶 崇之為兵部而陸象先盧懐謹為侍郎武選亦治 罷斜封官 太平公主交構太子二人力争貶公主於蒲州 公主怒貶二人而公主復歸為相凡不及十月 餘見中宗元宗
  郭元振名震 太學生時家送錢四十萬遇五世未𦵏者盡與之 吐蕃乞和遣覘盧情 凉州都督拓境千五百里 治凉五歳夷夏畏慕 為安西都護突厥欵塞與其酋㑹而酋適死將勒兵襲之元振往其營弔䘮虜更感義 宗楚客使人代之將行酋長剺面發送 旌節下玉門闗去凉猶八百里城中壷漿争迎 元宗誅太平獨總兵議睿宗 講武驪山以軍容不整幾死流之 少雄邁及貴儉約手不置書對親欣欣退室儼如
  張說決譙王重福獄支黨數百一日而罪人得詿誤悉原上嘉其不枉直不漏惡 見元宗陸象先吉頊擢尉洛陽父元方不肯頊曰豈以吏部子廢至公 崔湜謂陸公加人一等 為相獨不謁太平公主 公主議廢帝争之 元宗時不肯按睿宗時投名者 益州不樹刑法而化蒲州小吏有罪戒遣之 謂天下本無事寡欲 議論髙簡 所至民懐
  魏知古諫為公主造金仙玉真觀 發竇懐正詭謀 姚崇不恊罷 宋璟嘆其遺直遺愛劉幽求戒彦範不殺三思 輔臨菑王 誅韋庶人謀誅太平見流 姚崇忌之貶守睦州道卒鍾紹京善書 武后時諸宮殿明堂皆其筆 既當路以賞罰自肆 不為姚崇所喜與幽求俱貶 多藏王緒等書
  竇懐貞徳𤣥子 詭激事嬴儉 中宗時娶韋后乳媪自稱皇后阿㸙 又附宗楚客安樂公主取貴盛 韋后敗斬妻首以獻 附太平勸營金仙玉真觀 歳犯執法懼請為寺奴 與太平謀逆敗投水死 畏奉宦者平生俸祿散親族無留
  薛稷道衡曾孫 外祖魏徴家多虞禇書故能書善畫 諷紹京讓中書令於己 坐知懐貞謀死 子孫尚主 嘗為易之奉宸府供奉
  韋嗣立 趙彦昭見前
  崔日用隂附安樂公主得還 劾鄭普思納女後宫得罪 結納諸武驟拜兵部侍郎 侍宴為囘波舞求學士 因僧普潤私謁臨菑王贊誅韋后 與薛稷忿競出 入奏計乞討太平公主帝誕日采大小雅相如封禪書以献 并州人懐其惠 才辨絶人 自謂能適時制變  不專始謀
  蕭至忠 崔湜見中宗 薛稷以下六人即位初相之 不旬日皆罷
  韋安石拒太平異謀
  李日知並見中宗 然自姚宋貶安石日知繼之為政紀綱紊亂復如景龍之世
  蘇瓌為相多陳當世利害 見中宗
  岑羲附太平敗見中宗
  諸臣盧從愿與李朝隠典選六年以平允聞
  李朝隠諫誅五王 執罷斜封官 並見元宗
  栁澤詣闕言太平公主斜封勅 入調又上書乞監韋氏拜監察御史 嶺南市舶閻慶立造竒器以進澤諫元宗善之
  辛替否諫公主築第過多諫營金仙玉真觀
  韋湊諫作金仙寺觀孝敬帝不宜稱宗不加太子重俊諡子見素相元宗
  裴漼父琰之同州司户積案數百 日省決號霹靂手 漼侍疾十餘年不仕  執政崔湜鄭愔奸贓之罪不為安樂公主所右 諫當旱造金仙玉真觀 開元吏部甄㧞為多 長於敷奏 晚奢侈
  盧藏用舉進士不得調隠終南少室鍊氣辟榖 為拾遺諫武后興泰宫 應縣令舉甲科 善蓍龜𨽻篆琴奕 以俗泥於隂陽作析滯論 隠山中有意當世時號隨駕隠士 司馬子微譏為終南捷徑 晚徇權利附太平公主流驩州
  李傑孝友 明經 詳敏 採訪山南復業者十七八 尹河南寡婦告子不孝殺道士破其謀復河汴梁公堰 代宋璟御史長孫昕敺辱之帝為斬昕
  陽嶠中八科 桓彦範以為御史不樂彈抨 謹飭為州清白 魏州人剺耳闕下請為刺史國子祭酒以鞭生徒見敺謂吾備位方伯心亦昔時一尉耳
  李乂監察御史劾奏無避 條葉静能奸 諫發庫貲贖生 與宋璟典銓請謁不行李下無蹊黄門駮正貴倖李乂不可過 諫金仙玉真觀拒太平公主 姚崇畏乂明切 李氏花蕚集
  韓思復家富 金玉玩好未嘗省 後家貧歳飢併日食杜瓘餉之綾不發 梁府倉曹㑹旱輒開倉賑民 汴州司户不行鞭罰 諫作景龍觀開元諫遣瘞蝗使 天子題墓 仁恕 子朝宗諫乞寒胡戲 諭人汲楚州昭王井 因訛言兵興避終南貶
  忠義安金藏太常樂工 武氏時剖心以明皇嗣不反睿宗至孝 元宗詔鑱名泰華山碑呉保安郭仲翔薦為李䝉書記 保安至䝉已戰沒於廣仲翔被禽保安力居貨十年舎妻子積縑千間闗求仲翔贖之凡十五年乃還




  古今紀要卷十
<史部,別史類,古今紀要>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