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六 古今紀要 卷十七 卷十八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紀要卷十七
  宋 黄震 撰
  宋朝
  昔在後周我朝太祖東征西怨人望已歸及世宗崩恭帝㓜我太祖禦契丹至陳橋驛諸軍擁逼南歸恭帝禪位兵不血刃而有天下
  太祖 平澤潞李筠平揚州建隆元年荆南降髙繼冲 得江陵歸峽湖南平周保權 得州十五並乾徳元年蜀平孟昶 得州四十六乾徳三年嶺南平劉鋹 得州六十開寳三年伐太原誓不殺一人遂煩再舉江南平李煜十九州開寳八年初受禪得州百三十九餘皆僣叛至削平待遇降王極其恩禮右混一事 初用周朝三相范質王溥魏仁溥五年而以趙普代十一年而以薛居正沈倫代右任相事 去節鎮兵權即位四月判罕儒充晋州兵馬鈐轄即分兵權之漸不領支郡 置通判 置轉運判歸公上右經綸天下遏絶亂源事 李漢超屯闗南馬仁瑀守瀛州韓令坤守常山賀惟忠守易州何繼筠鎮棣州以捍北邉 郭進控西山武守琪戍晋州李謙溥守隰州李繼勲鎮昭義以禦太原趙賛屯延州姚内贇守慶州童遵誨屯環州王彦
  昇守原州馮繼業鎮靈武以備西戎名稱不過廵檢使領兵不過五六千乆任乃至二十年結以恩豐以財又以酋豪秦再雄守辰州故五州延袤五千里不増一兵而諸蠻風靡右制禦夷狄事 浚五丈河勞民奉己必不為之燕紫雲樓論及民事云小臣不為撫養决不為之 尉非公事毋得入鄉 以軍卒代民給傳置 給修河丁夫日食免民自備右愛民事 榜商稅則例毋得創収建隆元年 吏部郎中閻式納陽夏稅一斛羡五升奪兩官後爵勲徐雄皆以受納槩量不平免官右薄斂事 詔大辟録奏 讀尚書嘆近代刑法之嚴 改司㓂為司理親選清白者為之 不許兼職考掠依律致死者定為私罪 定折杖法乾徳元年減私麯酒鹽罪建隆二年是年秋又令犯酒麯者配本州充役舊法皆棄市 右謹刑事夏旱憂形於色減膳徹樂建隆三年 詔旱甚者即蠲
  其租不俟報乾徳二年夏 水旱放租乾徳三年 以霖雨出後宫開寳 右恤元年 災事 王眀自郛陵令知廣州李頌自華州司户擢賛善大夫郭思齊自延州録參為太子中允石雄自河陽判官為左補闕劉堪自萊蕪令為左拾遺 段思恭通判眉州矯詔以上供給軍禦賊令知州事 馬令琮儲蓄供軍升懐州為團練使授之 寃句令侯陟以清幹聞擢左拾遺知縣事建隆二年盖舉廉之始也右陟眀事 趙逢託疾不草制自中書貶房州司户 沂州縣令于繼徽坐贓除名為民建隆元年後河南令李瑶受贓亦除名 永濟主簿郎顗坐贓棄市建隆二年後知廣州王元吉贓七十萬亦棄市大僕少卿王承哲坐舉官失實責授殿中丞建隆 右黜二年 幽事 罷嵗月叙遷之制非有勞者未嘗進秩建隆三年至太宗始置審官院而復序進之制 魏丕典作坊十餘年内外臣公清才幹者置簿 錢文敏知瀘州戒其恃逺 教坊使衛得仁求郡止授大樂令 以朝官為縣令右任官事 復百官五日輪對指陳缺失事要切者聽非時上章 舉孝友行能 詔舉直言極諌右求賢求言事 嘉量頒天下 詔勸農 勸民儲蓄 禁蒱博 詔植桑棗墾田 禁别籍異財 除鹽禁河北 寛鹽禁 禁鑄佛 禁採珠 藥度嶺勿算 禁火𦵏右重農風俗事建隆元年幸國子監凡三幸先聖先師賛 軍中手不釋卷 定開寳禮右聖學崇儒事 詔天下廢寺院勿復置建隆元年 詔諸州僧帳及百人者嵗許度一僧開寳闕右抑異端事
  宣祖五子 長光濟宋興追封曹王 次太祖 次太宗 次魏王廷美太宗時坐與宰相盧多遜交通房州安置卒 次光賛㓜亡 魏王十子徳恭 徳隆 徳异 徳雍 徳鈞徳欽 徳潤 徳文 徳愿 徳存
  太祖四子滕王徳秀早亡 吴王徳昭本越王謹重好學子五惟正惟言惟固惟忠惟和舒王徳林早亡秦王徳芳本楚王 子三惟叙惟憲惟能
  宣祖昭憲皇后杜氏父爽生太祖太宗以為君難為戒祝太祖傳弟太祖孝惠皇后賀氏父景思 生徳昭 追冊為后孝眀皇后王氏父饒 建隆元年立 夀二十二孝章皇后宋氏父偓 聘為后年十七太祖崩號開寳皇后
  年號建隆三 乾徳五 開寳九庚申
  龍圖顕武之舞永昌配享韓國忠獻王普濟陽武惠王彬
  䇿士楊礪 張去華 馬宣 蘓徳祥 李景陽劉察 李肅 劉蒙叟 柴戍務 安徳裕張拱 劉寅 安宋亮 宋凖 王嗣宗
  范質大名人 相周太祖世宗 王溥先輸誠於太祖而質當陳橋擁歸誚太祖且不肯拜故益重之太宗謂但欠世宗一死 太祖稱但有所居宅不營産真宰相 太宗稱循規矩謹名器持廉節無出其右 始具劄面取進止 每州縣必以户口版籍為急 奉行制勅未嘗破律 鼻吸三斗醋従仕未嘗釋卷思大任無學術則無以處 議詳定律條是為刑統 為道嘆識大體 救竇儀晦翁載其事言行録
  王溥并州人 請周太祖焚藩鎮與三叛書 相世宗 國初進位司空 為相侍父側曰豚犬爾貽孫博覽萬卷 答太祖古婦人亦跪武后時始不跪出張建章渤海記貽永作堤徐州城南 謹約寡言無綺羅聲色之好 求去位
  魏仁溥衛州人 刀筆 敎周起兵 相世宗 國初進右僕射 營救世宗輕殺出征無一人横死 以徳報怨
  趙普字則平 幽州人 周時為我太祖判官 與語竒之 常在幕府 宣祖與講同家 陳橋諭将校佐命 勸速誅李筠 䇿取重進 與太后顧命傳太宗 収節度權 止符彦卿典兵乾徳二年相 二甕焚利害文字 収方鎮利權収諸道精軍 補綴擬奏 執奏立功羣臣遷官 幽燕地圖云曹翰死孰可代 太祖風雪訪之 勸緩取太原定議下江南 薦潘美曹彬潘嶺南曹江南 江南吴越遺金 雷徳驤坐貶親吏禀 太宗初盧多遜攻其短雷有鄰訟之而普出河陽 太宗悔召拜侍中 廷美廢 多遜貶 弭徳超誣曹彬普為觧之 諌北伐 奏流翟馬周 誅陳利用左道 告老夀七十一 諡忠獻 沉毅果斷 用論語决大事出入三十餘年未嘗為子弟求恩 晦翁載其事於言行録用趙保忠守夏臺以備李繼遷後為邉患承宗知潭鄆二州有治聲承煦太宗特官之至成州團練 子孫至今顯榮論者以為安天下之功大是宜有後云 勲名爛然與宋無極
  薛居正開封人 事史𢎞肇抵其吏 知朗州釋子千數得免 開寳與沈倫平章事沈倫開封人 伐蜀為轉運歸篋惟圖書以妾田氏為正室 為相自守而已
  參政吕餘慶太祖幕客最先 普等大用略不介意普等忤㫖又為辨釋稱長者 知蜀執政典藩始収 重厚有守 所至以寛簡治 與 薛居正叅政副趙普奉行制書而已 弟相太宗
  劉熈古仁軌十一代孫 避祖諱不應進士舉好學眀隂陽象緯 奉養若寒素盧多遜懐州人 父億篤學恬退聞多遜知制誥即致仕見其毁趙普憂之 多遜同太祖所觀書通夕閲覧 與秦王廷美私交太宗罷其相追削之并家流崖州
  樞宻吴延祚太原人 周樞宻 宋興以其父名璋加中書門下二品 太祖征澤潞如其䇿速擊敗之 反征揚州皆延祚留守 子元扆荘重簡素 尚大宗女國朝尚主者稱最賢 御下有術所至愛民 知河陽救秋水災比諸郡獨無染  真宗使知安州有聲知定州先䕶河橋王超果敗契丹至橋 延祚齊家有法好儒聚書至元扆至數萬卷
  李崇矩至行為鄰里所稱 従征還為宣徽北院使與普分掌國政而女妻普子承宗上不悦客鄭伸因告其隂事罷 寡言尚信繼昌謹重 歴諸鎮 以白金百兩給鄭伸母 子
  遵朂尚太宗女升諸父列 真宗加遵字 為師楊億制服營其家事 好學緼籍 聞燕集子端懿和厚博學好賓端慤 端愿皆請老致仕
  曹彬字國華 真定靈夀人 周嵗左持干戈右取爼豆斯湏取一印他無所視 氣質渾厚 事周使吴越不受私親強予之輸内帑強還之分親舊 非公事不造公門不與太祖酒 宋興伐蜀不血刃郡縣悉下 王仁贍言清廉恪謹惟彬一人 平全師雄十萬衆歸囊惟經書而已 平江南誓不殺一人歸舟惟圖書榜子稱江南幹事回以張祕金輸宫而不以聞 太祖以河東未下未與相印 従太宗平太原 北伐失利岐溝臨終對真宗以二子璨瑋堪将 夀六十九 降四國江南西川廣南湖南未嘗殺無辜 功名為諸将首 兩總機宻五臨審翰 仁敬和厚 位兼将相不以等威自異 危坐如對君父不名呼小吏 遇士大夫必引車避之 俸入盡給宗族宅帑無十日蓄衣弋綈袍坐胡床 公堂㑹議如不能言 逾年杖吏 晦翁載其事言行録 七子皆賢瑋琮璨繼領旌鉞玘之女慈聖光獻太后字韜光 彬常以従征 屢勝契丹力止追奔 好左氏春秋 威愛兼著 孝仁敬和厚有父風子儀官至耀州觀察使事見真宗字寳章 上言仁宗臣家以外戚干恩者請置之法 小心謹畏 御軍嚴整 終陜西經略家無餘財孫詩尚主
  楚昭輔宋城人 自陳橋驛還先入白太后勤謹介直 掌機務不可干以私
  李處耘潞州人陳橋驛入白 臨機决事謀無不中討李重進 知揚州有善政 平荆湖與延釗不恊貶不自明
  子繼隆涉棧墜十餘丈不傷 江南未破先奏㨗以晦冥知之 太宗時破李繼遷 北伐獨不敗命知定州 禽趙保忠 多以違詔成功 真宗時大破契丹於澶州 沉厚 好左氏春秋賓禮儒士繼和處耘兄處璹之子 築鎮戎軍守之乞太宗以太祖待李漢超為法 隴山外諸族皆内附昭亮繼隆子 和易 待軍嚴 喻下保州兵 仁宗南郊騎卒亡弓不以赦原
  王仁贍伐蜀為前軍都監 貪財致蜀亂見詰在三司十年為副使陳恕持短長怏怏卒
  諸臣韓令坤従世宗多戰功入揚州不易肆 國初平李筠重進有功 鎮常山七年北邉以寕石守信開封人 事世宗多戰功國初平澤潞 平揚州 子保興守西邉有戰功保吉尚主 澶淵破敵讓功李繼隆 射利與守信皆守宛丘而卒皆五十七元孫保興子 戰三州䧟西夏納欵得歸
  王審琦沉毅善謀多戰功 宋興鎮中正八年寛簡便民 太祖祝天使飲 子承衍尚主符彦卿陳州人 歴事唐晉漢周多戰功 周世宗二后及太宗后皆其女 貴盛無比王景萊州人 少為盗 歴五代多戰功 國初封王 謙退下士 請於晉以侯小師為妻王晏徐州人 少為盗 事晉漢周 國初改封韓公
  王彦超事晉漢周多戰功 在復州不納太祖 宋興加中書令封公 恭謹 領九鎮所至民安 引年請老夀七十三
  武行徳負薪遇晉祖 陥契丹偽請自效 勸進漢祖 事周失律 國初太子太傅致仕楊廷璋真定人 父漁人得二石雁生之 姊為周淑妃得官 破并人 不圗涇州史懿 荆罕儒不能害國初為上将軍
  郭従義先沙陀人 歴事後唐至周為将有謀 持重 通技藝 宋興至太子太師 擊踘求知太祖謂技誠妙然非将相所為
  慕容延釗事周従征伐 宋興握兵真定與韓令坤廵邉一方以安 同中書門下三品父名章不曰平章 平澤潞平荆湘 肩輿
  王全斌太原人 年十二請於父質唐 歴晉漢周軍功 宋興平蜀 後以贓貶 子審鈞擊賊死曽孫守麟州備元昊凱子 字晉卿尚主 善詩畫
  崔彦進征澤潞先鋒 副全斌伐蜀以不法貶 北伐違曹彬節度貶
  劉廷譲仁恭曽孫本名光殷 伐蜀破䕫州峽中郡縣悉下秋毫不犯 與曹彬平全師雄昝居潤博州人 契丹之入全䕶景延廣家 太祖征澤潞命赴澶州廵警
  張美澶州私應世宗之求後糧雖不乏終不以公忠待之 董率分錢 太宗時致仕卒年六十八向拱王溥薦取秦成階鳳州 下夀春民負糗以送 宋興勸伐李筠 尹河南十年縱酒髙懐徳行周子 忠厚倜儻 仕晉漢周國初尚宣祖女 太宗封魯公
  韓重贇從世宗戰有功 國初有翊戴功總親兵頼趙普讒不入詣普謝 破敵定州 子崇訓張永徳并州人 初唐荘宗嬪御柴氏歸止逆旅見郭雀児嫁之資以金帛使事漢卒為佐命後雀児征淮過宋州葛驛識其女女已嫁永徳遂并挈之反雀児代漢永徳為駙馬 佐世宗征伐立大功 以僧言善事二属猪人當保五十年富貴因厚結我太祖太宗皆亥 宋興恩禮甚厚 真宗時卒贈中書令 為二堂事出母繼母 涉獵書史 禮賢樂士
  郭崇晋以其地歸敵挺身南歸 仕周多戰功因憚宋出涕 重厚有謀 曽孫為后宋偓荘宗外孫 漢祖壻 迎謁周祖 為世宗射虎宋興從征揚州 太祖納其長女為后 貴盛無比而謙恭
  郭守文平劉繼文 再破契丹 破西夏歸附者萬六千 俸悉犒士卒軍中流涕 太宗為真宗納其女
  潘美宋興諭陜師袁彦入朝 従征揚州湖南平溪峒獠 平劉鋹 知廣州平周思瓊征江南造舟濟師多戰功 與党進攻晉陽太宗時平太原北伐獨抜寰朔雲應州 知真定府改并川加使相 配享太宗 六子 惟熈女為章懐皇后追封美鄭王 惟吉子夙
  馮繼業父暉朔方節度太祖因命襲鎮 興國初留京師卒 初太祖禦戎不勤逺略夏州李彛具河西折御勲與朔方之軍皆因其豪酋詐以世襲故邉鄙無事自繼業留京其後夏州李繼捧亦以地歸朝而繼遷遂為變西北之難起朝廷旰食矣
  折徳扆父従阮鎮府州世宗以州為武安軍而徳扆襲鎮 國初來朝遣還鎮 嘗破太原御勲府相留後開寳來朝御卿助太宗攻河東破二城拜永安節度 大敗契丹于子河SKchar自是不入㓂 方疾亟而韓徳威入力疾攻之死軍中 其子惟正留後歸朝惟昌繼鎮屢破趙保吉以功領鳳州  拜興州惟忠知府州繼祖惟忠子 襲領州事熈寕
  中卒請授兄子克柔克柔既卒繼閔子克行襲克行屢勝西夏賊畏之元符中城葭蘆河東又築八砦皆用其䇿 沉勇善拊士卒 在邉三十年戰功居多敵畏之號折家父 子可大亦襲知府州
  党進杜重威愛其淳謹 再征太原有功 自稱曰暉 舉梃對兵籍 廵徼放珍禽竒獸 戒晉王吏汝謹養晉王鷹分奉給杜重威後宗也
  曹翰大名人 郡小吏 事世宗殺降卒八百 征蜀為轉運 従平全師雄 緩柝潰嘉州之賊吕翰 従征太原塞决河 征江南屠江州 從太宗征幽州掘得蟹知班師 以五色旗伐木敵地 守頴貪酷不法貸命流登州 起至千牛衛卒年六十九謚武毅 飲酒数斗不亂 奏事數十條皆嘿記
  李懐忠事太祖為牙校 願先登攻太原 諌太祖都西京太祖謂可據山河去冗兵以安天下晉王亦諌在徳不在險晉王出太祖曰不出百年民力殫矣
  田重進太祖時不受晉王酒炙 太宗時為静難節度破敵飛狐靈州 忠勇不知書何繼筠河南人 関南兵馬都監 再破太原 屢以少擊衆在塞二十年敵人繪像拜之承矩河北制置屯田使 自滄徙雄大破契丹 再自滄徙雄上疏真宗請息民 又自澶知雄謂待敵便冝得中可久 卒於齊沿邉民皆流涕供佛 好學有文 御下以誠
  康保裔父祖皆戰没 太祖使繼其父職 屢破契丹 真宗時戰河間援不至遂没焉 身七十創 好禮重儒 金帛分士卒 善射以三十五矢引滿射筈鏑相繼皆墜 子繼英威振西域 嚴於馭軍而厚撫宗族 其卒家無餘財
  荆罕儒少為盗 仕周 恃勇輕敵為并人所殺 從孫太宗征太原以百人開道 従田重進以五百人破走契丹二萬於飛狐 百五十餘戰無不克未嘗自伐 戒子 累世為将者後不昌汝冝謹飭
  李謙溥仕周戰功多 攝隰州當暑絺綌登城大破并人 國初略太原料并人必乗我獨成列而退 復知隰州十年敵不敢犯 保劉進 慷慨重然諾 賜分将士 子允則有先略見真宗
  馬仁瑀㓜自稱将軍 十六𨽻周祖帳下 佐命先領荆湘川陜繼皆蕩平 従征太原有功
  又従征范陽 判瀛州七年卒 兄子殺人論如律

  李漢超字顯忠 守闗南十七年 善撫士 死之日軍皆隕涕 齊人立碑 人有訟其取女為妾及貸不償者太祖責而遣之宻使諭漢超還之
  郭進仕漢敗敵 耶律北歸以竒兵間道定河北仕周歴登衛洺三州民皆請立碑在洺植荷栁蒲薍 宋興二十年不易山西廵檢之任招徠山後諸州 嘗入太原境獲數千人
  太祖戒戍兵郭進殺女 或告其隂通太原太祖執以與進進使禦河東命以官 第賜筩瓦 太祖征太原進敗契丹兵於石嶺闗為田欽祚所侵不能甘自經死 竺氏全活之報其女
  姚内斌仕契丹守瓦橋闗太祖至請降 守慶州十餘年以禦西鄙戎不敢侵塞號為虎董遵誨仕周討秦鳳攻淮南平雄覇 太祖使守通逺軍備西戎十四年蕃漢悦附許以便宜又賂邉民迎其母於契丹後還之 又觧真珠盤龍衣賜之
  賀惟忠知書曉兵法 得士卒心 守常山兼易定祁等廵檢威振北敵十餘年不敢南牧王彦昇自陳橋還逐韓通害之 殘忍 守原州䧟戍人數百數年無犬吠之警 太祖付郭進以邢州李謙溥以隰州俾制太原畀何繼筠以棣州賀惟忠以易州李漢超以闗南馬仁瑀以瀛州俾控北敵畀姚内斌以慶州董遵誨以通逺軍王彦昇以原州俾禦西㓂結之以恩豐之以財小其名而重其權少其兵而久其任惟何繼筠授以節制其他官不過廵檢使兵不過五六千而任之久至二十年是以夷狄畏服而邉鄙無事
  竇儀漁陽人 父禹鈞周諌議五子相繼登科號五龍 太祖欲得宿儒處深宻地范質薦其清介重厚遂再自端眀入翰林 欲相趙普無人書敕謂皇弟同平章事可書 與陶穀答蜀有乾徳年號上嘆宰相湏讀書人 上疑趙普儀盛言其公忠亮直 普忌儀剛直 世宗時不與太祖滁州絹 嚴整有家法閨門雍睦 人無間言為詩第冠 晦翁并儼偁載言行録
  竇儼亦仕漢 周時乞南衙兩省給舎以上各舉宰相且以本官權知政事期嵗間察其稱否 令盗賊自相糾 言新鄭義營為止盗法 闢田止輸舊租則田廣報多 言常雨之應千七百二十八嵗為浩 國初轉禮侍 太祖燕服召之不進樂章謚號多選定 博洽 通音律厯數 謂盧多遜楊徽之丁卯嵗五星聚奎自此太平侃 偁見太宗
  李穆師王昭素 至孝 文學操履為太祖所知嘗稱為士大夫之仁者 遣諭李煜 太宗憐其癯瘁復官 知開封府有能名 參政 子惟簡不樂仕
  楊徽之連州人 間道詣中朝登第 上書周帝言太祖為人望所歸 上書太宗乞置太學五經博士 真宗立翰林侍讀學士以徽之為之清素 重名敎尚風義 夀八十 女賢明知書有禮法生宋綬
  劉温叟政㑹之後 仕唐晉漢周 宋興拜中丞至樓側下馬諌太祖無故御明徳樓太祖自罰三千緍 重厚有禮法 父名岳不聽樂有犯父諱者慟哭而絶之 子𤍞事真宗
  王祜大名人 父徹以詞學為左拾遺 勸杜重威勿反 太祖令代符彦卿知大名祐以百口明其無罪有隂徳 以宇文融排張説事示盧多遜不肯與儕趙普見出 子旦
  張昭勸晉隠帝近師傅 諌世宗不次用人 國初為郊祀鹵簿使 卧病答嶺南獻俘禮宋凖字子平 進士第一時訴李昉不公太祖覆試復第一 申理李穆非多遜黨 知制誥鉉字鼎臣 揚州人 十嵗属文 欲以口舌存江南 好神怪稽神録 歸京師見毛褐者哂之 後被誣貶邠州冷氣入腹卒 恬淡無欲  小篆臻妙亦工𨽻 弟鍇亦善文章
  梁周翰美風儀善談論 文詞清麗 范質王溥以其聞人不使佐邑改開封司户 議武成王配享當仍用王僧辨 進五鳳樓賦太祖欲令知制誥即以表謝遂見出 通判杖人至死奪官監綾錦院杖錦工過差左遷 知蘓州飲戯出為分司 李昉薦入史館請太宗復時政記别為起居注先進御付史館 踈俊卞急故多躓 真宗令知制誥已老才思不如昔 善音律喜蒱博
  陶穀邠州人 唐儉後 避晉祖諱改今姓 仕周為翰林 平邉䇿乞取江淮 國初法物多所定 造大輦至今用其制 太祖受禪禪詔出袖中 傾險巧詆 在漢主李崧得進用及崧死自謂有力 譛魚崇諒 學士 附趙普排竇儀 自言頭骨當珥貂冠 博記大言
  外戚杜審琦宣宗昭憲皇后長兄 父爽居定州宣祖避雪其舎因妻之 審琦仕後唐 審瓊淳質宿衛忠謹 審肇以澶州河决免官審進鎮陜二十餘年勸農務本略無驕矜
  王繼勲孝明皇后同母弟 權侍衛步軍司所為不法後為部下所訴太祖罷其兵柄 失職怏怏 臠割奴婢為樂 掠人子女備給使不如意即殺食之 太宗斬之
  諸國降王江南李煜祖昇為吴将徐温養子曰徐知誥 温卒昇領金陵 受吴禪復姓李 景嗣江北下四州為世宗所取 躁憤殺宋齊丘等徙南昌卒 國初煜襲位於建康表稱江南國 詔赴闕不奉詔命曹彬潘美征之而降  太宗加特進
  蜀孟昶父知祥尚唐荘宗妹 唐平王衍以知祥鎮兩川既而殺董璋并東川封蜀王僣號改元昶立用王昭逺等掌兵母使用髙彦儔不聽宋興結劉承鈞朝廷獲其蠟書即命王全斌崔彦
  進王仁贍劉光毅曹彬等分路伐之所至皆克獨髙彦儔守死 昶降封秦公七日卒其母不哭因不食死 三弟為環衛官兩子偕仕宋元喆多戰功封滕四子皆第進士
  嶺南劉鋹唐徐彦若帥廣薦劉隠留後 梁封南平王弟龔繼并邕容交州盡有嶺南 至鋹淫侈酷虐太祖驚曰我當救此一方詔李煜諭之不降 潘美平之
  荆南髙繼冲曽祖季興唐末守荆南梁初據之事具五代 湖南張文表叛太祖使慕容延釗假道於繼冲以討之其臣孫光憲因勸納土遂舉族歸朝拜武寕節度光憲黄州刺史
  吴越錢俶祖武肅王鏐 父文穆王元瓘 兄倧為牙校所弑俶時鎮浙東遂渡江襲位本朝受命貢賦有加 助平江南 太祖賜誥不名與妻子來朝羣臣請留之太祖不可封其書以示且諭朕在則公常有東南 太宗興國三年納土 富貴無比謚忠懿 七子
  惟濬字巨川 助王師下常州 三鎮加中書令封汾王 謚安僖
  惟演㓜有俊才 真宗時獻所為文章知制誥為學士姝嫁后戚劉美共附丁謂排㓂凖卒賛用丁謂 曹利用而已副之 仁宗初出鎮以不得相不滿意文章與楊億齊名 書侔祕府 與修冊府元龜 少誠信初附丁謂而謂之逐亦與力 三易謚為文僖
  泉州陳洪進唐末王潮䧟泉州而弟審知據之為閩王既而子孫争奪連重遇以朱元進篡之 泉人留從效等謀復王氏募敢死五十人而洪進與焉 洪進至建州奉王延政為主而福州亂 洪進還泉州延政已降江南留從效亦刼王繼勲以泉州降江南 從效死洪進奪其留後張漢思郡印而有之 吴越朝京洪進亦朝聞太祖崩而還 吴越納土洪進亦納土 夀七十一贈中書令謚忠顕
  湖南周行逢少犯法配湖南 馬氏歸李景景以邉鎬帥潭㑹軍亂行逢據潭未幾又據武陵遂盡有湖南詳見五代 料張文表必反 遺命保權入朝保權文表反請援而文表已誅因拒王師王師卒平之以保權歸京師太祖用行逢将秦再雄守石州諸蠻欵附
  澤潞李筠仕後唐至周鎮昭義擅征賦常囚監軍宋興結劉承鈞反石守信髙懐徳平之子守節降
  揚州李重進周太祖甥 從世宗多戰功 宋興令自淮南徙鎮青州遂反命石守信王審琦李處耘宋偓平之
  太原劉承鈞五代東漢劉旻子 太祖諭之降荅曰承鈞家世非叛者區區守此懼漢氏之不血食也 太祖哀而舎之繼元承鈞養子盡殺劉氏子孫結契丹為援 太祖征之頓兵甘草地㑹暑雨太祖不忍驅士卒必死之地又舎之 至太宗征之始降
  宦者與太宗同太祖開基宦者不過五十人但掌宫掖之事未嘗令采他事嘗有中黄門因禱祠於同穴得怪石類羊以獻太祖碎而杖之後宰相欲以王繼恩為宣徽使而太宗不可真宗欲以劉承規為莭度使而宰相不可至李憲節制諸将遷西邉而童貫因之以握兵柄矣
  太宗 吴越錢俶泉州陳洪進納土並興國三年親征太原劉繼元降得州十一軍夏州李繼捧獻州四歸朝弟繼遷叛趙普請以繼捧禦之興國六年兄弟皆叛淳化三年西夏用兵始此繼捧賜名保忠繼遷賜名保吉潘美曹彬北伐敗績 青城王小波淳化四年推李順作亂次年王繼恩平之右混一事詔内外官直言 令州縣長吏延問得失 文眀殿災詔求直言 詔職幕等官並許附傳以聞 賞竇偁之直 勉從趙普誅陳利用 改拾遺補闕為司諌正言右求言聽言事 授任具履歴引對 召王龜從王素畢士安敎諸王 以評事陳舜封伶官子改為殿直 詔轉運使考諸州優劣未幾又遣分行廉察賞趙延進違詔克敵 轉運使崔憲許竒以罷軟削籍右任人事 崇文院觀書 祕閣聚書置校理官右崇儒事 宫中不過三百人 罷昌州鹽井虚額萬八千斤 負販者不收算 禁獻祥瑞 分左藏北庫為内藏庫右恭儉節用等事 在位二十三年勵精慈儉絶弋獵去名稱罷封禪緩刑獄信賞罰講三王之禮備六代之樂尊祖配天人神咸格
  太宗九子元允宗仲士不善汝崇必良友序同
  漢王元佐救廷美 迨事仁宗      仲来
  昭成太子元僖諌科鄊民乞相趙普 宗達 仲恕 士盉真宗皇帝
  商王元份寛厚     宗懿有禮   允讓英宗共十三子
  越王元傑姚坦佐之     仲郃 士開
  鎮王元偓重厚 允弼 宗繢宗景 仲黁
  楚王元偁好學奉佛 允則 宗達 仲湯
  周王元儼孝嚴謹約名聞外夷
  崇王元億早亡
  太宗淑徳皇后尹氏父廷勛懿徳皇后符氏父彦卿並追冊明徳皇后李氏父處耘 雍熈元年立
  元徳皇后李氏父英 生漢王元佐真宗真宗追上尊號
  年號太平興國九 雍熈四端拱二淳化五至道三丙子龍圖太定之舞永熈配享武惠潘美 薛居正石熈載䇿士吕䝉正 胡旦 蘓易簡 王世則 梁顕程宿  陳尭叟 孫何 孫僅
  薛居正 沈倫事見太祖 並加僕射二年免
  盧多遜太祖三年拜六年免
  趙普詳見太祖六年拜闕年免端拱元年復拜
  宋琪字叔寳 范陽人 京府倅自琪而始 自庶僚一嵗為相與李昉同拜 好詼諧無大臣體
  有吏能寡學識謁見有干請必面折

  李昉字明逺 深州人 為周開封府獨不附太祖王師入京又獨不朝 宰相言可大用自道州召 太宗問何如唐太宗昉㣲誦七徳舞詞 與宋琪復時政記 盧多遜毁之昉不信太宗月為善人  差遣者将予之則必正色拒絶 嘗薦王旦曰他日太平宰相 兩入中書未嘗有傷人害物之事御樓觀燈時 寛厚多恕不念舊惡主弭兵 在位小心循謹 張泌言我為廷尉日公未嘗一有請求 晦翁載其事言行録 子宗諤
  吕䝉正字聖功 河南人進士第一 言近日多求更制度乞漸行清净 上言運卒私質市無妨公不必問答以水清無魚正合黄老 止以釋褐官奏子九品京官遂為定制 不欲知譏其參正姓名 不受二百里鏡 人言其無能為曰但能用人 夾袋冊子 相真宗薦姪夷簡宰相才識富弼於児時 遇事敢言未允必固稱不可國朝三入中書惟公與韓王  晦翁載之言
  行録 東都事畧載與普同相普甚推許 寛簡有重望 與李昉更迭再相 觀燈侍宴告太宗不數里有饑寒死者 選使朔方者三問終不易子居簡提刑京東免夏竦發石介棺 䝉正父龜圖起居𭅺龜圖弟龜祥生䝉亨䝉亨生夷簡
  張齊賢字師亮 曹州人 布衣獻䇿西都太祖令武士拽出還謂太宗異時可使輔汝為相登第在三甲末因一榜盡與京官通判不十年為相 轉運使免吉州沿江勾欄地錢乃李氏水塲錢 争分財者令甲入乙家 善談方略致君自負徃徃涉踈濶奬寒雋薦宏放 請罷玉清昭應土木 然不事儀矩好治生 治獄多全宥而再相多起大獄 與㓂公相傾奪 晦翁載之言行録 東都事略又載讃太宗取燕薊乞利天下北伐楊業戰沒齊賢請行知代州殺獲甚衆 拜相母八十 丁内艱水漿不入口者七日三年酒肉果菜不入門 再歴五郡而相真宗 被酒失儀免 西㓂起使守邉以薛惟吉妻柴氏欲改嫁之坐責 東封還復拜右僕射 諌起玉清昭應宫 請老居裴度午橋荘  夀七十二
  姿儀洪碩議論慷慨 子宗誨孫憲皆秘監 李昉為多遜所毁吕䝉正為張紳所汙張齊賢為同列李沈所累皆不之辨賢哉
  㓂凖字平仲 華州人 十九舉進士不肯增年宰巴東期㑹惟掲縣門无敢後者 萊公栢引帝衣復坐决事太宗比魏鄭公 大旱言朝廷刑罰偏頗因奏王沔弟淮等賍罪其暮大雨上殿百官股栗 在青州不肯作朝見表曰要君之章實不敢上 定立真宗 請幸澶淵陳
  堯叟請幸蜀王欽若請幸江南 敵求和凖欲邀稱臣獻幽州或譛凖遂使曹利用嵗許金繒三十萬求成 趣王欽若守魏敵退召為次相 以王濟徹浮橋張稷修浮橋知二人 叱例簿  丁謂拂鬚 欽若譛出之事略載馮拯條其除拜不平罷 鎮大名答北使北門鎻鑰非凖不可 其壻王曙要凖上天書遂復相 初諌立章獻至是欲廢之而請仁宗監國丁謂曹利用矯詔貶道州又貶雷州 道州百姓為建屋 死雷州 相公竹 魏野稱無地起樓臺 燃燭劇飲 好客奉養 矜尚氣節収取聲名 王嘉祐謂入相則譽望損 張詠謂人千言不盡者凖一言盡惜仕太早用太速問讀霍光傳 溪夷相責奈何竊賢相行槖 在雷州為層樓憑髙笑語 丁謂過雷州公防從者不利丁謂 景徳元年相至三年二月天禧元年復相至四年六月
  王旦字子明 魏州人 通判鄭州請天下置常平倉 學士時上稱為朕致太平者必斯人錢宣靖薦可大用遂㕘政 用任中正代張詠守蜀知丁謂當權必有身累 言欽若不可相 薦可相者十餘人惟凌䇿李及不至宰相薦吕文靖王沂公等二十餘人成仁宗之治 薦宰相莫若㓂凖 右知人處 不受萊公私求使相 宻薦李行簡 援張師徳進用 宻記上欲除人姓名薛奎為發運謂曰東南民力竭矣 張士遜為江西漕謂曰朝廷𣙜利至矣 右用人處 焚日者與朝士徃還書 擲陳彭年科塲條目 不報萊公倒用印事 欽若宻聞計惜之曰為國家斂怨於身 沈括云茶法因北敵講解商人頓復故課増然亦不及舊額盖不虞之譽也 晦翁載其事言行録 東都事略載知貢舉避嫌盡出江南人乞罷海北營田 公用足而民富然傷竒闕孝子執中
  賈黄中耽四世孫 六嵗中神童一十五舉進士知昇州上所得李氏寳貨 知制誥不答時政得失曰職當書詔 掌吏選品藻精當 太宗召其母賜坐稱孟母 端重守家法多知臺閣故事朝之典禮資以損益然常憂畏 執政循嘿 先母卒
  李沆見真宗
  蘓易簡梓州人 為學士多振舉翰林故事 太祖飛白玉堂字賜之 擬宋玉大言賦直禁試欹器 與趙昌言不恊並出 上召其母薛賜冠帔命坐稱孟母 嗜酒 子舜欽
  趙昌言為諌議時與陳象輿董儼皆同年日夕聚㑹號陳三更董半夜 與胡旦共主怪誕事翟馬周貶司馬 蔡州取豪家芻茭塞隄 請塞下積水 畫䇿督王繼恩平李順 薦李沆 妻王旦 有果斷倨慢僚吏
  㓂凖 向敏中並相真宗見後
  張洎與陳喬勸李煜勿降云當先死社稷 後城䧟獨不死曰將有報 太祖責之曰吠非其主以其有文直舎人院 相州簡慢不治太宗以儒生不責吏事 排易簡而代㕘政 繼遷㓂靈州揣上意乞棄靈武上始信呂端言不妄始謟㓂凖得㕘政既同列排出凖
  李昌齡知廣州不廉 真宗時與王繼恩交結貶
  温仲舒有應務才與㓂凖同進號温㓂䝉正為相援進之及用反攻䝉正
  王化基抗疏自薦于太宗太宗稱慷慨士 慕范滂上澄清略言五事復尚書省 謹公舉 懲貪 省冗員 擇逺官 柴禹錫奴受金陳恕欲中禹錫而化基辨之太宗稱長者
  樞宻曹彬 楚昭輔並見太祖
  石熈載僉書樞宻院僉書名始此 太宗初領秦寕時掌書記 征河東從至鎮州 後配享有文學 立朝無顧避 喜稱薦善人有長者之譽 子中立仁宗㕘政
  柴禹錫以藩府之舊多訪外事 告秦王廷美隂事擢副使 歴數郡 少時相者言若輔以經術必至将相故頗讀書 子慶宗尚太宗女 販炭免稅 又販木真宗責之 使相守陜庸謬 鄭州縱部曲擾民 賈昌朝言不可使治郡遂不遣 富而儉鄙
  弭徳超給事晉邸 以月頭銀事誣曹彬又以它事誣罷彬 為宣徽北院使詬南院使王顯語及上配瓊州死
  張宏河朔用兵時為樞宻副使循嘿無所建明而中丞趙昌言數論兵事遂與宏互易其任張遜駙馬魏咸同母兄 𨽻藩邸帳下 知樞宻院知院名始此 與㓂凖不協罷 李順亂知江陵運卒欲作亂應蜀遜止誅首惡
  趙鎔以刀筆事晉邸 與楊守一告秦王隂事 知滄州郷郡 渉獵 善書翰 本名容 太宗眷寵之為改取陶鎔之義
  劉昌言陳洪進功曹 感趙普知已經理其家事太宗以其忠所舉召拜樞宻普守西京辟為通判事悉委之 詔迎母或言其十年才迎母
  錢若水見真宗
  李惟清俗吏强幹 真宗以在西府無人望罷為御史中丞拂鬱肆悖彈擊
  陽守一晉邸涓人 與趙鎔柴禹錫等告秦王隂事 質直無他才以幸㑹致通顯
  諸臣田錫嘉州人 耿介寡合嚴毅好禮 慕魏徴李絳甫得諌官即疏陳軍國機要一賞平晉功朝廷大體四乞罷交州兵 百官不舉職 修省寺貢院 定獄具 太宗稱有文行敢言 諌趙普書奏不當先經中書諌官章疏不當令閤門填状旱言調爕倒置出陳州以獄訟稽留罷 復知制誥言陜西苦靈夏之役出泰州 宋白以賢良方正薦真宗以為諌議大夫卒真宗見之色必荘稱朕汲黯 朝廷小缺方在思慮章奏已至 請日覽御覽一卷又為御屏風十卷 遺表請慈儉納諌上稱生死以國家為慮漆凾貯其章奏 二十年未嘗趨權貴門 范文正銘墓稱言范命竒東坡序奏議 白衣時已有意風化乞復郷飲籍田睦州祠孔子教民興學 請封禪 性不敏悟治郡無稱 晦翁載之言行録 事略載漕河化時諌太宗用兵 封章五十二皆焚之曰豈可示後賣直
  王禹偁濟州人 畢文簡令作磨詩呼小友 召拜拾遺特賜文犀帶舊賜緋者惟銀帶 首獻和議 知制誥上稱文章天下獨步 辨徐鉉妖尼之誣遂貶商州 復召為正言上戒其剛直修太祖實録直書事出黄州 州冬雷雞夜鳴上書陳戒司天官以守臣之咎移靳州卒四十八禦戎之䇿 旱乞减俸 請太宗明數繼遷罪募諸戎殺之至真宗又陳五事赦繼遷 减冗兵吏難選舉 沙汰僧尼 親大臣 剛狷數忤權貴上累召至中書戒之 草李繼遷制不受潤筆
  信以状不如式 答真宗論文曰進賢退不肖開諌諍之路彰為誥命以利萬生此王者之文願棄其小務其大 請宰相見客止在政事堂 真宗見其章奏嘆切直訪其後 戒綸誄曰事上不囬邪居下不謟佞見善類若已有嫉惡過仇讎 雖困危封奏無輟 文多規諷故俗不容 以正自持故屢擯斥 子嘉祐勸冦凖勿相相則譽望損嘉言仁宗殿中侍御史 曽孫元祐黨
  薛映元超八世孫 太宗稱賢士 真宗時知杭州臨政敏鋭庭無留事 知昇州奏蠲牛租 好學該博 治嚴明不可欺 五鼔决事
  雷有終徳讓子 險刻喜攻人過 有吏幹善撫士 真宗時赴援澶淵威聲甚震簡夫有鄰孫 隠終南杜衍薦之 降五谿蠻彭付義雅州見蘓洵許以王佐才薦之張方平韓歐三公三公延譽洵名遂振
  扈䝉幽州人 自周為制誥 張昭竇儀死典故儀制皆扈䝉裁定 請太宗改太祖以宣祖配天博洽長厚 好笑人主前不能自止與從弟載俱以文學知名載事見五代周
  胡旦状元 獻河平頌有逆遜投逺奸普屏外語見貶 上平燕八議獲用 助詭誕士翟馬周又貶 善中官王繼恩削籍 䘮明 理修漢春秋硯 以文章名 黷貨于州縣持吏短長
  潘美宣徽南院使見太祖
  曹翰見太祖
  崔翰太祖竒其風姿 講武軍容甚整太宗賜金帶從征太原矢中頰猶力戰 單騎諭潰卒不戮一人 因知定州諸邉並受節度 以功遷鎮威徳諭賊皆相率去 願死邉 沉毅有謀輕財好施
  米信本奚族 從平太原 從北伐 以暴横鞫獄未上卒
  曹光實雅州人 仕蜀 請於王全斌自殺克雅州殺夷人張忠樂 為黎雅廵檢太祖稱蜀中俊傑太宗征河東知威勝調軍食 北伐為前鋒 禽繼遷母妻伏發光實亦見殺從子克明入虜中求光實尸還𦵏 李順之亂集潰兵募丁壮復雅州 蠻㓂邕州遺書三十六洞使來赴承天節宴皆感泣 備宜州叛軍造舟為虚城水上 平撫水蠻改安化州 請以兩廣軍皆為忠敢 桂州引水入城備火教陶瓦交趾㓂邑不以老辭徃諭止之
  楊業仕劉繼元號楊無敵 太原平得之 知代州敗敵雁門 北伐副潘美而王侁逼之赴敵苦戰侁不救兵盡見獲不食三日死天下憤歎 勇而有謀與下同甘苦 為政簡易郡民愛之 侁王朴子也 子延昭遇敵必身先功成推其下 守邉二十餘年威振異域敵呼六𭅺 其死也河朔人望柩拜泣 智勇善戰沉嘿寡言未嘗問家事俸賜均士卒 不長吏事訴牒皆决于小校真宗不責 凡三敗契丹以修好乃止
  栁開字仲塗 十三揮劍斷盗足 初得韓文慕之属辭必法 尚氣不顧小節 常潤盗作觧衣給余待之 知契丹有謀可攻請死邉鄙知寧邉軍 全州踰月招降蠻洞粟氏 黥卒訴之削二官 環州戎落悦附 真宗時知代州葺戰具以諸將沮之丐去敵果擾塞 好古學 著書辭義稍隠難曉
  石普收李順王均 平陳蜀亂因賦急民困請一切蠲其租 屢敗契丹 真宗時獻禦戎䇿為穽䧟敵馬 方崇符瑞時乞罷天下醮設嵗省七十萬緍贍國用 後貶 有膽略聞敵所在馳赴戰未嘗衂刄靣求太宗金帶太宗忌日必舉族齋薦
  循吏程羽三縣有善政 太宗時知成都府寛簡
  王明為鄢陵令却民嵗時常遺而令致薪芻遂以築隄止水患
  陳靖興化人 陳洪進納土遣入朝 因太宗議均田 撿荒地逃民耕種數嵗而後授之陳恕罷之 復請之真宗亦不行 江南轉運乞省李氏横賦 好學 言民事尤詳然泥古難行
  邵曄桂陽人 為録事平反刼盗獄得採訪廣南刑獄 交趾水陸圖 廣州鑿内壕通舟以免𩗗
  陳世卿代之奏免計口買鹽廣人稱邵父陳母

  儒學聶崇義為學官掌禮儀世推該贍 三禮圖 自漢即為國子禮記博士
  郭忠恕善書史小學 太宗令定字書 縱酒謗讟配登州道死
  王昭素通九經 太祖召講易 治世莫若愛民養身莫若寡欲太祖書之屏  郷人有訟者詣之無不歡服
  孔維答髙麗王問禮曰君臣父子之道升降等威之序髙麗王稱中國夫子 請禁原蚕 躁競寡廉恥
  李覺太宗令升坐講易 強毅聰敏 上書言時事養馬漕運屯田三事甚詳 竹頴傳崔頥正刋正諸經音䟽 真宗召日赴書院講尚書 弟偓佺答用字添撇不成字 真宗召説尚書
  孔宜孔子四十四世孫 乾德中詣闕述家世 太宗北征督軍糧溺死 孫聖佑 真宗幸曲阜始封夫子至聖文宣王
  文藝趙隣 禹别九州賦 文尚屬對 掌誥命不達體要
  韓溥韓休之後 詳臺閣故事 肉譜
  鄭文寳從李煜歸朝 好談方略功名自任 有詩名 工篆書 乞禁鹽以困繼遷而鹽貴以金帛誘酋長而繼遷覺遂貶 真宗召之㓂凖以其熟於西事用之
  吴淑韓熈載潘佑皆以文名者稱吴正儀中林蘭蕙 從李煜歸 預修御覧廣記英華 子遵路少頴異其舅陳彭年以逺器許之 章獻稱制時條時政得失見黜 元昊叛簡河東民兵知開封馭吏嚴以不阿權貴出上陜西御戎略 重厚篤風義
  樂史母夢吞五色珠生 自江南歸朝舉進士知陵許黄商州所至以賄聞 寰宇記子黄目言邉事真宗召直史舘 起復使契丹 在陜西詔察陳堯咨縱恣狀 深沉 為吏以静節以文雅
  夏侯嘉使巴陵作洞庭賦徐鉉竒之太宗知其名召為右正言
  羅處約知吴縣與王禹偁倡酬人多傳誦 太宗因召之命題試之同直史館 急進用李建中王祐延譽于石熈載 陳時政序王覇大略太宗召對 蘓易簡以文士薦直昭文館歴四州簡静風神雅秀恬於榮利 善草𨽻篆 藏古器書畵
  路振唐相岩四世孫 獨知巵言日出賦題所出守濵州敵至民疑其方略非所長敵果引去知制誥文詞温麗 淳厚無所臧否 作五代九國世家
  隠逸蘓澄隠道士 五代屢聘不出 太祖征太原召見答太祖養生當無為無欲
  陳摶亳州人 不第隠武當後隠少華石室  寢至百餘日不起 周世宗召之不對黄白術曰當以蒼生為念豈宜留意為金放還山 太宗召之不答宋琪修養曰正使白日升天何益於治又還山 諌征河東 相真宗及門而返 乗白驢入汴聞太祖登極大笑曰天下定矣 賜號希夷世宗號白雲 鑿張超谷石室而終 數學授穆修
  外戚賀令圖父懐浦 孝惠皇后兄 謹愿 貪功寡謀屯兵瀛州十年每奏幽薊可取遂致岐溝
  之敗敵将耶律寧紿而縛

  諸國降王吴越錢俶興國三年納土
  泉州陳洪進見錢俶納土亦納土
  太原劉繼元興國四年征之降並詳見太祖
  宦者王繼恩太祖時内侍行首 平李順太宗不與宣徽使曰此執政之漸 善結黨邀名士大夫好
  進者趨之 薦潘閬 與李昌齡胡旦相結太宗崩有異議貶均州卒

  劉承規太宗時僉書宣徽院 真宗封泰山發運使忠謹 病革求節度使王旦不可曰將有求為樞宻使者
  秦翰乞徃手刺李繼遷 監繼隆討趙保忠 討王均五戰五㨗 倜儻以方略自任 温謹 好施與士卒同甘苦
  真宗 令轉運使更互赴闕詢問即位初 即位求直言彗星求直言亦即位初 比田錫汲黯 召㓂凖 召
  种放 遣郭贄知天雄必欲其行即位初 先擇舉主右求言用人事罷貢獻二年 髙品裴愈採交州龍花蕊獻黜之崖州 决三司積滯禁不得増羡釋二千六百人除逋二百六十萬 詔戒剰羡咸平五年嵗歉罷𣙜酤詔自今勿増酒課 罷貢茶 議省
  親郊省供奉雜物右恭儉之事抑外戚秦國公主子繼降刺史令秦國公主出所納女 不恕夀春縣主兄罪 薄賞髙品周文質功射殺遼將 右抑外戚宦官事詔禁祥瑞即位初 欲以軍國用度奉外教幸龍門覩石佛
  見㑹昌殿壊 天書再降又朱能云降乾祐山 起玊清昭應宫 置天下天慶觀右祥瑞事 東封西祀 聖祖五嶽為帝右封祀 王均亂益州李士衡平之 李繼遷
  亂西邉中流矢死 陳進亂宜州䧟栁象等州 契丹㓂澶州右夷狄盗賊
  真宗六子
  禔温王 祐周王 祗昌王 社信王 祈欽王皆早亡 仁宗
  真宗章懐皇后潘氏父美追冊 章穆皇后郭氏父守文即位立章獻明肅皇后劉氏善播鼗 與龔美入京師真闕之以李宸妃所生仁宗為己子 㓂凖議請太子監國貶之 稱制十一年 如乗輿 擲小臣方仲弓
  書程琳武后臨朝圖曰吾不作負祖宗事 章懿皇后李氏杭州人 生仁宗 病亟時方進為宸妃章獻崩後追册 章惠皇后楊氏真宗遺制為太妃章獻遺制為太后議者為去其同議軍國語 勸立英宗
  年號咸平六 景徳四 中祥符九天禧五 乾興一戊戌
  天章熈文之舞永定配享王旦 李沆李繼隆
  䇿士孫暨 陳堯咨 王曽 李廸 姚曄 梁固張師徳 徐奭 張觀 蔡齊 王整
  吕端詳見相太宗元年至十月
  張齊賢詳見相太宗 元年至三年十月
  李沆字太初 洺州人 與宋湜王化基召試 太宗目送曰風範端凝真貴人 料繼遷不死靈州終非朝廷有 王旦參政歎西北用兵沆謂他日寧謐朝廷未必無事 馬亮言外議無口匏中外陳利害一切報罷唯此報國 答真宗治道所先曰不用浮薄新進喜事人 梅詢曽致堯等沒二十年能使人主追信其言獨無宻啟曰非讒即佞 焚立劉貴妃詔曰但道沆不可 萊公薦丁謂曰後悔當思吾言 常讀論語曰節用使民兩句尚未能行 重厚淳質言無枝葉 家人勸治居第未嘗答 㕔事僅容轉馬 執不與駙馬石保吉使相 張詠曰吾榜得人最多李文靖謹重雅望王旦深沉有徳㓂公面折廷争而已則當方面寄劉元城謂本朝最得大臣體者不行利害文字奏水旱盗賊二事最得體並載言行録 事略載初傳真宗卒拒之 日奏盗賊水旱謂王旦曰不知四方艱難不留意聲色犬馬則土木禱祠之事作此君異日之憂 元年相景徳元年薨于位年五十
  吕䝉正相太宗 咸平四年相至六年
  向敏中字常之開封人 太宗飛白書張詠與敏中名付中書稱名臣 獨除平章詔視敏中如常 誅儺卒 除右僕射門䦨悄無一人 伸西京婦人死符并之獄 大臣出鎮惟敏中盡心民事 東封西祀皆留守 分賜祖吉贓獨不受知廣州一無所湏宻静逺權門無私謁 雖當大事若已不預 見言行録 事略載瘞皇甫侃臨江傳舎 相真宗對不娶柴氏而後聞欲娶王承衍女遂罷 留守遂再相 咸平四年相至五年十月天禧元年復相至三年三月
  畢士安字仁叟 代州人 入翰林太宗謂張洎履行逺在其下 真宗時在京奪還近臣强買定婚女 契丹入㓂疏五事兵將財䇿甚備 㕘政力薦㓂凖並相 同賛親征 安邉易置守將招流廣儲 不増𣙜酤額 平反死罪者録為勞坐訟不干己者 復賢良方正科 常為帝言崇儉息民近忠逺佞為政要故天下無事號至治名節惕勵貫于夷險 不殖産王旦奏沒未終䘮家用已屈貸於臣家  上稱吾了人事朕東宫至輔相有古人風 卞中宗古之誣以安兄事河南縣吏 嵗時祭李肅 趙普以此薦為相四踐兩府九居八坐司空三公就第福夀罕比與冦萊公善 識王禹偁留教之後進用在公前知制誥行萊公詞 仕宦但力自規檢見言行録子孫蕃盛 景徳元年相至二年十月
  吕端字易直 幽州人 使髙麗檣折恬然讀書大事不糊塗 諌斬李繼遷母 鎻王繼恩立真宗捲簾審視 趙普以其奏事嘉賞未嘗喜為台輔器 持重識大體以清静簡易為務 中書事必經吕端詳酌乃得奏聞晦翁載之言行録 子誨
  竇偁太宗尹開封時為判官 叱賈琰賛美太宗射太宗召之極諌北征辭㕘政曰以汝靣折賈琰耳 知丁顥子必以文致逺妻之
  郭贄開封進士首薦 辨曺彬為弭徳超所誣 㕘政自言受遇不次惟以愚直報猶勝奸邪早朝被酒出 長者 喜延譽後進薦宋白趙昌言   晚節治生
  王顯見真宗
  李穆見太祖
  李至諌太宗親征范陽勸真宗置河湟度外
  辛仲甫彭州種栁䕃路號補缺栁 趙普答太祖文武兼資 使契丹答党進不足道欲留之不屈 成都政寛簡 㕘政自守而已 告老
  王沔辨慧苛刻尚數多計 視士大夫猶吏卒而甘言恱人 與張齊賢不恊奏請行王禹偁中書本㕔不得接賔之說謝泌駮罷之
  陳恕字仲言 洪州人 為縣吏中進士第 峭直執奏終不改易為當時稱職直稱 太宗稱其長於心計稱真鹽鐡 取茶法中等為三稅法公私皆濟世言三司使之才以陳公稱首 三司使十八年 真宗時薦萊公自代萊公至其第請印押至李諮改茶法而規模漸革不進錢穀數曰知府庫充羡恐生侈心 知舉取王沂公 深刻少恩 請廢譯經院 張詠奏御詩誤字且謝不辦 欽若在上前忿争則斥之 㓂凖常短公公常回互凖 朝廷處事無大小非公言不决 上諭小事一靣奉行不經上覧批㫖奉行 上驚何事不與王旦同來 丁謂不能毁 右得君處詔趙徳明來京師取粟徳明歎朝廷有人 契丹嵗幣外别假詔各借三萬許次年除之至次年以㣲未盡與之 不肯賀死蝗 執不與宦者劉承規節度 取李廸落韻賦黜賈邉以師為衆之說宫禁火待罪持榮王宫失火者非减死㡬百輩許州石普不法乞召歸置獄 賓客無敢干以
  私 詢賓客四方利病因察所長 冠帶見周懐政於堂隍 朝事未决静室黙坐 當官荘厲善啟奏 為相十餘年兵革不用海内富庶百司各得其職 景徳三年相至天禧元年薨 右相業 見賜予曰生民膏血安用許多 家人出賀曰遭遇如此當愈増憂懼 事嫂謹 家事一任其弟 不許見子舉進士 遺表不求恩澤 弟碎酒壺攝衣步入家人服侈過即㝠目 使弟繫玉帶 不置田宅曰徒使争財不義 局量寛厚不見其怒 家人墨埃投羮 人料肉一斤 伏鞍入側門 不識控馬卒 病危使楊大年表辭白金 婚姻不求門閥 右徳量 王欽若使奉行天書 受酒樽賜珠 上為買妾 買沈倫家花籃火桶龍川志稱其類馬道
  王欽若字定國 臨江人 黄鶴樓仙景 甲科以人力為天書 排趙安仁李宗諤而薦丁謂與劉承規陳彭年林特號五鬼 旦罷而欽若相前此南人無當國者 仁宗復以為平章事馬知節斥其姦罔 仁宗亦謂王曽曰欽若真姦邪也 五子皆夭以從子為後
  李廸字復古 濮州人 状元 從种放 謁栁開試賦開驚必魁相 上怒秦州曺瑋請兵廸為申解與兵遂成山外之㨗 諌立章獻 周懐政之誅保全東宫 年飢請出内庫財竟賜三司言幸汾亳土木百倍徃昔旱蝗殆警陛下 墨筆攪熟水使入大王元嵗世禁申 與丁謂争林特不可用謂使錢惟演矯詔逐之 謂又使王仲宣押廸如衡州客鄧餘䕶之得不死 章獻崩復相盡心輔相知無不為吕夷簡出之 自以為宋璟而以吕為姚崇吕闕而宻李直而疎見晦翁言行録 事略載斥謂擅權願俱罷且言㓂凖不可出故貶子 東之簡易詳練至太子太師徽之 補之皆大夫
  丁謂字公言 蘇人 丁合居四 福建初貢茶知鄆州斬死囚於揚劉渡 因大計有餘封禪遂决 遷昭應侈大教真宗拒諌 以楊崇勲之告夜詣曺利用誅周懐政逐萊公 李廸斥其姦遂俱罷而内侍雷允恭傳宣留謂謂直入中書又召學士草復相制劉筮不可而它學士為之 尋加司空封晉公 仁宗立王曽奏其擅易章獻陵寢貶崖州 假家書達陳情表 崖州最大 眼中丁
  馮拯與謂同相
  㕘政李昌齡 温仲舒 王化基 李至並見太宗
  趙安仁字樂道 河南人 首接敵使辭見儀制皆所定 議封禪 寛恕 儉素良規禄賜分贍尚寛循吏皆安仁子君錫良規子 良規老而酒色不節充官出入起卧随之温公辟同修通鑑議專配上帝 駁章蔡復官
  陳彭年撫州人 附王欽若丁謂 王旦不視其文 當時制度雖前世未有者皆成就之王曽状元志不在温飽 列昭應宫五害 辭㑹靈使欽若因擠罷之 請推符瑞勿居詳見仁宗張知白滄州人 參政與欽若不合辭位 仁宗相之 重名器無毫髪私 清約如寒士任中正曺州人 營救丁謂罷 見仁宗 弟中師仁宗樞副
  樞宻曺彬見太祖
  王顯太宗賜軍械斬契丹二萬
  王繼英刀筆事趙普積官至樞宻
  陳堯叟唐夫 閬人 父省華 状元 廣南西路轉運使 植木穿井 欽若同相同罷 䆒心軍馬 事母馮氏孝謹
  曺利用趙州人 和契丹 天禧加平章 與王曽争班 以從子汭貶楊懐敏逼使自縊
  副使夏侯嶠藩邸事真宗即位為樞副 慕道養生
  楊礪夢來和天尊 進士第一不以科名自伐其卒真宗稱介直清苦降輦步弔 誥詔迂怪宋湜秀頴有噐識好學善談論尤工筆札與李沉並知制誥 従幸澶淵道卒
  馬知節薊人 父全義従太祖定天下戰死 七嵗太祖召入禁中賜名補官 十八監彭州兵見憚如老將 䕶博州兵契丹去後修備 簸定逺軍腐米得十五石免河南饟太宗時 彭州以劉繼恩所予羸卒三百敗李順十萬 益州與上官正合兵平劉旰 秦州盡收諸羌質子無一人犯塞 辨李飛雄偽詔 捕成都謀變騎士 以三班使臣及三司軍大將代富人嵗漕蜀物 延州開門張燈羌不敢㓂 駕次澶州王超兵數十萬不得度一夕橋成 東封行幸常為都總管契丹近塞請移書問狀 當大臣言祥瑞時言忘戰之戒 蹇蹇無顧憚靣詆丁謂欽若 斥欽若盡讀劄子莫謾官家㡬欲笏擊死之 東封秦臣等自私食肉 武力智謀自喜所交必豪傑 長議論 見言行録 事略載慕何承矩折節讀書 樞宻出知潞州再入出知貝州
  王嗣宗汾人 進士甲科 秦州司理為路冲械繫知汀州執械武徳軍卒太宗怒削籍 江淮發運撤窄家廟 并州毁卧龍廟 毁邠州靈應公廟得十數狐盡殺之 訟种放毁王旦 老病求郡㓂凖惡之致仕悒悒 程力取甲科
  錢惟演見太祖錢俶下
  周起東封獨上書為戒 糊名 知開封府明斷 丁謂以㓂凖黨逐
  張士遜唐柬之後 始請親戚别院 為江南轉運王旦謂朝廷𣙜利至矣故所至不敢妄有興建 諌營造天度觀請因諸舊觀為之 遷夀春郡王友 曺利用薦之章獻相之以營救利用罷再相以當慰而飲罷 又再相絶元昊 簡輦官為禁軍被訴致仕宰相謝事始此 每相常與
  夷簡相代 為陳堯佐辨誣 為范仲淹辨廢立之誣然為相不能正曺利用時稱和鼓 賣孔道輔 争程林 納女口仁宗以師臣庚戌日奠之
  趙鎔見太宗
  周瑩少給事太宗潛邸所歴藩鎮無善状 積官至右府
  錢若水字淡成 河南人 陳希夷愛其仙風道骨同州申富民女奴獄不受薦由此自幕職半嵗知制誥二嵗為樞副 争陛下以李繼遷一幅奏書誅三轉運使有罪天下何由知之 備邉五事 郡守 鄉兵 將帥 賞罰 芻粟 率衆過河號令有規 上喜儒人亦曉武 上嘗疑其筭部蹙 因真宗言吕䝉正目穿復位問劉昌言罷涕泣否遂求解職 草趙保忠詔稱太宗意能斷大事委任僚佐總其綱領無不稱治 晦翁載之言行録 事略又載修太宗實録不書馴
  犬事不列監修吕端 上書言周世宗戮樊愛能之法及太祖專任邉帥十七年間西北稱藩之事皆可行 詢滅敵之䇿對以得幽州以振險以太祖待郭進之心待諸將 同知璨宻親老求解知開封并州以疾召還卒年四十四 風流儒雅事母孝接物誠 評貴賤多驗 自知不夀故辭位 士大夫皆宗慕之
  李惟清見太宗 韓宗訓
  曺瑋字寳臣 彬在樞府薦討西夏太宗臨問薦璨瑋將才而璨不如瑋 十九知渭州以牛羊誘敵大破之 撫納康奴族 圖環慶涇原山川請循古長城為限 蠲租 馬社 募弓箭手馳射勝者給田二頃使市馬馬勝甲益五十畝三百人為指揮築堡要害 指置為後法 繼遷死請急滅徳明既而河西延家妙俄䓁大族歸附瑋薄天都山㧞徙之諸小種望風納質徳明遂弱率死不敢入 自邠州領髙州再知渭州破章埋族㓕撥臧隴山諸族皆獻地 築隴外龍竿城元昊叛果頼以守 秦州誘唃厮敦圖樣丹凡前之拒王命者皆納馬還地廵城不一遮箭版欲斬老將敵近城方上馬使李超射殺其貴人俘斬萬計改邉鑿壕西蕃慴服 叱言軍士叛赴敵者 灼艾猝起應敵瘢大數寸 調兵每至水飯則㨗至止守文盈闗 置弓門威逺十寨 破唃厮羅十萬家 破宗歌夷鬼留于是河洮蘭州諸羌皆破散 宗歌納質而唃厮羅進 徳明㓂慶州拜鄜延環慶安撫聞其至歸附者千餘落 丁謂以其不附已指為㓂黨降知萊州即日上道不賫弓矢再知天雄契丹使至無敢疾驅 知可易 帥真定 改鎮彰武 卒年五十八 謚武穆 熈
  寧仁廟 好學 為將四十年未嘗敗尤有功四方 不許羌以羊馬贖殺人罪 補内附羌為軍主給塞上廢地使出卒馬 對敵斬不用命非喜殺 所如載書真宗每與詰難邉事終守一議知元昊之叛於兒時先以勉王鬷 載晦翁言行録
  諸臣石普乞罷醮設贍國用
  田錫直諫上所敬
  王禹偁剛狷不容於時並見太宗
  髙瓊燕人 従太宗征太原殿諫誅六班 取戍兵飯啖之曰無事坐飽此冝知幸 乞置副都指揮使 决議北征澶淵自扶馬渡河 上衛士言廩粟陳腐者上各賜精米一斛瓊遂因疾辭典軍戒諸子毋事要勢折進身 曽孫為宣仁聖烈后 晦翁載之言行録繼勲敗蜀王均 岢
  嵐軍勝敵 謙謹有機略善撫士 戰常有功 女宣仁太后遵裕瓊孫 射中諒祚 英宗崩斥其使吉服副王韶取熈河
  張詠字復之 濮州人 尚氣節 剛方卞急稱乖崖宰崇陽㧞茶植桑 笞買茶村民 封還按張永徳詔杖殺小校 李順亂後知成都化賊為民 乏糧下鹽價誘米踰月有二嵗糧罷陜西運以王繼恩驕不出兵平餘㓂欲斬其吏又以錢紿其芻菜以激之 劉旴叛飲宴如故俟逼城使
  上官正一擊斬之 不賞以賊首來求賞者 斬不伏杖者 益州斬縦李順獄吏 察殺僧取祠部者 誅訛言白頭翁者 斬拘母不出首身者下馬随衆山呼 殺批父小兒 殺犯上卒嵗折米六萬至春以元佑糶 工役分畨 採訪民事各詢其黨詢君子得君子 郡樓鼓歴歴分明 薦辟必恬退士 勉蜀士張及李畋張逵就舉 判語為戎民集  宰相張齊賢齊賢以不能文譛之聲賦梁周翰嘆二百年無此 杭州嵗歉買私鹽 决遺命分財之訟 再知成都易嚴以寛上論不復有西顧憂 金陵捕縱大奸民范遷貴稱張希顔如官人 入朝病中乞誅丁謂欽若 聞萊公逐因以博自汙 學劍 奉養寡薄不為輕肥 臨事三難見行 王旦太平宰相晦翁載言行録决不喜人拜
  李及王旦薦代曺瑋秦州
  孫奭太宗幸監命講說命 朱能上天書乞斬以謝天下天尚無言安得有書 諌西祀十不可求經典微言 上無逸圖 封禪後羣臣歌誦時獨正諌毅然有古風  仁宗時致仕喜動于色勸講禁中二十餘年晚節勇退 知宋祁於布衣時 願謚宣 並見言行録 方重篤厚 不死婦人手
  劉煜温叟子 對王晦叔凌䇿治蜀之問 嵗薦飢乞免宰相 諫起祥源觀雲泉 請守令以勸農殿最 禁民事佛道 重贓吏罰 近目不賞為子弟乞恩 薦士章著者推恩 請罷提刑寛兩河賦出篆刻技復聘亡 歴開封河南河中 年六十二七子几忱知名儂賊起請自效克邕州 既致仕 神宗詔修定雅樂主人聲不求合尺度 篤風義 有家法夀八十為部鹽司有聲唐老忱子 元祐中正言 自唐初名家
  石中立家富於財悉推於諸父 景祐參政比鄭肇 好賓 家産嵗入百萬死不能喪李宗諤七嵗能文 恥以父任父昉為翰林官諌議大夫 真宗欲大用而卒年四十九 有李洛者與宗諤後一日生後一日死宗諤文百卷 子昭述翰林昭遘待制
  宋白大名人 十一善文 歴三縣 獻平晉頌擬陸贄榜子集希大用 知開封不勝任罷知舉得易簡禹偁田錫䓁 文浮麗 諧謔不拘小節 贍族恤孤
  朱昻寓潭 朱遵度名萬卷昻名小萬卷 仕至四品真宗以翰林與弟告老比二疏  號退叟傅潛忠武帥擁步騎八萬不戰諸將詬以不如一樞 諸將請兵不予戰勝抑不聞流房州王超事太宗多戰功 真宗大閱 破契丹 御下有恩 寡謀 澶淵緩行
  王繼忠開封人 帥定武力戰䧟契丹景徳初契丹令請和後不知所終
  馮守信滑州人 太原先登 従真宗幸大名 知民疾苦守州無害
  馬亮有治劇才 福建獄多全活 誅饒州姦民
  凌䇿宣州人 世給事州縣 夢以六印加劍其後官劍外者六 治蜀精審 所至有迹杜鎬常州人 鼠銜孝經疏 對神道設教
  孫杞尹建陽除無名租萬計 平歐希範
  邢昺曺州人 事太宗真宗傳講學之任 進耒耜嵗占
  晁迥澶州人 好學長生吐納 代言不過褒具冠服卒年八十四 不喜三命 子宗慤孝 任子先宗族當制 仁宗時㕘政
  馮元道宗 自陳通五經 直龍圖閣始此 簡重非慶弔不通謁公卿 執親䘮皆按禮劉筠子儀 楊億齊名 三入禁林 三典貢舉以論䇿頒降天下士始此 朝廷簡嚴戚綸父同文𦵏楊懿三世 聚徒講學登科者五六十人 曺誠廣其居真宗賜名應天府書院子維綸皆貴仕 綸太和論民詩 永嘉惠政真宗初置龍圖閣待制以寵之  諌祥瑞 修潔
  梁灝大素 鄆人 従禹偁學 冠甲科 論邉事雍睦 耐交 知開封卒年四十二 子固繼擢第固弟適相仁宗
  孫何漢公 蔡人 孫丁 三元 定三年磨勘之法苛急 為浙漕吏掲石碑使讀 従者依慿兄弟大魁 端慤 中立無競 擇守永興治郡非所長 驪山詩小器
  梅詢昌言 宣城人 請使潘羅支屢言西事 真宗欲以為制誥李沆以躁矜不可 流落二十年詈病足有鬼 撫愛馬無綉韉分果而有才好為喜進従子堯臣
  錢昆裕之 吴越王倧子 與弟易登第 仁宗朝歴十州治寛簡 善詩賦草𨽻 致仕 年七十六弟希白 十七舉進士以速就黜 復舉甲科 又舉賢良方正 俊逸 請除非法之刑 獻殊祥録
  楊崇勲薊人 告周懐政 昵鞹登政事堂王曽劾之 仁宗使用 口給喜中傷人姜遵誅青州麻氏以擊搏知名毁漢唐碑碣為章獻建浮圖
  楊大雄錢塘人 事真宗直集覽院二十七年不遷 大隠集 兩漢博聞
  李垂不謁丁謂出 還或勸之又不徃曰道之不行命也出知均州卒
  張耆十一事上潛邸 當符瑞時言土木不足承天意 使相 有智數無不博習 耆貸積百貨自與羣婢貿易 三子皆凶逆 曽孫叔夜克戩克公 章獻后是其所進故優寵外戚傳
  循吏薛顔代丁謂峽路轉運 徙孟氏䕫州歸故城 䟽河為支流順水怒以立浮橋溉㵼鹵 罷坊州
  錬𥖎而晉𥖎易售

  張倫再為辰州蠻不敢擾 江淮發運兩嵗増米八十萬 置杭秀海州鹽塲増課百五十萬 導太湖入海復租六十萬 築髙郵漕隄泰州海堰民立祠
  儒學穆修師陳搏易學 豪放性偏 真宗賞其才丁謂短以行不逮文 忤通判流池州赦補潁州文學參軍 老益貧刋韓栁集無售者始為古文尹源尹洙師之為文又傳春秋
  李之才倜儻 師穆修 孟州司户送范忠獻止近郊 詣蘇門山教卲雍性命學 劉義叟得其厯法 卒於澤州判官
  文藝崔遵度純介好學 從東封西祀 右史十餘載立殿墀常匿楹間恐為上所見 善琴著琴
  箋 事仁宗於東宫

  隠逸种放洛陽人 少有山林志隠終南豹林谷 作樵夫謁拜陳搏 太宗召不起 廬墓張齊賢薦之真宗為司諌攜手登龍圖閣 歸山後諌幸闗中三不可 醉罵王嗣宗嗣宗訟不法上亦寵衰徙嵩山徃來終南數至闕下 臨終焚䟽草 真宗畵其像 初希夷戒以名造物所忌其後豪侈營産戚属忤勢遂䘮清名
  李瀆洛人
  魏野蜀人居陜 瀆好書畵嗜酒野精術祀汾隂時聘之皆不起  野哭瀆後六日卒 野子閑有父志仁宗號清節處士晦翁言行録載野與王文公㓂萊公詩
  林逋君復 真宗賜號和靖處士詔長吏嵗時問勞事略謂謚和靖先生 居西湖二十年未嘗履城市 善詩 李及薛映知杭州毎造其居清談終日 逋之客李懿知杭㑹逋卒為制緦麻刻臨終無封禪書之詩納壙中
  邢惇介特不妄交 翫經史里人號邢夫子 真宗召問治道曰東封西祀皆畢復何言 予之官不受
  外戚劉美益州人 本姓龔業鍜金 張耆於美所得章獻進之遂更姓為后兄
  李用和章獻母弟 少窮困劉美得之民間奏官之 位將相而小心避權勢
  宦者張崇貴授繼遷節命為使 徳明襲爵又為使由是邉防事宜皆崇貴主之 久在邉鄙西人頗
  畏服

  周懐政太宗時給事禁闥權任頗重 真宗使給事東宫又領皇城司附㑹者遂衆 排在己上者 專取帑藏物 使朱能於乾祐縣造天書真宗不豫與謀以太子監國 懐政欲立太子廢皇后出丁謂用㓂凖而楊崇勲告之丁謂遂併朱能皆誅之 朱能本永興民家厮養因親事卒求入後真宗亦踈之



  古今紀要卷十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