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說海 (四庫全書本)/卷061

卷六十 古今說海 卷六十一 卷六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説海卷六十一
  明 陸楫 編
  説淵四十一别傳四十一
  侯元傳闕名
  侯元者上黨郡銅鞮縣山村之樵夫也家道貧窶唯以鬻薪為事唐乾符己亥嵗於縣西北山中伐薪回憇谷口傍有巨石嶷然若夏屋元對之太息恨已之勞也聲未絶石剨然豁開若洞中有一叟羽服烏帽髯髮如霜曳杖而出元驚愕遽起前拜叟曰我神君也汝何多歉自可於吾法中取富貴但隨吾來叟復入洞門元從之可數十步廓然清朗田疇砥平多異花芳草行數里遇横溪碧湍流苔鴛鷁泝洄其上長梁夭矯如晴虹焉過溪北左右皆喬松修篁高門渥丹臺榭重複引元入别院坐小亭上簷楹階砌皆奇寶煥然及進食行觴復目所未覩也食畢叟退少頃二童揖元詣便室具湯沐進新衣一襲冠帶竟復導至亭上叟出命僕設淨席於地令元跪席上叟授以祕訣數萬言皆變化隐顯之術元素憃戇至是一聽不忘叟戒曰汝雖有少福合於吾法進身然面有敗氣未除亦宜謹密自固若圖謀不軌禍喪必至且歸存思如欲謁吾但至心叩石當有應門者元因拜謝而出仍令一童送之既出洞穴遂泯然如故視其樵蘇已失至家其父兄驚喜曰去一旬謂已卒於虎狼之吻元在洞中如一日耳又訝其服裝華潔神氣激揚元知不可隠乃為其家人言之遂入靜室中習熟其術朞月而術成能變化百物役召鬼魅草木土石皆可為步騎甲兵於是悉收鄉里少年勇悍者為將卒出入陳旌斾幢葢鳴鼔吹儀比列國焉自稱曰賢聖官有三老左右弼左右將軍等號毎朔望必盛飾往謁神君神必戒以無稱兵若固欲舉事宜待天應至庚子嵗聚兵數千人縣邑恐其變乃列上上黨帥髙公潯命都將以旅討之元馳謁神君請命神君曰既言之矣但當偃旗卧鼔以應之彼見兵威若是必不敢内薄而攻我志之慎勿輕接戰元雖唯諾心計以為我奇術制之有餘且小者不能抗後其大者若之何復示衆以不武也既歸令其黨戒嚴是夜潞兵去元所據險三十里見步騎戈甲蔽山澤甚難之明方陣以前元領千餘人直突之先勝後敗酒酣被擒至上黨縶之府獄嚴兵圍守旦視枷穿中唯燈臺耳失元所在夜分已達銅鞮徑詣神君謝罪君怒曰庸奴終違我教今日雖幸而兔斧鑕亦行將及矣非吾徒也不顧而入鬱悒趨出後復謁神君䖍心叩石石不為開矣而其術漸歇猶為其黨所説是秋率徒掠并州之大谷而并騎適至圍之數重術既不神遂斬之於陣其黨與散歸田里焉



  古今說海卷六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