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說海 (四庫全書本)/卷076

卷七十五 古今說海 卷七十六 卷七十七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説海卷七十六
  明 陸楫 編
  説淵五十六别傳五十六
  巴西侯傳闕名
  吳郡張鋋成都人開元中以盧溪尉罷秩調選不得補於有司遂歸蜀行次巴西會日暮方促馬前去忽有一人自道左山逕中出拜而請曰吾君聞客暮無所止將欲奉邀命某以請願隨某去鋋因問曰爾君為誰豈非太守見召乎曰非也乃巴西侯耳鋋即隨之入山逕行約百步望見朱門甚高人物甚多甲士環衞雖侯伯家不如也又步數十乃至其所使者止鋋於門曰願先以白吾君客當伺焉入久之而出乃引鋋曰客且入矣鋋既入見一人立於堂上衣褐革之裘貌極異綺羅珠翠擁侍左右鋋趨而拜既拜其人揖鋋升階謂鋋曰吾乃巴西侯也居此數十年矣適知君暮無所止故輒奉邀幸少畱以盡歡鋋又拜以謝已而命開筵致酒其所玩用皆華麗珍具又令左右邀六雄將軍白額侯滄浪君又邀五豹將軍鉅鹿侯𤣥邱校尉且傳教曰今日貴客來願得盡歡宴故命奉請使者唯而去久之乃至前有六人皆黑衣贔然其狀曰六雄將軍巴西侯起而拜六雄將軍亦拜又一人衣錦衣戴白冠貎甚猙獰曰白額侯也巴西侯又起而拜白額侯亦拜又一人衣蒼其質魁岸曰滄浪君也巴西侯又拜滄浪君亦拜又一人被斑文衣似白額侯而稍小曰五豹將軍也巴西侯又拜五豹將軍亦拜又一人衣褐衣首有三角曰鉅鹿侯也巴西侯揖之又一人亦異狀類滄浪君曰𤣥邱校尉也巴西侯又揖之然後延坐巴西南向坐鋋北向六雄白額滄浪處於東五豹鉅鹿𤣥邱處於西既坐飲酒命樂又美人十數歌者舞者絲竹既發窮極其妙白額侯酒酣顧謂鋋曰吾今尚未夜食君能為吾致一飽邪鋋曰未卜君侯所以食者願教之白額侯曰君之軀可以飽吾腹亦何貴他味乎鋋懼悚然而退巴西侯曰無此理奈何宴席之上有忤貴客邪白額侯笑曰吾之言乃戱耳安有如是哉固不然也久之有告洞𤣥先生在門願謁白事言訖有一人被黒衣頸長而身甚廣其人拜巴西侯揖之與坐且問曰何謂而來乎對曰某善卜者也知君將有甚憂故輒奉白巴西侯曰所憂者何也曰席上人將有圖君今不除後必為害願君詳之巴西侯怒曰吾歡宴方洽何處有怪焉命殺之其人曰用吾言皆得安不用吾言則吾死君亦死將若之何雖有後悔其可追乎巴西侯遂殺卜者致於堂下時夜將半衆盡醉而皆臥于榻鋋亦假寐焉天將曉忽悸而寤見己身臥於大石龕中其中設繡帷服玩珠璣犀象有一巨猿狀如人醉臥于地蓋所謂巴西侯也又見巨熊臥於前者蓋所謂六雄將軍也又一虎頂白亦臥于前所謂白額侯也又一狼所謂滄浪君也又一文豹所謂五豹將軍也又一巨鹿一狐皆臥于前蓋所謂鉅鹿侯𤣥邱校尉也而俱冥然若醉狀又一龜形狀甚異死於龕前乃向所殺洞𤣥先生也鋋既見大驚即出山逕馳告里中人里人相集得百數遂執弓挾矢入山中至其處猿忽驚而起且曰不聽洞𤣥先生言今日果如是矣遂圍其龕盡殺之其所陳器玩莫非珍麗乃具事以告太守先是人有持其金貝繒帛過此者俱無何而失且有年矣自後絶其患也








  古今説海卷七十六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