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今說海 (四庫全書本)/卷078

卷七十七 古今說海 卷七十八 卷七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古今説海卷七十八
  明 陸楫 編
  説淵五十八别傳五十八
  求心錄闕名
  乾元初㑹稽民有楊叟者家以資産豐贍聞於郡中一日叟將死臥而呻吟且經數月叟有子曰宗素以孝行稱於里人迨其父病罄其産以求醫術後得陳生者究其脈曰是翁之病心也蓋以財產既多其心為利所運故心神已離去其身非食生人心不可以補之而天下生人之心焉可致邪如是則非吾之所知也宗素既聞之以為生心故莫可得之獨修浮圖氏法庶可以佑其疾即召僧轉經命工圖鑄其像已而自齎食詣郡中佛寺飯僧一日因挈食去誤入一山逕中見山下有石龕龕有胡僧貌甚老而枯瘠衣褐毛縷成袈裟露坐於磐石上宗素以為異人即禮而問曰師何人也獨處窮谷以人跡不到之地為家又無侍者不懼山野之獸有害於師乎不然是得釋氏之術者邪僧曰吾本是袁氏某祖居巴山其後子孫或在弋陽散遊諸山谷中盡能世修祖業為林泉逸士極得吟嘯之趣人有好為詩者多稱其善吟嘯於是稍聞於天下有孫氏亦族也則多遊豪貴之門亦以善談謔故又以之遊於市肆間每一戱能使人獲其利焉獨吾好浮圖氏不悦塵俗棲心巖谷中不動而在此且有年矣常慕育利王割截身體及委身投崖以飼餓虎故吾啖橡栗飲流泉恨未有虎狼噬吾吾固甘之也宗素因告曰師眞至人能舍其身而不顧將以飼山獸可謂義勇俱極矣雖然弟子父有疾已數月進而不瘳某夙夜憂迫計無所出有醫者云是心之病也非食生人之心固不可得而愈矣今師能棄身於豺虎以救其餒豈若舍命於人以惠其生乎願師詳之僧曰誠如是果吾之志也檀越為父而求吾吾豈有不可之意且吾以身委於野獸曷若惠人之生乎然今日尚未食願致一飽而後死也宗素且喜且謝即以所挈食致於僧前食之立盡乃曰吾既食矣當禮四方之聖然後奉教也於是整其衣出龕而禮禮東方已畢忽躍而騰上一高樹宗素以為神通變化殆不可測俄召宗素厲聲而問曰檀越向者所求何也宗素曰願得生人心以療父疾僧曰檀越所願者吾已許焉今欲先設金剛經之奥義且欲聞乎宗素曰某素尚浮圖氏今日獲遇吾師安敢不聽乎僧曰金剛經云過去心不可得見在心不可得未來心不可得檀越若要取吾心亦不可得矣言巳忽跳躍大呼化為一猿而去宗素驚異惶駭而歸




  古今説海卷七十八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