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目錄 古今譚槩
←上一部 妖異部第三十四 下一部→

〔子猶曰:妖祥無定名也;如有定,則人力無如何矣。屈軼指佞,獬豸觸奸,物之上瑞也。然以指佞觸奸之事,而徒責之一草一獸,安用人為?且聖世無奸佞,又何以章屈軼,獬豸之奇乎?聖世既不必有,而未世又不見有,則屈軼、獬豸亦虛名耳。雖然,聖世德勝,妖祥皆虛,末世祥多虛而妖多實,鬼以之靈,物以之怪,人以之疵厲,此其故可思也。集《妖異》第三十四。〕

草異编辑

靈帝光和中,陳留、濟陰諸郡路邊草生似人狀,操矛弩,牛馬萬狀備具。

太康中二異编辑

太康中,幽州有死牛頭能作人言。又有山石狀似蹲狗,行人近,輒咬之。

肉異编辑

前趙嘉平四年,有流星墜於平陽北十里。視之,則有肉長三十步,廣二十七步,臭聞於平陽,肉旁常有哭聲,晝夜不止。已而劉後產一蛇一虎,各害人而走,尋之不得,頃之乃在隕肉之旁。後卒,乃失此肉。哭聲亦止。

畫異编辑

石虎武殿初成,圖畫自古聖賢、忠臣、孝子、烈士、貞女,皆變為胡狀。旬餘,頭悉縮入肩中。

蓮異编辑

《北齊書》:後主武平中,特進侍中崔季舒宅中池內蓮莖皆作胡人面,仍著鮮卑帽。俄而季舒見殺。

天畫编辑

滕涉,天聖中為青州太守。盛冬濃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狀,以紙摹之。又《大金國志》:金末,河冰凍成龜文,又有花卉禽鳥之狀,巧過繪縷。此天畫也。

弘治二異编辑

弘治最為盛世,而己酉、庚戌間一時奇變。如浙江奏景雲縣屏風山有異物成群,其狀如馬,大如羊,其色白,數以萬計,首尾相銜。從西南石牛山淩空而去,自午至申乃滅。居民老幼男女,無弗見者。又陝西慶陽府雨石無數,大者如鵝卵,小者如雞頭實。說長道短,刺刺不休。皆見之奏章,良可怪也。

水鬥编辑

宋高宗時,程氏家井水溢,高數尺,夭轎如長虹,聲如雷,穿牆毀樓,二水鬥於杉墩,且前且卻。約十餘刻,乃解。

土鬥编辑

唐天寶中,汝南葉縣有二土塊相鬥血出。數日方止。

石臼鬥编辑

武清縣民家石臼,與鄰家碌碡,皆自滾至麥地上,跳躍相鬥。鄉人聚觀,以木隔之,木皆損折,鬥不可解。至晚方息。鄉人怪之,以臼沉汙池中,以碡墜深坎,相去各百餘步。其夜碡與臼復鬥於池邊地上,麥苗皆環。秀才李廷瑞聞之,亟往觀焉。鬥猶不輟,乍前乍卻,或磕或觸,硜然有聲,火星炸落。三日乃止。

鐺異编辑

《廣記》:唐宰相鄭絪與弟少卿縕同居昭國裏。一日廚饌將備,其釜忽如物於灶中築之,離灶盡餘,連築不已。旁有鐺十餘所,並烹庖將熟,皆兩耳慢搖,良久悉騰上灶,每三鐺負一釜而行,其餘列行引從,自廚中出地。有足折久廢者,亦跳躑而隨之。出廚東過水渠,諸鐺並行無礙,而折足者不能過。舉家驚異聚觀,有小兒咒之曰:「既能為怪,折足者何不能前?」諸鐺乃棄釜庭中,卻返,每兩鐺負一折足者以過,往入少卿院堂前排列。乃聞空中轟然如崩屋聲,悉為埃燼矣。

冰柱编辑

《丹鉛要錄》:正德中,文安縣河水每僵立。是日,天大寒,遂凍為柱,高圍俱五丈,中空而旁有穴。數日,流賊過縣,鄉民入穴中避之。賴以全者甚多。

牛犬言编辑

晉惠泰安中,江夏張騁晨出,所乘牛言曰:「天下亂,乘我何之?」騁懼而還。犬又曰:「歸何早也?」

犬貓異编辑

《廣記》:唐左軍容使嚴遵美一旦發狂,手足舞蹈。家人咸訝。貓謂犬曰:「軍容改常也,顛發也!」犬曰:「莫管他!從他!」

《朝野僉載》:鄱陽龔紀與族人同應進士舉。唱名日,其家眾妖競作,牝雞或晨鳴,犬或巾幘而行,鼠或白晝群出。至於器皿服用之物,悉自變常。家人驚懼,召巫治之。時尚寒,巫向爐坐,有一貓臥其側。家人謂巫曰:「吾家百物皆為異。不為異者,獨此貓耳。」於是貓立拱手言曰:「不敢。」巫大駭而出。後數日,捷音至,三子皆高第。

蠅異编辑

術士相牛僧孺,若青蠅拜賀,方能及第。公疑之。及登第訖,歸坐家庭,有青蠅作八行立,約數萬,折躬再三,良久而去。

黃鼠怪编辑

無錫縣龍庭華家,氏族甲於江左。有宗人某,堂大柱內急穿二穴,常見走出兩矮人,可二三寸許。主人怪之,擇日延道士誦經為厭勝之法。兩矮人復出聽經。逐之,則又無跡。命寨其穴。而旁更穿一穴,出入如故。主人治藥弩,令奴張以伺之。既出,斃其一,一疾走去。視之,乃雌黃鼠也!少頃,忽有矮人百餘輩出與主人索命。僕從嘩噪而走。又少頃,復有七、八人以白練蒙首,出堂中慟哭。仍復逐去。久之,聞柱中發鈴鈸聲。眾謂送葬。又久之,聞柱中起簫鼓聲。眾謂鼠中續偶。閉其堂經月,怪便寂然。

鼠殯编辑

搜神記》:豫章有一家,婢在灶下,忽有人長數寸,來灶間。婢誤以履踐殺一人。遂有數百人著縗麻持棺迎喪,凶儀皆備;出東門,入園中覆船下。就視,皆是鼠。婦作湯澆殺,遂絕。

玉貞娘子编辑

程迥者,伊川之後。紹興八年,來居臨安之洋街。門臨通衢,垂簾為蔽。一旦有物如燕,瞥然自外飛入,徑著於堂壁。家人近視,乃一美婦,僅長五、六寸,而形體皆具,容服甚麗。見人殊不驚,小聲歷歷可辨。自言:「我是玉貞娘子,偶然至此,非為災禍。苟能事我,亦甚善。」其家乃就壁為小龕,香水奉之。能預言休咎,皆驗。好事者爭往求觀,人輸百錢,方為啟龕。至得絡繹,程氏為小康。如是期年,忽復飛去,不知所在。

孔升翁编辑

龍門寺異蜂,大如鵲。僧網至籠中。明日大蜂至籠邊,呼「孔升翁」。僧異而放之。

虱誦賦编辑

揚州蘇隱夜臥,聞被下有數人念杜牧《阿房宮賦》,聲緊而小。急開被視之,無他物,唯得虱十餘,其大如豆。殺之即止。

魚念佛雞卵念佛编辑

唐天寶間,當塗民劉成、李暉以巨舫載魚。有大魚呼「阿彌陀佛」。俄而萬魚俱呼,其聲動地。

敬宗朝,宮中聞雞卵內念「南無觀世音」。

鏇中佛象编辑

常熟丘郡家食櫥內,錫鏇置熟雞半隻,忘之矣。偶婢檢器皿,見櫥邊光焰。發視之,乃鏇中雞蒸氣結成一小殿宇,中坐佛一尊,如世間大士像,眉目分明。婢奔告郡。郡移於堂上,率家人羅拜之。三日猶不滅,召巫者束一草船,浮之於城河。時萬曆癸未正月初六日。見《戒庵漫筆》。

蛤蜊、蚌異编辑

唐文宗方食蛤蜊,一蛤蜊中現二菩薩象,螺髻瓔絡,足履菡萏。命致之興善寺。隋煬帝亦有此事。

吳興郡宗益剖蚌,中有珠現羅漢像,偏袒右肩,矯首左顧。宗益奉以歸慈感寺。

鱉異编辑

萬曆己卯,嚴州建德縣有漁者獲一鱉,重八斤。一酒家買之懸室中,夜半常作人聲。明日割烹之,腹有老人長六寸許,五官皆具,首戴皮帽。大異之,以聞於具與郡。郡守楊公廷誥時入覲,命以木匣盛之,攜至京師,諸貴人傳觀焉。又丁未年,遂昌縣民宋甲剖一鱉,中有比丘端坐,握摩尼珠,衫履斬然。俱見邸報。

潁川王戶部在通州時,一日宴客,庖人烹鱉。剖之,有鬼、判各一。朱髮藍面,皂帽綠袍;左執簿,右執筆,種種皆具,刻畫所不能及。王自是遂斷茲味。

菜花現佛编辑

《筆談》云:李及之知潤州,園中菜花悉變蓮花。仍各有佛坐花中,形如雕刻。

雞生方卵编辑

弘治未,崇明縣民有雞生一方卵。異而碎之,中有彌猴,才大如棗。

石中男女编辑

成化間,澧河築提,一石中斷,中有二人作男女交媾狀。長僅三寸許,手足肢體皆分明,若雕刻而成者。高郵衛某指揮得之,以獻平江伯陳公稅。銳以為珍藏焉。

狐假子路编辑

東昌宣聖殿,設空體木像。正德中,子路忽人語云:「我仲由也!夫子命我主此土禍福。」人爭祭奠,必令祭者暫出閉門。頃之,入視,肴核都無餘者。一御史經其地曰:「此必妖也!」多設燒酒勸之,俄而無聲,乃一狐寐於側。御史笑曰:「以汝希仲由,乃學宰予耶?」

鬼畏面具编辑

金陵有人擔面具出售,即俗所謂「鬼臉子」者。行至石灰山下,遇雨沾澀,乃借宿大姓莊居。莊丁不納,權頓簷下,愁不能寐。而面具經雨將壞,乃拾薪爇火熯之。首戴一枚,兩手及兩膝各冒其一,以近燎。至三更許,有一黑大漢,穿一黑單衣,且前且卻。其人念必異物,懼其面具而然,乃大聲叱之。黑漢前跪曰: 「我黑魚精也!」家何在?」曰:「在此里許水塘中。與主人之女有交,故每夕來往。不意有犯尊神,望恕其責。」其人叱之使去。明旦,訪主人之女,果病祟。遂告之故。竭塘漁之,得烏魚,重百餘斤。乃醃而擔歸。

鬼張编辑

弘治中,高郵張指揮無嗣,求妾未得。偶出湖上,見敗船板載一女甚麗,波浮而來。問之,曰:「妾,某邑人。舟覆,一家皆沒。妾賴板得存,幸救我。」 張援得之,甚寵愛。逾年生子。女櫛沐,必掩戶。一日婢從隙窺之,見女取頭置膝上綰結,加簪珥,始加於頸。大驚,密以啟張。張未信。他日張覘之,果然。知為妖,排戶入斬之,乃一敗船板耳。子已數歲,無他異,後襲職。至今稱「鬼張指揮」云。

無鬼論编辑

阮瞻素執無鬼論。忽有客通名,詣瞻寒溫結,聊談名理。良久,及鬼神事,反復甚苦。客遂屈,作色曰:「鬼神,古聖所傳,君何得獨言無?既僕便是鬼!」於是變為異形,須臾消滅。

鬼巴编辑

《夷堅志》:臨川王行之,為廣東龍泉尉。表弟季生來訪,泊船月明中。夜半,有鬼長二尺,靛身朱髮,倏然而入,漸逼臥席,冉冉騰身行於腹上。季素有膽,引手執之,喚僕共擊。叫呼之聲甚異,頃刻死,而形不滅。明旦,剖其腸胃,以鹽臘之,藏篋中,謂之「鬼巴」。或與談神怪事,則出示之。

藥鬼编辑

劉池苟家有鬼,常夜來竊食。劉患之,乃煮野葛汁二升瀉粥上,覆以盂。其夜鬼來發盂啖粥,須臾在屋上吐。遂絕。

髑髏言编辑

御用監奉御來定,五月間差往南海子公幹。從五、六騎出城,舁酒僚為路食。日午,至羊房南大柳樹下,脫衣卸鞍,坐樹根上,以椰瓢盛酒,搗蒜汁濡肉自啖。回顧一髑髏在旁,來夾肉濡蒜,戲納髑髏口中,問之曰:「辣否?」髑髏即應之曰:「辣!」終食之頃,呼辣不已。來驚悸,令人去其肉,呼亦不已。遂啟行至海子。畢事而回,呼辣之聲隨其往還,入城始絕。數日後,來遂病死。見《馬氏日抄》。

白骨编辑

劉先生者,河朔人。嘗至上封,歸路遇雨。視道旁一塚有穴,遂入以避。會昏幕,因就寢。夜將半,睡覺,雨止,月明透穴,照壙中歷歷可見。甓甃甚光潔,北壁有白骨一具,自頂至足俱全,餘無一物。劉方起坐,近視之,白骨倏然而起,急前抱劉。劉極力奮擊,乃零落墮地。劉出,每與人談其事。或曰:「此非怪也,劉真氣壯盛,足以翕附枯骨耳。」

鬼姑神编辑

南海小虞山中有鬼母,一生千鬼。朝產之,暮食之。今蒼梧有鬼姑神是也。虎頭龍足,蟒目蛟眉。

蛤精疾编辑

《北齊書》:右僕射徐之才善醫術。時有人患腳跟腫痛,諸醫莫能識。之才曰:「蛤精疾也。得之當由乘船入海,垂腳水中。」疾者曰:「實曾如此。」為割之,得蛤子二個如榆莢。

食雞子疾编辑

褚澄善醫術。一人有冷疾,澄為診脈,云是食白瀹雞子過多所致。令取蘇子一升煮服之。始一服,乃出一物如升。開看是雛雞,翅距具足,能行走。澄曰:「未也!」更服之,又吐,得如向者雞二十頭,乃愈。

銅槍编辑

《述異記》:漢末時,有一人腹內痛,晝夜不眠,敕其子曰:「吾氣絕後,可剖視之。」死後,其子果剖之,得一銅槍。後華佗聞之,便往,出巾箱內藥投之,槍即化為清酒。

臨甸寺僧编辑

齊門外臨甸寺,有僧年二十餘,患蠱疾,五年不瘥而死。僧少而美,性又淳,其師痛惜之,厚加殯送。及茶毗,火方織,忽爆響一聲,僧腹裂,中有一胞。胞破,出一人,長數寸,面目肢髮,無不畢具,美鬚蔚然重腹。觀者驚異。

張鍔编辑

秘書丞張鍔嗜酒,得奇疾。中身擊分,左常苦寒,右常苦熱。雖盛暑隆冬,著襪褲紗綿相半。

飲不飲编辑

元載不飲,其鼻聞氣已醉。人以針挑其鼻尖,出一小蟲,曰:「此酒魔也!」由是日飲一斗。

鎮陽有士人嗜酒,是常數斗。至午後,興發不可遏。家業遂廢。一夕大醉,嘔出一物如舌。初視無痕竅,至欲飲時,眼遍其上,矗然而起。家人沃之以酒,立盡,如常日所飲之數。遂投烈火中,忽爆烈為數十片。士人由是惡酒。

《說儲》載異疾三條编辑

宋知制誥呂縉叔得疾,身漸縮小,乃如小兒。姜愚忽不識字,數載方復。宋時一女子,視直物皆曲,弓弦界尺之類盡如鉤。

腸癢编辑

傅舍人為太學傅士日,忽得腸癢之疾:滿腹作癢,又無搔處;欲笑難笑,欲泣難泣。數年方愈。

徐氏编辑

參政孟庾夫人徐氏,有奇疾。每發於聞見,即舉身戰栗,至於幾絕。見母與弟皆然。至死不明。又惡聞徐姓,及打鐵打銀聲。嘗有一婢,使之十餘年,甚得力,極喜之。一日偶問其家所為業。婢曰「打鐵」。疾遂作,更不欲見,竟逐去之。醫遂無能施其術。

腹中擊鼓编辑

陳子直主簿之妻,有異疾。每腹脹,則中有聲如擊鼓,遠聞於外;腹消則聲止。一月一作。

喉聲合樂编辑

酉陽雜俎》云:許州有一老僧,自四十年已後,每寐熟,即喉聲如鼓簧,若成均節。許州伶人伺其寢,即譜其聲。按之絲竹,皆合古奏。僧沉亦不自知。

空中美人编辑

《北齊書》:天統中,武成酒色過度,恍惚不恒。曾病發,自云:「初見空中有五色物,稍近,變成一美婦人。去地數丈,亭亭而立。食頃,變為觀世音。」之才云:「此色欲多,大虛所致。」

應聲蟲编辑

《文昌雜錄》:劉伯時常見淮西士人楊勔,自言中年得異疾,每發言應答,腹中輒有蟲聲效之,數年間,其聲浸大。有道士見而驚曰:「此應聲蟲也!久不治,延及妻子。宜讀《本草》,過蟲所不應者,當取服之。」勔如言,讀至「雷丸」,蟲忽無聲。乃頓餌數粒,遂愈。始未以為信,其後至長汀,遇一丐者,亦是疾,而觀者其眾。因教之使服雷丸。丐者謝曰:「某貧無他技,所求衣食於人者,唯借此耳。」

活玉窠编辑

《清異錄》:盩厔吏魁召士人訓子弟,館於門。士人素有蛀牙,一日復作,左腮掀腫。遂張口臥,意似懵騰。忽聞有聲發於齦齶,若切切語言,人物喧嘩,漸出口外,痛頓止。至半夜,卻聞早來之聲,仍云:「小都郎回活玉窠也。」似呼喝狀,頰上蠢然直入口。彈指頃,齒大痛。詰旦,具告主人。勸呼符咒治之,痛止腫消。竟不如何怪。

一胎六十年编辑

《百緣經》云:佛在世時,王舍城中有一長者,財寶無量,不可稱計。其婦足滿十月,便欲產子,然不肯出,尋重有身,足滿十月,復產一子。先懷者住在右脅。如是次第懷妊九子,各滿十月而產,唯先一子故在胎中,不肯出外。其母極患,設湯藥以自療治,病無降損。囑及家中:「我腹中子故活不死。今若設終,必開我腹,取子養育。」迨母命終,諸親眷屬,載其屍骸詣諸塚間,請太醫耆婆破看之,得一小兒,形狀故小,頭髮皓白,府僂而行,四向顧視,語諸親言:「汝等當知,我由先身惡口罵辱眾僧,故處此熱藏中,經六十年,受是苦惱。」

一生四十子编辑

周哀公之八年,鄭有人一生四十子。其二十人生,二十人死。

肉帶懸兒编辑

《稗史》:宋教廉所親家有婢,產出肉帶子一條,帶上共懸十八小兒,面目形體,無不具備,聯絡如綴。觀者雲集。其母懼而棄之。

竇母等编辑

《五雜俎》云:漢竇武之母,產一蛇、一鶴。晉枹罕令嚴根妓產一龍、一女、一鵝。劉聰後劉氏產一蛇、一虎。唐大順中資州王全義妻孕而漸下入股,至足大拇指。拆而生珠,漸長大如杯。宋潮州婦人產子如指大,五體皆具者百餘枚。《獪園》云:萬曆己酉,石湖民陳妻許氏,產一白魚。壬子蘇城吳妻娩身,產一金色大鯉魚,長四尺許,鱗甲燦然。其家大駭,投諸清冷之淵。里人呼其父曰「漁翁」。

產法馬编辑

萬曆丁未,吳縣石湖民陳妻許氏,產夜叉、白魚。後又妊,過期不產。一日請治平寺僧在家轉經祈祐。其夕功未畢,內呼腹痛急。忽產下一胞,訝是何物,破而視之,乃一秤銀銅法馬子也!舉家大駭,權之,重十兩。視其背,有鑄成字樣,驗是「萬曆二十二年置」七字,跡甚分明,至今尚在。比鄰章秀才偕同學方生親詣其廬,傳玩而異之。或疑銅精所交,或疑五郎所幻。未可知。

產錢编辑

徐州吳瑞者,秀才玠之弟,行第八,年二十餘,妻初產子,歷五十四日,忽嘔出水數合,有銅青氣。家人曰:「此兒傷重,何為出水綠色耶?」明旦,遂噦出三角物數十。其家怪而洗之,乃成二錢,分成四塊,平正無大小之殊。五、六日,連下數升。合之,得大錢七十二文。皆有年號。輪郭周正,體面無一不符。遂以膠粘而固之。聞者皆求觀,州有司亦至。其兒竟無他異。

產《本濟經》编辑

張衡之女玉蘭,幼而潔素,不食葷血。年十七歲,夢朱光入口,因而有孕。父母索之,終不肯言。唯待婢知之。一日謂侍婢曰:「我死,爾當剖腹以明我心。』其夕遂歿。父母不違其言,剖腹得一物。如蓮花初開,其中有白素金書十卷,乃《本濟經》也。十餘日間,大風雨晦暝,遂失其經。

產掌编辑

勤縣民出賈,妻與其姒同處。夫久不歸,見夫兄,私心慕之,成疾阽危。家人知所以,且憐之。計無所出,強伯氏從帷外以手少拊其腹,遂有感成孕。及產,唯一掌焉。

額產编辑

晉安帝義熙中,魏興李宣妻樊氏懷妊。過期不育,而額上有瘡。兒穿之以出。長為將,今猶存,名胡兒。見《異苑》。

 上一部 下一部 
古今譚槩
  本明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