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君子佩玉賦(以「思古君子,行必鏘玉」為韻)

古君子佩玉賦(以「思古君子,行必鏘玉」為韻)
作者:裴度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537

伊君子兮何師,邈淳古而繹思。儼然有章,相威儀於樂隻。溫其如玉,故切磋而佩之。縝密是比,貞明所資。追琢斯成,既殊張氏之印;清美可羨,寧匹孔侯之龜。是用濯自丹水,取諸元圃。君求美質,我則表溫潤於光容;臣聽好音,我則動淒清於步武。結以紳帶,綴以環組。使感之者在約而思純,服之者居今而行古。豈比夫詩人無文。贈雜佩兮夫君。騷人著美。紉幽蘭兮之子。是以嘉其抱素,貴以合貞。想見白虹之氣,思聞清越之聲。發凝輝兮既昭我述,鏘雅韻兮必俟君行。是以敬慎侯度,獨高人情。至若斫以為壺,徒玩其質;執而為璧,徒旌其秩。豈若用之有方,垂之無必。威儀棣棣,居則粲然之光;進退瑲瑲,動則泠然之律。是以古之君子,物有其章。溫恭可象,環珮其鏘。既睹容而生敬,諒播往以傳芳。然則貞玉之質,非賢無以服用;昔賢之珮,非玉無以表彰。故佩斯敬,睹斯莊。方今野無遺賢,山不藏玉。彼華佩兮,同昔時以入用;彼君子兮,思古人以自勖。故能振休風,播淳俗。則今日之佩玉,昔賢之高躅者也。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