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愛的中國

可愛的中國
作者:方志敏

朋友!中國是生育我們的母親。你們覺得這位母親可愛嗎?我想你們是和我一樣的見解,都覺得這位母親是蠻可愛蠻可愛的。以言氣候,中國處於溫帶,不十分熱,也不十分冷,好像我們母親的體溫,不高不低,最適宜於孩兒們的偎依。以言國土,中國土地廣大,縱橫萬數千里,好像我們的母親是一個身體魁大、胸寬背闊的婦人,不像日本姑娘那樣苗條瘦小。中國許多有名的崇山大嶺,長江巨河,以及大小湖泊,豈不象徵著我們母親豐滿堅實的肥膚上之健美的肉紋和肉窩?中國土地的生產力是無限的;地底蘊藏著未開發的寶藏也是無限的;廢置而未曾利用起來的天然力,更是無限的,這又豈不象徵著我們的母親,保有著無窮的乳汁,無窮的力量,以養育她四萬萬的孩兒?我想世界上再沒有比她養得更多的孩子的母親吧。至於說到中國天然風景的美麗,我可以說,不但是雄巍的峨嵋,嫵媚的西湖,幽雅的雁蕩,與夫“秀麗甲天下”的桂林山水,可以傲睨一世,令人稱羨;其實中國是無地不美,到處皆景,自城市以至鄉村,一山一水,一丘一壑,只要稍加修飾和培植,都可以成流連難捨的勝景;這好像我們的母親,她是一個天姿玉質的美人,她的身體的每一部分,都有令人愛慕之美。中國海岸線之長而且彎曲,照現代藝術家說來,這象徵我們母親富有曲線美吧。咳!母親!美麗的母親,可愛的母親,只因你受著人家的壓榨和剝削,弄成貧窮已極;不但不能買一件新的好看的衣服,把你自己裝飾起來;甚至不能買塊香皂將你全身洗擦洗擦,以致現出怪難看的一種憔悴襤褸和汙穢不潔的形容來!啊!我們的母親太可憐了,一個天生的麗人,現在卻變成叫化的婆子!站在歐洲、美洲各位華貴的太太面前,固然是深愧不如,就是站在那日本小姑娘面前,也自慚形穢得很呢!

聽著!朋友!母親躲到一邊去哭泣了,哭得傷心得很呀!她似乎在罵著:“難道我四萬萬的孩子,都是白生了嗎?難道他們真像著了魔的獅子,一天到晚的睡著不醒嗎?難道他們不知道自己偉大的團結力量,去與殘害母親、剝削母親的敵人鬥爭嗎?難道他們不想將母親從敵人手裏救出來,把母親也裝飾起來,成為世界上一個最出色、最美麗、最令人尊敬的母親嗎?”朋友,聽到沒有母親哀痛的哭罵?是的,是的,母親罵得對,十分對!我們不能怪母親好哭,只怪得我們之中出了敗類,自己壓制自己,眼睜睜的望著我們這位挺慈祥美麗的母親,受著許多無謂的屈辱,和殘暴的蹂躪!這真是我們做孩子們的不是了,簡直連一位母親都愛護不住了!

……

不錯,目前的中國,固然是江山破碎,國蔽民窮,但誰能斷言,中國沒有一個光明的前途呢?不,決不會的,我們相信,中國一定有個可贊美的光明前途。中國民族在很早以前,就造起了一座萬里長城和開鑿了幾千里的運河,這就證明中國民族偉大無比的創造力!中國在戰鬥之中一旦斬去了帝國主義的鎖鏈,肅清自己陣線內的漢奸賣國賊,得到了自由與解放,這種創造力,將會無限的發揮出來。到那時,中國的面貌將會被我們改造一新。所有貧窮和災荒,混亂和仇殺,饑餓和寒冷,疾病和瘟疫,迷信和愚昧,以及那慢性的殺滅中國民族的鴉片毒物,這些等等都是帝國主義帶給我們可憎的贈品,將來也要隨著帝國主義的趕走而離去中國了。朋友,我相信,到那時,到處都是活躍躍的創造,到處都是日新月異的進步,歡歌將代替了悲歎,笑臉將代替了哭臉,富裕將代替了貧窮,康健將代替了疾苦,智慧將代替了愚昧,友愛將代替了仇殺,生之快樂將代替了死之悲哀,明媚的花園,將代替了淒涼的荒地!這時,我們民族就可以無愧色的立在人類的面前,而生育我們的母親,也會最美麗地裝飾起來,與世界上各位母親平等的攜手了。

這麼光榮的一天,決不在遼遠的將來,而在很近的將來,我們可以這樣相信的,朋友!

朋友,我的話說得太嚕蘇厭聽了吧!好,我只說下面幾句了。我老實的告訴你們,我愛護中國之熱誠,還是如小學生時代一樣的真誠無偽;我要打倒帝國主義為中國民族解放之心還是火一般的熾烈。不過,現在我是一個待決之囚呀!我沒有機會為中國民族盡力了,我今日寫這封信,是我為民族熱情所感,用文字來作一次為垂危的中國的呼喊,雖然我的呼喊,聲音十分微弱,有如一只將死之鳥的哀鳴。

啊!我雖然不能實際的為中國奮鬥,為中國民族奮鬥,但我的心總是日夜禱祝著中國民族在帝國主義羈絆之下解放出來之早日成功!假如我還能生存,那我生存一天就要為中國呼喊一天;假如我不能生存——死了,我流血的地方,或者我瘞骨的地方,或許會長出一朵可愛的花來,這朵花你們就看作是我的精誠的寄托吧!在微風的吹拂中,如果那朵花是上下點頭,那就可視為我對於為中國民族解放奮鬥的愛國志士們在致以熱誠的敬禮;如果那朵花是左右搖擺,那就可視為我在提勁兒唱著革命之歌,鼓勵戰士們前進啦!

親愛的朋友們,不要悲觀,不要畏餒,要奮鬥!要持久的艱苦的奮鬥!把各人所有的智慧才能,都提供於民族的拯救吧!無論如何,我們決不能讓偉大的可愛的中國,來亡於帝國主義的肮髒的手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