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七 史記集解 (司馬遷) 卷十八 卷十九

  欽定四庫全書
  史記卷十八
  漢  太  史  令司馬遷 撰
  宋中郎外兵曹參 軍裴 駰集解
  唐國子博士𢎞文館學士司馬貞索隱
  唐諸王侍讀率府長史張守節正義
  髙祖功臣侯年表第六
  正義髙祖初定天下表眀有功之臣而侯之若蕭曹等
  太史公曰古者人臣功有五品以徳立宗廟定社稷曰勳以言曰勞用力曰功明其等曰伐積日曰閱封爵之誓曰使河如帶泰山若厲集解應劭曰封爵之誓國家欲使功臣𫝊祚無窮帶衣帶也厲砥石也河當何時如衣帶山當何時如厲石言如帶砥國乃絶耳國以永寧爰及苖裔始未嘗不欲固其根本而枝葉稍陵夷衰微也余讀高祖侯功臣察其首封所以失之者曰異哉所聞書曰協和萬國遷于夏商或數千歲蓋周封八百幽厲之後見於春秋尚書有唐虞之侯伯歴三代千有餘載自全以蕃衛天子豈非篤於仁義奉上法哉漢興功臣受封者百有餘人索隱按下文高祖功臣百三十七人兼外戚及王子凡一百四十三人受封天下初定故大城名都㪚亡户口可得而數者十二三索隱言十分纔二三在耳是以大侯不過萬家小者五六百户後數世民咸歸鄉里户益息蕭曹絳灌之屬或至四萬小侯自倍索隱倍其初封時户數也富厚如之子孫驕溢忘其先淫嬖至太初百年之間見侯五正義謂平陽侯曹宗曲周侯酈終根陽河侯齊仁戴侯秘𫎇穀陵侯馮偃也餘皆坐法隕命亡國耗矣罔亦少密焉然皆身無兢兢於當世之禁云居今之世志古之道所以自鏡也索隱言居今之代志識古之道得以自鏡當代之存亡也未必盡同帝王者各殊禮而異務要以成功為統紀豈可緄乎觀所以得尊寵及所以廢辱亦當世得失之林也索隱言觀今人臣所以得尊寵者必由忠厚被廢辱者亦由驕滛是言現在興廢亦當代得失之林也何必舊聞於是謹其終始表見其文頗有所不盡本末著其明疑者闕之後有君子欲推而列之得以覽焉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史部,正史類,史記,卷十八>
  索隱述贊曰聖賢影響風雲濳契高祖膺籙功臣命世起沛入秦慿謀仗計紀勳書爵河盟山誓蕭曹輕重絳灌權勢咸就封國式盟罪戾仁賢者祀昏虐者替永鑒前修良慙固蔕













  史記卷十八
  史記卷十八考證
  高祖功臣侯年表高祖十二○臣召南按此表格式與漢表不同此表以天子紀年為主高恵吕后文景及武帝一朝自為一格如高祖在位十二年凡係六年所封概書七字以此侯自六年至十二年實七年也其七年封者用六字八年封者用五字以次而減其大例也漢表以侯之世次為主是以每一世為一格
  侯第○臣召南按此表位次有重見者如東武侯郭䝉及高苑侯丙倩皆四十一東茅侯劉釗及菌侯張平皆四十八肥如侯蔡寅及高梁侯酈疥皆六十六彊侯留勝及寧陵侯吕臣皆七十二棘陽侯杜得臣及新陽侯吕清皆八十一武原侯衞胠及磨侯程黑高陵侯王周皆九十二邔侯黄極忠及平州侯昭渉掉尾皆百十一即漢表亦有重見其誤盖無可考今自酇侯第一數至陸梁侯一百三十七其中位次闕者二十一也三十八也五十六也六十八也九十七也百二十八也百二十九也雖漢表較為詳備可以補史表所不及然其闕者自如徧校各本並合
  平陽征和二年侯宗○顧炎武日知錄曰史記作於太初中平陽侯下元鼎三年今侯宗者作史記時見為侯也下又云征和二年云云則後人所加也卷中書征和者二後元者一
  陽陵索隱縣屬馮翊○臣召南按此陽陵别是一地必非左馮翊之陽陵以地理志証之陽陵故弋陽景帝更名是漢初不名陽陵也
  廣嚴侯吕毆○吕漢表作召當是字形相近而誤堂邑侯定豫章折江都折自立為王壯思○臣召南按折即浙字漢表又作漸亦浙字也壯思漢表作壯息
  留侯萬户○臣召南按是時列侯户數惟平陽萬六百户次即留侯萬户為最大雖酇侯絳侯其户皆不滿萬此高祖之特厚子房也
  酇同祿母○臣召南按漢表作封何夫人祿母同為侯孝文元年罷較此表為眀但不言同諡懿侯又漢表筑陽高后二年定侯延以何少子封孝文元年更為酇亦詳於此表
  潁隂定濟淮南及下邑○濟漢表作齊是
  汾隂○按第三格有建平二字以漢表核之無有漢表是
  費○臣召南按此侯闕位次漢表作三十一以本紀証之費将軍與孔将軍分居左右功應相類蓼侯第三十則費侯第三十一是也史表脫耳
  新陽侯吕清八十一○臣召南按漢表作吕青位次八十七据表中有比堂邑侯語堂邑侯第八十六則漢表是也此表一字訛
  東武以户衞○監本以集解徐廣曰文雜厠叙功中遂不可句以漢表証之史表本文當云以户衞起薛屬悼武王破秦軍杠里楊熊軍曲遇入漢為越将定三秦以都尉堅守敖倉為将軍破籍軍功侯二千户徐廣疑衞字或作從又据漢表作為城将附書其下既以集解雜入本文又於入漢之上衍一漢字今皆改正
  貰齊侯吕○吕漢表作𫝊胡害
  淮隂為連敖典客索隱漢表作粟客○臣召南按漢表作票客故師古音頻妙反注云或者以其票疾而賔客禮之故云票客也据索隱所云粟客又與顔本不同
  東茅補韓信為将軍○漢表作捕韓信是也此侯劉釗漢表作劉到
  安國以客從起豐云云○臣召南按此表所叙與漢表不同漢表盖從陳丞相世家也然使陵從最後高帝何以列之於十八侯中耶史表亦或可信
  𡩋侯魏選○選漢表作遫
  襄平功定平侯○臣召南按漢書表作功比平定侯是也平定侯即齊受吕后元年所封此侯之封在前而云功比某人者其辭皆吕后二年陳平等所差次也又接此表襄平侯闕位次漢表作六十六未知是否
  宣平侯三○臣召南按高祖作十八侯位次惟蕭曹灼然可知張敖無功而第三師古謂吕后曲升之是也但不知高祖所定誰第三耳
  博陽索隱縣名屬彭城○臣召南按博陽既封陳濞不應復封周聚索隱云屬彭城則應作傅陽即春秋之偪陽國也傅博字形相近而誤
  壯索隱漢作嚴避眀帝諱○据此則壯應作莊






  史記卷十八考證
<史部,正史類,史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