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牧寶監序 (王心敬)

《司牧寶監》序
作者:王心敬 清
1693年
本作品收錄於《司牧寶監》和《二曲集/28

司牧寶監》者,二曲先生十五年前所輯以胎知交也。先生雖鍵關養屙,而世道生民之念,夢寐相關。故其居恒非有關於人心風俗之言,不出諸口;非有關於人心風俗之事,不見諸行;非有關於人心風俗之實德實務,不以存諸心而告諸人。《匡時要務》一書,倦倦以講學救正人心為吾儒第一義。共與當事諸君子往還贈遺書答及商榷治理之言,則懇懇望以實心實政,務底乎唐虞三代之舊。蓋先生之心,萬物一體之心;先生之學,萬物一體之學。嘗自言曰:「離人無所為我,此心一毫不與斯世斯民相關,便非天地之心,便非大人之學,便是自私自利之小人儒,便是異端枯寂無用之學。吾輩須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窮則闡往聖之絕詣,以正人心;逢則開萬世之太平,以澤斯世。豈可自私自利,自隘共襟期。」噫,由斯言也,《西銘》一體之仁,《禮記》大道之公,《大學》明新至善之道,舉該於是矣。當塗之士,實充此意而見之猷為,以不忍人之心,行不忍人之政,盛古郅隆熙嗥之休,真不難再見,寧僅區區邦國郡邑之小康小效已哉!

是編止於郡邑,特《金匱》、《千金》之一方耳,曾何足為先生傳,然藥期已疾,而言各有當。貪吏獵聲利,而先生獨取廉操;酷吏尚嚴刻,而先生獨取仁恕;俗吏重催科,而先生獨取撫字;刻吏取必三尺,而先生獨重德化;文吏修飾外貌,而先生獨重躬行實踐。一樂真可去一疾,一方真可療一症,則是編雖約略數篇,而斤古父母斯民者之寶監,莫尚於此矣。

初名《牧民須知》,友人改題曰《司牧寶監》。癸酉秋,心敬彙先生未刻舊稿,手錄二冊,什襲以藏,留為吾黨出身加民者金鏡。惟是壽木無力,徒存篋笥,越人、仲景之方,不克布諸人間,起屙回生,而徒秘之山厓石室,私心竊用,自愧自歉矣。

康熙三十二年癸酉七月朔日,雩縣門人王心敬爾緝百拜識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