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牧寶監/救急單方

司牧寶監/救急單方
作者:李顒 清
本作品收錄於《司牧寶監

絳州辛復元先生著。先生自序曰:「吾晉頻年加師旅,因饑饉死者肝腦塗地,生者骨肉各天,仳離情狀,淒愴不忍言。予手援不得,坐視不安。噫,致是源奉,誰復肯逆,可奈何?或曰拔本塞源,不敢望矣。聞之醫書,謂急則治其標,子盍留意?予曰然,謹擇一二單方,敬為治標者一助。」

首方季康子患盜,問於紥子。孔子曰:「苟子之不欲,雖賞之不竊。」

夫子此言,今人未必不笑為迂談。試觀今日寇賊為何而起,全為好貨財、貪聲色、遊手任伏之夫。又使之衣食不足,所以潰決不可收拾。究其所以致是者,蓋不可不知其故矣。果肯猛然一醒,將身心徹底澄清,所以培民衣食之源者在比,所以興民羞惡之良者在此,所以奠國家磐石之安者在此。若不從此清理,是揚湯止沸,而不去薪,日張皇,日危迫矣。

夫子告康子「不欲」二字,未亂行之,可保不亂;既亂行之,可保復洽。

又方王陽明先生開府豫章,置二匣於行臺前,榜曰:「求通民情,願聞己過。」

先生無我如此,比大知也,大仁也,大勇也。今日上下蒙蔽,情不疏通,肯法陽明先生,除去自家尊倨體態,廣張告示,凡民間疾苦,軍情急務,諸人願條陳者,俱許條陳,公門不得攔阻。擇其善者行之,勿露何人條陳,言不可從,姑置之。合眾人之聰明識見,以為己之聰明識見,則不患知謀不過人,而生民塗炭,不可救也。

此方在今日可通服,但恐求治不切,牙關緊閉,不肯下咽耳!若求治誠切,實實肯服,則聞所未聞,為益匪尠。

民有欲惡,惟民知之,如人有痛癢,自家獨曉,若不告人,誰便理會,即與摩搔,亦何得便到痛癢之處?凡境內有何利當興,何害當除,令各據實自陳,從長計議,斟酌施行。如是而地方不大治,政事不卓越,吾不信也。

  ↑返回頂部  
PD-icon.svg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