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空表聖文集 (四部叢刊本)/卷第一

目録 司空表聖文集 卷第一
唐 司空圖 撰 景上海涵芬樓藏舊鈔本
卷第二

司空表聖文集卷第一

 雜著

  將儒

儒以将道肥其内也武以将威肅其外也未有内自瘠

而外能勸者焉嗟乎古之用儒其所𭔃誠重矣儒之将

道必欲張其治也獨将之不足侈其道故分已之任以

𭔃于人亦由資衆力以夷大路綽綽然其甚闢也如有

用於時者天下不幾於治哉嗟乎後之為儒其力寖

羸矣簡固以自持窘黙而多◍知所以任之於已不知

所以任之於人而責之故雖用於時道亦削然不喻将

儒之權耳且古之言兵必本於仁誼反是則一决之勇

未足為武一智之謀足以奪其機矧兼吾道以制於未

萌哉嗟乎道之不可振也久矣儒失其柄武玩其威吾

道益孤𫝑果易凌于物削之又削以至於庸宋本誤傭妄於

武可也必将反是請先将儒

  銘秦坑

秦術戾儒厥民斯酷秦儒既坑厥祀隨覆天覆儒讎儒

祀而家秦坑儒耶儒坑秦耶

  紀恩門王公宣城遺事

上四年春以大河南王公治狀宜陟詔假禮部尚書按

察宣歙池三郡既即治未渉時吏化民悦晝亡可爲冬

十月賊始自同安分濟入屠至㦯作在池公遣将隊

疾以兵助守池州州亦有備賊少𨚫會其黨⿰糹⿱𢆶匹至聲言

扣壁實欲轉𥫄南陵公揣之如其計命樊儔進扼青陽

路儔故自彭門分公察其健决而易敵誡之邀險無得

輕動儔伾去會諜者言㓂少将遁氣欲生沮之麾兵不

顧既而越險賊遽至軍遂委而逸閒二日馳歸以敗告

公数其違命立斬以徇諸将在南陵聞之者皆股慄以

死綴賊故青弋江得恣為備青弋在江南東陵也人亦不揺矣公

前命寕國兵遮截之生得其踏白数十𮪍乃並山引退

四月兇渠復大入而都紀王消亦自采石𧺫援公宴劳

加禮且諭之曰盗慝情詐吾盡得之矣緩則抵虚以自

張急則紿降而脱死無他謀也今席勝而驕謂吾城不

勞而可綴則攘臂而東前無絲髪之礙矣若知吾堅壁

待之其𫝑自衂将軍苐按甲稔威以伺其隟慎勿與之

驟𢧐也㳙意鋭自州城日趨四舎至南陵未會食而陣

遽死之明日中貴人復斂敗卒尚四五千傷痛之聲與

塵埃相雜而至江南雅自怯獨幸北軍以為固及聞㳙

敗相頋失色賴公前筞㳙不足恃拒守益嚴又城中水

乏而泉自躍出人心益牢竟免攻圍之患既踰月中貴

人沮撓無去意卒横不能禁公以書譲之曰吏之捕蝗

者既不克勝而且仰食于民是率𭧂以濟灾也今将軍

纂天下精兵挫於狂㓂而又恣之俾民不得治其生業

何以稱主上所以待将軍之意哉中貴人詞詘趍𤼵其

親吏入里舍歐奪民馬公乗門望之麾左右立提置杖

殺軍愕眙不敢留自後日夕撫循常若㓂復至者其儲

蓄繕完之利到今賴焉噫公始以傑徳峻望為時聳服

而夐特恢濟之心人莫能見雖不得致其道以和平天

下然捍境蔽隣不涸得賦句有亦足濟庸而塞恨耳愚

𥫄跡門下受知特異敢次見聞以開史氏之聼

  辯楚刑

楚謂獻璞者欺我乃連刖之酷哉曰彼獨鍳之不勝耳

然其嗜寶之心皆逹於卞子故連刖之無怨王亦卒受

於楚國嗟乎國之嗜賢宜𢚩於楚之嗜寳也必嗜賢上

心逹于天下則負材求進者雖黜於見疑亦未為怨必

有釋其疑者則其卒用于世也可㡬矣不猶愈于易其

知而嫉其進者耶嗟乎刑與辱上之𠩄以肆於下也楚

無嗜寶之心卞豈受刑上無嗜賢之實士豈受辱必待

誡門而絶愧哉

  容城侯傳

容城侯金炯者本蜀嚴道人附山而居同族中多見搜

採其先因秦時調𤼵詣尚方輸作世苦之乃誡子孫易

其照色必以清厲自進後徙居上洛會郡中盧生范生

皆𫝊修煉之術委質相資因砥磨以致用上聞而器之

召見嘉其鍳局且謂毫髪無隐屢頋屬之歴試臺閣號

為明逹挾姧邪以事上者見之膽慄輙白披露至于婦

人女子媚嫵文粹作惑之態亦不能掩也其察察如此雖待

物無私方圎不礙然疵陋者终惡忌積毀于上以為背

靣不相副炯亦病於狹中不能以塵垢混其跡也竟被

斥後有月蝕之變時宫漏下数刻上臨軒念其規益復

急召俾其道所以然者扣之響應不疲上異焉命以容

城侯奉朝請而宗人派别於廣陵者炫飾求售䧟為輕

薄子𫞐戚中或膴然自憙則狭玩不厭至或被以組繡

盖便其俯仰取容雖穿鼻服役亦無恥耳既稍進炯又

鄙其為人乃復以讒廢歸老于家太史公曰炯之逺祖

當軒轅時以化服於祝融氏得薦于上能強記天象

無象地形草木蟲介萬殊之狀皆視諸掌握盖其術亦

規模洪範耳物怪遇之莫不惴息自廢後益親幸上晨

興必先至則與冠冕者偕進號為夀光先生不名也子

孫稍下衰然流寓太原者始尚玄亦以精鍊見重𮗚炯

雖任用兢兢唯恐失墜不善晦匿果為邪枉所嫉幾不

能免噫大雅君子既明且哲以保其身難矣哉

  移雨神

夏滿不雨民前後走神所刳羊豕而跪乞者凡三而後

得請民大喜且将報祀愚獨以為惑何者天以神乳育

百榖必時既豊然後民相率以勞神之勤於事而祀

焉今始怪其施以愁疲民是神怠天之職也必希民之

求而遂應是神玩天之𫞐也既應而俾民輸怨于天歸

惠於已是神攘天之徳也推怨何以為義利腥羶之饋

何以為仁怠天下之事何以為敬蔑是数者何以為神

假曰非吾所得顓然知民之情而不時請上是亦徒偶

於位此愚所以惑也噫天不可終謾民不可久侮𥨸為

神危之奈何

  議華夷

議天下之大𫝑者滯而拘古必曰固于徳剛而簡謀必

曰弭于威是皆不足扼阽危之機也必濟徳于謀濟謀

於險庶幾可以夀宗社之数矣前古迂儒聵耳援據滋

惑不能中令之急病而近朝有心於經制者杜司徒之

治道李安邑之地志元中書之安邉不謂不馳騁于古

今成敗之際也唯賈僕射耽并苞華夷綿絡山川披

圗摘要繁而不齊可謂勤而至精者矣雖然量力救時

當置逺荒于度外國史事有追惜而不可形于紀述者

或関防戰而不守或控制議而不行或倉廪弃而不保

利害之效可見于斯愚是以翫而不厭也雖失之已久

得不慮哉

  上譙公書

再拜伏愚以布衣犯將相之威者近皆相𥬇率為狂愚

輕薄子不能以恢然之量待今賢傑也相公得不念

之耶某迹拘世累而業久于山援古勘今思有所𤼵者

盖竊惟近朝據重位而勇蹈功名之列恥天下有遺材

直吾相國也又敢求吾相國之心所以未忍弃生民之

望者固非濡濡于富貴豈不以常持大柄事或阻心且

復弛張俾無遺恨於不朽耶愚以是𥨸抃有以企天下


之福矣雖在於至愚猶有䡖慮誠以相公既當有得賢

之盛将尤以惜失自持既嘗獨决機𫞐将尤以事不足

問則黨附之嫌或興而專羙之道可隘耳請陳其説夫


用人也固得矣亦在知失之不足盖為明則偽者懲而


實者𭄿且無傷于爱士處事也固濟矣又知謀之不必


自我為知則聴日廣而神明不勞且無傷于好謀是道


也盖哲賢用之而不竭相公得之而不疑坦懐至公自

無愧古然後文尚制科之選武先西北之虞前年已上蜀相書

抑簡誕以捐 --捐空峻規程而括寔則病應適時之宜盡矣

此皆相公夙自貯於沉實而小子雖吃悸不能靣𤼵願

激揚於片詞耳非爲挾利之資也抑自古釣竒而售跡

者既多以分蹇動無所合且寔必俟臨機方見其萬一

非敢率易併黷尊威干犯之誅則不復自同輕薄子以

爲疑懼俟命再拜

  天用

村軼而鷙捷者不待賦而後食盖濟已之納得以自任

也龍雖善致風雲然必有所禀而後能施其澤吾知其

能自神矣苟專其用而汲汲於濟物亦将救禍之不

給雖川后岳𤫊孰可撓其所守哉噫時乎時盖賢哲之

𠩄宜禀唯用天之用然後功約而濟博

  與王駕評詩一本有書字

足下宋伎之工雖蒙譽于哲賢亦未足自謂必俟推於

其𩔖而後神躍而色揚今之贄藝者反是苦即醫而靳

其病也唯恐彼之善察藥之我攻耳以是率人以謾莫

能自振痛哉痛哉且工之尤者莫若伎于文章其能不

死於詩者比他𠆸尤寡豈可容易較量哉國𥘉上好文

章雅風特盛沈宋始興之後傑出江寕宏思於李杜極

矣右丞蘓州趣味澄夐若清沇之貫逹大歴十数公抑

又其次元白力勍而氣孱乃都市豪估耳劉公夢得楊

公巨源亦各有勝會浪仙無可劉徳仁軰時得佳致亦

足滌煩厥後所聞徒褊淺矣河汾蟠鬰之氣宜継有人

今王生者寓居其間沉漬益久五言所得長於思與境


偕乃詩家之所尚者則前所謂必推于其𩔖豈止神躍


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經亂索居得其所録尚累百篇其勤亦至矣吾


適又自編一鳴集且云撑霆裂月劼作者之肝脾亦當


吾言之無怍也道之不疑


  說


鷰雖同𩔖有巧拙之目里人搆其寝始就而拙者遽巢


其間巧者継至必搏而逐之俾之他室雖童稚亦以為

恨里人不能决其去留者盖辯之不早辯耳噫彼之所


工豈能自固其室已或為拙者所沮人尚惜之然則賢


不肖之取舎其利害于天下何如耳治亂之兆孰易于


此乃繋于所擇後先耳可不惜哉可不惜哉







司空表聖文集卷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