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臣碑傳琬琰集 (四庫全書本)/上卷21

上巻二十 名臣碑傳琬琰集 上巻二十一 上卷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名臣碑𫝊琬琰之集上巻二十一 宋杜大珪編
  周安惠公起神道碑     王安石
  公諱某字某姓周氏為人俶儻有大節敏於文學逹於政事真宗初即位以進士甲科除将作監丞通判齊州即有能名召還為著作郎直史館提㸃開封府諸縣鎮公事歴三司戸部度支判官又皆有能名遂以右正言知制誥判吏部流内銓數進見奏事真宗以為材其後置登聞鼓院糾察在京刑獄及考進士以糊名謄録法真宗皆自選主者而輒以屬公居糾察未幾遂以樞密直學士知開封府聴斷明審無留事真宗滋以為材至甞幸其府問勞賦詩樂飲然後去以公更外事未久故不即大用而以公知河中府又以知永興移天雄軍所至輒有聲績數賜詔書奨諭於是真宗知公果可付以政即召還除給事中同知樞密副使真宗得疾幾不寤丁晉公用事逐去㓂萊公而以公為黨亦逐去之以尚書戸部侍郎知青州既而又以為太常少卿知光州仁宗即位稍遷祕書監知杭揚二州晉公得罪去還公禮部侍郎留守南京召見之将復用公病矣乃請知頴州自頴徙陳自陳徙汝至汝若干年以某年某月某甲子卒春秋五十九訃聞天子為震悼贈禮部尚書賻賜録其子孫加等諡曰安惠初公奮白衣數年遂知制誥特為真宗所禮禁中事大臣所不得聞者往往為公道之公亦慷慨為上言事無所撓而其言祕世莫得盡聞東封還公卿大夫皆獻文章頌功徳公獨上書進戒及在樞密進止侃侃不以丁晉公方盛為之詘節故為所逐公好收挽後進士得一善汲汲如世之夸者為已進取未甞問家人生産好讀書善為文集二十巻獨奏事諸草則公既焚之矣無在者愛其弟越甚篤與越皆以能為世所稱每書輒為人取去積時至金紫光禄大夫勲至上柱國爵至汝南郡開國公食邑至四千一百戸食實封至九百戸甞為東京留守判官東封攷制度副使亦皆真宗所自選也周氏世為淄州鄒平人公曽祖考諱某皆儒者以學行知名山東考諱某任歴御史終尚書都官貟外郎及公貴贈曽祖考某官祖考某官考某官公夫人王氏北海郡夫人先公一年卒於公之卒也公子延荷為大理寺丞延讓為太常寺太祝延夀為東頭供奉官閤門祗𠉀延雋為大理評事以某年某月某甲子葬公鄭州新鄭縣平康鄉之北原而以王氏祔其後若干年公子延雋為尚書都官郎中累贈公至某官始追序公世次伐閱行治来請曰先人名位功徳甞顯矣而墓碑無刻諸孤獨延雋為後死微夫子許我銘無以詒永久嗟乎公之事逺矣蓋雖公子有所不及知故所次止於如此然觀公所以進而公之材可見視公所以逐而公之行可知懔懔乎一世之名臣矣所次如此不為略也銘曰
  羣獻俁俁 御于帝所 出入百年 將相文武有如周公 左右真宗 自初筮仕 以至謀國晦顯險夷 考終一徳 公去州郡 無民不思公來朝廷 天子所知 發論造功 每成無隳誰私黨讎 用國威福 聞上不豫 乃讒乃逐既投有罪 而以公歸 退施一州 遂隕于腓美矣邦士 公之季子 銘詩墓門 戴以龜趾
  王待制質神道碑      歐陽修
  公諱質字子野其先大名莘人自唐同光初公之皇曽祖魯公舉進士第一顯名當時官至右拾遺歴晉漢周而皇祖晉公益以文章有大名逮事太祖太宗官至兵部侍郎當真宗時伯父文正公居中書二十餘年天下稱為賢宰相今天子慶厯三年公與其弟素皆待制天章閣自同光至慶厯蓋百有二十餘年王氏更四世世有顯人或以文章或以功徳公生累世富貴而操履甚於寒士性篤孝悌厚於朋友樂施與以賙人而妻子常不自給視榮利澹若無意平居苦疾病退然如不自勝及臨事介然有仁者之勇君子之剛樂人之善如自已出初范仲淹以言事貶饒州方治黨人甚急公獨扶病率子弟餞於東門留連數日大臣有以讓公曰長者亦為此乎何苦自陷朋黨公徐對曰范公天下賢者顧某何敢望之然若得為黨人公之賜某厚矣聞者為公縮頸其為待制之明年出守於陜又明年小人連搆大獄坐貶廢者十餘人皆公素所賢者聞之悲憤歎息或終日不食因數劇飲大醉公既素病益以酒遂卒公初以䕃補太常寺太祝監都進奏院獻其文章召試賜進士及第校勘館閣書籍遂為集賢校理通判蘇州州守黄宗旦負材自喜頗以新進少公議事則曰少年乃與丈人争事公曰受命佐君事有當争職也宗旦雖屢屈折而政常得無失稍徳公助已為之加禮宗旦得盗鑄錢者百餘人以詫公公曰事發無跡何從得之曰吾以術鈎出之公愀然曰仁者之政以術鈎人寘之死而又喜乎宗旦慙服悉緩出其獄始大稱公曰君子也判尚書刑部吏部南曹知蔡州始至發大姦吏一人去之繩諸豪猾以法與轉運使争曲直事有下而不便者皆格不用既去其害政者然後崇學校一以仁恕臨下其政知寛猛必使吏畏而民愛其為他州州率大而難治必常有善政皆用此入為開封府推官已而其兄雍為三司判官公曰省府皆要職吾豈可兄弟居之求知夀州賜廬州盗有殺其徒而并其財者獲之寘于法大理駮曰法當原公以謂盗殺其徒而自首者原之所以疑壞其黨而開其自新若殺而不首既𫉬而亦原則公行為盗而第殺一人既得兼其財又可以贖罪不獲則肆為盗獲則引以自原如此盗不可止非法意䟽三上不能争公歎曰吾不勝法吏矣乃上書自劾請不坐佐吏公坐貶監靈仙宫其後議更定不首之罪卒用公言為是而公貶猶不召資政殿學士葉清臣訟公無罪始起知秦州遷荆湖北路轉運使當用兵西方急於財用之時獨不進羡餘其賦歛近寛平治以常法故他路不勝其弊而荆湖之人自若權知荆南府民有訟婚者訴曰貧無貲故後期問其用幾何以俸錢與之使婚獲盗竊人衣者曰廹於飢寒而為之公為之哀憐取衣衣之遣去荆人比公為子産召為史館修撰遂拜天章閣待制判吏部流内銓號為稱職而於選法未甞有所更易人或問之公曰選法具備如權衡在執者不欺其輕重爾何必屢更其法是嵗天子開天章閣召大臣問天下事以手詔責范公等而議事者争言天下利害務欲更革諸事公獨無一言問之則曰吾病未能也公於榮利既薄臨禍福不為喜懼其視世事若無一可以動其心者惟以天下善人君子亨否為巳休戚遂以此卒此其為志豈小哉有病而不能者哉公誠素病而任之以事所至必皆有為使其夀且不死而用其必有所為豈其不欲空言而已者哉嗚呼公享年四十有五官至度支郎中階朝奉大夫勲上䕶軍爵平晉男娶周氏某縣君生子某曽祖諱某祖諱某皆贈太師尚書中書令考諱某官至兵部郎中有賢行贈戸部尚書公以某年某月某日卒于陜某年某月某日葬於某所先塋之次銘曰
  士不為利 以行其仁 處豐自薄 而清厥身其仁誰思 不在利民 其清孰似 以遺子孫銘以昭之 以告後人











  名臣碑𫝊琬琰之集上巻二十一
<史部,傳記類,總錄之屬,名臣碑傳琬琰之集>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