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卷十四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卷十五 卷十六

  欽定四庫全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十五
  宋 章定 撰
  二百九十一
  姓纂出自唐叔虞之後曲沃桓叔之子萬食邑於韓因以為氏代為晉卿後分晉為國韓為秦滅復以國為氏也出潁川後韓騫避王莽亂移居南陽故有潁川南陽二望
  左傳桓公三年曲沃武公伐翼韓萬御戎逐翼侯於汾隰夜獲之
  襄公十六年晉平公即位韓襄為公族大夫改服修官烝於曲沃
  襄公二十六年韓宣子聘於周王曰韓氏其昌阜於晉乎
  昭公二年晉侯使韓起來聘觀書於太史氏見易象與魯春秋曰周禮盡在魯矣
  昭公二十八年晉魏獻子為政分祁氏之田以為七縣以韓固為馬首大夫謂能守業者也
  宣公十二年晉師救鄭韓穿為上軍大夫
  成公十八年晉悼公即位以韓無忌為公族大夫使訓卿之子弟共儉孝弟
  説苑晉趙盾舉韓厥晉君以為中軍尉
  史記韓非韓之諸公子也喜刑名法術之學而歸本於黄老為人口吃不能道説而善著書 作孤憤五蠧内外儲説林説難十餘萬言
  韓説兩為將軍封龍頟侯
  儒林韓生名嬰燕人文帝時為博士推詩之意為内外傳數萬言燕趙間言詩者由韓生
  前漢韓王信漢二年立為韓王
  韓信淮隂人寄食漂母受辱胯下 數與蕭何語何竒之曰諸將易得如信國士無雙 設壇拜將 出背水陣以破趙 拔趙旗幟立漢幟 次囊沙而殺龍且 羞與絳灌等列對上曰陛下不過能將十萬如臣多多益善耳 連百萬之衆戰必勝攻必取 人傑
  韓安國字長孺梁成安人事梁孝王為中大夫 後抵罪獄吏田甲辱之安國曰死灰獨不復然乎 武帝拜為御史大夫 與王恢辯議和親 所舉皆天下名士 天子以為國器徙為才官將軍 材器有益於公家王嘉傳首䑕兩端灌夫傳
  韓延夀字長公燕人為諫議大夫遷淮陽太守治甚有名 所至必聘賢士 吏無追捕之苦民無箠楚之憂入守左馮翊不肯行縣恐重煩擾 有昆弟訟田延壽大傷之閉閣思過兩昆弟自悔皆肉袒謝終死不敢復爭 孫威至將軍亦多恩信得士死力
  後漢韓歆字翁君南陽人封扶陽侯好直言無隠諱嘗證嵗將饑㐫指天畫地言甚剛切
  韓棱字伯師五遷為尚書令肅宗賜以寶劍自署其名曰韓棱之龍淵以其淵深有謀故也遷南陽太守特聴過家上冢鄉里以為榮
  韓韶字仲黄潁川人為嬴長賊聞其賢相戒不入境餘縣遷流入界者甚衆愍其饑困開倉賑之所稟贍萬餘戸主者爭不可韶曰長活溝壑之人以此伏罪含笑入地矣
  逸民韓康字伯休賣藥於長安市口不二價公車連徴不至
  方術韓説字叔儒善圖緯之學言日食火災皆驗魏志韓暨字公至遷太常崇明正禮廢去淫祀多所匡正在官八年以疾遜位詔曰暨澡身浴徳志節髙潔年踰八十守道彌固可謂純篤老而益劭者也以為司徒處以靜居行化出以任職流稱
  吳志韓當字義公累遷將軍加都督 江表之虎臣也晉書韓伯字康伯留心文藝能自標置居然是出羣之器勝氣籠霄飛談卷霧 轉吏部尚書 子璯官至衡陽太守
  韓階長沙人亷謹篤慎為閭里所敬愛見忠義傳隠逸韓績字興齊少好文學以潜退為操東土並宗敬為召拜博士稱病不起
  載記韓恒字景山張載竒之曰王佐才也博覽經籍無所不通 慕容雋時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烈將軍後傅東宫從太子入廟雋顧謂左右曰此一代偉人未易繼也
  韓子髙仕陳除右軍將軍
  南史孝義韓係伯事父母謹孝齊時蠲表門閭
  孝義韓懐明上黨人父䘮負土成墳母終號哭不絶聲有白鳩巢其廬
  北史韓延之字顯宗仕晉位建威將軍仕魏為武牢鎮將
  韓秀字白武文成稱秀聰敏清辨才任喉舌遂命出納王言并掌機宻 子務性端謹有吏幹為郢州刺史
  韓茂字元興仕魏初為虎賁郎將終於侍中為將善於撫衆勇冠當世為朝廷所稱 均字天徳有將畧歴定青冀三州刺史
  韓麒麟孝文時拜齊州刺史在官寡於刑罰立性恭慎恒置律令於坐旁 子顯宗字茂親舉秀才對䇿甲科除著作佐郎
  韓賢字普賢壯健有武用齊神武起拜建州刺史韓軌字伯年齊神武起賛成大䇿遷秦州刺史甚得邊和神武巡秦州欲以軌還仍賜人戸絹布兩匹州人七千戸皆辭不受惟乞留軌 以勲庸歴登台鉉常以謙恭自處不以富貴驕人 子晉明諸勲貴子孫中最留心學問好酒朝廷欲處之貴要地必以疾辭告人云廢人飲美酒對名勝安能作刀筆吏披反故紙乎
  韓果字阿六拔破稽胡於北山稽胡憚其勁勇趫㨗號為著趐人
  韓褒字𢎞業好學而不守章句位驃騎大將軍儀同三司
  韓雄字木蘭有將率材畧慷慨有立功之志仕周進驃騎大將軍 子禽字子通少慷慨以膽畧稱有雄傑之表隋文拜為廬州總管為先鋒伐陳 及平金陵詔曰以名臣之功成太平之業申國威於萬里宣朝化於一隅髙名塞於宇宙盛業光於天壤
  唐韓瑗字伯玉京兆人少負節行博學曉吏事永徽三年同中書門下三品監修國史 王后之廢瑗雪泣諫云云褚遂良貶潭州瑗上言願寛遂良罪不聴自表歸田里
  韓仲良瑗之父武徳初興定律令清崇寛簡以示惟新終刑部尚書
  韓思彦字英逺鄧州人舉下筆成章志烈秋霜科擢第授監察御史常言當世得失髙宗加二階待詔洪文館巡察劍南益州髙貲兄弟相訟累年不決思彦敕厨宰飲以乳二人寤泣曰吾乃夷獠不識孝義公將以兄弟共乳而生邪請輟訟㑹蜀大饑開倉賑民然後以聞璽書褒美 後太白晝見勸帝修徳荅天譴至官閱月自免去放跡江湖間乆之補建州司户
  㕘軍帝召為御史罷客汴州張僧徹者廬墓三十年詔表其閭請思彦為頌餉縑二百不受僧徹固請為受一匹命其家曰此孝子縑不可輕用
  韓琬字茂真落魄少崖檢有姻勸舉茂才名動里中刺史行鄉飲餞之主人揚 --(『昜』上『旦』之『日』與『一』相連)觶曰孝於家忠於國今始充賦請行無算爵儒林榮之 景雲初上書言事出監河北軍兼按察使先天中賦絹非時於是穀賤縑貴丁别二縑人多徙亡琬曰御史乃耳目官知而不言尚何賴又上言須報則弊已甚移檄罷督乃聞詔可
  韓思復字紹出京兆人舉秀才髙第家窶嵗饑杜瑾以百綾餉思復思復方併日食而綾完封不發調梁府倉曹㕘軍㑹大旱輒開倉賑民州劾責對曰人窮則濫不如因而活之轉汴州司戸仁恕不行鞭罰 遷滁州刺史有黄芝五生州署民為刻頌其祥 開元初為諫議大夫山東大蝗宰相姚崇遣使分道捕瘞思復言天災流行庸可盡瘞望陛下悔過責躬其驅蝗使一切宜罷𤣥宗然之遷御史大夫性恬淡不喜為繩察卒天子親題其碑曰有唐忠孝韓長山之墓子朝宗孫佽皆仕宦有名
  韓休京兆人工文辭舉賢良𤣥宗在東宫令條對國政中乙科出為虢州刺史 侍中裴光庭卒帝敕蕭嵩舉所以代者稱休志行遂拜黄門侍郎同平章事休直方不務進趨既為相天下翕然宜之 請治程伯獻貪僭罪帝不許固爭曰陛下不出伯獻臣不敢奉詔帝不能奪大率堅正類如此宋璟曰休仁者之勇休峭鯁時政所得失言之未嘗不盡 帝嘗獵或張樂必視左右曰韓休知否已而疏輒至引鑑不樂左右曰自韓休入朝陛下無一日歡何不逐去之帝曰吾雖瘠天下肥吾用休社稷計耳
  韓滉休之子字太冲以䕃補三遷吏部員外郎性强直明吏事莅南曹五年簿最詳緻以户部侍郎判度支為鎮海軍節度使綏輯百姓不踰年境内稱治李
  希烈䧟汴州滉遣王栖耀等破走之漕路無梗完靖東南滉功多時里胥有罪輒殺無貸人怪之滉曰此輩皆鄉縣豪黠不如殺之用年少者惜身保家不為惡 聞京都未平乃築石頭五城以為朝廷有永嘉南走事然滉握强兵而調發糧帛以濟朝廷者繦屬時實賴之貞元元年檢校左僕射同平章事性節儉衣裘茵衽十年一易居處陋薄門當列㦸以父時第門不忍壞乃不請 居重位清潔好鼓琴書得張旭筆法畫與宗人韓相埒嘗言不能定筆不可論書畫幼時有美名所與遊皆天下豪俊初判度支李晟以禆將白軍事滉待之加禮後晟終立大功
  韓臯滉之子字仲聞資質重厚有大臣器䇿賢良方正異等入拜尚書右丞貌類父既孤不復視鑑生知音律常曰長年後不願聴樂以門内事多逆知之聞鼓琴至止息歎曰美哉𥞇康之為是曲其當晉魏之際乎其音主商商為秋秋者天將搖落肅殺其嵗之晏乎晉乘金運商又金聲此所以知魏方季而晉將代也緩其商絃與宮同音臣奪君之義知司馬氏之將簒也王淩母丘儉文欽諸葛誕繼為揚州都督咸有興復之謀皆為司馬懿父子所殺康以揚州故廣陵地陵等皆魏大臣故名其曲曰廣陵散言魏散亡自廣陵始止息者晉雖暴興終止息於此其哀憤躁蹙𢡚痛廹脅之音盡於是矣永嘉之亂其兆乎
  韓洄字幼深滉之弟劉晏表為屯田員外郎晏罷乃擢洄户部侍郎判度支上言請罷江淮七監又言天下銅鐵冶乃山澤利當歸王者積米長安萬年二縣各數十萬石視年豐耗而發歛焉故人不艱食
  韓游瓌靈州人始為郭子儀禆將禄山反誘河曲九蕃府六胡叛部落五十萬子儀使游瓌擊破之進邠寧節度使奉天之狩兵未集游瓌以兵三千來赴難功第一 李懐光叛誘為變游瓌白發其書帝曰卿可謂忠義矣破朱泚咸陽京師平論功第一 吐蕃請修清水盟以歸侵地詔問游瓌荅曰西戎弱則請盟彊則入冦今侵地益深而乞盟詐我也帝不從㑹盟平涼游瓌以勁騎五百待非常瑊被刼馳以免虜見兵出即解去
  韓𢎞清州人舉明經不中學騎射貞元十五年充宣武節度使汴軍驕不可制𢎞察素恣横者三百人一日數其罪斬之自是無敢肆者拜中書令為人莊重寡言沈謀勇斷齊蔡平而後請覲天子尊寵異等 子公武為執金吾性恭遜不以富貴自處
  韓充𢎞之弟依舅李元元嘗謂賓佐曰充後當貴諸君必善事之擢金吾衛將軍斥軍士虛名不如令者七百人穆宗立為義成軍節度使㑹汴軍逐李愿以李⿱主留事帝謂充素為汴士悦向詔節度宣武兼統義成兵討⿱戰破之遂入汴馳至城下汴人望見充歡躍無復貳者始帝遣人問破賊期充對汴天下咽喉一月可破方二旬即克帝喜曰充料敵若神内外按堵汴人賴之充雖將家性儉節歴三鎮居處服玩如儒生乘機決䇿無餘悔世推善將
  韓朝宗李白與之書云生不用封萬户侯但願一識韓荆州
  韓愈字退之鄧州人生三嵗而孤讀書日記數千百言通六經百家學擢進士第操行堅正鯁言無所忌遷監察御史上䟽極論宫市徳宗怒貶陽山令有愛在民民生子多以其姓字之 元和初權知國子博士既才髙數黜乃作進學解以自諭執政覽之竒其才改比部郎中史館修撰轉考功知制誥進中書舍人初憲宗將平蔡命裴度使諸軍及還具言賊可滅與宰相議不合愈奏言平蔡在斷與不斷耳度奏愈行軍司馬元濟平遷刑部侍郎 憲宗遣使者往鳳翔迎佛骨入禁中愈表言之帝怒將抵死裴度諫曰愈言訐牾内懐至忠願少寛假乃貶潮州既至潮以表哀謝帝得表頗感悔欲復用皇甫鏄忌乃移袁州刺史 初愈至潮問民疾苦皆曰惡溪有鱷魚食民畜産且盡民以是窮數日愈自往視之令其屬以一羊一豚投溪水而祝之一夕暴風震電起溪中數日水盡涸西徙六十里自是潮無鱷魚之患 召拜國子祭酒轉兵部侍郎鎮州亂殺田洪正而立王廷湊詔愈宣撫既行衆危之愈至廷湊嚴兵迓之愈大聲曰天子以公為有將帥才故賜以節豈意同賊反耶愈歸奏其語帝大悦轉吏部侍郎為京兆尹 性明鋭不詭隨與人交終始不少變成就後進士往往知名皆稱韓門弟子凡内外親若交友無後者為嫁遣孤女而䘏其家 每言文章自漢司馬相如太史公劉向揚雄後作者不出世故愈深探本原卓然樹立成一家言其原道原性師説等數十篇皆奥衍閎深與孟軻揚雄相表裏而佐佑六經云至他文造端置辭要為不蹈襲前人者然惟愈為之沛然若有餘至其徒李翶皇甫湜從而效之遽不及逺甚從愈游者若孟郊張籍亦皆自名於時
  韓偓字致光京兆人擢進士第偓嘗與崔𦙍定䇿誅劉季述昭宗反正為功臣為中書舍人其後韓全誨等刼帝西幸偓夜追及鄠見帝慟哭至鳳翔遷兵侍天祐二年挈其族依王審知云 帝疾宦人驕横欲盡去之偓曰云云帝前膝曰此事始終屬卿偓薦御史大夫趙崇勁正雅重可以凖繩中外帝知偓崇門生也歎其能讓 宰相韋貽範母喪詔還位偓當草制上言貽範處喪未數月使視事傷孝子心學士使馬從皓逼偓求草偓曰腕可斷麻不可草 帝欲相者三四讓不敢當
  韓翃唐徳宗時制誥闕人上批曰與韓翃時有與翃同姓名者為江淮刺史又具二人同進上復批曰春城無處不飛花寒食東風御栁斜日暮漢宫傳蠟燭青烟散入五𠉀家與此韓翃
  五代韓建字佐時許州長社人少從楊復光攻黄巢於長安建等無所屬乃以麾下兵西迎僖宗於蜀僖宗還為華州刺史是時天下已亂諸鎮皆武夫獨建撫輯兵民又好學荆南成汭時冐姓郭亦善輯荆楚當時號為北韓南郭
  韓遜不知其世家梁開平三年封朔方節度使善撫其部部人皆愛之為遜立生祠
  宋朝韓令坤磁州武安人也世宗征太原以令坤為都校以功拜武定軍節度使世宗伐淮甸揚州將吏聞周師至開門以迎之令坤整衆而入市不易肆人甚悦 國初移鎮天平改成徳卒追封南陽郡王
  韓重贇磁州武安人也國初以重贇有翊戴之功後領𭅺真定韓氏忠憲公家也忠憲諸子名連系字康公兄弟也生宗字宗之下從玉玉之下從日日之下從元元之下從水世謂桐樹韓家
  韓絳字子華少力學舉進士甲科通判陳州尋同知太常禮院故事享太廟百官前期習儀廟中絳言其非禮遂徙就尚書省 召試知制誥故事郊祀天子親閱警揚絳曰致齋而觀鼓吹非禮也仁宗從之出知河陽召判流内銓拜翰林學士遷右諫議大夫御史中丞 神宗嘗問天下遺利絳請盡地力因言差役之弊害農業傷民財願更定其法神宗嘉之役議自此始矣遂領制置三司條例司與王安石共事拜㕘知政事夏人犯環慶絳請行即拜陜西宣撫使治兵鄜延遣偏將种諤出青㵎趨銀州破撫寧開元諸帳築囉兀等城自髙奴通河東塞詔兼河東宣撫使即軍中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移知鄧州熈寧七年復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監修國史絳繼王安石為相請置局中書鈎攷用度以均節邦計事多留滯不决逾月以疾辭位出知許州徙太原建節知定州徙河南移鎮江封康國公加儀同判大名致仕薨諡獻肅
  韓維字持國幼篤志問學以父任為將作監主簿闔門不仕文彦博薦維好古嗜學安於靜退富弼帥河東辟掌幕府史館修撰歐陽修薦為檢討知太常禮院神宗封淮陽郡王潁王維皆為記室㕘軍左右史
  闕英宗訪除授例執政以維對遂同修起居注侍邇英講熈寧二年遷翰林學士知開封府明年為御史中丞以兄絳在樞府力辭之出知襄州改許州七年召為學士承㫖加大學士維處東省踰年有忌之者宻為讒愬乃詔分司南京尚書右司王存抗聲曰韓維得罪莫知其端臣竊為朝廷惜乃還大學士乆之以太子少傅致仕轉少師卒年八十二
  韓琦字稚圭相州安陽人也風骨秀異弱冠舉進士太史奏五色雲見左右侍從皆賀於殿上通判淄州再遷太常丞直集賢院監左藏庫歴開封府推官三司度支判官為右司諫王曽見琦論事正直有本末喜謂琦曰比年臺諫多畏避為自安計否則激切近名如君固不負所職諫官宜若此曽正人也琦得此益自信 益利嵗饑為兩路安撫使為饘粥濟饑人一百九十餘萬蜀人曰使者之來更生我也 元昊圍延州琦適自蜀還論西州形勢甚悉乃以為陜西安撫使繼知秦州 尋以舊職充陜西四路經略安撫招討使屯涇州琦與范仲淹在兵間最乆二人名重一時人心歸之朝廷倚以為重故天下稱為韓范仁宗急於求治開天章閣賜坐咨訪時務琦條上九事又獻七事議稍用而小人已側目矣入為工部尚書三司使除樞宻使册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 仁宗既連失褒豫鄂三王至和中得疾皇子未立中外憂之范鎮首發其議司馬光繼之自是言者常以固天下根本為急而富弼亦屢上言歐陽修因水災再上䟽輒留中如此五六年言者稍怠琦乗間奏請立皇子時司馬光吕誨皆言立皇嗣中書因將二䟽以請仁宗曰朕有意乆矣顧未得其人耳宗室中誰可者琦對曰臣等無由知之當出自聖斷仁宗乃稱英宗舊名琦奏曰此事至大陛下今夕更思之來日取㫖明日請對仁宗曰决無疑矣時英宗方居濮王憂遂識起復秦州防禦使知宗正寺仁宗大喜琦奏曰此事既行不可中止仁宗首肯之時嘉祐六年也英宗入居慶寧宫封琦儀國公英宗即位加門下侍郎兼兵部尚書進封魏國公
  韓定辭不知何許人為鎮州王鎔書記聘燕帥劉仁恭有酬馬郁詩崇霞臺上神仙客學辦癡龍藝最多盛徳好將銀筆述麗詞堪與雪兒歌見東坡記唐事
  韓駒字子蒼自布衣有詩名前輩稱許之潁濱題其詩卷云唐朝文士例能詩李杜髙深到者稀我讀君詩笑無語恍然再見儲光羲子蒼嘗云作詩文當得人印可乃自不疑所以前輩汲汲於求知也政和初上書召試除祕書省正字後知黄州累奉祠庭終徽猷閣待制其賦太一真人卧蓮葉舟和李上舍冬日為葛亞卿作十絶比噲炙人口曾端伯謂昔人嘗論文章有兩等山林草野之文其氣枯槁著書立言是也朝廷臺閣之文其氣温潤演綸視草之所尚也王安國亦云文章格調須得官様若子蒼者乃臺閣之文所謂官様者歟其詩亦然内外制多用西漢語故温潤有體
  二百九十二
  周武王子韓侯之後避難改寒氏一云夏諸侯寒浞之後
  後漢寒朗字伯竒魯國薛人博通書傳以尚書教授舉孝亷永平中守侍御史 廷爭楚獄之寃篤矣仁者之情遷濟陽令去官百姓追思之 三老吏人上書陳其政狀由是辟為司徒府
  二百九十三
  左傳宋大夫干⿱之後
  晉書干寶字令升父塋丹陽丞 寶博覽書記以才器召為著作郎 家貧求補山隂令遷始安太守 著晉記二十卷直而能婉咸稱良史 撰搜神記號曰鬼董狐
  二百九十四
  鄭穆公支孫以王父字為氏漢有武陵太守蘭廣
  南史蘭欽字休明父子雲以軍功至冀州刺史欽有謀略勇决善戰進號智武將軍百日中再破魏軍威振鄰國為衡州刺史有惠政
  二百九十五
  姓纂姜姓齊公族有食瑕丘檀城因以命氏
  後漢黨錮檀敷字文有家貧而志清不受鄉里施惠立精舍教授常數百人 後舉方正對䇿合宜遷議郎補䝉令以郡守非其人棄官去
  晉書檀憑之字慶子少有志力閨門邕肅為世所稱忠烈果毅亡身為國終建武將軍
  南史檀道濟都督諸軍侵魏資糧竭濟夜唱籌量沙以少米散其上及旦魏軍謂資糧有餘故不復追魏甚憚之圖以禳鬼 進司空鎮壽陽後文帝疾義康矯詔誅之時人歌曰可憐白浮鳩枉殺檀江州 道濟見收憤怒氣盛目光如炬脱幘投地曰乃壞汝萬里長城
  檀韶字令孫道濟之兄後拜江州刺史 子臻字係宗位員外郎 臻子珪字伯玉王僧䖍以為㕘軍珪訴僧䖍求禄不得與書曰僕一門雖謝文通乃忝武達羣從姑叔三媾帝姻而令子姪餓死遂不荷潤蟬腹龜腸為日已乆饑彪能嚇人遽與肉餓驎不噬誰為落毛乃用為安成郡丞
  檀祗字恭叔與弟道濟俱㕘義舉
  文學檀超字悦祖少好文學位國子博士 叔父道鸞字萬安亦有文學撰續晉陽秋位國子博士
  北史檀翥字鳳翔好讀書解屬文仕魏除中書舍人以才學自業加以清介志能之士也
  二百九十六
  姓纂唐叔虞之後晉靖侯孫賓食采欒邑因氏焉
  國語趙文子冠見欒武子武子曰美哉華則榮矣實之不知請務實乎
  左傳襄公十六年晉平公即位欒盈為公族大夫改服修官烝於曲沃
  成公十六年宣伯使告郤犨曰魯之有季孟猶晉之有欒范也政令於是乎成
  成公十八年晉悼公即位使欒黶為公族大夫使訓卿之子弟共儉孝弟
  史記欒布梁人也孝文時為燕相至將軍嘗有徳者厚報之以軍功封俞侯 燕齊之間皆為立社號曰欒公社
  後漢欒巴字叔元魏郡人為桂陽太守以郡處南垂不嫻典訓為定婚姻喪紀之禮立學校以奬進之 遷豫章太守巴素有道術能役鬼神
  音 二百九十七寒
  河南官氏志馥䢴氏改為䢴氏
  盤二百九十八
  盤瓠之後與冉譚巴李田為巴南六姓
  二百九十九
  可單氏改為單
  丹三百
  丹朱之後漢有丹王君長安冨人
  三百一
  風俗通鶡冠子之後
  官三百二
  見姓苑
  瞞三百三
  風俗通荆蠻之後本姓蠻音訛遂為瞞氏
  三百四
  姓苑云吳人
  但三百五
  姓苑云漢有濟南太守但也
  鄼三百六
  海西先賢𫝊鄼授漁陽令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十五
<子部,類書類,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