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四庫全書本)/卷21

巻二十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卷二十一 卷二十二

  欽定四庫全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一
  宋 章定 撰
  四百三
  姓纂周成王弟唐叔虞裔孫韓王安為秦所滅子孫分散江淮間音以韓為何遂為何氏
  前漢何並字子廉為大司空掾何武髙其志節舉能治劇為長陵令道不拾遺 遷潁川太守名次黄霸
  何武字君公蜀郡郫縣人治易以射策甲科為郎舉四行謂質樸端厚遜讓有行義行也 弟顯家有市籍租常不入市嗇夫求商捕辱顯家顯怒武曰以吾家租賦繇役不為衆先奉公吏不亦宜乎卒白太守召商為卒史 舉賢良射策拜諌議大夫遷揚州刺史二千石有罪應時舉奏 為刺史二千石行部必行即學宫見諸生試其誦論問以得失然後入傳舍以為常後為御史大夫改大司空 好進士奬稱人之善為楚内史厚兩龔在沛郡厚兩唐及為公卿薦之朝廷 所居無赫赫名去後常見思功名畧比薛宣
  後漢何敞字文髙為汝南太守以寛和為政舉寃獄郡中無怨聲百姓化其恩禮推財相讓者二百許人
  何休字劭公質樸訥口雅有心思精研六經世儒無及者作公羊墨守左氏膏肓穀梁廢疾
  黨錮何顒字伯求顯名太學有聲荆豫之域後辭司空府毎三府㑹議莫不推顒之長
  魏志何䕫字叔龍以孝友稱魏初拜尚書僕射又為太子太傅以親則有輔弼之勲以賢則有醇固之茂
  晉何曽字頴考少好學博文位太傅進太宰侍中明朗髙亮執心𢎞毅可謂舊徳老成國之宗匠者也 性至孝閨門整肅無聲樂嬖幸之好然務在華侈幃帳車服窮極綺麗日食萬錢猶無下筯處二子遵劭劭字敬祖遷司徒驕奢簡貴亦有父風 遵四子嵩綏機羡 綏字伯蔚位至侍中及弟汰侈尤甚與人書疏詞札簡傲城陽王尼見綏書謂人曰伯蔚居亂世而矜豪乃爾其能免乎人曰伯蔚聞卿言必相危害尼曰伯蔚比聞我言自已死矣及永嘉之末何氏無遺種
  何充字次道器局方槩有萬夫之望徙中書令充居宰相以社稷為己任凡所選用皆以功臣為先不以私恩樹親戚
  何無忌劉牢之之甥酷似其舅累遷江州刺史 義師之舉㕘贊大勲皆以筭略攻取為效
  何琦字萬倫事母色養常患甘鮮不贍乃為郡主簿母死不仕
  何凖字幼道穆章皇后父髙尚寡欲弱冠知名兄充為驃騎將軍勸其仕凖曰第五之名何減驃騎兄弟中凖居第五散帶衡門唯誦佛經而已
  何攀字惠興榮陽令上便宜十事甚得名稱遷大司農轉兖州刺史居心平允涖官整肅雖居顯職家甚貧素惟以周窮濟乏為事
  何澄字季𤣥清正有器望累遷祕書監
  南史何尚之字彦徳曽祖凖尚之仕宋累為尚書令今執衡當朝畏逺權柄親故一無薦舉初為尚書令致仕於方山著退歸賦以明所守議者咸謂尚之不能固志 子偃字仲𢎞轉吏部尚書尚之去選未五載偃復襲其迹世以為榮 子戢字惠景為吏部尚書吳興太守 求字子有偃弟之子為丹陽郡丞清退無嗜慾後隠於吳虎丘山 求弟㸃字子晢世論以為孝隠士大夫多慕從之時人稱重通號曰游俠處士 㸃弟𦙍字子季仕齊為建安太守政有恩信人不忍欺毎伏臘放囚還家依期而反 後為中書令解職隠居若邪山兄弟皆隠世謂何氏三髙 烱字士光十五從𦙍受業一期並通五經章句從兄戢曰此子非止吳門之寶亦為一代偉人解褐為揚州主簿舉秀才累遷記室侍書御史
  何昌富字儼望尚之弟子少獨立不羣所交必當世清名是以風流籍甚 歴湘東南郡二太守皆以清白稱卒於侍中 子敬容字國禮仕梁為建安内史清公有義績吏人稱之守吏部尚書銓序明審號為稱職 為吳郡太守勤䘏人隠辨訟如神政為天下第一吏人詣闕請樹碑
  何承天宋初為尚書祠部郎性剛愎不能屈意朝右後除著作佐郎撰國史時年已老而諸佐郎並年少荀伯子嘲之常呼為妳母 博見古今為一時所重曽孫遜字仲言弱冠舉秀才范雲見其策曰頃觀文人質則過儒麗則傷俗其能舍清濁中古今見之何生矣 梁初兼尚書水部郎 遜從叔僴字彦夷亦以才著聞官初不達作拍張賦以喻意至臺郎
  何憲字子思任昉執秘閣四部書問其所知自甲至丁書説一事莫見所遺位國子博士
  循吏何逺字義方為武昌太守杜絶交逰餽遺秋毫無所受除名再為武康令愈厲亷節除淫祠正身率職人甚稱之梁武帝聞其能擢為宣城太守自縣為近畿大郡近代未之有 秩俸錢並無所取至皆生為立祠表年政狀遷東陽太守疾强富如仇讎視貧細如子弟特為豪右所畏憚清公實為天下第一
  何佟之字仕威少好三禮都下稱其醇儒當世服其孝行仕梁為尚書左丞
  文學何思澄字元静學工文重交結朝賢無不悉狎初與宗人遜及子朗俱擅文名語曰東海三何子朗最多朗字世明早有才思語曰人中爽爽有子朗
  文學何之元好學有才思著梁典三十巻
  孝義何子平事母至孝除海虞令縣禄惟供養母一身不以及妻子 幼持操檢雖處闇室如接大賓
  北史何妥字栖鳳少機警八嵗逰國子學時蕭眘亦有雋才住青楊巷妥住白楊頭時語曰世有兩雋白楊何妥青楊蕭眘 仕周為太學博士
  藝術何稠字桂林博覽古圖多識舊物波斯嘗獻金線錦袍上命稠為之錦成踰所獻者
  唐何蕃和州人事父母孝舉太學嵗一歸父母不許間二嵗乃歸復不許凡五嵗慨然以親且老不自安揖諸生去乃共閉蕃空舍中衆共狀蕃義行白陽城請留㑹城罷亦止初朱泚反諸生將從亂蕃正色叱不聴故六館士無受汙者蕃居太學二十年有死喪無歸者皆身為治喪
  何澄粹親病剔股肉進親沒哭踊無數時號青陽孝子何易于為益昌令縣距州四十里刺史崔朴常乘春與賓客泛舟出益昌旁索民挽繂易于身引舟朴驚問狀易于曰方春百姓耕令不事可任其勞朴愧疾去鹽鐵官𣙜取茶利詔下所在毋敢隠易于視詔書
  曰益昌人不征茶且不可活矧厚賦毒之乎命吏閣詔曰吾敢愛一身移暴于民乎亦不使罪爾曹即自焚之 民有死喪不能葬者以俸敇吏為辦召髙年者問政得失凡鬬民在廷丁寧指曉枉直不以付吏獄三年無囚以俸代輸下户賦 遷羅江令刺史裴休嘗至邑導侍不過三人廉約蓋資性云
  五代何瓚閩人也唐末舉進士及第莊宗為太原節度使辟為判官莊宗毎出征伐留張承業守太原承業卒瓚代知留守事瓚為人明敏通於吏事莊宗建大號于鄴都拜瓚諫議大夫留守北京
  何澤廣州人也父鼎唐末為容管經略少好學長於歌詩舉進士為洛陽令唐莊宗好畋獵數踐民田澤乃潛身伏草間伺莊宗當馬諫曰陛下未能一天下以休兵而暴歛疲民以給軍食奈何恣畋㳺以害多稼使民何以出租賦吏何以督民耕陛下不聴臣言願賜臣死於馬前使後世知陛下之過莊宗大笑為之止獵遷倉部郎明宗時數上書言事明宗幸汴又欲幸鄴而人情不便大臣屢言不聴澤伏閤切諫明宗嘉之以太僕少卿致仕居于河陽時年已七十晉髙祖入立召為太常少卿
  宋朝何繼筠字化龍河南人也父福進仕後唐至周官至天平軍節度使福進節制鎮州繼筠補牙職宋興以繼筠為棣州團練使闗南兵馬都監加防禦使太宗征太原繼筠奪并人汾河橋又敗其衆于城下擒其將以獻開寶三年太祖親征太原契丹來援繼筠屯石嶺闗追奔數十里斬千餘級獲器用甚衆太祖命以所獲首級鎧甲示於城下并人奪氣以功拜建武軍節度使繼筠屢以少擊衆在塞上二十年胡人畏其名繪其像而拜之 子承矩
  何承矩字正則從繼筠討劉崇除閑廏副使太平興國中監兵泉州以功遷閑廏使知河陽徙譚州居六年除淄州刺史僉書滄州事時契丹數冦邊承矩請屯兵於順安砦西開易河蒲口引水築堤瀦水以助要害太祖用其策屬霖潦為患議者以為非承矩援漢魏至唐故事以折之詔以承矩為河北制置屯田使民遂獲萑蒲魚蛤之利而稻田嵗入亦助邉餉自是髙陽並海絶北人奔衝之虞自滄徙雄州契丹萬騎夜逼城堞遲明承矩出戰獲其酋所謂特琳相公者敵始引去復徙滄州真宗即位知雄州嘗上疏請和戎為息民之利進英州團練使知澶州契丹修好真宗益善其有謀又命知雄州拜本州團練使時敵使初至承矩以為待之之禮宜得中庶可乆也真宗嘉納之
  何郯字聖從成都人也舉進士由太常博士擢侍御史知雜上疏言宰相陳執中寡學㕘政丁度輕脱樞宻使夏竦囘佞皆不協人望不當在此位章累上言不已仁宗正色曰古之諫臣嘗有碎首者卿能行此否郯曰古者諫不行言不聴故臣有碎首今陛下從諫如流何用此舉必若碎首龍墀則美歸於臣子而過在君上臣不忍為也仁宗悦
  何執中字伯通處州龍泉人也舉進士為台州推官久之為國子監教授以經術醇深除太學博士諸王府記室遷侍讀徽宗即位拜寶文閣侍制提舉萬夀觀遷中書舍人歴兵部侍郎遷尚書崇寧四年為尚書左丞大觀元年遷中書門下侍郎三年拜特進左僕射政和二年加司空進少傅三年假太宰加少師封榮國公六年以太傅就第朝朔望於是徽宗曰自相位得謝古難其人本朝數十年無此事執中曰唯張士遜以太傅鄧國公就第徽宗曰當時恩禮恐未必爾其眷遇如此執中性謹畏嘗戒邊吏無生事節浮費惜人才寛民力毎為徽宗言之自以由攀附恩致位宰相雖居富貴未嘗忘貧賤時斥緡錢萬置義庄以贍宗族薨贈太師清源郡王諡曰正獻 子正同
  何灌字仲源開封祥符人也由武舉為府州黄河東岸巡檢遼聚兵于山馳薄官軍灌迎髙射之發輒中或著崖石皆沒鏃後三十年遼臣蕭太師者㑹灌於雄州嘆何巡檢神射灌曰灌是也累功遷内閣崇班知寧化軍湟州姚雄為經略使剏墾田法募民開耕出粟灌曰墾田固良法然民與牛皆足其地官田多墾則私田必荒是設法奪民也時城東決達原有間田近千頃灌命引邈川水溉之悉為沃壤號廣利渠遼使來賜射玉津園灌以選伴射一發破的再發則不遼使曰太尉殆不能邪灌曰非不能也以禮遜客也整弓復發則又中徽宗親酌寵勞之除侍衛親軍都虞侯金人南下朝廷出禁卒付内侍梁方平守濬川灌謂宰相曰金人傾國逺來其鋒不可當萬一方平不支梧何以善後乎詔灌迎敵沒于陣
  何㮚字文縝仙井人也舉進士第一除校書郎欽宗即位入翰林為學士擢拜尚書右丞遷中書侍郎時議割三鎮未決㮚持之甚堅曰三鎮國家之根本奈何一旦棄之况敵情變詐百出安可保其必信割之亦來不割亦來且河北之民皆吾赤子棄地則井其民棄之為民父母而棄子可乎欽宗然其言方金之再入犯也㮚之杭州陛辭留領開封尹欽宗幸金營㮚從以出㮚在敵中不食而死年三十九後有自金營還者言㮚死狀始贈觀文殿大學士㮚在金營題詩云念念通前刼依依返舊魂人生㑹有死遺恨滿乾坤
  何顔之字斯舉黄岡人自號樗叟篤學善屬文東坡先生謫居齊安斯舉少年因侍教誨黄魯直嘗與書云昬塞不記貴字欲奉字曰斯舉取色斯舉矣翔而後集但恐或犯諱字爾又云觀斯舉詩多自得之它日七八少年皆當壓倒老夫但須得忠信孝友深根固蔕則枝葉有光輝矣斯舉連蹇場屋晩得一官韓子蒼守是邦獨與唱和蓋所謂友其士之仁者嵗在戊申予將漕湖隂斯舉出坡谷諸公簡牘數巨軸其子琥至今藏之琥亦好學有文見百家詩選
  四百四
  姓纂祝融之後妘姓國初封宜城徙枝江周末居長沙漢有梁相羅懐襄陽記有羅象 河南官氏志叱羅氏改為羅
  晉書羅憲字令則襄陽人十三能屬文輕財好施為巴東太守忠烈果毅有才策器幹 兄子尚字敬之為益州刺史
  羅企生字宗伯多才藝初拜著作郎
  文苑羅含字君章夢鳥入口藻思日新可謂湘中之琳琅桓溫問含何如人或曰可謂荆楚之材溫曰此自江左之秀豈惟荆楚而已 累遷至侍中及致仕還家階庭有蘭菊叢生以為徳行之感
  南史羅妍字深㣲少有材辯 為蜀郡别駕蜀土以文達者唯研
  北史羅結代人魏太武初累遷侍中外都大官總三十六曹事年一百七嵗精爽不衰太武以其忠慤甚信待之監典後宫出入卧内 後歸老賜第東川并為築城號曰羅侯城 朝廷毎有大事驛馬詢問年一百二十卒 子斤以戰功除都大將
  唐羅珦越州人擢廬州刺史修學宫政教簡易有芝草白雀杜佑上治狀賜金紫服遷京兆尹請減平糴半以常賦充之人賴其利
  羅讓字景宣珦子以文章早著舉進士宏辭賢良方正皆髙第為御史中丞有仁惠名或以婢遺讓者問所從答曰女兄九人皆為官所賣留者獨老母耳讓慘然為焚劵召母歸之
  羅藝襄州人勇攻戰善用槊大業末太原唐公起遂從羅士信來降髙祖拜陜西道行軍總官
  羅道琮蒲州人慷慨尚節貞觀末上書忤㫖徙領表後擢明經仕至太學博士為時名儒
  羅隠錢塘人工詩尤長於詠史唐宰相深器之隠累舉進士不第錢鏐辟為從事官至給事中
  五代羅紹威繼父𢎞信為魏博節度使遣使告梁乞兵盡誅牙軍朱全忠留魏半嵗紹威供億所殺羊牛逺近七十萬資粮稱是所賂遺又近百萬比去蓄積為之一空紹威雖去牙軍之逼而魏軍自是衰弱紹威悔之謂人曰合六州四十三縣鐵不能鑄此錯也
  宋朝羅處約蜀人也舉進士為臨渙簿再遷大理評事知吳縣王禹偁與為倡酬人多傳誦處約與禹偁召至京師太宗自定題以試之以禹偁為右拾遺處約為著作郎皆直史館
  四百五
  姓纂羲和堯時掌天地之官和仲和叔因以為氏晉有和組父漢有和武
  魏志和洽字陽士舉孝廉後為尚書令清貧守約至賣田宅以自給封西陵鄉侯 子逌才爽開濟官至廷尉吏部尚書 洽清和幹理一世之美士也
  晉書和嶠字長輿逌之子有盛名於世朝野稱其能整風俗理人倫遷潁川太守為政清簡甚得百姓歡心庾凱見而歎曰嶠森森如千丈松雖磥砢多節目施之大厦有棟梁之用 後為尚書光禄大夫
  北史和跋代人世領部落為魏附臣跋以才辯知名道武擢為外朝大人㕘軍國大謀雅有智筭
  和其奴少有操行善射御文成初累遷尚書左僕射在官慎法不受私請
  和洪勇烈過人仕周以軍功位車騎大將軍
  唐和逢堯岐州人武后時負鼎闕下上書後十年乃舉進士髙第突厥黙啜請尚公主逢堯以御史中丞攝鴻臚卿報可黙啜遣頡利來曰詔送金縷具鞍乃塗金非天子意使者不可信雖得公主猶非實請罷和親逢堯曰云云黙啜信之為歛髪紫衣南面再拜稱臣逢堯以使有指擢户部侍郎 唐興奉使者稱逢堯
  五代和凝字成績鄆州須昌人也其九世祖逢堯為唐監察御史其後世遂不復官凝父矩性嗜酒不拘小節然獨好禮文士毎傾資以交之以故凝得與之游而凝幼聰敏形神秀發舉進士梁義成軍節度使賀瓌辟為從事瓌與唐莊宗戰于胡栁瓌戰敗脱身走獨凝隨之反顧見凝麾之使去凝曰大丈夫當為知己死吾恨未得死所耳豈可去也已而一騎追瓌幾及凝叱之不止即引弓射殺之瓌由此得免瓌歸戒其諸子曰和生志義之士後必富貴爾其謹事之因知貢舉是時進士多浮薄喜為諠譁以動主司主司毎放牓則圍之棘閉省門絶人出以為常凝徹棘開門而士皆肅然無譁 一時之秀稱為得人晉髙祖數召之問以時事拜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漢髙祖時拜太子太傅封魯國公卒 凝性樂善好稱道後進之士唐故事知貢舉者所放進士以己及第時名次為重凝舉進士及第時第五後知貢舉選范質為第五後質位至宰相封魯國公官至太子太傅皆與凝同當時以為榮
  宋朝和詵字子美濮州鄄城人也以䕃補三班奉職為河北副將累轉内殿崇班知岢嵐軍稍遷西上閤門使知雄州改右武大夫威州刺史詵因上制勝强逺弓式施行之弓能破堅於三百步外邊人號為鳳凰弓轉拱衛大夫榮州防禦使遷侍中大夫相州觀察使時金人數犯契丹童貫帥師巡邊至髙陽闗召詵問以計策乃言南北兄弟之國誓好百有餘年今師出無名宜按兵觀釁戒諸將無妄動貫愕然乃命詵兼統制副种師道詵還瓦橋貫亦至而軍前統制楊可世入北境而敗詵語師道斬可世以徇師道不從引軍宵遁詵亦徒行亂兵間踰宿入雄州遼師至城下而還貫奏詵不從節制責豪州團練副使筠州安置徽宗亦詔貫班師㑹耶律淳死蕭太后立朝廷復詔貫毋歸及收復燕京肆赦以詵初議不戰獨不放還後數月蕭幹出盧龍攻破景州又敗常勝軍于石門鎮薊州冦掠燕城人情忷忷有謀棄燕者徽宗於是思詵言召還復正奉大夫宣州觀察使卒贈安化軍承宣使
  四百六
  見姓苑
  北史娥清代人也少有將畧著戰功遷黄門侍郎明元以為中領軍將軍渡河畧地至湖陸遂鎮枋頭進爵東平公 子延賜爵南平公
  四百七
  錢塘宋書沈文季傳錢塘富人柯降 齊書南兖州典柯益孫 河南官氏志柯拔氏改為柯氏
  音婆四百八
  左傳殷人七族有繁氏 漢有御史大夫繁延夀 潁川魏丞相主簿繁欽字伯林 後漢益州刺史繁興番音婆四百九
  姓苑吳芮封番君支孫氏焉
  蛾四百十
  左傳晉大夫蛾析之後
  過四百十一
  夏時有過國子孫氏焉漢有兖州刺史過栩急就章過説
  四百十二
  夏時侯國為少康所滅因氏焉
  渦四百十三
  楚大夫封渦因氏焉三輔決録扶風太守渦尚
  四百十四
  風俗通朝郍東夷也其後單姓氏後燕録遼西太守郍頡西魏有揚州刺史郍春
  音多亦音朋四百十五
  漢南山盗師傰宗
  車四百十六
  姓纂漢武帝時丞相田千秋以年老詔乘小車出入省中時號車丞相子孫因為氏 河南官志後魏獻帝命疎屬曰車焜氏改為車氏
  晉書車𦙍字武子聚螢讀書風姿美劭機悟敏速甚有鄉曲之譽以寒素博學尤善於談㑹毎有盛坐而𦙍不在皆云無車公不樂 領國子博士為吳興太守丹陽尹遷吏部尚書
  車濟字萬度果毅有大量為金城令
  北史車伊洛世為東境部落帥恒修職貢延和中授平西將軍
  車路頭代人也少以忠厚選給東宫為帳下帥明元立拜忠意將軍毎評獄處理常獻寛恕之議以此見重於朝
  四百十七
  姓纂代本云巴子國子孫以國為氏亦見左傳後漢揚州刺史巴祗
  前漢巴寡婦清其先得丹穴而擅其利數世婦能守其業用財自衛人不敢犯始皇以為貞婦而客之為築女懐清臺
  後漢巴肅字恭祖渤海人
  麻四百十八
  風俗通齊大夫麻嬰之後漢麻光為御史大夫又麻達論語唐左司郎中麻察 太原狀云石趙梁州刺史廣平麻秋之後 唐功臣左金吾大將軍凉國公麻宗賜姓李氏改名延昌子藏珍
  四百十九
  左傳周大夫家父之後風俗通漢有家羡 北海家羡為劇令子孫因居焉
  四百二十
  左傳晉大夫嘉父欒氏黨
  瑕四百二十一
  左傳周大夫瑕禽晉有瑕嘉漢有廷尉瑕更又有瑕倉齊郡瑕倉為膠東相子孫因居齊郡
  徒加反蘇林云音瑯琊之琊四十二十二
  漢書江都易王傳有王子茶悟 彭城吳志衛尉茶頴生條太子少傅幾臨川太守
  四百二十三
  風俗通云周穆王司徒君牙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四百二十四
  秦穆公子食采于衙因氏焉漢長平令衙敬卿七代同居
  四百二十五
  姓苑東莞有沙氏
  佘四百二十六
  南昌洪州有佘氏開元有太學博士佘欽 洛陽唐佑郎中佘珩祖集隋考功主事
  四百二十七
  南安姚秦録姚萇皇后蛇氏兄越滂南安太守又有建武將軍蛇𤣥臨晉太守蛇也
  音遮四百二十八
  吳郡後漢洛陽令諸於
  把四百二十九
  本姓巴氏東樓公之後後漢靈帝時巴匡避董卓難改為把氏 安定把匡為安定太守因居焉
  四百三十
  宣城涇縣武徳池南宕二州刺史查文熙 鄱陽貞元富人查祥
  四百三十一
  氏女媧氏之後
  花四百三十二
  唐有倉部員外郎花季睦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二十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