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四庫全書本)/卷49

卷四十八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卷四十九 卷五十

  欽定四庫全書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九
  宋 章定 撰
  九百五三
  北史陸通字仲明呉郡人位大司馬綏德郡公 弟逞字季明謹宻早有名譽幹識詳明歴任三府所在著績報使於齊善辭令敏而有禮齊人稱焉
  陸知命字仲通通識大體性好學為太學博士
  唐陸元方字希仲蘇州人初明經後舉八科皆中轉監察御史武后時使嶺外渉海風濤舟人懼元方曰吾受命不私神豈害我趣使濟而風訖息 擢天官侍郎薦引皆親黨后怒元方薦人如初后讓之對曰舉臣所知不暇問讎黨又薦其友崔𤣥暐有宰相才后知無他復拜鸞臺侍郎同平章事 素清慎臨終取奏稿焚之曰吾隂德在人後當有興者
  陸象先元方子器識沈邃舉制科髙第時吉頊與元方同為吏部侍郎吉頊擢象先為洛陽尉元方不肯吉頊曰為官擇人豈以吏部子廢至公邪 ⿱口亰 -- 景雲中進同平章事初太平公主謀引崔湜為宰相湜曰象先人望宜幹樞近主為言之遂並知政事性恬静議論髙簡湜嘗曰陸公加於人一等公主謀逆為主所進者將同誅𤣥宗召免之曰嵗寒然後知松柏之後凋也封兖國公罷為劍南按察使徙河東小吏有罪誡遣之大吏白争以為可杖象先曰人情大抵不相逺謂彼不曉吾言耶必責者當以汝為始大吏慙退嘗曰天下本無事庸人自擾之耳遷太子太保始象先名景初睿宗曰子能紹先是謂象賢者乃賜名焉
  陸景倩為扶溝丞河南按察使畢構覆州縣殿最欲必實有吏言狀曰某彊清某詐清惟景倩曰真清終監察御史 ⿱口亰 -- 景倩象先弟也
  陸餘慶陳右衛将軍珣孫方雅有祖風已冠名未顯兄𤣥表唶曰爾名宦不立奈何餘慶感激閉户誦書三年舉制策甲科累遷殿中侍御史鳯閣舎人開元初為河南河北安撫使薦孫逖達奚珣等後皆為知名士遷大理卿終太子詹事諡曰莊雅善趙貞固盧藏用陳子昂杜審言宋之問畢構郭襲微司馬承禎釋懷一一時號方外十友
  陸長源吳人贍於學為汝州刺史宣武司馬清白自將既代州送車二乗曰吾祖罷魏州有車一乗而圖書半之吾愧不及先人云
  陸贄字敬輿嘉興人十八第進士中博學宏辭調鄭尉張鎰有重名贄往見語三日竒之請為忘年交既行餉百萬曰請為母夫人一日費贄不納止受茶一串德宗立遣黜陟使庾何等十一人行天下贄說使
  者請以五術省風俗八計聽吏治三科登雋乂四賦經財費六德保罷瘵五要簡官事時皆韙其言遷監察御史召為翰林學士㑹馬燧討賊河北久不決請濟師李希烈㓂襄城詔問䇿安出贄言勞於服逺莫若修近多方救失莫若改行又奏議論關中事宜狀帝不納後涇師變贄言皆效 從狩奉天機務填總逺近調發詔書日數百贄若不經思逮成皆周盡事情它學士閣筆不得下贄沛然有餘始帝倉卒變故每自尅責贄曰陛下引咎堯舜意也然致㓂者乃羣臣罪贄意指盧杞等退而上書 又奏議請數對羣臣兼許令論事㑹興元赦令方具帝以稿付贄使商討其詳贄知帝執德不固困則思治泰則易驕欲激之使彊其意即建言云云帝納之 始帝播遷府藏委棄衛兵無褚衣至是天下貢奉稍至乃於行在署瓊林大盈二庫别藏貢物贄諫云云帝悟即撤其署 李懐光有異志帝遣見懐光議事還奏懐光必反宜有以制之後懐光果奪兩節度兵行在震驚遂徙幸梁道有獻𤓰菓帝嘉其意欲授以試官贄奏議云云 俄以勞遷諫議大夫仍為學士 京師已平帝欲詔渾瑊訪奔亡内人給裝使赴行在贄諫曰云云 貞元七年以兵部侍郎知貢舉明年竇參黜乃以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贄秉政始請臺閣長官得自薦其屬有不職坐舉者 舊制吏部選以嵗集乾元後天下兵興率三年一調吏員稽壅廢置無綱至十年不被調者缺員或累嵗不補贄乃請每歲計闕集人天下便之 陳防秋之𡚁帝愛重其言然卒不從也 班宏判度支卒官贄薦李巽帝用裴延齡贄上書苦諫延齡不可用帝不懌 始入翰林年尚少以材幸天子常以輩行呼而不名在奉天朝夕進見然小心精潔未嘗有過帝依任之至觧衣衣之參裁可否時號内相 嘗為帝言今盗徧天下宜痛自咎悔以感人心帝從之故奉天所下詔書雖武人悍卒無不感動流涕李抱真入朝為帝言陛下在奉天時赦令至山東士卒聞者皆感涕思奮議者謂興元戡難功雖爪牙宣力蓋贄有助焉 狩山南也道險澁與從官相失夜召贄不得帝驚且泣久之上謁帝喜見顔間及輔政不敢自顧重事有可否必言之懇到深切或規其太過對曰吾上不負天子下不負所學遑他卹乎 既放荒逺闔户人不識其面又避謗不著書地苦瘴癘祗為今古集驗方五十篇示鄉人云
  陸質字伯沖明春秋師事趙啖盡傳二家學門人以質能文聖人書通於後世私共謚曰文通先生
  陸扆字祥文擢進士第二屬辭敏速若注射一時書命同僚自以為莫及昭宗優遇之帝嘗作賦詔學士皆和獨扆先就帝覽之歎曰貞元時陸贄呉通𤣥善内廷文書後無繼者今朕得之 韓偓謂扆豈有它腸
  陸羽字鴻漸不知所生或言僧得諸水濵畜之既長以易自筮得蹇之漸曰鴻漸於陸其羽可用為儀乃以陸為氏名而字之上元初隠苕溪自稱桑苧翁時謂今接輿也嗜茶著經三篇言茶之原之法之具後著毁茶論
  陸龜𫎇字魯望舉進士不中居松江甫里多所論撰身畚鍤迄無休時或譏其勞答曰堯舜黴瘠禹胼胝彼聖人吾一褐衣敢不勤乎 嗜茶又不喜與流俗交雖造門不肯見齎書茶釣具等往來時謂江湖散人或號天隨子甫里先生自比涪翁漁父江上丈人後以髙士召不至 陸氏在姑蘇其門有巨石逺祖績嘗仕呉為鬰林太守
  陸元朗字德明吳人善名理髙祖已釋奠召徐文逺浮屠慧乗道士劉進喜各講經德明随方立義徧析其要帝喜曰三人誠辯然德明一舉輒蔽可謂賢矣
  宋朝陸佃字農師越州山隂人也舉進士稍遷集賢校理崇政殿説書同修起居注拜中書舍人給事中遷吏部侍郎請外以龍圖閣待制知潁州至徽宗即位召為吏部侍郎修哲宗實録遷尚書拜尚書右丞御史中丞趙挺之以論事不當罰金佃曰中丞不可罰罰則不可為中丞其後諫官陳瓘上書曾布言其尊私史而壓宗廟帝怒佃曰瓘書雖無取不必深怒若不能容是成其名也遷尚書左丞佃執政薦㧞人材多恬退者後以中大夫知亳州卒
  宿九百五四
  姓纂伏羲氏風姓之後左傳云任宿須句顓臾風姓也宿國在東平無鹽縣以國為姓
  北史宿石朔方人曽祖文陳父子歸魏拜上將軍祖若豆根明元時賜姓宿氏石尚公主拜駙馬都尉位吏部尚書
  九百五五
  姓纂宋穆公之後支孫氏焉漢楚元王友有穆生或作繆亦音穆 河南代人本姓丘目陵氏代為部落大人為北人八族之首 後魏以穆陸奚子比漢金張許史孝文遷洛陽改為穆氏以位盡王公勲著當代下司州一同四姓
  北史穆崇代人也從魏道武平中原位侍中豫州刺史穆觀字闥㧞少以文藝知名魏太武監國觀為右弼出則統攝朝政入則應對左右事無巨細皆關決焉終日怡怡無愠喜色勞謙善誘不以富貴驕人
  唐穆寧懐州人剛正氣節自任上元初為侍御史佐鹽鐵轉運住埇橋李光弼屯徐州餉不至檄取資糧寧不與光弼怒答曰命寧主糧者敇也公可以檄乎時重其能守官 大厯初為和州刺史治有狀召拜太子右諭德居家嚴事寡姊恭甚嘗譔家令訓諸子人一通又戒曰君子之事親養志為大吾志直道而已苟枉而道三牲五鼎非吾養也疾病不嘗藥時稱知命以祕書監終 四子贊質員賞 寧之老贊為御史中丞質右補闕員侍御史賞監察御史皆以守道行誼顯先是韓休家訓子姪至嚴貞元間言家法者尚韓穆二門云兄弟皆和粹世以珍味目之贊少俗然有格為酪質美而多入為酥員為醍醐賞為乳腐
  宋朝穆修字伯長汶陽人也師事陳摶而傳其易學少豪放舉進士調海州理掾修恃才嘗忤監郡者由是捃摭其罪坐削籍𨽻池州遇赦叙潁州文學參軍故當時稱之曰穆參軍修性剛介張知白守亳亳有豪士作佛廟成知白使人召修作記記成不書士名士以白金五百為夀求載名修投金庭下趣裝去宰相欲識修且將用為學官終不往見自五代文敝國初柳開始為古文其後楊億劉筠尚聲偶之詞天下學者靡然從之修獨以古文稱蘇舜欽兄弟從之逰祝九百五六
  姓纂黄帝之後周武王封黄帝之𦙍於祝因氏焉鄭有祝𥅆衛有祝鮀或謂祝史之後以官為姓
  左傳昭十六年鄭大旱使祝欵豎柎有事於桑山 二十年公孟有事於蓋獲之門外齊子氏帷於門外而伏甲焉使祝鼃寘戈於車薪以當門
  論語祝鮀治宗廟
  唐祝欽明字文思京兆人擢明經永淳天授間中英才傑出業奥六經等科中宗在東宫欽明兼侍讀授太子經中宗復位擢國子祭酒同中書門下三品進禮部尚書封魯國公桓彦範崔𤣥暉袁恕已敬暉等皆從受周官大義朝廷尊之 帝與羣臣宴欽明自言能八風舞帝許之盧藏用歎曰是舉五經掃地矣欽明于五經為該淹終崇文館學士
  九百五七
  姓纂周禮卜人氏以官
  史記卜商字子夏家語云衛人鄭𤣥曰温國卜商少孔子四十四歳子夏問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素以為絢兮何謂也子曰繪事後素曰禮後乎孔子曰商始可與言詩已矣子貢問師與商也孰賢子曰師也過商也不及然則師愈與曰過猶不及子謂子夏曰女為君子儒無為小人儒孔子既没子夏居西河教授為魏文侯師
  漢卜式河南人以田畜為事獨取畜羊百餘田宅財物盡與弟入山牧十餘年羊致千餘頭買田宅 上書願輸家財半助邉復持錢二十萬與河南太守以給徙民乃召拜式為中郎上曰吾有羊在上林中欲令子牧之嵗餘羊肥息上過其所善之式曰非獨羊也治民亦猶是矣拜齊王相賜爵闗内侯
  九百五八
  姓纂晉書云踈廣之後曾孫孟達避王莽亂自東海後渉遷
  晉束晳字廣微祖混隴西太守父龕馮翊太守並有名晳博學多聞與兄璆俱知名郡界大旱晳為邑人請雨三日而雨衆歌曰束先生通神明請天三日甘雨零我黍以育我稷以生何以疇之報束長生 轉著作佐郎觀汲冡竹書隨疑分釋皆有義證 遷尚書郎 言三日曲水之義賜金五十斤
  九百五九
  姓纂漢衛司馬谷吉代居長安生永
  前漢谷永字子雲長安人博學經書為太常丞數上疏得失 舉方正直言極諌之士永待詔公車對者數人永為上第擢光禄大夫 隂附王鳳 善言災異前後所上四十餘事專攻上身與後宫
  北史谷渾字元沖父袞彎弓三百斤勇冠一時仕慕容垂位廣武將軍 渾任俠好氣晩折節授經業 道武時以善𨽻書為内侍左右渾正直有操行性不苟合然愛重舊故不以富貴驕人在官廉直為太武所器重 子闡字崇基位外都大官 子穎位太府少卿 子士恢字紹達位鴻臚少卿
  谷那律昌樂人淹識羣書褚遂良嘗稱為九經庫遷𢎞文館學士從太宗獵遇雨沾漬因問曰油衣若為而無漏耶對曰以瓦為之當不漏帝悦其直賜帛二百段 孫倚相仕為秘書省正字 子崇義為幽州大將遂客薊門生子從政厯定州刺史封清江郡王續九百六十
  急就篇注續氏晉大夫續簡伯之後
  韓子若夫許由續牙云云此十二人者皆上見利不喜下臨難不恐或與之天下而不取
  九百六一
  姓纂鞠氏之後至漢鞠譚生閟避難温中因居焉改姓麴氏 閟居西平十一代孫嘉仕沮渠氏
  晉麴允金城人與㳺氏世為豪族西州為之語曰麴與㳺牛羊不數頭南開朱門北望青樓 愍帝即尊位以允為尚書左僕射領軍持節録尚書事時劉曜殷凱等衆逼長安允擊破之擒凱於陣允為大都督驃騎將軍 帝至平陽為劉聰幽辱允伏地號哭不能起發憤自殺聰嘉其忠烈贈車騎將軍諡節愍
  北史麴珍字舍洛西平酒泉人壯勇善騎射 以帳内從神武封安康郡王
  九百六二
  姓纂晉穆侯封少子成師於曲沃支孫氏焉漢有代郡太守曲證
  唐曲環陜州安邑人少喜兵法資勇敢善騎射天寶中從哥舒翰討吐蕃 與諸將討史朝義平河北累轉金吾大將軍 大厯中數破吐蕃奏功 李希烈䧟汴州時環守寧陵戰於陳州斬獲甚衆希烈平改陳許節度使州比為㓂衝環勤身節用寛賦歛簡教條不三嵗歸附者襁係
  九百六三
  姓纂伏羲風姓之後子孫氏焉與任宿須句顓臾同祖
  史記伏生張晏曰伏生名勝濟南人也為秦博士文帝時聞伏生治尚書時年九十餘老不能行使鼂錯往受之
  後漢伏湛字惠公琅邪人父理為當世名儒以詩授成帝别自名學 湛性孝友少傳父業教授數百人光武徴拜大司徒封陽都侯 智畧謀慮朝之淵藪清靜無競東州號為伏不鬭 子隆字伯文少以
  節操立名拜太中大夫 使張歩歩欲留隆隆不聽帝曰隆可謂有蘇武之節
  伏恭字叔齊父黯字雅文明齊詩恭少𫝊父學除劇令以惠政公廉聞遷常山太守敦修學校教授不輟由是北州多為伏氏學 肅宗以為三老
  晉伏滔字𤣥度有才學少知名武帝嘗會於西堂滔豫坐還下車先呼子系之謂曰百人髙㑹天子先問伏滔在坐否此故未易得 官至㳺擊將軍著作郎
  南史伏曼容字公儀善老易為南海太守至石門作貪泉銘後拜中散大夫 子暅字𤣥曜仕梁為永陽内史為郡亷潔政務安静 徙新安太守賦稅不登者輙以太守田米助之 推薦後來嘗若不及 子挺字士標
  九百六四
  姓纂周内史叔服之後以王父為氏漢有江夏太守服
  後漢服䖍字子慎滎陽人少以清苦建志入太學有雅才善著文作春秋左氏傳觧 舉孝㢘後拜九江太守
  鹿九百六五
  姓纂趙大夫食采五鹿因氏焉漢有巴郡太守鹿旗子孫因家巴
  北史鹿悆字永吉父生再為濟南太守有政績獻文嘉其能特徴赴季秋馬射賜以驄馬加以青服彰其康潔悆好兵書隂陽釋氏之學後為黄門侍郎雖任通顯志在謙退布衣糲食孝莊嘉其清潔時復賜以錢帛
  九百六六
  姓纂魯桓公子叔牙之後又八凱叔達之後或云晉大夫叔向之後 東觀漢記光武時壯武將軍叔夀
  左傳僖七年管仲曰鄭有叔詹堵叔師叔三良為政未可間也
  昭二年叔弓聘於晉報宣子也晉使使郊勞辭曰寡君使弓來繼舊好敢辱郊使叔向曰子叔子知禮哉牧九百六七
  黄帝臣力牧之後漢有越巂太守牧良
  九百六八亦作伏
  宓犧之後仲尼弟子宓不齊字子賤魯人今轉為宻氏
  九百六九
  風俗通云殷紂子武庚字禄父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九百七十
  后稷生不窋不窋生鞠有文在手曰鞠支孫氏焉
  九百七一
  孤竹君姜姓殷湯封之遼西令支至伯夷叔齊子孫以竹為氏焉
  九百七二
  本天竺胡人後漢歸中國而穪竺氏
  九百七三
  端木賜之後因避仇改姓木氏晉文章志有木華字𤣥虛作海賦為太傅楊駿主簿
  九百七四
  端木賜之後避難改為沐氏漢有陳郡太守沐寵
  九百七五
  春秋榖伯國在南郡筑陽縣北子孫以國為氏漢有榖思為魯相
  九百七六
  大夫食采於濮因氏焉
  肅九百七七
  周文王子郕叔之郕肅公以諡為姓梁有吳郡太守肅正德 一云古肅慎氏之後歸化於中國改姓為肅氏
  九百七八
  漢有雁門太守潚何
  玉九百九九
  黄帝時公玉帶造合宫明堂見尸子後改為玉氏後漢有司徒玉光府字文伯
  九百八十
  祝融之後周文王師鬻熊受封於楚著鬻子鬻奉其後也
  新序鬻拳楚之閽者也諫而自刖
  九百八一
  魯國國語云魯相郁貢子孫因居之
  九百八二
  周禮僕人氏之後
  逯九百八三
  風俗通後漢大司空逯石趙有逯明唐夏官郎中逯仁傑
  九百八四
  風俗通云顓頊之後
  燭九百八五
  左傳鄭大夫燭之武之後
  沃九百八六
  風俗通云殷王沃丁之後 呉郡神仙傳沃焦呉人
  九百八七
  大夫華督之後以王父字為氏 風俗通漢有督瓉晉有督戎欒盈臣
  九百八八
  有治粟都尉因為姓魏志魏郡太守粟舉
  九百八九
  風俗通蓐收之後







  名賢氏族言行類稿卷四十九
<子部,類書類,名賢氏族言行類稿>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