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越備史 (四部叢刊本)/卷二

卷一 吳越備史 卷二
宋 范坰 撰 宋 林禹 撰 張元濟 撰校勘記 景吳枚菴手鈔本
卷三

吳越備史卷第二

 武勝軍莭度使掌書記范坰 武勝軍莭度廵官林禹撰

文穆王

文穆王諱元SKchar字明寳武肅王第七子也母晉國昭懿太

夫人陳氏唐光唘三年丁未冬十一月十有二日生于杭

州之東院先是有胡僧持一玉羊

 大可數寸光彩異常

以獻武肅且曰得此當生貴子王果以丁未生焉乹寕元

年二月授塩鐵發運廵官奏授金部郎中賜金紫天復元

年八月改授禮部尚書遥領邵州刺史九月壬子王祖妣

國太夫人水丘氏薨二年徐綰許再思搆宣城觀察使

田頵同劘我壘頵敗率徐綰再思回宣州慮我師逐之乃

懇質武肅王王厯𨕖諸子不應命時王尚㓜請行荘穆夫

人聞之泣曰置我兒于虎口也玉曰亾身以紓國家之難

亦𠯁以報劬勞耳雖死無恨乃再拜而出武肅王竒而送

之王自北門躡繩梯而下以赴頵營𥘉頵附于淮人及還

宣城而頵叛淮帥㑹我師以攻之頵每戰不勝歸必求王

将肆其毒頵母老且賢常加保䕶天祐元年十月我師與

淮人攻之甚急頵将出𢧐乃曰今日不勝必殺錢郎其母

目而送之且曰䑕軰死不旋踵矣是日果陷于宛水橋爲

SKchar兵𠩄殺賊衆尚SKchar我師提頵首以示之賊衆遁散頵母

遂奉王歸我師衛而歸焉二年春正月制授王檢校右僕

射八月䖏州刺史盧約弟佶㓂永嘉開平元年正月武肅

王命王伐永嘉四月斬盧佶而還

 時盧佶列巨舟四十艘于清澳海門以𨖟我師王謂諸

 将曰賊之銳卒盡在此矣宜勿與𢧐當有他道徑襲賊

 壘出其不意必成𠎘也于是由安固江登陸而襲之佶

 由是就執

師還承制改王衙内都SKchar揮使檢校尚書右僕射冬十月

授王金紫光祿大夫檢校司空五年秋七月賜𭈹王賛正

安國功臣進授司徒守湖州刺史乹化三年夏四月淮将

前吉州刺史李濤率兵二萬自千秋嶺㓂我衣錦軍武肅

命王率師討之王以山谷迂僻乃盡伐樹木絶其歸路為

三覆以待之時江南國主徐知誥在賊中與王𮪍相逼僅

獲之俄而知誥易服乗白騾而竄壬辰獲李濤及偏将咸

知進等八千餘人兵甲生口稱

 是行也王營中有氣如龍虎之状賊中望之有曰此覇

 者之氣也

五月王復率𮪍兵攻宣州廣徳縣城未㧞有登城詬辱我

師王怒𡚒擊之六月已夘城陷王手刃二百餘人藉藁而

行獲将花虔渦信及吏卒七十餘人殺戮凡二萬四千而

 先是有日者視王曰公手刃百人當大貴時又有僧名

 自新常衣紙住廣徳山院王至衆皆遁而自新巍然晏

 坐軍中有詰其不去者自新曰前後上右皆兵耳去将

 安適時王自衆中自新忽見之乃歛衣奉迎與語乆之

 及王還遂載而歸後王問自新當時何以見識自新曰

 微僧無他術但𮗚王在萬衆中骨法獨異與咸通皇帝

 御容頗相類故尓幸淂一識也

冬十月勅授王檢校太保依前湖州刺史大彭縣開國

食邑三百戸四年夏六月制授王特進光祿大夫開國侯

食邑一千户秋九月王率師攻常州無錫縣丁未克之獲

其将朱超䓁五百餘人而還真明元年春正月勅授王鎮

海軍莭度使土客諸軍都SKchar揮使湖州刺史如故三年夏

六月制加王檢校太傅増食邑五百户五年夏四月王率

水師大小戰艦五百餘艘皆刻龍形自東州發艦SKchar伐淮

甸時淮南遣将彭彦章陳汾等大𢧐于狼山江将𢧐之夕

王召SKchar揮使張従寳計之曰彼若徑下當避其𥘉以誘之

制勝之道也乃命軍中𪧐理㠶檣每舟必載石灰黒豆江

砂以随焉翌日昧爽淮人果乗風自西北而下危檣巨艦

(⿱艹石)雲合我師皆避之賊舟既髙且巨不能復上我師反

乗風以逐之復用小舟圍其上右賊廻舟而鬪因揚石灰

賊不䏻視及轆轤相接乃撒豆于賊舟我舟則砂焉𢧐血

既漬踐豆者靡不顛踣命進火油焚之

 火油得之海南大食國以鐡筒發之水沃其熖弥盛武

 肅王以銀飾其筒口脱為賊中所得必剝銀而棄其筒

 則火油不為賊所有也

斬其将百勝軍使彭彦章一作獲士卒七千餘人賊船

百餘艘餘皆焚之其斬馘之甚自江及岸數十里皆𣪞焉

淮師自是遂求通娉

 王之是行也舟次狼山江之石牌灣有石幢大署其文

 曰向後有木龍五百来至此真聖其勝也

秋七月王復𢧐于毘𨹧之無錫縣偏将曽雲奔于賊我師

不利王𮪍逼髙岸賊将追及乃舉䇿私誓曰天必助我馬

當躍上不然則墜我于此馬果一躍而登岸既而復整行

伍破賊而還冬十一月丁亥王妣吳越國荘穆夫人薨六

年冬十月勅遣衛尉卿兼通事舍人陳琮授王檢校太傅

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充清海軍莭度使餘如故龍徳二年

春正月勅王特進檢校太尉兼侍中加食邑三百户仍賜

匡扶定SKchar立正至道功臣同光二年冬十月制授王開府

儀同三司檢校太師兼中書令依前清海軍莭度使兼充

両浙莭度使𮗚察留後遣進奉使婁輯将命焉天成元年

四月武肅王不康因如衣錦軍命王監國仍俾便宜従

武肅王至自衣錦軍而中外無所専命武肅王嘉歎乆之

九月制加王食邑一千户實封一百户

 一夕王夢神人賫骨一副易王頂及醒尚痛焉

三年春二月遣閤門通事舍人李韞授王鎮海鎮東等軍

莭度使杭州越州大都SKchar長史加食邑一千户實封二百

户秋七月己已忠献王生

 𥘉武肅王将属王以冡嗣乃命諸子有功者數人謂曰

爾無隐情各言爾功以定厥後王兄中吳軍莭度使元

 璙王弟清海軍莭度使元璹寜國軍莭度使𫝊璟洎諸

 公子等皆上言王功徳髙茂是宜委副故以両鎮属焉

 及武肅寝疾一日命出玉帯五賜王兄弟命王先擇之

 王乃取其狹小者武肅王大恱謂王曰吾有汝瞑目無

 恨矣

四年秋八月己酉今大元帥吳越國王𢎞俶生五年夏五

月制加王食邑一千戸實封一百户郊恩也長興三年

三月己酉大雪二十八日庚戌武肅王薨王哀痛終日四

日不食上右𭄿以粥夏四月己未王即位悉用藩服之儀

従治命也赦境内凡一應𮎰絶田産尚𨽻租籍者悉免之

中外頒賚有差

 自今年孟春洎是月陰晦弥日及王親事之日至是澄

 霽中外咸恱

是月庚午奉武肅王靈輴殯于衣錦軍之正寝秋八月椘

帥馬希聱殂弟希範嗣

四年春正月福州王延鈞僣稱帝更名璘三月勅遣将

監李鍇光祿少卿張裒來歸我先王之賵又遣引進使

楊彦珣授王起復雲麾将軍上金吾衛大将軍員外置同

正員王兄中吳軍莭度使元璙檢校太師兼中書令王弟

清海軍莭度使元璹檢校太傅同中書門下平章事餘如

故夏四月淮南偽客省使許確百濟國太僕卿李仁旭各

來祭我先王秋七月勅遣郎中張絢授王中書令進封為

吳王是月畨禺偽上僕射何瑱亦來祭我先王九月勅遣

侍郎張文寳來宣諭

 文寳泛海而來𬒳風壊船飄至天長吳主厚禮之及賞

 従者錢帛等數萬文寳獨受飲食餘皆辭之吳主嘉之

 竟抵抗

冬十一月明宗崩宋王従厚即位是為閔帝十二月庚戌

國軍莭度使同平章事检校太傅王兄元璣卒

 璣王之庻兄也母慶安夫人胡氏公性氣寛厚沉静寡

 言多尚儒𥼶不喜奢侈厯官數年𥠖庶安楽早失夫人

 終不棄娶之嗣

是𡻕順化軍莭度使判明州王弟元珦召歸錢塘懲虐政

應順元年春正月閔帝改元大赦勅遣鞍轡庫使王延

縞來宣告仍賜國信尋又遣散𮪍常侍孔昭序駕部貟外

郎張䌧𠕋王為吳越王是月大雪平地五尺壬午奉葬先

王于茅山閏月蜀帥孟知祥僣稱大蜀皇帝年𭈹明徳夏

四月潞王従珂率兵入洛逐閔帝而自立改元清㤗六月

勅遣給事中張延雍兵部員外郎馬義𠕋王為吳越王秋

七月偽蜀孟知祥殂子㫤嗣

清㤗二年春三月制授静海軍莭度使检校太保中書

令王弟元球守太師秋七月甲辰西方慶雲見重建開元

追福于先王也

三年春正月勅遣禮部尚書李懌户部郎中姚遐齎奉

吳越王金印至歸舊物也秋七月勅建先王廟于東府是

月制授王部将保順軍莭度使SKchar君福檢校太尉同平章

事冬十月偽閩王㫤弑其父延鈞而自立年號通文十一

月契丹立石敬瑭為𣈆皇帝于洛大赦改元天福潞王自

殺十二月勅授王天下兵馬副元帥

天福二年春正月朔日有蝕之勅遣供奉官周彦環賜

國信二月淮南以徐知誥爲齊王建國于金𨹧是月己酉

夜𭧂雨自西北起連日至壬子有海魚二尾各長五十餘

尺一死于桐廬一死于餘姚江三月静海軍莭度使王弟

元球順化軍莭度使王弟元珦並有罪命死王許以公禮

𦵏其麾下卒伍悉宥之

 元球元珦數有軍功先王賜有兵仗及王立元球等恃

 㤙驕横増置兵仗諸将吏告元球遣親信禱神求主吳

 越又爲蠟丸與元珦議謀王不信諸将復告王乃召元

 球元珦宴後宫既至上右告元球等有刃于懷䄂即皆

 格殺之王欲按諸将有交通者姪仁俊諫曰昔光武破

 王郎曹公破𡊮絽皆焚其書䟽以安反側宜放之王乃

 止

夏四月勅遣禮部尚書程遜兵部貟外郎韋稅封王為吴

越國王仍賜天下副元帥金印一面甲午王即位建國之

儀一如同光故事仍赦境内今年租稅之半是月𣈆主遷

都于汴秋七月制削元球元珦在身官爵任便䖏置八月

辛已王大閲于北郊是月偽吴楊氏遜位于徐知誥戊申

王新建五廟于城南九月乙卯王親祀五廟冬十一月乙

丑金𨹧徐知誥僣稱大齊皇帝年𭈹昇元

三年春正月朔日有蝕之二月乙亥吳越國丞相沈崧

卒贈謚文獻

 崧名吉甫閩人也祖輅大理評事賜緋父超福州長溪

 縣令崧𥘉生時有大蛇墜牀前引首視之乆而方去既

 七日将浴忽風雨震壊浴盆乹寕二年刑部尚書崔凝

 主禮闈凡二十五人登進士弟渝濫尢衆昭宗御武徳

 殿命翰林學士陸扆祕書監馮渥親覆試凡落十人是

 日崧再以章奏㨗尋歸寧途由淮甸淮帥辟之不就遂

 歸武肅厯鎮海軍掌書記授浙西營田副使奏授祕書

 監检校兵部尚書右僕射凡書檄表奏多崧𠩄出荘宗

 即位改元同光武肅王問其祚脩短崧曰𮗚此𭈹為國

 不成止一口耳文穆王襲位置擇䏻院以選士俾崧主

 之國建拜崧丞相終年七十六𡻕

冬十一月勅建尚書王丞王延司門郎中張守素齎捧吳

國王玉𠕋及沿身法物等至

 𠕋曰惟天福三年𡻕次戊戌十一月甲辰朔五日戊申

 皇帝若曰王者握圖立極崇徳報功SKchar國以建邦SKchar

 苴茅而襲爵乃樹藩屏式奨忠勲古先哲王率由斯道

 唯朕薄徳敢忽𢑱章况夫奠南服之奥區鎮東甌之重

 地懋績雖髙于列土殊榮未⿰糹⿱𢆶匹于肯堂得不申加等之

 㤙降非常之命用紀代天之業特頒鏤玉之文乃擇吉

 辰爰敷盛典咨爾興邦保運崇徳志道功臣天下兵馬

 副元帥鎮海鎮軍等軍莭度浙江東西等道管内𮗚察

 處置兼両浙鹽鐵制置發運營田等使開府儀同三司

 檢校太師守中書令杭州越州大都SKchar府長史上柱國

 吳越國王食邑一萬五千户實封一千五百户錢

 嶽靈禀粹天象儲精藴文武之兼才受乹坤之間氣既

 𠖥承吴越功邁桓文運妙略以平兇用竒兵而制變祇

 嗣基搆表率英雄淮夷之屏氣銷聲海嶠之波澄浪息

 而况興我昌運竭乃忠規懋勲庸而首列韓壇奉玉帛

 而誠先禹貢語尊奨則獨標大莭頋封崇則未稱鴻名

 宜舉徽章俾奉先正矧其天文當南斗之分地誌控句

 踐之都眷兹舊封允属全徳是用異車服于羣后盛蕳

 𠕋于列藩正二國之土疆錫九天之寳瑞表予嘉命纉

 乃舊邦大振家聲夾輔王室今遣使太中大夫尚書右

 丞上柱國賜紫金魚袋王延使副中散大夫尚書司門

 郎中柱國賜紫金魚袋張守素持莭備禮𠕋爾為吳越

 國王於戯服衮衣而佩𤣥玉位SKchar于諸矦駕戎輅而握

 兵符名尊于九代馭貴之重象賢之榮爾其祗荷天光

 勉清國𡵯往綏厥位永孚于休戒之慎之勿忝前烈

十二月王大閱兵馬歩軍泊艛艣于碧波亭

四年春二月勅授丗子𢎞僔為果州圑練使是月偽齊

徐知誥改姓李更名昪僭稱大唐

 昇本潘氏湖州安𠮷縣人父為安𠮷砦将嘗因淮将李

 神福侵我吳興擄潘氏而去昇遂為神福家奴徐温嘗

 造神福家見而異之求為飬子至是乃隐本族而冒徐

 姓焉後嘗致書于我以毘𨹧求易吳興仍引祊田為說

 則本潘氏明矣

秋七月朔日有蝕之閩王延義更名曦殺其主㫤而自立

年𭈹永隆八月戊申王建丗子府于城北是日白龍見處

州長松縣遂更為龍泉縣是月刺遣刑部尚書季懌禮部


郎中崔鈞授王天下兵馬元帥增食邑五千户實封五百

户仍賜御服紅羅真珠戦袍金鏁甲各一副九月詔陞婺


州為武勝軍授王兄元懿為莭度使是月保大軍莭度使


同𠫵相府事隆仁章卒冬十月壬子吳越國荘穆夫人馬

氏薨

 夫人臨安人也父淮浙行軍司馬雄武軍莭度使同平


 章事馬綽之女夫人性聰慧勤于軄𥘉武肅王禁中外

 毋淂蓄聲伎夫人以王後嗣未立乃請于武肅王王嘉

 之曰我家宗祀幸汝得主之矣因而許王納妾遂生忠

 獻王諸子既長夫人皆均養之常置銀鹿于帳前坐諸

 公子于上夫人閱其聚戯喜動顔色𥘉封越國至吳越

 國夫人薨年五十▫𡻕

勅謚曰恭穆十二月辛酉𦵏恭穆夫人於衣錦軍慶仙鄉

五年春二月甲辰温州刺史王子𢎞僎卒是月閩王曦

遣兵擊其弟王延政于建州遂僣稱大𣪞皇帝王命内衙

統軍使仰詮都監使薛萬鍾帥師伐建州三月勅陞婺州

為武勝軍又陞嘉興縣為秀州以嘉興崇徳華亭三縣𨽻

焉是月勅遣右諫議大夫髙延賞兵部郎中李元龜授王

天下兵馬都元帥夏四月癸夘鎮海軍行軍司馬兼侍中

同平章事太尉SKchar君福卒

 君福字慶成餘姚人也祖興父璨俱不仕少羇貧性淳

 厚有膽氣餘姚有井面廣丈餘君福毎恣卧其上而無

 畏色又䏻為馬上舞雙剑鄉黨異之及従軍以驍果稱

 𥘉事漢宏及武肅王東討乃與其黨歸䧏𭈹曰向盟

 都累従征伐有㓛䏻馬上輪雙劍入陣望之若飛電沉

 黙少語軍中謂之SKchar閙尋為衢州應援SKchar揮使屬刺史

 陳章叛淮人入其境乃以淮帥命辟為郡軄君福不納

 武肅聞之患其𬒳SKchar乃宻賜絹書使苟従之因与賊徒

 季元嗣飲嗣其醉乃奔歸尋授衢州刺史淮将信州刺


 史周本屢侵其境君福每率數𮪍往逐之本遁去及将


 罷郡武肅王勞曰比在任戰敵而已未𠯁為副使優賀

 之道囙復任之凡三考文穆王領清海軍莭制辟為副


 使後遷湖州復二考累軄鎮海軍莭度副使浙西行營

 司馬奏授登州刺史保大保順等軍莭度使檢校太尉


 同平章事兼侍中卒年七十七𡻕

勅謚曰忠壮是月甲子丗子𢎞僔薨

 𢎞僔王苐五子也母魯國夫人鄜氏時王年将四十冡


 嗣未建及生特所鍾愛累奏授両浙副大使果州團練

 使國建立為丗子𥘉王治丗子府謡言曰何䖏有鹿脯

 将薨乃題所居屏障曰四月二十九日大㑹羣仙凡題

 數䖏及期果薨年方十六𡻕

追謚曰孝獻五月四星聚斗秋七月我師敗于建陽積雨

乏糧故也八月王以丗子府為瑶䑓院冬十二月以忠獻

王為内衙諸軍都指揮使是𡻕姑蘇吳興嘉禾三郡大水

六年春三月丙寅勅遣太子賔客聶延祚吏部郎中盧

𢰅𠕋授王守尚書令亦作五年𠕋也此誤書之也夏五月畨禺龑遣

偽攝太尉工部侍郎盧膺尚儀謝宜清尚衣髙素清來逆

我故王弟傅璛之室馬氏以為⿰糹⿱𢆶匹室不克遣

 馬氏即潭帥椘王𣪞之女也先是畨禺亦聘馬氏既卒

遂求其弟是行也潭帥希範亦遣中軍使歐陽練與廣

使俱至馬氏誓不許故不克遣

六月寜國軍莭度使同𠫵相府事仰詮卒秋七月甲戌䴡

春院火延于内城王遷居瑶䑓院是月閩王曦稱大閩皇

帝八月辛亥王薨于瑶䑓院之綵雲樓年五十五在位十

年贈謚曰文穆勅宰相和凝𢰅神道碑七年壬寅二月癸

卯𦵏于國城龍山之南原

 王志量恢廓識度宏逺雖少嬰軍旅尢尚儒學事武肅

孝敬小心未嘗有SKchar武肅性既嚴急每一召即時湏至

 SKchar巾帯于歩驟間乃致闊袴大襪以便之晚年政事一

 委𠫵决簿書填委皆躬親批署手爲胼胝復致粉盤于


 卧榻之間夜有所記必書其上詰旦以備頋問時属盗

 賊及詐偽誹謗之法犯者輒死王皆力救之所獲宥者


 甚衆嘗北征師次平望蚊蚋尢甚左右請施帷帳王曰

 三軍皆在此我獨何避竟不許及儧嗣之後示以明恕


 人情翕然内衙指揮使陸仁章婁仁𣏌等早備武肅王

 爪牙以性剛愎爲衆所𢙣而亦嘗以事侵王一日同列

 者皆率諸軍于國門請王戮之王命姪仁俊諭之曰仁

 章等事先王有年矣今求舊念功方當旌賞汝等遂以

 私憾使我戮之我安為尓報怨也苟不聼命我當歸臨

 安以避賢路衆皆退懼遂授仁章福州刺史仁𣏌湖州

 刺史中外有以封章相構者皆居中不下積而毁之王

 舅陳氏列職不過一戍遏每加厚賜而未嘗遷授恭穆

 夫人之弟馬充嘗以使役求免王庭責之遂下獄黜于

 剡溪其餘遵守治命保慎名器烈祖之風為不泯矣一

 日武肅王寝疾召将吏曰吾疾必不起諸児皆愚劣誰

 可為帥者諸将泣曰两鎮令公仁孝有功孰不愛戴武

 肅乃出印鑰授王曰将吏推爾宜善守之又曰子孫善

 事中國勿以易姓廢事大之禮王與兄弟同幄行丧内

 衙指揮使陸仁章曰令公嗣先王覇業将吏旦暮趋謁

 當与諸公子異處乃命主者更設一幄扶王居之禁諸

 公子従者無得妄入武肅未薨時仁章嘗以事犯王至

 是王勞之仁章曰先王在位仁章不知事令公今日盡

 莭令公猶事先王也王嘉之王以遺命去▫儀用藩鎮

 法除民田荒絶者租稅王于兄弟甚衆兄元璙自蘇州

 入見王以家人禮事之奉觴為夀曰此兄之位也而小

 弟居之是兄賜之也元璙曰先王擇賢而立之君臣位

 㝎當恭守覇業自為𤤽重王囙相與泣

 論曰王以英毅之資兼仁厚之徳入田頵豺狼之穴示

 亾身之慮破知誥蛇豕之羣揚對敵之威奮劍屢成其

 大勲SKchar紐遂當其慶嗣念功㤀過崇徳布政然後聿脩


 先烈光絽丗官天子賴于元勲諸侯奉為盟主以稱克

家之令嗣以𭈹列國之賢君則彤弓緇衣不𠯁侔其美





吳越備史卷第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