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錄 吳趨訪古錄
◀上一卷 卷七 嘉定(寶山附) 下一卷▶

翏城编辑

(在縣南門外。周二頃,中有殿址,俗名城頭。唐有翏城鄉。元築教場,得古塚碑石,云唐咸通二年,莊府君葬此。又漢有翏縣,疑即此城。)

我鄉故吳地,雲是胥主田。
翏以火種名,野燒迷荒煙。
縣南三十里,掘地得古磚。
仿佛殿遺址,俗以城頭傳。
考之舊碑誌,墓兆營昔賢。
咸通去今遠,地下人長眠。
或云漢翏縣,實在東海偏。
即今問水濱,陵谷幾變遷。
土著笑吾輩,論世心茫然。
安得古地誌,上下一萬年。

滬瀆壘编辑

(晉隆安四年,吳國內史袁山松築以備孫恩,遇害死之。漁者列竹於海澨曰「滬」,是瀆以此得名。)

內史威靈瀚海東,千秋廢壘吊孤忠。
路逢劇賊跳梁急,手障狂瀾設險工。
朽骨空餘磷火碧,英魂猶拂劍花紅。
即今列竹圍漁艇,怕聽蕭蕭蘆荻風。

新豐鄉编辑

(在黃渡。宋咸淳七年,土人掘地得壙石刻,曰唐新豐鄉。)

古有新豐市,貰酒歌未已。
吾鄉同此名,記自唐時始。
壙石出舊塋,實在黃歇里。
落日渡頭喧,覓醉漁舟蟻。

當山樓编辑

(《名勝志》:縣學前有山,在留光寺旁,廨內有樓,曰當山。又有讀書樓,宋淳祐九年建。後復建水竹亭。)

衙齋風雨渺樓居,領取山光入綺疏。
秀挹文峰回黛影,雲齊奎宿補晴虛。
三層對面朝延爽,百尺容身夜讀書。
比似盧郎傳八詠,盡容高會集簪裾。

彙龍潭编辑

(在應奎山前。)

桃花流水千尺深,層潭如鏡開淵襟。
歲時荊楚志競渡,龍舟雜遝來江潯。
泮宮林木蔚深秀,山光倒影涵波心。
驂霞駕霧炫五色,回翔夭矯雲沈沈。
錦帆繡傘揚空際,光搖奎宿低遙岑。
一龍起伏眾龍應,波濤出沒天為陰。
潭空水碧俯鮫室,琳宮貝闕風蕭森。
豢龍於此萃窟宅,雲雷轉眼施甘霖。

徐公坊编辑

(在城西。宋開禧中,徐亮釀酒處。明嘉靖間,裔孫學謨構宅居之。)

開禧姓氏屬徐公,猶憶營廚釀法工。
聞說石孩曾盜酒,市橋吹遍曲塵風。

瑞竹軒编辑

(在集仙宮。元道士孫應元植枯竹架薔薇,忽生枝葉,未幾成林,因以名軒。明正統間賜道經一藏。宮前環水,名玉帶河。後里人重修此軒,於土中掘得斷碑,為當時道流倡和之作。)

舊地曾參枯竹禪,籜龍冉冉學飛仙。
薔薇半架明斜照,金石千秋出亂磚。
坐有道經開法講,河流玉帶響神弦。
入林欲共黃冠語,分與山茶掃葉煎。

仙人跡编辑

(在馬陸村。有池如足形,遇旱潦,水不盈涸。)

一灣清水碧於蘿,苦竹荒蘆擲白波。
不信池形同履武,化人來往此間多。

尊勝陁羅尼經石幢编辑

(在南翔寺大殿前,東西相對。一立於唐咸通八年,一立於乾符二年。)

象教西來自天竺,白馬馱經參秘錄。
唐時佛法遍寰瀛,蕭寺傳燈證金粟。
寶幢東西禮法王,梵書留作摩崖讀。
尊勝陁羅有統宗,咸通勒石乾符續。
迄今遺跡更千年,皈誠唯識兼僧俗。
白鶴南飛道自東,空門法雨滋苔綠。
此幢雖曾歷劫餘,未經石火摧樵牧。
此幢當為上人立,姓名空與思高躅。
佛光兩道接層霄,照取樺心通具足。
惜無玉帶鎮隻林,欲往從之蘇玉局。

婁塘古松编辑

(在婁塘北。大可十圍,枝橫數畝,相傳宋時物。)

清風謖謖鳴秋濤,喬松百尺參天高。
野田十畝枝柯交,扶質立千雲垂條。
虯龍夭矯淩層霄,排空下俯棲鶻巢。
青鸞元鶴將翔翱,柪樛光怪盤螭蛟。
相傳留植自宋朝,不栽艮嶽栽荒郊。
有如隱者居蓬蒿,歲寒堅此松柏操。
空山風雨盟後凋,崇封何必秦皇叨。

旗樁石编辑

(在江灣。宋建炎四年,金人由廣德破臨安,製置使韓世忠謀襲金師,以前軍駐青龍,中軍駐江灣,後軍駐海口。石高丈餘,架大纛其上。)

中軍旗鼓江灣駐,十萬貔貅掩歸路。
巨石基崇一丈餘,曾是蘄王建牙處。
當年黠虜破臨安,半壁江山窘南渡。
大家輿服尚蒙塵,到處旗靡望風附。
將軍鼓勇扼歸師,誓眾江千奮武怒。
但令深入老孤軍,收復中原在指顧。
將臺雲氣卷旌幢,帳下偏裨都部署。
拔幟親麾子重旌,大纛旗開掃塵霧。

鐵櫪木船编辑

(明嘉靖初於南橋鎮沈東津宅後掘得。)

南橋舊臨海,航海歌方舟。
風波下瀕險,瞬息成漂流。
滄桑閱今古,沙磧夷平邱。
掘地出巨艦,古木經千秋。
是為堅多節,鐵櫪此其尤。
當時集貨貝,拍浪靈楂浮。
一朝遽淹覆,萬象同泡漚。
恒河等沙數,誰與溯所由。
異哉此船身,曠代猶獨留。
堅好一如故,質本砂棠侔。
分製幾與案,抱樸能完不。
摩挲當古器,天地同悠悠。

應奎山编辑

(在學宮前。)

疁城古無山,積上成岡阜。
壁立黌宮前,榮光應杓紐。
奎躔燦列星,巍亭敞虛牖。
下俯彙龍潭,林木蔭左右。
百年科第徵,直挺江山秀。

寶山编辑

(在縣東南八十里。明永樂十年,平江伯陳瑄督海運,築為表識,以建烽堠。既成,賜名寶山。帝親為文記之。)

疁城鮮山水,瀕海地勢偏。
海舶待停泊,不見堠火傳。
築上表水道,實始文皂年。
高岡聳千尺,花竹常蔚然。
御製勒碑記,四顧淩蒼煙。
航琛夠貨貝,如泛波斯船。
嘉名錫厥祉,輝山更媚川。
守藏達津吏,請為開珠淵。

青岡用宣同知昶《宿練岡小舍》韻编辑

(在縣西五里。一名中岡身。)

出郭事登眺,高崗落日遲。
人煙分極浦,草樹亂斜暉。
去棹隨流遠,歸帆卸影微。
□吾懷州倅(昶曾任州府同知),吟興逐雲飛。

外岡编辑

(在縣西十二里。名西岡身。明處士朱樵隱此,有東岡草堂。)

祁塘流水去如雲,且向東岡訪隱君。
省識草堂名姓古,雙橋落日照鄉□。

沙岡编辑

(在外岡南五里。其土俱沙。)

沙岡橋畔沙岡路,一碧煙波入混茫。
不分青黎變黃壤,恒河浩劫閱滄桑。

雷墩编辑

(在縣西南五里。相傳有雷石入地,其土暖,蒔菜早熟,種瓜味甘。)

裂土驚雷石,荒原有古墩。
甘膏融地脈,暖意入春痕。
火種佳名協,瓜疇舊跡存。
田家占月令,菜把沃靈根。

白馬墩编辑

(在外岡。宋韓世忠葬戰馬處。)

南宋偏安劇可哀,韓王戰壘沒蒿萊。
一叢衰草鳴騅逝,半壁孤軍躍馬來。
市駿何人能殺賊,騎驢無地可容才。
荒原更有梅妃塚,曾記驪山侍輦回。

编辑

(在縣東十五里。自川沙口南抵吳淞至黃家灣,環縣八十餘里。東北有崇沙障其外,勢距咸潮,得資灌溉之利。明成祖《寶山碑記》云:瀕海之墟,江流之會,外即滄溟,浩渺無際,海舶往來,最為衝要。)

吳淞瀕海滄溟開,舳臚萬里迎潮來。
三山縹緲望無際,東溯方丈西蓬萊。
遠商估舶御風至,瞬息蜃氣吹樓臺。
波斯進寶,鮫人織素,
風檣陣馬,俶詭光怪真奇哉。
吾聞乘楂天際探宿海,張騫曾此淩九垓。
又聞樓船海外采靈藥,黃童丱女去不回。
何如東溟隘口扼衝要,寶山表識形崔嵬。
賈帆來往會潮汐,安瀾世世無偏災。

松江東口编辑

(亦名吳淞江,古之東江也。宋葉清臣賦:「具區之野,吳淞之𤃩,東瞰滄海,西瞻洞庭。」)

吳淞帶水連滄海,作賦曾傳葉道卿。
萬頃波濤回練浦,半江雲樹枕平城。
魚蝦市賤秋風冷,木末天高落照明。
澤國當年雄巨浸,洞庭煙雨不勝情。

郭澤塘编辑

(在錢門塘西,吾祖始遷於此。有東西兩姚家宅,承緒祖墓祠宇在焉。)

郭澤塘西問祖居,一灣流水繞吾廬。
故塋樵牧悲阡表,舊宅桑麻尚里閭。
生養雞豚常不逮,老來拜掃復何如。
徐公橋下扁舟蟻,正我清明上塚初。

練祁塘编辑

(一名練川,界縣市中,西承吳淞江水。後江水不通,別開水道與海潮相接。)

祁塘十里澄空練,一碧雲連古赤縣。
東趨溟渤西吳淞,江海分流駛於箭。
帆檣廣市市塵囂,邪許聲聲過沙堰。
練祁農隱入浩歌,延佇升平數清宴。
媯蜼擁雪作寓公,獻捷秋風論白戰。
青邱高詠徵士隨,一代風騷句矜煉。
古塘遙溯海東偏,兩界河山開鏡面。
我家日夕枕寒流,襟帶三江藻芳甸。
河形今昔信無常,泥淤潮頭僅如線。

鹽鐵塘编辑

(在縣西南十八里。南至松江葉謝,北達太倉、江陰入江。相傳吳越王於此運鐵,或云漢吳王濞。)

五季殘氛霸業開,古塘水運勢瀠洄。
計籌鹽鐵桓寬論,力挽江潮武肅才。
平野桑麻隨岸曲,入村雞犬隔雲猜。
況聞山海資奇富,煮采曾傳吳濞來。

楊涇编辑

(元孝女楊九娘奉父母守桔槔,蚊齧不去,以贏死,土人立祠祀之,名其里曰「孝女里」。涇有菊花泉,飲之可益壽。)

涇水東流尚姓楊,清泉涓滴總流芳。
靈扉野外神祠古,遠火江干蟹籪涼(涇產蟹甚肥美)
弱質竟遭蚊見厄,貞心原與菊分香。
露筋有女同完節,猶遜村姑孝行彰。

槎浦编辑

(在南翔南。有上槎、中槎、下槎之名。相傳張騫乘槎至此,其地張姓特多。)

舊時博望經行處,此日清河著姓多。
宿海源流探弱水,練溪風雅入高歌。
雲翔鶴跡三生夢,月貫星槎萬頃波。
咫尺黃姑灣十八,支機留贈奈愁何。

南翔编辑

(在縣南二十四里。百貨填集,甲於諸鎮。)

三槎雲樹渺汀洲,古寺豈嶢接素秋。
廣市生涯叢百貨,繁華漫說賽蘇州。

安亭编辑

(在縣西南二十四里。明歸有光外家居此。宅西有畏壘亭,望見吳淞帆影、華亭九峰、青龍古塔。有光嘗讀書其中,因為之記。)

安亭江上路,平野盡桑麻。
寺證菩提古,亭懷畏壘賒。
重尋讀書處,遙見亂帆遮。
遠眺渾無際,荒原落日斜。

錢門塘市编辑

(在縣西二十四里。相傳為錢王下駕之所。元通海運糧艘皆經於此。不佞初生於培實堂之舊居,自五世祖介馨公以來,皆居此市。)

爭說錢王下駕初,宋元漕運浚通渠。
人煙輻湊看成市,田宅飄零又析居。
老去難忘初祖地,愁來欲問故鄉漁。
屋烏敢道留遺愛,剩有鴻文記草廬(外祖王西莊先生有《竹雨山房記》)

江灣编辑

(在縣東南六十里。其水自吳淞江屈曲入虯江。宋嘗於此置水軍。紹興間,韓世忠以中軍駐其地。今有旗樁石尚存。)

江形屈曲注寒流,村市荒煙吊廢邱。
澤國魚龍空甲循,水軍鵝鸛亂兜鍪。
貔貅帳外高牙建,鷗鷺磯頭故壘秋。
見說金山旗鼓盛,風檣陣馬不勝愁。

周公村编辑

(在安亭北,本名杭家村。明巡撫周忱微行至此,飯於民家,見其耕織具,曰:「是家當世世豐衣足食。」後名其地曰周公村。忱字恂如,宣德中巡撫南畿,減崇明沙稅四萬石。卒謐文襄。)

杭家宅畔耕桑地,舊記文襄按部回。
減稅棠陰流化雨,勸農花意上春臺。
一甌麥飯同芹曝,萬灶炊煙起草萊。
偶聽村氓談往事,屋烏遺愛使君來。

廠頭编辑

(在縣東三十五里。相傳宋韓世忠屯兵處,地有八景。)

青龍江上前軍駐,又記屯兵古廠頭。
遮莫荒村圖八景,羽書旁午海天秋。

壽寧橋编辑

(跨顧浦上。國朝康熙五十二年,先高祖方寧公建。)

彎環虹影對斜陽,南北通津駕石梁。
卻憶先人勞創建,百年利涉話梓鄉。

孩兒橋编辑

(宋至和間建。開禧中,橋北徐公坊釀酒屢耗,見小兒自坊中出,踵而逐之,至橋乃滅,疑是橋石孩為祟。鑿斷其趾,其怪始絕。)

徐公酒庫市橋風,橋外青簾映日紅。
誰向甕頭拚醉倒,石孩曾此鑿洪濛。

歸有園编辑

(在演武場西。明尚書徐學謨辟,今西隱寺亦其遺址。學謨字叔明,官禮部尚書,在職方時裁汰城工冒食。入直內閣,屬以青詞,不撰。後守荊州,與景王爭沙市之請。上營壽宮,學謨進諫,反為異議者所螫,乃乞歸。)

海隅遺跡舊,歸有剩荒園。
竹樹自秋色,藤蘿空夕痕。
宅餘蘭若火,人憶謝公墩。
三百年來樂,風流無一存。

東園编辑

(在東城。有明月堂、歲寒亭諸勝,明太常侯震陽辟。震陽在諫垣時,疏論客魏及遼東兵事,以謫去官。崇禎初,恤贈太常少卿。)

東園水木明且清,烏臺風節推侯贏。
諫垣八月章草上,黃𧟌保姆徒未名。
軍書遼海少方略,逃臣罪大難原情。
建言不合落職去,拂衣歸臥超塵纓。
五柳門園易容膝,東山心事悲蒼生。
惟時客魏盛私謁,舉朝奸黨陰相傾。
河西既壞邊事廢,將驕卒惰誰能兵。
先生念此慘不樂,孤忠戀闕餘丹誠。
歲寒永矢松柏操,常將素履盟幽貞。
誅茅東郭遂初志,堂延明月開軒楹。
宗風速紹在孫子,鳳阿小築雲扉扃(鳳阿山房為侯開國讀書處)

石岡園编辑

(在石岡門。明布政龔錫爵築。錫爵字汝修,尚書宏五世孫,累官廣西布政。在水部時,佐潘季馴治河,有「共沐恩波」賜額。)

中外旬宣繼祖風,歸帆有約海門東。
宦遊兩粵思廉石,治行三江策禹功。
退士襟期林壑勝,故園觴詠管弦同。
崇岡轉瞬都陳跡,留取恩波澤國通。

秋霞圃编辑

(在東城。龔方伯故宅,後屬注氏,今為邑廟,極木石亭館之盛。)

方伯歸休日,春風繞故廬。
畫圖誰主客,池館好家居。
圃任秋霞落,亭延夜月虛。
棲神今作室,尚憶集簪裾。

柳雲居编辑

(在清鏡塘。明都事金兆登辟。兆登字子魚,舉萬曆鄉試,授都察院都事,未任卒。嘗計偕北上,夜亡其金,有司按治之,兆登曰:「吾不忍戕數口以完吾橐也。」其長厚如此。父大有亦以孝廉家居,望重鄉里。)

清鏡塘東好結廬,四圍高柳閉門居。
雲深宏景三層閣,運蹇長安十上書。
月旦久推名父子,風流長想舊門閭。
亡金逆旅渾閑事,囊橐蕭然計吏車。

檀園编辑

(在南翔。明皋人李流芳辟。流芳字長蘅,一號慎娛居士。天啟初,璫焰方盛,公車抵京而返。好遊佳山水,以詩書畫擅名一時。所居檀園,一樹一石皆手自位置。一門群從並著風雅。)

脫屣公車富貴途,檀園風雅近時無。
清遊癖愛佳山水,小築如披古畫圖。
博士聲名三絕備,儒林品藻一家俱。
四先生里留題句,太息槎南老慎娛。

漪園编辑

(在南翔。明諸生李宜之辟。宜之字緇仲,庶常名芳子,流芳從子也,才敏而贍,鼎革時遭奴變死,園改城隍廟。里人於別室祀張鴻磐、李流芳及宜之為三賢祠。)

謝庭群從最風流,摩詰山莊水竹幽。
終古林巒無俗韻,一家書畫擅清修。
洛陽劫火名園記,別墅秋風落木愁。
剩有叢祠高里社,不須華屋感山邱。

墊巾樓编辑

(在明德書院後。明員外汪明際構,為程孟陽、宋比玉輩觴詠之所。明際字無際,少孤力學,事母以孝聞,歷官工部員外,以同官誤工,廷杖死。)

吾聞郭有道,曾塾一角巾。
後人競規仿,岸幘何彬彬。
樓名取斯義,毅然與道鄰。
吾翏盛壇坫,主者惟汪倫。
松園與比玉,縞紵情相親。
觴詠會裙屐,願與結隱淪。
惜哉宦途厄,勝地無主人。
何如此間樂,百尺能容身。

文會軒编辑

(在學宮旁。元徵士強且宅。又有嘉樹堂在城西北,楊維楨嘗主之。且字彥栗,負奇工詩,遊京師歸隱,辟常熟判官,不就。)

辭徵不就耽高隱,負氣工詩有盛名。
記取鐵崖觴詠地,應奎山色落霞明。

東里草堂编辑

(明徵士王彝宅。彝字常宗,師事王煒,傳蘭溪金履祥之學。楊維楨以文雄海內,彝著論詆之。洪武初徵修《元史》,又薦入翰林,以母老辭。與長洲高啟善,後坐魏觀事見法。啟有《媯蜼子歌》。)

我慕媯蜼子,仁山得正傳。
文章參史筆,才調薄時賢。
東里清風著,青邱舊雨聯。
不堪罹獄市,永棄草堂篇。

三隱堂编辑

(在東門外蒲華塘。明尚書龔宏宅。以先世龔宗元有中隱堂,龔況號起隱,子故名宏,字元之,由部曹歷官工部尚書。武宗南巡,稱為幹事老臣。)

拂袖歸來賦卜居,東山人望更誰如。
家風累世承中隱,幹事三朝試下車。
龔勝舊登循吏傅,二疏早上乞骸書。
蒲華塘外蕭蕭雨,一夢江幹狎釣魚。

孝友餘慶堂编辑

(在宮保橋西。明副使張情宅。情字約之,與弟意先後同官副使,以治行稱。)

一家華鄂記聯輝,張翰秋風已賦歸。
兄弟頭銜同副使,林泉心跡遂初衣。
為誇軾轍齊名久,轉惜機雲見事非。
終古草堂懷孝友,鏡塘何處舊漁磯。

世忠堂编辑

(在宮保橋西。明尚書徐學謨宅。董其昌為其孫元嘏書額。元嘏字爾常,以祖蔭官刑部,貂璫用事,於善類多所保全。以引律拂上意,拜杖放歸。)

羞學青詞上相公,進身不與俗流同。
欲除冒濫清軍籍,肯許侵牟變祖風。
眼看冰山沈劫火,力持異議格宸楓。
當官更有孫繩武,恰稱堂名署世忠。

呂墅草堂编辑

(明徐學謨築以居老友邱集者。)

故人戀戀舊誅茆,老去仍聯杵臼交。
別墅何須誇賭勝,圍棋留待對窗敲。

東岡草堂编辑

(在外岡。明處士朱樵宅。樵字蕪久,與陳瑚、諸士儼輩挫廉逃名,著《大禮私議》、《廣濮園議》。朱彝尊《練祁老人歌》,蓋指樵也。)

小隱寄林壑,清風渺夕陽。
濮園廣私議,叢桂鬱平岡。
鴛水高歌續,婁江舊夢長。
東皋舒嘯處,陳跡感蒼涼。

林於山房编辑

(在東城。先曾祖西亭公別業,與前輩朱厚章、張擔伯諸先生流連觴詠。先君思庭公繼之繪圖徵詩,名流題贈,幾遍海內,西莊先生為之記。)

精舍城東辟,修篁萬個陰。
祖風懷舊德,竹雨試新吟。
圖畫名賢記,煙雲別墅沈。
負薪長抱恨,歲月易駸駸。

雙清閣编辑

(在東南城。國朝詹事張鵬翀宅。乾隆九年御書賜額。)

碧草朱門感不禁,空餘題額重綸音。
金蓮榮遇思原廟,玉局才名冠古今。
風月依然雙絕在,苔煙重認一痕深。
夕陽半壁城南路,啼鳥間關亦解吟。

法華塔院编辑

(在縣治前。舊名金沙塔,宋開禧年建。)

佛家寶舍利,光焰燭天際。
歷級為浮屠,薰修合靈契。
赤日揚金沙,一塔半空麗。
鳩工始何年,孰為布金施。
頓費巨萬貲,永鎮大千世。
瓔珞開莊嚴,樓欄恣遊憩。
宜若登天然,丹梯遙可跂。
回首海東瀛,三山撥雲翳。
相傳宋元間,本是瀕海地。
商舶待卸帆,立此為表識。
可知寶筏功,不減慈航注。
開講聽法華,妙說無生諦。

西憶寺编辑

(在縣治西北。元泰定間,僧悅可建。中有寂照堂、直節堂、空翠亭、勁節軒諸勝,明徐學謨、張任讀書處。學謨後與任子其廉增創竺林院、藏經閣。悅可賜號廣慧大師。)

城西有古寺,咫尺演武場。
昔賢棲影地,屈指徐與張。
尚書舊名德,副憲眾所望。
讀書表直節,圓此常寂光。
藏經待來者,傑閣臨斜陽。
迄今半傾圮,蘿徑徒荒涼。
僧無廣慧業,佛減金碧裝。
摩挲舊碑誌,牧夢歸牛羊。

西林庵编辑

(在西南城。明進士黃淳耀、弟諸生淵耀殉節處。後人名之曰留碧軒。)

天地有正氣,磅礴為忠義。
登陴戰守窮,血濺孤臣淚。
西林舊讀書,解脫得初地。
俯仰留碧處,載讀豐碑記。
從容為拾冠,結纓成素志。
噀血滿壁間,列序各以次。
西山兩兄弟,至死亦正誼。
夜窗磷火青,魂兮歸來未?

昭慶寺编辑

(在北城。明萬曆間建庵,崇禎九年改寺。寺有浩月堂。)

虛堂臨浩月,寶座引春風。
蔬筍僧廚供,茶煙梵磬通。
言招蓮社客,來過虎溪東。
粥飯慚初志,留詩證雪鴻。

雲翔寺编辑

(在南翔。梁天監中,里人掘地得石,有二鶴飛集其上,名鶴跡石。僧德齊即其地建庵,每鶴至,必有檀施。一夕鶴去不返,有題詩於石上,曰:「白鶴南翔去不歸,惟留空跡在名基」,遂名寺曰南翔。國朝康熙間御書「雲翔寺」易之。)

鶴飛來兮槎之南,清風淨課參精藍。
鶴飛去兮槎之浦,三生鶴跡常千古。
古刹傳聞天藍年,靈禽止息皆前緣。
高人卓錫此圓寂,名基留輿談空禪。

何莊寺编辑

(在婁塘北。今名永壽寺。有何氏自唐宋世居於此,嘗延呂蒙正館其家,後舍宅為寺,設其先龕位於內,號香火院。)

見說何莊寺,曾留香火緣。
風流開士宅,粥飯老僧禪。
舊塾延文穆,荒庵枕練川。
婁江春水漫,梵磬夕陽邊。

菩提寺编辑

(在安亭。梁天監二年,即孫吳時廢址改建。明歸太僕嘗讀書於此。寺有井,名投鑰泉。)

安亭江上皈禪地,舊址孫吳閱劫灰。
一樹菩提參勝果,千秋蘭若冷荒苔。
營齋無力還投鑰,說法何人更築臺。
為是昔賢棲隱處,講堂曾謁到公來。

吳興寺编辑

(在外岡。梁天監十年建,中有唐碑,已漫滅。)

古寺興衰閱梵王,南朝煙雨尚蕭梁。
鐘聲遠應祁塘櫓,生計猶慳病鶴糧。
雲護斷碑苔繡字,客邀枯衲缽添香。
舍身枉費官錢贖,終古臺城吊夕陽。

鐘樓编辑

(在東城資善寺。)

一徑蒼茫入翠微,丹梯百尺敞雙扉。
鐘敲木葉霜初降,樓倚西風雁正飛。
蔬筍漫尋香積飯,雲山欲換水田衣。
登臨根觸吟秋興,紫蓼丹楓映夕霏。

集仙宮编辑

(在東城。宋道士葉子琬建。元道士孫應元增建三清殿、玉皇閣、瑞竹軒。明正統間敕賜道經一藏。宮外水繞四圍,名玉帶河。)

元修何處訪幽宮,瑞竹軒窗曲徑通。
玉帶一灣流水碧,薔薇半架夕陽紅。
仙壇北斗群真應,道藏東林萬法同。
香火虛皇晨夕供,丹房妙訣話飛衝。

三忠祠编辑

(祀吳伍員、唐張巡、宋岳飛。在接待寺東,今移置醋坊橋南堍靈官廟中。)

三高祠外又三忠,廊廟江湖義可通。
殉國英靈前後揆,孤臣心事日星同。
河山共壯風雲氣,社稷空懷戰伐功。
千古出師常飲恨,卻思遺像在隆中。

陸清獻公祠编辑

(公諱隴其,字稼書,康熙進士,宰嘉定,歷著清節。上官誣以諱盜,劾去之,士民乞留不得,各以詩歌送之。名公歸,集建陸公書院,肖像祠之。後從祀文廟,追贈內閣學士,謐清獻。)

我公來兮練水清,居民夾道臚歡聲。
我公去兮練水秋,攀轅無計空牢愁。
公來公去係欣戚,棠舍歌詩編合集。
古今廉吏不數人,如公清德誰等倫。
宗風理學紹濂洛,四子精微探著作。
公之大名在宇宙,兩廉牲醴列籩豆。
公之盛德在我鄉,當湖遣澤山水長。
拜公像,感公事,奠公一勺吳淞水。

紀王廟编辑

(在紀王鎮。祀漢紀信。相傳諸廟皆借古名將之靈以鎮江防。又先是疫癘盛行,疑有邪祟,故立諸忠臣義士之廟以壓之。)

項伯為婚雍齒侯,漢家恩怨總權謀。
劇憐黃屋忠魂餒,不及淮陰一飯酬。

雲旗獵獵野塘風,廟貌依然布越同(英布、彭越,西鄉皆有廟祀)
太息將軍空誓死,河山無地錄元功。

忠惠侯廟编辑

(在外岡。祀宋兩淮安撫使楊滋。侯武功大夫應龍之孫,以邊功歿,贈護國忠惠侯,廟食里中。今集仙宮所奉豐都府義信王極著靈應,蓋即侯也。)

傳家將略署邊功,廟享巍然故里中。
聞說陰曹崇義信,年年報社卷秋風。

姚夫人墓编辑

(在十八都長墩。明隆慶中,上人得墓銘云:「唐上柱國鬱朝泰母姚夫人葬信義岡東一里雞鳴塘南。」)

柱國猶傳唐代稱,勳階誌傳少留名。
孤墳荒草春無主,信義岡頭落日明。

莊府君墓编辑

(在東門外。土人掘得墓石云:「府君諱泰,馮翊人,唐咸通三年葬昆山縣之翏城鄉。」)

舊誌咸通記,阡留古姓名。
府君埋朽骨,漢縣有翏城。
魂化雲中鶴,人騎海上鯨。
千年華表路,何處返緱笙。


◀上一卷 下一卷▶
吳趨訪古錄
  本清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屬於公有領域,因為作者逝世已經超過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