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氏家塾讀詩記 (四部叢刊本)/卷六

卷五 呂氏家塾讀詩記 卷六
宋 呂祖謙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七

吕氏家塾讀詩記卷第六

 說巳見邶

淇奥於六美武公之德也有文章又能聽其規諫

以禮自防故能入相于周美而作是詩也孔氏曰武公和

𨤲侯子○朱氏曰武公年九十有五猶箴儆于國曰自卿以下至于師長士苟在朝者無謂我老耄

而舎我必恪恭於朝以交戒我又作賔之𥘉筵抑戒之詩以自警其能聽規諫以禮自防可知矣

瞻彼淇奥緑竹猗猗於冝有匪君子如切如瑳

如琢如磨瑟𠔃僴遐板𠔃赫𠔃咺况晚𠔃有匪

君子終不可諼况元𠔃

毛氏曰興也奥隈也長樂劉氏曰奥謂水涯彎曲之地○長樂

劉氏曰淇水之旁至今多美竹他所弗迨也

 思三都賦序云見緑竹猗猗則知衛地淇奥之産○朱氏曰漢書所謂淇園之竹是也

 毛氏曰猗猗美盛貌程氏曰猗猗言竹之態匪文章貌

 曰考功記曰且其匪色必似鳴矣匪者有文章之謂也治骨曰切象曰瑳

 玉曰琢石曰磨瑟矜莊貌僴寛大也赫有明德

赫赫然咺威儀容止宣著也諼忘也○大學曰

 如切如瑳者道學也如琢如磨者自脩也瑟𠔃

僴兮者恂慄也赫兮咺兮者威儀也有斐君子

終不可諠兮者道盛德至善民之不能忘也〇

 程氏曰赫兮咺兮成德輝著于外也首章言其

德美文章由善學自治而然○釋文曰韓詩竹

 作𦺇徒沃云萹筑也石經同毛氏曰緑王芻也竹萹竹也

 韓詩作宣

瞻彼淇奥緑竹青青子丁有匪君子充耳琇瑩

古外皮變如星瑟兮僴兮赫兮咺兮有匪君

子終不可諼兮

毛氏曰青青茂盛貌程氏曰青青言其色充耳謂之瑱琇

瑩美石也天子玉瑱諸侯以石弁皮弁孔氏曰弁師云

 王之皮弁㑹五采玉璂諸侯及孤卿大夫之皮弁各以其等爲之注云㑹縫中也皮弁之縫中

 每貫結五采玉十二以爲飾謂之綦詩云㑹弁如星是也武公諸侯則玉用三采而璂飾七

 ○鄭氏曰㑹謂弁之縫中飾之以玉皪皪而處

 狀似星也○程氏曰二章言其威儀之美服飾

 之盛

瞻彼淇奥緑竹如簀有匪君子如金如錫如圭

如璧寛兮綽兮猗於綺直恭古岳兮善戲謔

兮不爲虐兮

 程氏曰如簀言其盛密比如簀○毛氏曰金錫

 鍊而精圭璧性有質程氏曰言其成質之羙如金錫圭璧然○爾

 雅曰寛綽也郭璞云謂寛裕也○程氏曰寛弘裕也綽開豁也○毛氏

 曰重較卿士之車孔氏曰周禮輿人注云較兩輢上岀式者則較謂車兩傍

 今謂之平較但周禮無重較單較之文○吕和叔曰古者車箱長四尺四寸三分前一後二横

 一木下去車床三尺三寸謂之式又於式上二尺二寸橫一木謂之較去車床凢五尺五寸古

 人立乗(⿱艹石)平常則慿較(⿱艹石)應爲敬則落手慿下式而頭得俯○程氏曰善戲

 謔言其樂易而以禮自防節不至於過是不爲

虐也毛氏曰寛緩𢎞大則雖戲謔不爲虐矣○鄭氏曰君子之德有張有弛故不常矜莊

而時戲謔

   淇奥三章章九句

考槃刺莊公也不能繼先公之業使賢者退而窮

孔氏曰莊公楊武公子

 孔䕺子孔子曰於考槃見遯丗之士而無悶於

 丗○程氏曰考槃觀其名巳可見君子之心處

 之巳安知天下决然不可復爲雖然如此退處

 至於其心寤寐間不忘君張氏曰此詩意怨而言樂者是終山澗不

 出之

考槃在澗碩人之寛獨寐寤言永矢弗諼况元

 毛氏曰考成槃樂也山夾水曰澗○鄭氏曰碩

 大也寤覺永長諼忘也在澗獨寐覺而獨言〇

 程氏曰賢者之退窮處澗谷間雖德體寛裕而

 心在朝廷寤寐不能忘懷深念其不得以善道

告君故陳其由也楊氏曰矢如臯陶矢厥謨之矢自陳不能忘其君

 釋文曰澗韓詩作干云墝埆之處也

考槃在阿碩人之薖苦禾獨寐寤歌永矢弗過古禾

 毛氏曰曲陵曰阿薖寛大貌○楊氏曰自陳不

 得過君朝〇董氏曰阿韓詩作干章句曰地下

 而黃曰干

考槃在陸碩人之軸獨寐寤宿永矢弗告

 爾雅曰髙平曰陸○⿱⺾⿰𩵋禾氏曰軸盤桓不行從容

自廣之謂也○楊氏曰自陳不得告君以善

 考槃在澗碩人之寛非所謂山澤之儒形容

 甚癯者也軸之義未詳以上兩章觀之⿱⺾⿰𩵋禾

  說差近但未見訓詁所出耳

   考槃三章章四句

碩人閔莊姜也莊公惑於嬖妾使驕上僭莊姜賢

而不答終以無子國人閔而憂之

 孔氏曰此詩皆陳莊姜冝答而君不親

碩人其頎其機於旣錦褧苦迥衣齊侯之子衛

侯之妻東宮之妹邢侯之姨譚公維私

 毛氏曰頎長貌○鄭氏曰褧禪也衣錦尚之以

 禪衣爲其文之太著說文曰褧檾也檾枲屬〇朱氏曰褧儀禮作景禮記

 ○毛氏曰東宫齊太子也孔氏曰左氏曰娶於東宫得臣之妹

東宫太子所居也繫太子言之明與同母見夫人所生之貴女子後生曰妹

妻之姊妹曰姨姊妹之夫曰私○⿱⺾⿰𩵋禾氏曰邢周

 公之後也譚近齊○白虎通曰伯子男臣子於

其國中襃其君爲公詩云覃公維私覃子也〇

 王氏曰言族𩔖之貴

手如柔荑徒奚膚如凝脂領如蝤似修齒如

SKchar戸故犀螓首蛾我波眉巧𥬇倩七薦兮美目

匹莧

毛氏曰如荑之新生如脂之凝朱氏曰茅之始生曰荑脂之凝

者曰領頸也蝤蠐蝎蟲也孔氏曰蝤蠐在木中白而長故以比頸

SKcharSKchar朱氏曰瓠犀SKchar中之子也言其方正㓗白而比次整齊也螓首廣

顙而方鄭氏曰螓謂蜻蜻也○孔氏曰蜻蜻如蟬而小有文此蟲額廣而且方

朱氏曰蛾蠶蛾也其眉細而長○毛氏曰倩好

口輔孔氏曰服䖍云輔上頷車也是牙外之皮膚頰下之別名也盼白黒分

朱氏曰白黒分明○王氏曰言容色之美〇論語子夏

問曰巧𥬇倩兮美目盻兮素以爲絢兮注上二

 句在衛風碩人之二章下一句逸

碩人敖敖五刀說始銳于農郊四牡有驕起橋

符云鑣鑣表驕翟茀以朝直遥大夫夙退無

使君勞

 毛氏曰敖敖長貌○孔氏曰說舎也○毛氏曰

農郊近郊○朱氏曰四牡車之四馬○毛氏曰

 驕壯貌幩飾也人君以朱纒鑣扇汗且以爲飾

 釋文曰鑣馬銜外鐵也一名扇汗又曰排沫○孔氏曰此鑣自解飾之所施非經中之鏕也

 鑣鑣盛貌孔氏曰四牝之馬鑣鑣而盛清人云駟介麃麃翟車也夫人

 以翟羽飾車茀蔽也孔氏曰婦人乘車不露見車之前後設幛以自隱蔽

 謂之茀因以翟羽爲之飾蓋厭翟也次其羽使相厭也○朱氏曰言莊姜

自齊來嫁舎止近郊乘是車馬之盛以入君之

 朝國人樂得以爲莊公之配故謂諸大夫朝於

君者冝早退無使君勞於政事而不得與夫人

 相親也鄭氏曰以君夫人新爲妃耦冝親親之故也○玉藻曰君日岀而視朝退適路

 寢聽政使人視大夫大夫退然後適小寢釋服○釋文曰說本或作稅

河水洋洋北流活活古闊施罛孤濊濊呼活

于𮜿發發𥙷末他覽揭揭居謁庶姜

孽孽魚竭庶士有朅欺列

 孔氏曰河在齊西北流董氏曰齊地西至於河衛居河之西則自齊適

 衛河界其中故曰北流活活○毛氏曰洋洋盛大也活活流

 也罛魚罟濊濊施之水中說文曰濊礙流也○朱氏曰濊濊罟入水

 鱣鯉也鮪鮥孔氏曰郭璞云鯉今赤鯉也鱣大魚似鱏而短鼻口

 在頷下體有邪行甲無鱗大者長二三丈今江東呼爲黃魚陸璣云鮪魚形似鱣而青黒頭小

 而尖似鐵兠鍪大者不過七八尺一名鮥以今驗之則鯉鮪鱣鮥皆異魚發發盛貌

 釋文曰魚著網尾發發然葭蘆菼薍五患孔氏曰郭璞云蘆葦也薍似葦

 而小陸璣云薍或謂之荻至秋堅成則謂之萑以今驗之蘆薍别草也揭揭長也

 ○鄭氏曰庶姜謂姪娣○毛氏曰孽孽盛飾○

 董氏曰庶士其媵臣也○鄭氏曰此章言齊地

廣饒士女佼好禮儀之備而君何爲不答夫人

○釋文曰發韓詩作鱍孽韓詩作䡾朅韓詩作

   碩人四章章七句

氓刺時也宣公之時禮義消亡淫風大行男女無

別遂相奔誘華户花落色衰復相棄背或乃困而

自悔喪其妃耦故序其事以風福鳯焉美反正

刺淫泆也長樂劉氏曰夫婦者五品之本匹配雖自於人謀義理實根於天地順其道者

足以安於其位逆其理者無以保於其生蓋肇有人倫以來未聞違理犯義終其身而弗悔者宣公

不道自班於禽犢不足紀也風化流於其民陷之於不義而顛沉其生亦可傷哉故氓之詩不罪於

其民而曰刺時者知風之自於其君也

陳氏曰詩人蓋有所指而云備一人之始末以

 爲戒也

  美反正刺淫泆此兩語煩贅見棄而悔乃人

  情之常何美之有

氓之蚩蚩尺之抱布貿莫豆絲匪來貿絲來即我

謀送子渉淇至于頓丘匪我愆期子無良媒將

子無怒秋以爲期

 毛氏曰氓民也○朱氏曰蚩蚩無知之貌○毛

 氏曰布幣也鄭氏曰幣者所以貿買物也○鄭氏曰季春始

 蠶孟夏賣絲匪非即就也子者男子之通稱〇

 毛氏曰丘一成爲頓丘○鄭氏曰良善也將請

 也此民非來買絲但來就我欲與我謀爲室家

 也言民誘己己乃送之渉淇水至此頓丘定室

 家之謀非我心欲過子之期子無善媒來告期

 時民欲爲近期故語之曰請子無怒秋以與子

 爲期朱氏曰𥘉言氓者始見其來莫知其爲誰何也旣與之謀則爾汝之矣此言之次第

  氓假貿絲而來即我謀本謀挈是女而歸也

  及氓之歸是女乃遲遲未行送之於野謂之

  曰匪我愆期也子無良媒以往來道逹故我

  行計未成耳

乗彼垝俱毀𡊮以望復𨵿不見復𨵿泣涕漣漣

旣見復𨵿載𥬇載言爾卜爾筮體無咎言以爾

車來以我賄呼罪

 毛氏曰垝毀也○蘇氏曰復𨵿氓之所在也〇

 李氏曰不見復𨵿泣涕漣漣言其未見也其

憂如此旣見復𨵿載𥬇載言言其旣見也其喜

如此○毛氏曰龜曰卜蓍曰筮體兆卦之體

 曰謂龜兆筮卦也二者皆有繇辭左傳曰其繇曰一薰一蕕十年尚猶有臭是龜之繇易曰困

 于石據于蒺藜是卦之繇也賄財遷徙也○歐陽氏曰子初

來即我謀我旣許子而爾乃决以卜筮於是我

 從子而往爾

桑之未落其葉沃(⿱艹石)于嗟鳩兮無食桑葚于嗟

女兮無與士耽都南士之耽兮猶可說也女之耽

兮不可說

 朱氏曰沃(⿱艹石)潤澤貌〇歐陽氏曰桑之沃(⿱艹石)

 男情意盛時可愛至黃而殞又諭男意易得衰

 落朱氏曰桑之沃(⿱艹石)以比始者容色美盛情好歡洽之時也桑之黃落以比色衰而愛弛也

 ○毛氏曰鳩鶻鳩也食桑葚過則醉而傷其

 性耽樂也○鄭氏曰說解也士有百行可以功

 過相除至於婦人無外事惟以貞信爲節○朱

 氏曰士之耽猶可說而女之耽不可說者婦人

 深自媿悔之辭主言婦人惟以貞信爲節一失

 其正則餘無可觀爾非眞以士之耽爲可說

 恕之也

桑之落矣其黃而隕自我徂爾三歳食貧淇水湯

子廉車帷裳女也不爽士貳其行下孟

也罔極二三其德

 毛氏曰隕墮也○孔氏曰自我往爾男子之家

 三歳之後貧於衣食○毛氏曰湯湯水盛貌帷

 裳婦人之車也鄭氏曰帷裳童容也○孔氏曰童容以帷障車之旁如裳以爲

 爽差也○朱氏曰淇水漸其車之帷裳言見

 弃而歸也女未甞差其所守而士者自貳其行

蓋由其心無所至極而二三其德故也

三歳爲婦靡室勞矣夙興夜寐靡有朝矣言旣遂

矣至于𭧂矣兄弟不知咥許意其𥬇矣靜言思之

躬自悼矣

 朱氏曰靡不也夙早也興起也咥𥬇貌言我三

歳爲婦盡心竭力不以室家之勞爲勞早起夜

 卧無有一朝不然者與爾始相與謀約之言旣

 巳遂矣而爾遽以𭧂戾加已○鄭氏曰兄弟在

 家不知我之見酷𭧂(⿱艹石)其知之則咥咥然𥬇我

 ○朱氏曰然亦何所歸咎哉但靜而思之躬自

痛悼而巳蓋淫奔從人不爲兄弟所齒故也

及爾偕老老使我怨淇則有岸隰則有泮緫角

之宴言𥬇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

巳焉哉

朱氏曰及與也○毛氏曰泮坡也鄭氏曰泮讀爲畔畔崖也

 緫角結髮也孔氏曰婦人未笄直結其髮聚之爲兩角晏晏和柔也

 ○孔氏曰旦旦猶怛怛鄭氏曰言其懇惻欵誠○蘇氏曰

 始也將與女偕老今老而反使我怨淇猶有岸

隰猶有畔何女心之不可知也○朱氏曰我緫

角之時與爾宴樂言𥬇成此信誓曽不思其反

復以至於此也旣不思其反復而至此矣則亦

如之何哉亦巳而巳矣左傳曰思其終也思其

復也思其反之謂也〇說文旦旦作𢘇𢘇

   氓六章章十句

竹竿衛女思歸也適異國而不見答思而能以禮

者也范氏曰夫婦之際猶君臣之交或遇或不遇命也進不見答退不得歸則如之何以禮自

止而巳衛之賢女唯安於義命是以雖憂而不困也

籊籊他歴竹竿以釣于淇豈不爾思逺莫致之

 毛氏曰籊籊長而殺也○歐陽氏曰衛女之思

歸者述其國俗之樂云有籊籊然執竿以釣于

 淇者我在家時常出而見之○朱氏曰我豈不

 思衛乎逺而不可至爾

泉源在左淇水在右女子有行逺于萬兄弟父母

泉源解見泉水○李氏曰言舊時游泳二水之

間其樂如此今也嫁於異國而不得見也故曰

女子有行逺父母兄弟

淇水在右泉源在左巧𥬇之瑳七可佩玉之儺乃可

 毛氏曰瑳巧𥬇貌儺行有節度〇歐陽氏曰思

衛女之在其國者巧𥬇佩玉威儀閑暇樂然於

 二水之上念已有所不如也

淇水滺滺檜楫松舟駕言岀遊以冩我憂

毛氏曰滺滺流貌檜栢葉松身楫所以櫂直教

釋文曰方言云楫謂之橈或謂之櫂橈音饒○釋名云楫捷也撥水行舟疾也○歐

陽氏曰淇水滺滺然有乗舟而遊者亦可樂也

○朱氏曰駕言出遊以冩我憂與泉水之卒章

 同意○釋文滺滺作浟浟曰本亦作滺

   竹竿四章章四句

蘭刺惠公也驕而無禮大夫刺之杜預云惠公即位時

年十五六

芄蘭之支童子佩觿許規雖則佩觿能不我知容

兮遂兮垂帶悸其季

 毛氏曰興也○鄭氏曰芄蘭柔弱孔氏曰芄蘭蔓生斷之有

 白汁可啖一名蘿摩幽州人謂之雀瓢此草支葉柔弱○朱氏曰支枝同

 沈括云支莢也芄蘭生莢支出於葉間垂之如觿狀○毛氏曰觿所以解

結成人之佩也孔氏曰觿貌如錐以象骨爲之可以解結人君治成

人之事雖童子猶佩○朱氏曰雖則佩觿然無

成人之德但能傲然不我知而巳言驕而無禮

餘無所能也容兮遂兮舒緩放肆之貌悸帶下

垂之貌鄭氏曰容容刀也〇孔氏曰大東云鞙鞙佩璲璲佩玉也〇毛氏曰垂其紳帶

 悸悸然有節度〇董氏曰支石經作枝說文同

讓之葉童子佩韘失渉雖則佩韘能不我甲容

兮遂兮垂帶悸兮

朱氏曰沈括云芄蘭之葉如佩韘之狀〇毛氏

 曰韘玦也能射御則佩韘孔氏曰玦决也挾矢時著右手巨指以鈎

 弦用象骨爲之甲狎也〇廣漢張氏曰獨再言容兮遂

兮垂帶悸兮而其驕慢無所知之氣象蓋莫掩

矣〇釋文曰甲韓詩作狎

 能不我甲言但能不我親狎妄自尊大而巳

  芄蘭二章章六句

河廣宋襄公母歸于衛思而不止故作是詩也

曰宋桓公夫人衛文公之妹生襄公而出

 孔氏曰夫人爲先君所出其子承父之重與祖

 爲一體母出與廟絶不可以私反故義不得也

 ○范氏曰夫人之不往義也天下豈有無母之

 人歟有千乗之國而不得養其母則人之不幸

 也爲襄公者將(⿱艹石)之何生則致其孝没則盡其

 禮而巳衛有婦人之詩自莊姜至於襄公之母

 六人焉皆止於禮義而不敢過也夫以衛之政

 教淫僻風俗傷敗然而女子猶知有禮而畏義

 如此者蓋以先王之化所及也

  說苑曰宋襄公爲太子請於桓公曰請使目

 夷立公曰何故對曰臣之舅在衛愛臣(⿱艹石)

 立則不可以往味此詩而推其母子之心蓋

  不相逺所載似可信也不曰欲見母而曰欲

  見舅者恐傷其父之意也母之慈子之孝皆

  止於義而不敢過焉不幸處母子之變者可

  以觀矣

誰謂河廣一葦鬼户郎之誰謂宋逺⿰𧾷攴丘䜴

予望之

 毛氏曰杭度也○鄭氏曰誰謂河水廣與

葦加之則可以渡之喻狹也今我之不渡直自

不往耳非爲其廣予我也誰謂宋國逺與我⿰𧾷攴

足則可以望見之亦喻近也今我之不往直以

義不往耳非爲其逺孔氏曰文公之時衛已在河南自衛適宋不渡河此

假有渡者之辭宋今睢陽去衛甚逺言宋近猶喻河狹

誰謂河廣曽不容刀誰謂宋逺曽不崇朝

鄭氏曰不容刀亦喻狹小船曰刀孔氏曰釋名云三百斛曰

刀江南所謂短而廣安而不傾者也崇終也行不終朝亦喻近

   河廣二章章四句

伯兮刺時也言君子行役爲于僞王前驅過時而

不反焉鄭氏曰衛宣公之時蔡人衛人陳人從王伐鄭○朱氏曰先儒以此詩疑此時作然

無明文可考

范氏曰居而相離則思期而不至則憂此人之

情也文王之遣戍役周公之東征其詩皆叙其

室家之情男女之思以閔之故其民恱而忘死

聖人能通天下之志是以能成天下之務兵者

毒民於死地者也孤人之子寡人之妻傷天地

之和致水旱之災故聖王重之如不得巳而行

則告以歸期念其勤勞哀傷慘怛不啻如在巳

是以詩美之則言其君上之閔恤刺之則録其

室家之怨思以爲人情不出乎此也

 爲王前驅特詩中之一語非大義也

伯兮朅丘列邦之桀兮伯也執殳市朱于僞

王前驅

鄭氏曰伯君子字也〇毛氏曰朅武貌〇鄭氏

 曰桀英桀〇毛氏曰殳長丈二而無刃○朱氏

 曰婦人自言其君子之才之美如是今乃執殳

而爲王前驅也

自伯之東首如飛蓬豈無膏沐誰適都歴爲容

朱氏曰蓬草也首如飛蓬髪亂也〇毛氏曰婦

 人夫不在無容飾適主也朱氏曰傳云女爲說巳容

 膏所以膏首面沐蓋潘也左氏傳遺之潘沐

 杜預注云潘米汁可以沐頭魯遣展喜以膏

  沐勞齊師則膏非專婦人用也

其雨其雨杲杲古老出日願言思伯甘心首疾

 朱氏曰其者兾其將然之辭○鄭氏曰人言其

雨其雨而杲杲然日復出猶我言伯且來伯且

來復不來願念也甘心如人心SKchar欲所貪口味

不能絶也○朱氏曰望其君子之歸而不歸也

是以不堪憂思之苦而甘心於首疾也

於䖍得諼况𡊮草言樹之背願言思伯使我

心痗音每又音悔

毛氏曰諼草令人忘憂孔氏曰諼訓忘非草名背北堂也

孔氏曰士昬禮云婦洗在北堂有司徹云主婦北堂房室所居之地揔謂之堂房半以北爲北

堂房半以南爲南堂痗病也〇孔氏曰何處得一忘憂之

草我樹之於北堂之上兾觀之以忘憂〇朱氏

 曰思得草之美者玩以忘憂然丗豈有是哉則

亦思之不巳而心痗焉爾心痗則其病益深非

特首疾而巳也〇釋文曰諼本又作萱說文作藼云令

人忘憂也○董氏曰韓詩作焉得萱草

   伯兮四章章四句

有狐刺時也衛之男女失時喪其妃耦焉古者

國有凶荒則殺所戒禮而多昬㑹男女之無夫家

者所以育人民也孔氏曰大司徒曰以荒政十有二聚萬民十曰多昬注云不備

禮而娶㛰者多也○長樂劉氏曰夫婦之禮雖不可不謹於其始然民有細微貧弱者或困於凶荒

必待禮而後昬則男女之失時者多無室家之養聖人傷之寧邦典之或違而不忍失其昬嫁之時

也故有荒政多昬之禮所以使之相依以爲生而又以育人民也詩不云乎愷悌君子民之父母苟

無子育兆庶之心其能迨此哉

有狐綏綏在彼淇梁心之憂矣之子無裳

毛氏曰興也○朱氏曰綏綏獨行求匹之貌〇

毛氏曰石絶水曰梁○范氏曰孤獨行於水之

梁失其所也○鄭氏曰之子是子也時婦人喪

其妃耦寡而憂是子無裳無爲作裳者欲與爲

室家

有狐綏綏在彼淇厲心之憂矣之子無帶

 毛氏曰厲深可厲之旁王氏曰岸近危曰厲帶所以申束

 衣

有狐綏綏在彼淇側心之憂矣之子無服

李氏曰無服言其衣服之不備也

   有狐三章章四句

木𤓰美齊桓公也衛國有狄人之敗出處于漕齊

桓公救而封之遺唯季之車馬器服焉衛人思之

欲厚報之而作是詩也孔氏曰衛立戴公以廬于漕齊桓公使公子無虧帥

車三百乗甲士三千人以戍漕歸公乗馬祭服五稱牛羊豕雞狗皆三百與門材歸夫人魚軒重錦

三十兩戴公卒文公立齊桓公又城楚丘以封之與之繫馬三百

投我以木𤓰報之以瓊琚匪報也永以爲好

 毛氏曰木𤓰楙木也孔氏曰郭璞云實如小𤓰酢可食〇徐氏曰𤓰有𤓰

 瓞桃有羊桃李有雀李此皆枝蔓也故言木𤓰木桃木李以别之也瓊玉之美者

 說文曰瓊赤玉也琚佩玉名○李氏曰言人遺我以微

 物必有以厚報之况齊桓公之德如此其大則

報之當如何○朱氏曰投我以木𤓰而報之以

瓊琚報之厚矣而猶曰非敢以爲報姑欲長以

爲好而不忘爾蓋報人之施而曰如是報之足

矣則報者之情倦而施者之德忘惟其歉然常

(⿱艹石)無物可以報之則報者之情施者之德兩無

窮也

投我以木桃報之以瓊瑶匪報也永以爲好也

 毛氏曰瓊瑶羙石

投我以木李報之以瓊玖匪報也永以爲好也

毛氏曰瓊玖玉名孔氏曰瓊是玉之羙名非玉名也琚瑶玖三者互也琚言

 佩玉名瑶玖亦佩玉名瑶言羙石玖言玉名明此三者皆玉石雜也故丘中有麻傳云玖石次

 玉是玖非全玉也○釋文曰玖字書云玉黒色○孔子曰吾於木𤓰見

苞苴之禮行鄭氏曰以果實相遺者必苞苴之尚書曰厥苞橘柚

   木𤓰三章章四句

衛國十篇三十四章二百三句

吕氏家塾讀詩記卷第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