呂氏家塾讀詩記 (四部叢刊本)/序

呂氏家塾讀詩記 序
宋 呂祖謙 撰 景常熟瞿氏鐵琴銅劍樓藏宋刊本
卷一

吕氏家塾讀詩記序

詩自齊魯韓氏之說不傳而天下之學者盡宗毛

氏毛氏之學傳者亦衆而王述之類今皆不存則

推衍毛說者又獨鄭氏之箋而巳唐初諸儒為作

䟽義因訛踵陋百千萬言而不能有以出乎二氏

之區域至於

本朝劉侍讀歐陽公王丞相蘇黃門河南程氏橫

渠張氏始用已意有所發明雖其淺深得失有不

能同然自是之後三百五篇之微詞奥義乃可得

而尋繹蓋不待講於齊魯韓氏之傳而學者巳知

詩之不專於毛鄭矣及其旣乆求者益衆說者愈

多同異紛紜爭立門户無復推讓祖述之意則學

者無所適從而或反以爲病今觀吕氏家塾之書

兼揔衆說巨細不遺挈領提綱首尾該貫旣足以

息夫同異之爭而其述作之體則雖融㑹通徹渾

(⿱艹石)出於一家之言而一字之訓一事之義亦未

甞不謹其說之所自及其斷以已意雖或超然出

於前人意慮之表而謙讓退託未甞敢有輕議前

人之心也嗚呼如伯恭父者眞可謂有意乎温柔

敦厚之教矣學者以是讀之則於可群可怨之旨

其庶幾乎雖然此書所謂朱氏者實熹少時淺陋

說而伯恭父誤有取焉其後歷時旣乆自知其

說有所未安如雅鄭邪正之云者或不免有所更

定則伯恭父反不能不置疑於其間熹竊惑之方

將相與反復其說以求眞是之歸而伯恭父巳下

丗矣嗚呼伯恭父巳矣(⿱艹石)熹之衰頽汨没其勢又

安能復有所進以獨决此論之是非乎伯恭父之

弟子約旣以是書授其兄之友丘侯宗卿而宗卿

將爲版本以傳永乆且以書屬熹序之熹不得辭

也乃略爲之說因并附其所疑者以與四方同志

之士共之而又以識予之悲恨云爾淳熈壬寅九

月已夘新安朱熹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