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辭京尹賈大夫書

告辭京尹賈大夫書
作者:任華 唐
本作品收錄於《全唐文/卷0376

大夫閤下:昔侯嬴邀信陵君車騎過屠門,而信陵為之執綏,此豈辱公子耶?乃所以成公子名耳。王生命廷尉結襪,廷尉俯僂從命無難色,此豈辱廷尉耶?亦以成廷尉之名耳。仆所邀明公枉車過陋巷者,豈徒欲成君之名而已哉?竊見天下有識之士,品藻當世人物,或以君之才望,美則美也,猶有所闕焉。其所闕者,在於恃才傲物耳。仆感君國士之遇,故以國士報君。其所以報者,欲澆君恃才傲物之過,而補君之闕。宜其允迪忠告,惠然來思。而乃躊躕數日不我顧,意者恥從賣醪博徒遊者乎?觀君似欲以富貴驕仆,乃不知仆欲以貧賤驕君,君何見之晚耶?抑又聞昔有躄者,恥為平原君家美人所笑,乃詣平原君請笑者頭,平原君雖許之,終所不忍。居無何,賓客別去過半,平原君怪之。有一客對曰:「以君不殺笑躄者,用君為愛色而賤士。」平原君大驚悔過,即日斬美人頭,造躄者門謝焉,賓客由是複來。今君猶惜馬蹄不顧我,況有請美人頭者,豈複得哉?仆亦恐君之門客於是乎解體。仆解體者也,請從此辭。任華頓首。

PD-icon.svg 本唐朝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遠遠超过100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