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周易 第五十一卦

Yijing-51.png编辑

震下震上。震:亨。懼以成,則是以亨。

[疏]正義曰:震,動也。此,由懼而獲通,所以震有亨德,故曰「震亨」也。

震來虩虩,笑言啞啞。震之為義,威至而後乃懼也,故曰「震來虩虩」,恐懼之貌也。震者,驚駭怠惰以肅解慢者也,故「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

[疏]正義曰:「虩虩」,恐懼之貌也。「啞啞」,笑語之聲也。「震」之為用,天之威怒,所以肅整怠慢,故迅雷風烈,君子為之變容,施之於人事,則是威嚴之教行於天下也。故震之來也,莫不恐懼,故曰「震來虩虩」也。物既恐懼,不敢為非,保安其福,遂至笑語之盛,故曰「笑言啞啞」也。

震驚百里,不喪匕鬯。威震驚乎百里,則是可以不喪匕鬯矣。匕,所以載鼎實;鬯,香酒,奉宗廟之盛也。

[疏]「震驚百里,不喪匕鬯」。○正義曰:匕,所以載鼎實;鬯,香酒也。奉宗廟之盛者也。震卦施之於人,又為長子,長子則正體於上,將所傳重,出則撫軍,守則監國,威震驚於百里,可以奉承宗廟,彝器粢盛,守而不失也,故曰「震驚百里,不喪匕鬯」。○注「威震驚乎百里」至「宗廟之盛也」。○正義曰:先儒皆云:雷之發聲,聞乎百里。故古帝王制國,公侯地方百里,故以象焉。竊謂天之震雷,不應止聞百里,蓋以古之啟土,百里為極。文王作《繇》在殷時,明長子威震於一國,故以「百里」言之也。「匕所以載鼎實,鬯香酒」者,陸績云:「匕者棘匕,橈鼎之器。」先儒皆云:匕形似畢,但不兩岐耳。以棘木為之,長三尺,刊柄與末。《詩》云「有捄棘匕」是也。用棘者,取其赤心之義。祭祀之禮,先烹牢於鑊,既納諸鼎而加冪焉。將薦乃舉冪,而以匕出之,升於俎上,故曰「匕所以載鼎實」也。鬯者,鄭玄之義,則為秬黍之酒,其氣調暢,故謂之「鬯」。《詩傳》則為鬯是香草。案:王度《記》云:「天子鬯,諸侯薰,大夫蘭。」以例而言之,則鬯是草明矣。今特言「匕鬯」者,鄭玄云:「人君於祭祀之禮,尚牲薦鬯而巳,其餘不足觀也。」

《彖》曰:「《震》,亨。」「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也。威靈驚乎百里,則惰者懼於近也。

[疏]「《彖》曰震亨」至「懼邇也」。○正義曰:「震亨」者,卦之名德。但舉《經》而不釋名德所由者,正明由懼得通,故曰「震亨」,更無他義。或本無此二字。「震來虩虩,恐致福也」者,威震之來,初雖恐懼,能因懼自修,所以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者,因前恐懼自修,未敢寬逸,致福之後,方有「笑言」。以曾經戒懼,不敢失則,必時然後言,樂然後笑,故曰「笑言啞啞,後有則也」。「震驚百里,驚遠而懼邇」者,言威震驚於百里之遠,則惰者恐懼於近也。

出,可以守宗廟社稷,以為祭主也。明所以堪長子之義也。「不喪匕鬯」,則巳「出可以守宗廟」。

[疏]「出可以守宗廟」至「為祭主也」。○正義曰:釋「不喪匕鬯」之義也。出,謂君出巡狩等事也。君出,則長子留守宗廟社稷,攝祭主之禮事也。○注「巳出」。○正義曰:「巳出」謂君也。

《象》曰:洊雷,震。君子以恐懼脩省。

[疏]正義曰:洊者,重也,因仍也。雷相因仍,乃為威震也。此是重震之卦,故曰「洊雷震」也。「君子以恐懼修省」者,君子恒自戰戰兢兢,不敢懈惰,今見天之怒,畏雷之威,彌自脩身省察己過,故曰「君子以恐懼脩省」也。

初九:「震來虩虩」,後「笑言啞啞」,吉。體夫剛德,為卦之先,能以恐懼脩其德也。

[疏]正義曰:初九剛陽之德,為一卦之先,剛則不闇於幾,先則能有前識。故處震驚之始,能以恐懼自脩,而獲其吉,故曰「震來虩虩,後笑言啞啞,吉」。此爻辭兩句,既與卦同,《象》辭釋之,又與《彖》不異者,蓋卦主威震之功,令物恐懼致福,爻論遇震而懼、脩省致福之人,卦則自震言人,爻則據人威震,所說雖殊,其事一也。所以爻卦二辭,本未俱等,其猶《屯卦》初九,與卦俱稱「利建侯」。然卦則凡舉屯時,宜其有所封建,爻則「以貴下賤」,則是堪建之人,此《震》之初九,亦其類也。

《象》曰:「震來虩虩,恐致福也。笑言啞啞,後有則也。」

六二:震來厲,億喪貝。躋於九陵,勿逐,七日得。「震」之為義,威駭怠懈,肅整惰慢者也。初幹其任而二乘之,「震來」則危,喪其資貨,亡其所處矣,故曰「震來厲,億喪貝」。億,辭也。貝,資貨、糧用之屬也。犯逆受戮,無應而行,行無所舍。威嚴大行,物莫之納,無糧而走。雖復超越陵險,必困於窮匱,不過七日,故曰「勿逐,七日得」也。

[疏]「六二震來厲億」至「勿逐七日得」。○正義曰:「震來厲,億喪貝」者,「億,辭也。貝,資貨糧用之屬」。震之為用,本威惰慢者也。初九以剛處下,聞震而懼,恐而致福,即是有德之人。六二以陰賤之體,不能敬於剛陽,尊其有得,而反乘之,是傲尊陵貴,為天所誅。震來則有危亡,喪其資貨,故曰「震來厲,億喪貝」也。「躋於九陵,勿逐,七日得」者,躋,升也。「犯逆受戮,無應而行,行無所舍。威嚴大行,物莫之納」。既喪資貨,「無糧而走,雖復超越陵險,必困於窮匱,不過七日」,為有司所獲矣,故曰「躋於九陵,勿逐,七日得」。

《象》曰:「震來厲」,乘剛也。

[疏]正義曰:「乘剛也」者,只為乘於剛陽,所以犯逆受戮也。

六三:震蘇蘇,震行無眚。不當其位,位非所處,故懼「蘇蘇」也。而無乘剛之逆,故可以懼行而「無眚」也。

[疏]「六三震蘇蘇,震行無眚」。○正義曰:蘇蘇,畏懼不安之貌。六三居不當位,故震懼而「蘇蘇」然也。雖不當位,而無乘剛之逆,故可以懼行而無災眚也。故曰「震蘇蘇,震行無眚」也。○注「故懼」。○正義曰:驗《注》以訓震為懼,蓋懼不自為懼,由震故懼也。自下爻辭,皆以震言懼也。

《象》曰:「震蘇蘇」,位不當也。

[疏]正義曰:「位不當」者,其猶竊位者,遇威嚴之世,不能自安也。

九四:震遂泥。處四陰之中,居恐懼之時,為眾陰之主,宜勇其身,以安於眾。若其震也。遂困難矣。履夫不正不能除恐,使物安已,德未光也。

[疏]正義曰:九四處四陰之中,「為眾陰之主」,當恐懼之時,「宜勇其身,以安於眾」。若其自懷震懼,則遂滯溺而困難矣,故曰「震遂泥」也。然四失位違中,則是有罪自懼,遂沈泥者也。

《象》曰:「震遂泥」未光也。

[疏]正義曰:「未光也」者,身既不正,不能除恐,使物安己,是道德未能光大也。

六五:震往來厲,億無喪,有事。往則無應,來則乘剛,恐而往來,不免於危。夫處震之時,而得尊位,斯乃有事之機也。而懼往來,將喪其事,故曰「億無喪,有事也」。

[疏]正義曰:「震往來厲」者,六五「往則無應,來則乘剛,恐而往來,不免於咎」,故曰「震往來厲」也。「億無喪有事」者,「夫處震之時,而得尊位,斯乃有事之機」,而懼以往來,「將喪其事」,故戒之曰「億無喪,有事」也。

《象》曰:「震往來厲」,危行也。其事在中,大無喪也。大則無喪,往來乃危也。

[疏]正義曰:「危行也」者,懷懼往來,是致危之行。「其事在中,大無喪也」者,六五居尊,當有其事,在於中位,得建大功。若守中建大,則「無喪有事」。若恐懼往來,則致危無功也。

上六:震索索,視矍矍,征凶。震不于其躬,於其鄰,無咎。婚媾有言。處震之極,極震者也。居震之極,求中未得,故懼而「索索」,視而「矍矍」,無所安親也。已處動極而復征焉,凶其宜也。若恐非已造,彼動故懼,懼鄰而戒,合於備預,故「無咎」也。極懼相疑,故雖「婚媾」而「有言」也。

[疏]「上六震索索」至「婚媾有言」。○正義曰:「震索索,視矍矍」者,索索,心不安之貌,矍矍,視不專之容。上六處震之極,極震者也。既居震位,欲求中理以自安而未能得,「故懼而索索,視而矍矍,無所安親」。「征凶」者,夫「處動懼之極而復征焉,凶其宜也」,故曰「征凶」也。「震不於其躬,於其鄰,無咎」者,若恐非己造,彼動故懼,懼鄰而戒,合於備豫,則得無咎,故曰「震不於其躬,於其鄰,無咎」也。「婚媾有言」者,居極懼之地,雖重婚媾相結,亦不能無相疑之言,故曰「婚媾有言」也。

《象》曰:「震索索」中未得也。雖凶無咎,畏鄰戒也。

[疏]正義曰:「中未得也」者,猶言未得中也。「畏鄰戒也」者,畏鄰之動,懼而自戒,乃得「無咎」。